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患者,失去嗅覺
2021年01月23日09:20

  來源:萬物科學說明書

  新冠疫情給人類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傷害。

  我們關注感染者和病死者的數字,關注疾病的療法,關注疫苗的前景,關注嚴重後遺症。但總有些內容是大眾所關注不到的。

  在新冠肺炎流行早期,即出現了很多存在嗅覺障礙的感染者,還有人失去了味覺,甚至也不能感受到其他化學刺激感覺,例如辣。

  而在痊癒了接近1年以後的現在,其中的一些人仍舊沒有拿回自己的嗅覺,或者對味道的感受有了不愉快的改變。

  近期,《自然》雜誌發表了一篇相關的評論,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那些失去嗅覺背後的知識。

  有多少人聞不到了?

  首先要知道的是,嗅覺障礙並不是很受關注的症狀,所以相關的科學研究並不多,可用的數據和理論依據都很有限。

  目前為止,有限的研究給出的確切數字並不統一,但可以得出共同的認知——嗅覺障礙是新冠感染的常見症狀。

  2020年6月Mayo Clinic Proceedings發表了一項薈萃分析,共納入了來自13個國家的8438例確診病例,出現嗅覺功能障礙患者佔比41%,味覺障礙的患者也有38.2%。此外值得注意的一點是,不同的研究採取了不同的調查方法,客觀方法檢測出的嗅覺障礙比例明顯比患者自我報告的比例要更高。

  8月發表的另一項研究對100例重症新冠患者進行了賓夕法尼亞大學氣味識別測試(UPSIT),其中82名患者經曆了二次測試。在這項研究中,96%的患者出現了明顯的嗅覺障礙,18%的患者完全失去了嗅覺。雖然比較幸運的是,在很多人隨後恢復了正常的嗅覺,但與年齡性別匹配的健康對照者相比,UPSIT得分還是偏低的。

  這項研究的第一作者Shima Moein提到,患者們普遍表示失去嗅覺發生得很突然。很多情況下,嗅覺喪失是新冠感染者表現出的唯一的症狀,這說明嗅覺喪失很可能不是由病毒導致的鼻子充血帶來的反應。

  由於嗅覺障礙症狀的普遍性,有研究者認為可以將嗅覺障礙作為診斷測試的一部分。有一項研究指出,將人群自我報告的嗅覺障礙或味覺障礙作為疾病傳播的標誌,用於製定公共安全措施,其實要比醫院診斷等其他目前使用的指標要更加及時有效。

  為什麼會失去嗅覺?

  目前我們還不瞭解詳細的機製,不過可以確定的一點是,這應當與冠狀病毒感染鼻神經元的支援細胞有關。

  科學家們最初懷疑病毒通過感染鼻中的嗅覺神經元進入大腦,不過後續的屍檢分析發現,冠狀病毒感染大腦的情況並不多見。

  一項發表在《科學進展》雜誌上的研究證實,新冠病毒干擾嗅覺很有可能是通過對神經支援細胞的作用間接造成的。研究者對小鼠、非人靈長類動物和人類的嗅粘膜進行了測序,發現在支援細胞、幹細胞和血管周細胞中有ACE2和TMPRSS2——也就是新冠病毒感染細胞的關鍵受體——表達,相反在神經元中卻沒有。這說明,新冠病毒很可能通過感染支援細胞間接破壞了神經元的功能。

  新冠病毒破壞嗅覺可能與炎症因子也存在關係。意大利的科學團隊發現,嗅覺和味覺障礙往往與血漿中白細胞介素6水平升高同時發生,白介素6降低與嗅覺改善相關;另一項發表在NEJM上的屍檢報告則發現,新冠患者的腦內明顯存在血管滲漏等炎症跡象。

可見病理樣本上的炎症標記
可見病理樣本上的炎症標記

  對嗅覺相關的研究尚且還算有一些,對味覺和化學感覺的研究就更少了。專門從事新冠病毒感染對化學感覺影響的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科學家John Hayes說,“我還不知道誰能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

  味覺和化學感覺是與嗅覺是完全不同的感覺,雖然我們通過這三者的組合來理解食物的味道,但它們在機製上卻是完全分離的。

  多久能恢復?

  對大多數人來說,受損的感官會在幾週內恢復。

  去年7月發表的一項論文中,202名完成了1個月跟蹤調查的新冠患者中,有71.8%的嗅覺障礙患者感覺自己完全恢復了,84.2%的味覺障礙患者自我報告恢復;另外一項研究數據顯示,49%的患者在一個月後感覺完全恢復,41%的患者認為有所改善。

  但少數患者很難回到當初了。

  前述論文的作者、倫敦蓋伊醫院和聖托馬斯醫院的耳鼻喉顧問Claire Hopkins表示,有些人的感覺無法馬上恢復,需要花上很長一段時間,而且這期間他們對氣味的感受會不那麼愉快,對味道的印象也會受到干擾——醫學上將這叫做嗅覺倒錯(parosmia)。對他們來說,很有可能所有的氣味聞起來都會非常糟糕,這可以持續數月乃至更久。Hopkins認為這是由於嗅覺感覺神經元在恢復的時候產生了新的神經鏈接。

  少數患者的嗅覺一直難以恢復,這種情況下,很可能病毒感染已經殺死了嗅覺感覺神經元。

  雖然不如其他感覺研究豐富,但目前的數據已經足以讓我們瞭解失去嗅覺的危險性。

  最顯著的,嗅覺不靈敏的人,更可能意識不到食物變質和火災導致的煙霧。2014年的一項研究回顧了1047名患者的經曆,發現嗅覺喪失者發生危險事件的風險是正常人的2倍多。

  還有更多的潛在影響難以估計。有學者指出,氣味是父母與孩子之間建立聯繫的一種重要途徑,而嗅覺功能障礙也與抑鬱症有關。

  有治療方法嗎?

  可以說,幾乎沒有系統的療法。

  有一種方法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與AbScent慈善機構合作的一種氣味訓練培訓,培訓中參與者通過定期嗅聞特定的氣味來重新“學習”。有研究數據顯示這對改善某些情況下的嗅覺障礙有效,但似乎對有些患者並不起效。

  至於藥物,可使用得就更少了。基於嗅覺障礙發生在感染早期,可能與鼻部炎症有關,霍普金斯大學的團隊正嚐試類固醇是否能夠起到治療效果。另外,還有科學家正在嚐試開發一種植入性裝置,可以感應氣味相關的化學物質並將電信號發送到大腦——可想而知,我們現在還不清楚該刺激大腦的什麼地方,這項技術距離臨床還遠得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