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變的年味
2021年02月17日12:36

大家好,相比絕大多數人今天已經開始上班了吧,今年是個特殊的春節,好多人可能為了疫情原因,為了不給大家惹麻煩留在了原地過年,想必心裡一定是很思念家鄉,思念家鄉的年味吧?今天,我和大家回憶一下小時候的年。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小時候的年可真熱鬧,過了小年“春節”就近了。到了這個時候,家家戶戶開始忙活著添新衣服,置辦年貨,恨不得把家裡堆得滿滿噹噹,就準備著熱熱鬧鬧地過年。若要趕上能回農村那叫一個美,那裡的年才有意思哩!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農村的“春節”可不是七天,那叫一個長!自打小年那天起就算是正式張羅起來了,一直要鬧到正月十五才算完。按照老話,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掃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燉羊肉 ... ...小時候家裡按沒按照老話裡講的去張羅我大抵已經記不清了,那是大人的事。不過小孩要做的我可是一件沒落下,記得真真的!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鞭炮對於孩子來說是過年最歡樂的記憶。農村的鞭炮賣得早,孩子們磨著大人提前一個月就都置辦好了,花花綠綠的還得擺在炕上最顯眼最熱乎的地方烘著,一來是向來串門的炫耀,二來是怕火藥受了潮大年夜裡放不響。有時候炕燒得太熱又怕點著了,得每天來回挪動著。光看著心裡實在癢癢,於是把鞭一個個拆下,揣上五個十個,點上一根香,哈著寒氣跑出多遠非要找個好地方,或是悶在罐頭瓶中,或是插在冰窟窿上,或是扔到狗窩裡,總之得讓這寶貝炸得響,炸得奇,炸得有儀式感才行。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過了小年,崩爆米花的師傅就多了起來,家中完成這個活兒一般都是小孩干——拿麻袋拎幾斤自家的苞米,兜里穿上一塊錢就開始排上了隊。說是排隊其實也就是玩,那蹦爆米花的爐子可真邪乎,分明是個“大炮仗”,那聲音比五毛錢一個的麻雷子響多了,而且人家“砰”的一聲崩出來的是好吃的,這黑傢伙要是自家有一個該多好。孩子們在這連吃再玩一上午,非要等到家裡大人喊才戀戀不捨地回家吃飯,結果肚子早被爆米花填飽了。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那個年代,無論是紅包、新衣服、糖果還是年夜飯其實都簡單的很,但是卻又那麼喜慶、歡實、可口、熱鬧... ...細細想來,最令人懷念的或許不是過年那一天,而是那個年紀的自己期盼與焦急等待過年的心情。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不變的年味_新浪眾測

如今我們年紀大了,生活越來越好,吃喝不愁,反倒抱怨過年沒了味道。其實不然,中國“年”怎麼是簡單的吃喝穿戴能概括的了的呢,他代表這團圓、代表著收穫,代表著希望,代表和諧,代表著歲尾年終的總結,代表著一代一代的延續。看著兒女風塵仆仆遠方歸來,大大小小的晚輩活蹦亂跳、喜氣洋洋、熱熱鬧鬧坐滿了一桌,推杯換盞中憧憬未來生活,家長裡短中享受盛世祥和,這又是怎樣一種快樂。

“春花秋月不同時”,對於我們來說這年味只是換了種方式,不但沒有變淡,反而越久越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