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業之惑:原創IP如今遠不如“小說改”受青睞?
2021年02月10日12:01

原標題:漫畫業之惑:原創IP如今遠不如“小說改”受青睞?

作者|李文鳳

“在中國,[漫畫]即將淪為[小說]的下遊增值產業,而不再是一種獨立的創作形式。”

漫畫家梁阿渣敲下這段文字的時候或許不曾想到,自己微博評論區下面不少讀者將他的話語理解成了原創漫畫與IP衍生漫畫的二元對立。而這並非他的本意。

梁阿渣編輯這篇微博的起因,是與朋友聊天中得知其又一次被平台拒絕了原創簽約,轉而被推薦了小說改漫畫的創作。在此之前,圈內漫畫家朋友類似的抱怨已出現多次。

在IP改編已經成為主流的今天,小說改編成漫畫屢見不鮮,這不僅使小說價值得到進一步開發,還讓漫畫市場變得越來越活躍。梁阿渣並不排斥小說改漫畫的盛行,相反,他認為正是這種模式盤活了市場,讓尚未獲得原創漫畫收益回饋的資本市場看見了漫畫獲利的可能。但如今讓一些漫畫家感到困惑的是,平台方對於小說IP改編漫畫的積極態度要遠超原創漫畫。

在不少漫畫平台的排行榜上,很多的推薦位,都是各類小說改編漫畫。各大排行榜上,小說改已經超越原創佔據了更多生態位。

快看漫畫平台人氣榜前20的作品中,原創佔比9部,小說改佔比11部;嗶哩嗶哩漫畫的國漫榜前10中有6部是小說改;騰訊動漫的暢銷榜前20有12部小說改,其中排名靠前的原創漫畫中,大部分是4、5年前連載的作品。

平台更青睞小說改?

新生代的原創漫畫要怎麼辦

據《2019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顯示:2019年,網絡文學行業市場規模達到201.7億元,中國網絡文學作者1936萬人。在如此龐大的基數面前,正在有越來越多的網文被產出。這些海量的網文彷彿是一座座源源不竭的IP金山,因其效率快、熱度高、故事多樣,成為IP開發的最頂端。網文改編漫畫自然也成為網文全鏈開發中必不可少的一環。

梁阿渣並不反感小說改漫畫,他本身雖是一位漫畫家,同時也是一名小說作家。在他看來小說和漫畫各有千秋,小說的優點是豐富的修辭和無盡的想像空間,而漫畫則能給讀者一個具體直觀的視覺感受。梁阿渣憂慮的是小說改盛行,導致原創漫畫在漫畫行業成為越來越邊緣的角色。

有妖氣前副總裁張左峰認為:“如果漫畫在故事結構、設定角度跟小說競爭,那麼以漫畫的生產速度和篩選效率而言是很吃虧的。”

與成本低、週期短、協作少的網文小說不同,漫畫有一定的繪製門檻,需要大量的協作,從業者本就遠低於網文作家,而近年來湧現的大量小說改漫畫又分去一大批漫畫從業者,更是讓漫畫行業的原創進一步減少。

原創漫畫家溪流認為小說改漫畫模式衍生的需求讓很多作者在最艱難的時候有了生活收入,沒有什麼可批判的,雖然有抱怨,但至少讓不少作者堅持留在了漫畫行業。不過同時他也表示任何行業都要有一批原創的作品來支撐,然後衍生出其他媒介的作品,靠依附別的產業存在是不可取的。

但是國內原創漫畫作品存在質量參差不齊、作畫週期長、熱度積累慢、商品化衍生價值較低等劣勢,都讓效率高、自帶粉絲流量的小說改更加受到平台的歡迎。

張左峰坦言:“一部優秀的文字作品,想要進行全鏈開發,漫畫是必經之路,相比漫畫,小說更適合進行內容篩選,它生產迭代更快速,從上下遊合作的角度上,未來小說改編的漫畫會越來越多,這也是發展趨勢。”

這也是如今大部分平台方的想法,天然具有流量的小說改,越來越成為平台方的寵兒,甚至出現勸說原創漫畫家放棄原創去做小說改的現象。“這種模式在業內已經司空見慣,原創收稿的口子卡得越來越緊。”梁阿渣表示。

“現在很多平台方對原創漫畫的審核已經出現了過分嚴格的程度,能發表原創漫畫作品的大部分就只有兩種,一個是成熟作者,已經有了固定讀者群體和過硬的業務能力的這一批。另一個就是流水線工作室,因為他們有比較低的採購價格。除此之外很多中遊或者底層的作者能發表原創作品的機會少得可憐。”

這一點溪流也深有感觸,一直堅持連載《這算什麼英雄》的他至今仍然沒有收到一分稿費,而是靠著朋友的幫助維持收入。

“‘幽靈’一直在用自己的稿費資助我完成這個作品的前期製作,希望能做好提交給平台,成為簽約作品從平台拿到正常發放的稿費。但是沒有一家平台願意簽下這部作品,所以這部作品並沒有讓‘幽靈’收回自己的投入。但是她為了能讓我有最起碼的收入,讓我參與到了她的代表作《快把我哥帶走》的編劇腳本中,以此讓我有生活費能繼續這部作品。”

像溪流一樣沒有稿費還在繼續創作的作者有很多,溪流認識的作者里有平台發放稿費的居然占少數,因為他們都在做自己創作的作品而不是拿到平台交給的劇本。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平台對於原創的作品審核較嚴,但是會放寬小說改漫畫的要求。

有曾接過工作室小說漫改的漫畫家表示,自己接手小說改漫畫工作時對方甚至連策劃都沒有,直接告知漫畫家看小說改腳本,要求只有一個字——爽。

不止在作畫要求上放寬限製,在稿費的安排上,平台拋出的橄欖枝也比原創更加誘人。

“我們其實做了一個比較嚴謹的調查,畫原創漫畫,比如說你原創一格的稿費是80塊錢的話,同樣的業務能力你去做小說改,稿費是160,兩倍。”梁阿渣介紹。

平台方的選擇並沒有什麼不妥。做原創意味著風險,新人意味著從零開始,在流量就是一切的年代,很少有平台願意冒險長期培養新人。受資本寒冬影響,2019年起國內動漫行業的投融資持續下降。為了求穩,除了已經證明了自己的頂層創作者,平台方會儘量選擇自帶熱度的小說改,因為他們已經有了完整的人設故事和粉絲。通過稿費的區別對待,形成一種無形的軟壓力迫使一部分漫畫家“自願”地成為小說改漫畫的主筆。

一直在做漫畫編輯工作的漫畫異言堂也對小說漫改提出過擔憂。以前收原創稿件的漫畫平台漫番也開始不再接收新人投稿。究其原因,還是小說改漫畫優點太過明顯:週期短、成本可控;自帶流量收益更快;可快速量產,及時追趕時下熱度。如果是做原創,編輯秉持對作者負責和認真溝通稿件的話,前期溝通就需要一兩個月,但有小說打底的小說改,基本一週內就能開始工作。

不僅如此,小說改同類型的可複製性也是原創比不了的,比如兵王類的作品突然流行,小說改就可以一下子做20篇。但平台過於追逐流量,看到某個類型能賺錢就快速的大批量產出同類型的作品,也會縮窄自己的品類。

對於小說改漫畫家來說,小說改很難稱得上是自己的作品。小說版權歸屬於原作者,平台購買了改編版權隨時可以更換工作室,無論是被委託寫腳本,還是被委託畫漫畫,小說改漫畫家都不算是創作者。漫畫異言堂比喻這種時候的漫畫家更像按部就班的打工人,打卡工作拿工資,然後錢貨兩訖。

除此之外很多原作者對於自己小說改編的漫畫也表示不滿意。誠然小說改中確實有不少質量很好的作品,但湧現更多的是一些質量較低的改編。不少知名作者甚至都會吐槽自己畫的小說改編漫畫。

在沒有稿費生活緊張的日子裡,面對原創和小說改巨大的收入差距,溪流也不是沒有動搖過,不過最終他還是選擇了繼續原創。

“生活最緊張的時候確實考慮過小說改編,國內的、日本的都拿到了劇本,雖然稿費還不錯,但是佔用的精力太多了,我還是希望我能畫自己原創的作品,畢竟原創的才是真正意義上自己的作品。”

小說改編漫畫質量堪憂?

為了讓小說改漫畫更好地迎合粉絲,一些平台方會找插畫家來繪製成漫畫。在這些作品中,插畫漫畫家們不需要去思考分鏡、故事、伏筆和情緒遞進,一切早已準備好,他們只需要保持住唯美精緻的畫風,靠插畫和文字,便能完成一部小說改漫畫。

耽美小說尤其成為改編重災區。有部分業內給出的原因相當赤裸:“首先耽美自帶熱度,再者你以為中國讀者看得懂分鏡頭?只要臉畫好看紋理貼得多,管他鏡頭流不流暢角色有沒有表情?”

平台追求快速更新,追求簡單爽快,要趁小說熱度尚在,快速收割一波流量。這就導致畫到最後越來越多敷衍作品出現,甚至平台方也並不會在意這部小說改作品的質量。

不過有不同觀點認為,小說改並非是近年來才出現的產物,紙媒時代,許多頂級網文都被改編成了漫畫在雜誌連載,比如《鬥羅大陸》、《鬥破蒼穹》。而它們選用的工作室也都是當時有作品的知名漫畫工作室。強強聯手,原作精彩的劇情使漫畫愈加火爆,而漫畫細緻具象的表達也將原作的人氣推向更高,形成雙贏。

但小說改相比原創漫畫存在的另一個問題在於主筆的不穩定,這其中比較出名的例子是作家江南的小說《龍族》的漫畫化之路。

這部作品最先由三劍客工作室負責,顏開全程監製,兩名主筆則是工作室的新人:黑暗劇場和LX罹。《龍族1》第6話後黑暗劇場辭職,後續由LX罹獨挑大樑,在第28話後LX罹也離開了工作室,主筆更換為顏開。巨大的畫風相差讓《龍族1》的漫畫版飽受爭議,後來《龍族1》更換主筆變得越來越頻繁,有時候甚至僅隔了一兩話就換人。第一部完結後,《龍族2》的主筆短暫換成白驍,版權再從三劍客工作室移交到了天津動漫堂手上。

頻繁地更換主筆導致《龍族》系列的漫畫版平均作畫水平極不穩定,畫風也相差較大。甚至由於後期主筆重心逐漸偏移,漫畫動作場面出現各種崩壞,加上對劇情上的大幅改動,《龍族3》漫畫版的風評跌到穀底,人氣也是一降再降,不斷減刊,直到漫畫最終腰斬。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漫畫平台湧現大量小說改不僅在中國出現,在日本也開始逐漸開始增多。比如近兩年年冠還是像《鬼滅》《海賊王》《巨人》這類原創作品,但是漸漸也可以在排行榜看到《從零開始的異世界》,《overlord》等輕小說改,甚至在同一個時間能看到十幾篇惡役類型的改編作品。

造成這些現象的原因,並非平台單方面的責任。原創漫畫並沒有給到行業正向的收益反饋也是不容忽視的一點。即使懷抱著不甘心,漫畫家和編輯們還是得承認,小說改或許真的是國內漫畫行業的大勢所趨。

(作者:數娛夢工廠 )

聲明:本文由21財經客戶端“南財號”平台入駐機構(自媒體)發佈,不代表21財經客戶端的觀點和立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