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1000億美元願景基金撥雲見日 孫正義來不及笑忙做兩件事
2021年02月07日23:09

  新浪科技訊 2月7日晚間消息,據報導,在過去兩年中,以WeWork上市失敗為標誌,日本軟銀集團、孫正義、以及軟銀掌管的1000億美元願景基金遭遇了重挫。孫正義投資水平遭到史無前例質疑。不過據報導,在去年遭遇創紀錄虧損之後,願景基金已經峰迴路轉,曙光似乎在眼前。

  三年前,願景基金成為網約車巨頭Uber的大股東。三年之後,基金終於看到了期待已久的回報。

  一月份,願景基金以大約20億美元的價格轉讓了所持有Uber股份的17%,賸餘持股市值為105億美元。目前,願景基金實現了50億美元的Uber投資賬面盈利。

  這一反轉意味著願景基金迎來了某些變化。2月8日,軟銀集團將公佈最新財報,更多變化將浮出水面。

  1000億美元的願景基金主要投資人為沙特阿拉伯和阿布紮比主權財富基金,軟銀曾經規劃一系列千億美元投資基金,這是第一隻。自從2017年誕生以來,願景基金在風險投資和私人投資領域成為顛覆力量之一。

  不過,過於狂野的投資風格,再加上WeWork等多個項目失敗,願景基金名譽受損。

  去年三月,情況惡化。全球資本市場的拋售殃及了軟銀和多家持股公司。願景基金的糟糕表現,讓軟銀出現了創紀錄的年度虧損。

  但是在過去幾個月裡,投資人對於高風險高增長科技公司的興趣快速複蘇,願景基金的一些持股公司重新成為“香餑餑”,尤其是餐飲外賣、電子商務、生命科學、二手車平台等領域的公司。

  在高盛集團上個月主辦的一場大會上,願景基金掌門人米斯拉(Rajeev Misra)表示:“過去12月改變了一切,世界和2020年1月相比大不相同,行為變化不會再回到以往。顛覆的節奏超過了以往三年,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新冠疫情在各年齡段人口中帶來了一代人只有一次的巨變。”

  除了減持Uber股份外,願景基金退出了工業軟件公司OSIoft的股份(早前曾斥資50億美元收購),並在去年四季度底之前給投資人提供了180億美元的回報,回報額高於上一季度的134億美元。

  軟銀集團的一個大股東表示:“過去的說法是軟銀進行了大量糟糕的投資,他們(投資經理)都在背後相互捅刀子,他們還要對外瞞住這些事。但是現在,他們投資的公司面貌已經大有改變。”

  對於願景基金重振同樣重要的是,美國IPO市場十分活躍。比如餐飲外賣公司DoorDash去年12月上市後,軟銀6.8億美元的投資變成了110億美元。

  還是在12月,願景基金曾經投資4.5億美元的在線房產新創公司Opendoor通過“借殼”方式成功上市。該公司和Facebook前任高管Chamath Palihapitiya創辦的一家空殼公司完成了價值45億美元的合併交易。

  此外在週四,德國汽車經銷網站Auto1成功上市,實現了110億歐元的市值,軟銀2018年投資的4.6億歐元(獲得兩成股權)在上市後翻了三倍。另外,軟銀曾經在腫瘤藥公司Relay Therapeutics投資3億美元,去年夏天上市後,這一投資市值14億美元。

  有關軟銀的多個IPO近在咫尺。未來幾個月,韓國電子商務集團Coupan以及美國房產中介公司Compass將上市。根據消息人士透露,願景基金大筆投資的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出行正在和銀行家們商討上市,最早有可能在2021年下半年上市。

  米斯拉在上述高盛會議上表示:“宏觀來看,隨著利率接近零以及中央銀行買入資產,再加上市場流動性,成長型公司在公開市場獲得了相當高的估值倍數。”

  不過並不是願景基金的所有持股公司都開始反彈。落後的公司包括印度酒店集團OYO、美國建築公司Katerra、英國供應鏈金融公司“Greensill資本”。

  矽谷的一些創業者和投資人對於願景基金、該基金對於高成長公司投資市場的影響力心存憂慮。軟銀集團過去的做法促使許多競爭對手募集大規模基金,給創業公司提供充裕的資本,這種戰略有成功也有失敗。

  軟銀集團也曾讓一些矽谷人士倍感失望,主要原因是為了第二個願景基金髮展,退出了之前洽談的投資交易。目前,願景基金二號還沒有吸引外部投資人,只是在利用軟銀集團自家的資金來投資。

  不過,在一些公司的創始人看來,軟銀是為數不多願意對新興技術大舉下注的投資機構之一。

  風險投資基金“彭博Beta”的負責人Roy Bahat表示:“唯一的問題是軟銀是否還在寫支票,因為創始人們繼續希望軟銀來投資自己,就在上個月,有兩個創始人還向我們問到軟銀。”

  需要指出的是,在願景基金內部仍然存在一定混亂。基金去年遭遇了高管流失潮,另外500名員工中解僱了15%。

  最嚴重的離職風波是Jeff Housenbold,他曾經領導軟銀對Compass、DoorDash和Opendoor公司的投資,當然也包括至少一個投資失誤:替人遛狗公司Wag。兩位消息人士稱,願景基金正準備在舊金山地區招聘一名合夥人。

  願景基金即將發佈其史上最佳的業績,但是投資人還不是很樂觀。花旗集團分析師Mitsunobu Tsuruo表示,投資人和軟銀都清楚目前的股價上漲來自於超低利率和市場流動性過剩,一旦美聯儲開始削減資產購買規模,資本市場和科技股的走向將逆轉。

  這位分析師表示:“當音樂停止時,人們知道該做什麼。軟銀很清楚,所以這是為什麼他們正在大規模轉讓資產、削減債務,願景基金克服了去年三月的危機,但是當美聯儲收縮資產收購時,下一次壓力測試就會來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