科興製藥:一場遲到20年的IPO
2020年12月24日00:33

原標題:科興製藥:一場遲到20年的IPO

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讓生物藥企備受資本市場關注。12月14日9:30,上海交易所路演大廳,隨著一聲鑼鳴,科興製藥這家中國干擾素龍頭企業,終於成功上市。科興製藥上一次進入公眾視線,還是在今年2月舉國抗疫時。

國家衛健委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指出,在沒有確認有效的抗病毒治療方法情況下,可試用α-干擾素霧化吸入。科興製藥旗下的重組人幹擾素α1b(賽若金)是廣譜抗病毒經典用藥,市場占有率高達30%。今年2月,在國家衛健委部署和省市相關要求下,科興製藥晝夜加班生產,向抗疫一線馳援了500多萬支重組人幹擾素α1b。日前,《自然》(Nature)雜誌評選出2020年度十大科學發現,其中一項發現就是,干擾素尤其是I型干擾素缺乏,是影響感染新冠病毒後是否發展為重症的一個關鍵因素。這從某種程度上佐證了國家衛健委的診療方案。

正是憑藉這款名為賽若金的產品,奠定了科興製藥在中國生物藥行業的江湖地位。無論是2003年抗擊非典,還是2015年狙擊中東呼吸綜合症,都活躍著科興人的身影。

一支英雄藥,一代中國人

1957年,英國病毒生物學家艾力克·伊薩克斯在研究中發現,當病毒感染人體後,受到病毒入侵的細胞里會產生和釋放出一種蛋白質進行“自衛反擊”,這種蛋白質被稱為干擾素。這一發現震驚世界。因為在此之前的千百年來,人類在面對類似乙肝這樣的病毒性疾病時,幾乎束手無策。此後,各國科學家又努力了將近30年,在1986年,世界上第一個重組人幹擾素獲得美國 FDA 批準上市。

今年10月底,國新辦就“十三五”衛生健康改革發展舉行發佈會,宣佈中國已摘掉乙肝大國帽子,乙肝病毒感染者從1992年時的1.2億人下降到今天的7000萬人。在國產干擾素問世前,乙肝治療100%依靠進口藥,幾百元一支,一個療程下來兩三萬。

1982年,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的侯雲德院士成功構建出α1b干擾素工程菌株,但苦於不能中試,這一研究成果只能停留在實驗室里。在國家“863”計劃推動下,國家調集全國衛生研究力量——衛生部長春生物製品研究所、上海生物製品研究所合力攻關,終於在1989年研發出注射用製劑。

中試成功了,新的問題又出現了,這個耗費科學家們無數心血的新藥,沒有標籤,沒有說明書,更沒有被獲準臨床,誰願意做第一個臨床試用者?當時有一個6個月大的嬰兒患上病毒性腦膜炎,幾日高燒不退,醫院已經下達了病危通知書。嬰兒的家長決定在自己小孩身上試用,並簽字承諾一切後果個人承擔。注射後第一天孩子高燒就退了,不久恢復了健康,由此成為國產干擾素試用的第一位患者。

為盡快實現產業化,1989年,國家科委牽頭,並大膽引入風險投資,籌資4800萬元,在深圳南山科技園創建起中國第一家現代化的生物工程製藥企業——深圳科興生物製品有限公司,以承載干擾素國產化重任。時任廣東省科委副主任、科研管理專家、公司發起人之一蔡齊祥當時提議——這家公司就叫“科興”吧,“科”是科技的科、科創的“科”,“興”是科技興國、興旺發達的興。

到1992年,α1b型基因工程干擾素,獲得了國家衛生部頒發一類生物製品新藥證書。科興人經過一番熱烈討論,給它取了一個好聽又好記的名字——“賽若金”。

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這隻小小的干擾素創造了很多個第一:它是世界上第一個利用中國人基因研製的基因藥物,是國家一類新藥,是衛生部批準的第一個基因工程藥,是國家 "863"計劃生物技術領域第一個實現產業化的項目,也是第一批國家級火炬計劃項目。

曾經的創業板001號公司

創業之初,深圳科興只能在市場上尋找現成的技術和產品進行嫁接。正是通過這種方式,企業曾經一度囊括了幾乎目前國際上最暢銷的所有基因工程類藥物。 1997年賽若金在中國市場份額占到了60%,完全實現了替代進口。

1998年,山東科興加入科興生物體系;同年,山東科興旗下重組人促紅素(依普定)投產,中國一舉成為繼美國、德國和日本之後第四個能夠生產重組人促紅素的國家。

1999年10月,深圳人迎來期盼已久的首屆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科興生物賽若金亮相高交會,成為全場矚目焦點。

2000年5月,國務院原則同意在深圳證券交易所設立創業板市場,深圳市政府推薦了首批共計23 家企業,深圳科興被列為創業板001號企業,“科興生物”幾乎成為“擬上創業板公司”的代名詞,一時風光無限。

2001年4月,為拓寬生物藥賽道,深圳科興在北京控股新設企業,從事疫苗研發生產,並確定為北京科興生物製品有限公司。一時之間,深圳科興、山東科興、北京科興三足而立,“科興生物”蔚為大觀。

大風起於青萍之末,一場危機正在悄悄醞釀。

時光進入2000年下半年,全球科技股泡沫破滅,納斯達克指數在短短幾個月中跌去70%,哀鴻遍野。隨後,中國內地創業板籌備計劃經過一番爭論之後也被叫停,一停就是9年。當時,深圳科興剛剛完成股份製改造,引入了戰略投資者。看到上市無望,一些投資者開始動搖,陸續撤資。

禍不單行,前兩年的賺錢效應已經迅速催生了一大批競爭對手。2000年,一場價格大戰終於席捲整個干擾素行業,深圳科興當年的產銷量增長了一倍,銷售額僅為上一年的70%。深圳科興也已於2002年12月退出對北京科興的投資。

上市擱淺,利潤下滑,經營不善,投資者退出,深圳科興的命運從此被改寫,步入漫漫熊途。

二次創業 再造科興

即使在困境中,科興也是一家充滿情懷與擔當的企業——2003年抗擊非典,公司咬牙克服困難,捐贈了價值過百萬元的賽若金藥品,並被評為廣東省醫藥行業抗擊非典模範單位。

舊日餘暉終熬不過時代變遷。進入2007年,深圳科興陷入停產停工甚至欠薪困境。在一片歎息與期待中,公司終於迎來重組。2008年,正中集團曆時兩年完成對深圳科興、山東科興的併購,先投入資金解決了員工欠薪,緊接著優化管理,加大研發,開拓市場,為企業注入“市場化”與“企業化”的基因。

2011到2014年,隨著幹擾素適應症從肝病拓展呼吸道疾病領域,其市場空間巨大、目前在呼吸道疾病抗病毒干擾素領域穩居前列,並逐步進入皮膚、婦科等領域,科興先後斥資3.5億建起標準化藥品生產廠房車間,通過藥品GMP認證,推動技改,擴增產能。2015年,科興啟動營銷變革,自建營銷團隊。目前,科興經銷網絡已覆蓋各等級醫院、基層醫療機構、藥店等超15000家。與此同時,促紅素研發不含人血白蛋白專利配方,增加產品規格,拓展新適應症,提前佈局海外市場,已出口到20多個國家,領先國內同行。科興製藥通過多年的市場深耕已經在干擾素、促紅素領域發展成細分行業的龍頭,已構建完整的藥物研發創新體系,擁有原核細胞、真核細胞、微生態活菌3大技術方向和 5個國內外領先的技術平台。

伴隨著登陸科創板的鑼聲,科興製藥,這家當年錯失創業板的001號企業,曆盡滄桑,洗盡鉛華,終於又帶著從未熄滅的科興精神,王者歸來。一位老科興人感慨地說,這是一場遲到了20年的IPO。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