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科學大獎周|王振義解密腫瘤的誘導分化治療,用科學禮讚生命
2020年12月30日15:28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2月30日消息,北京時間2020年12月30日,由未來科學大獎聯合上海瑞金醫院共同舉辦的“生命的禮讚——2020未來科學大獎-生命科學獎獲獎者學術報告會”首播。

  2020未來科學大獎-生命科學獎獲獎者王振義,上海長征醫院教授謝渭芬,上海血液學研究所所長、上海交通大學“王寬誠”講席教授、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任瑞寶,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教授王鑄鋼進行了主題報告與學術交流。

  未來科學大獎科學委員會2020輪值主席、芝加哥大學講座教授、美國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研究員何川,上海瑞金醫院副院長陳爾真進行開場致辭;上海血液學研究所常務副所長、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血液內科常務副主任趙維蒞,作為主持嘉賓參與對話環節的交流。

  何川教授在致辭中表示:“王振義教授和張亭棟教授共同獲得了2020未來科學大獎生命科學獎。他們的獲獎評語是‘表彰他們發現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維甲酸對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的治療作用’。癌症是人類健康的主要威脅,在人類探索癌症治療的過程中,王振義教授對治療APL(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作出了決定性的貢獻。20世紀80年代,王振義教授和同事首次在病人體內證明全反式維甲酸對APL有顯著的治療作用。王振義教授的工作在國際上得到了驗證和推廣,使全反式維甲酸ATRA成為當今全球治療APL白血病的標準藥物,挽救了眾多患者的生命。”

  陳爾真院長在致辭中談到:“王振義老師用了將近50年時間聚焦於早幼粒細胞白血病的研究,並找到了它的發病機理和治療方法,為腫瘤治療打開了一扇門,不僅為患者帶來了生的希望,也為其他腫瘤的治療提供了參考方向。這種對科學,對原創科研工作研孜孜不倦的追求的精神,值得傚法。”

  王振義教授在報告中指出,誘導分化治療的概念是將急性早幼粒白血病細胞誘導分化形成正常細胞,進而達到治療白血病的作用。最初,在細胞中發現全反式維甲酸可以誘導白血病細胞分化為正常的細胞,在臨床上給瀕臨死亡的APL患者服用後,病人實現長期生存。此外,和張亭棟教授合作,發現全反式維甲酸和三氧化二砷聯用可治療複發的APL,國外也很快重復出這一結果。之後,利用分子生物學和細胞遺傳學技術,發現了急性APL的發病機製是由於PML-RARα的復合體阻斷了早幼粒細胞的分化,而全反式維甲酸將PML-RARα復合體降解,破壞了這種阻斷作用,使得早幼粒細胞得以分化。

  在報告的最後,王振義教授談到:“四十年來,雖然我們取得了一些成績,讓急性早幼粒白血病,從高致死率,到今天可以達到高治癒率,但這隻是誘導分化治療的開端。Much more to do than what we have achieved,年輕的科研工作者們,還有很多問題需要你們要去研究,希望通過大家的共同努力,讓更多的病人得到治癒。”

  謝渭芬教授以《肝細胞癌的誘導分化治療》為題進行了學術報告。他指出,肝細胞核因子(HNFs)是一組對肝臟發育和肝細胞功能維持起關鍵作用的轉錄因子。HNF4α可誘導肝癌細胞向肝細胞分化,抑製肝癌細胞惡性表型,對多種動物模型肝癌均有很好的治療作用。HNF4α還可預防肝癌發生、顯著減輕肝纖維化、逆轉早期肝硬化。此外,HNF家族的另外一個成員HNF1α也可誘導肝癌細胞分化,抑製肝癌生長,減輕肝纖維化。由此提出利用細胞分化相關轉錄因子誘導分化治療肝癌的新策略,具有很好的臨床應用前景。

  任瑞寶教授以《Targeting both bad seeds and aging soil in cancer》為題進行了學術報告。他指出,細胞中一些關鍵基因突變後變成癌細胞,而癌細胞只有在一個衰老的環境中才會不斷產生,因此癌症的治療一方面可以靶向腫瘤細胞,一方面還可針對腫瘤微環境。在研發靶向腫瘤驅動蛋白藥物方面,我們發現了AML中常見的突變基因FLT3的抑製劑,新的抑製劑不僅對FLT3野生型有效,還可殺傷其耐藥性突變。但是有些腫瘤驅動蛋白無法直接靶向,因此可通過作用於其調節蛋白最終起到殺傷腫瘤的作用,如可通過抑製調節NRAS上膜的蛋白RTM1, 最終起到治療癌症的作用。在激活腫瘤免疫治療研究方面,我們通過單細胞測序發現腫瘤細胞中表達T細胞共刺激因子,促進雙特異抗體發揮治療作用,為雙特異抗體精準治療及改進奠定了基礎。

  王鑄鋼教授以《Mouse Models Bridge“B to B”Gap inTranslational Research》進行了學術分享。他指出,CRISPR-Cas9技術的出現使得對基因的編輯變得異常方便,也使得小鼠模型的建立變得較為容易,在小鼠模型中的研究發現可為臨床治療打下基礎,而臨床的疾病也可在小鼠模型中找到發病機理。人類常染色體遺傳病箍連接綜合徵,通過在小鼠身上的研究發現FGF9中一個氨基酸的改變最終導致了疾病的發生。

  在對話環節中,嘉賓們圍繞“醫學研究的價值轉化”以及“科研人生經曆”進行交流與分享。

  王振義教授在對話中提到:“最大的體會是感覺年齡越大,知識反而越少,從前學的東西,現在都用不上了,一直都有新的知識被發現,這其實就是科學。然而,科學又是不見底的,而科學家,就是對一個問題刨根問底,去瞭解自然的規律。”他指出,肝癌分化治療要考慮遞送載體的安全問題,目前的新冠病毒研究也需要全球科學家的共同努力。同時,他也鼓勵年輕醫學工作者要以積極的心態和創新的思維去面對科研工作。

  謝渭芬教授在對話中談到:“王振義老師以96歲高齡,依舊保持著對科研工作孜孜不倦的精神,說起來容易,其實做起來是非常難的。作為消化科醫生,近年來主要從事肝病研究,包括肝纖維化、肝硬化、肝癌等領域,儘管總體上取得進展,但肝病治療仍然是臨床一個非常大的難題,我們一直說這是‘國病’。同時,我也堅信一點,未來十年我們在肝病治療方面應該會有一些新的突破,帶來一些嶄新的有效的藥物。”

  任瑞寶教授在對話中表示:“醫生的初心是治病救人,在臨床中遇到的疑難雜症通過臨床-基礎轉化研究使其變成基礎研究的科學問題,而基礎研究中發現的靶點又可轉化成新的治療手段進入臨床,完成基礎到臨床的轉化。”他指出,未來,衰老與腫瘤是一亟待開展的重要研究領域,抗衰老將是腫瘤治療的一個關鍵環節,同時,減緩衰老也是健康人的需求。

  王鑄鋼在分享過程中談到:“不管是在基礎科研,還是在臨床,好奇和探索未來,對生命現象本質的認識,是人類的一種本能。尤其是臨床研究中,有時候每一次查房都會給你帶來新認識和新的問題,而王振義老師幾十年來持之以恒的一個最突出的特點。就是他始終圍繞臨床、圍繞病人出現的問題來展開研究,這對於疾病的研究是一件非常有價值的事情。而我相信有這種精神的人,一定會成為科學大家。”同時,他也指出,未來免疫學在腫瘤治療中的應用,以及通過基因編輯手段治療遺傳病是科研的重要方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