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黃河有多奔放不羈,現代治河技術就有多厲害
2021年02月19日11:27

  來源:SME科技故事

  眾所周知,黃河在中華五千年文明歷史上地位尊崇。

  在古代,李白為它寫下“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的千古名句;到了近代,冼星海譜下的《黃河大合唱》更是一代中國人鏗鏘激昂的集體回憶。

大漠孤煙直 長河落日圓
大漠孤煙直 長河落日圓

  不過在90後、00後的集體記憶中,我們對黃河的印像似乎就沒有先輩們那麼深刻了。地理知識較為紮實的,可能還記得黃河是依次經過青藏高原、黃土高原、內蒙古高原、華北平原後在山東東營注入渤海的。

  但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的是,歷史上桀驁不羈的黃河曾經多次氾濫改道。改道最北時,它向上衝至天津大沽口出海;而改道最南時,它甚至能“奪”淮河河道彙入長江,再流入黃海。

黃河曆次改道圖
黃河曆次改道圖

  從西漢時期到新中國成立前,有記載的黃河決口氾濫多達1593次,較大改道26次,其中又有影響巨大的六次“黃河大遷徙”。每一次決口、氾濫、改道,都有無數週邊百姓遭殃。

  輕則屋田損毀,不得不背井離鄉另謀生路;重則整個城市瞬間被衝毀淹沒,死傷無數,哀鴻遍野……

  那麼,黃河為何會如此危險呢?

壺口瀑布
壺口瀑布

  主要原因,就在黃河的含沙量極高這一特質上。因為流經土質疏鬆的黃土高原時會衝刷下大量泥沙,黃河是這個世界上含沙量最高的一條大河。唐朝詩人劉禹錫的“九曲黃河萬里沙”,就是黃河水文特徵的真實寫照。

  正是這獨特的“萬里沙”,讓黃河成為了一條無時不刻在醞釀著危險的憂患河。中上遊衝刷下來的泥沙淤積在下遊河道,會導致下遊河床被不斷抬高,而為了防止河水漫出,人們自然就會不斷加高河堤。

  但長此以往,黃河河床高度會漸漸超過兩岸城市地面,形成更加危險的地上懸河。這種情況下一旦在汛期決堤,高度差將更進一步增加氾濫河水的衝擊力。到那時候就不是河水漫出淹毀農田的問題了,一瞬間衝毀附近的整座城池都不在話下。

在這樣的自然之力面前 人類實在太渺小了
在這樣的自然之力面前 人類實在太渺小了

  1981年,河南省開封市龍亭東湖抽水清淤,結果意外發現湖底藏著一座明代周王府的遺址。考古人員繼續發掘,驚喜地發現更深處還疊著一座北宋皇宮的遺址。

  接著小心翼翼地往下發掘時,新的發現震驚了整個考古界——黃河邊上的開封城下,層層疊疊地摞著6座城池:魏大梁城、唐汴州城、北宋東京城、金汴京城、明開封城和清開封城。

  考古結果顯示,它們都是在曆朝曆代的黃河決堤氾濫中被衝毀淹沒的。中華民族面對飄忽不定的黃河曾經付出的巨大代價,由此可見一斑。

在一些古代背景的武俠遊戲中 開封是被河圍繞的“水城”
在一些古代背景的武俠遊戲中 開封是被河圍繞的“水城”

  但我們當然不是習慣坐以待斃的民族。

  儘管以古代的科技力量實在難以徹底解決黃河“善淤、善決、善徙”的諸多問題,我國還是湧現出了一大批優秀的水利學家,傾其所能地試圖“馴服”桀驁不羈的黃河,為一方百姓謀取百年乃至千年安居樂業的時光。

  這其中最為人所熟知的,應該就是大禹治水的故事了。

  其實在大禹治水之前,還有一位名為鯀(gǔn)的治水官員,他是大禹的父親。鯀採用的是在岸邊設河堤的“障水法”治理黃河,但隨著時間推移水位還是越漲越高。他用了九年的時間治水,卻依舊災禍不斷。

  大禹治水十三年,最終疏通九河,引流入海,消除了中原洪水氾濫的災禍,所使用的方式是疏導河流。從歷史的角度看來,這是我們治水方式的第一次認知上的大進步——明白了“堵不如疏”。

  不過疏通河道入海,並不能完全解決黃河多泥沙的問題。水流確實會帶走一部分沙土入海,但依舊會有大量的泥沙淤積於下遊河道。

  公元前602年,黃河在黎陽(今河南浚縣)決堤改道。這是史載大禹治水後的第一次黃河大改道,最終使得黃河的入海口從天津往下南移到了河北滄州的黃驊縣。

  這一丁點的河道遷徙,就不知造成了多少百姓的傷亡,成千上萬家庭多年的顛沛流離與洪災饑荒。

  公元前168年,黃河又在酸棗(今河南新鄉延津縣)決堤。據史記記載,當時“河決酸棗,東潰金堤,於是東郡大興卒塞之”。可以看出當時人們的治河思想還是沿著舊河道加固堤防,未能提出更先進的治水方案。

  一百多年後,西漢朝廷不堪忍受黃河頻頻氾濫,周邊百姓一年被徵去救災的時間還多過勞作生產的時間,於是對外徵集治河方案。公元前7年,水利學家賈讓上書,提出了著名的“治河三策”。

  在賈讓的方案中,年年修補舊堤是最下策;開渠引水、拓寬河道、分流治理是“分殺水怒”的中策;而讓時處懸河下遊的冀州百姓全部撤離,再鑿開黎陽的堤壩人工改道讓黃河水由北入海,才是“不與水爭地”的上策。

  賈讓三策中,依舊沿襲了大禹治水順應地勢高低來引流的基本做法。但他同時也有很多自己獨到的見解,其中中策的開渠引水,已經涉及到了利用黃河水流來灌溉農田,甚至發展航運的想法。

  不過賈讓的治河策略未及真正實施,公元11年黃河就在魏郡再次決口,迎來了第二次大改道。

  東漢初年,黃河及其支流多處氾濫,中原百姓怨聲載道。公元69年,漢明帝終於下決心複修汴河、黃河。

  他召來先前修繕浚儀渠(據傳為當時溝通黃河與淮河的汴河的開封段)有功的王景,賜他《山海經》、《河渠書》、《禹貢圖》等治理河流的專著,又於同年夏季發給他數十萬兵卒以供調遣。

  據後漢書記載:“景乃商度地勢,鑿山阜,破砥績,直截溝澗,防遏衝要,疏決壅積,十里立一水門,令更相洄注,無複潰漏之患。”王景的治河策略是寬河築堤,因勢利導,更在堤內“立水門”以蓄洪並調節水流。

  這一波高級操作雖然燒掉了朝廷“以百億計”白花花的銀兩,卻也讓之後的黃河安穩了足足八百年。因此在歷史上留下了“王景治河,千載無恙”的美名。

王景選擇的最佳黃河出海口在山東利津縣,與現在的出海口十分接近
王景選擇的最佳黃河出海口在山東利津縣,與現在的出海口十分接近

  黃河安穩近千年後,進入北宋時期。彷彿是平靜太久之後的爆發,在1034至1048短短十四年間,黃河就經曆了“橫隴改道”和“商胡改道”兩次大決堤。

  但是一反之前熱衷治水的傳統,北宋朝廷對此完全不管不問。因此北宋時期黃河流域極亂,一開始氾濫出了從東北入海的橫隴河,後來又分出了天津入海的“北流”及山東入海的“東流”。

  到了南宋時期,更離譜的事情發生了。

  時任東京府汴梁守將的杜充為了阻止金兵南下,竟率兵在滑州(今河南省滑縣)人為掘開黃河堤防,造成歷史上到達最南端的一次黃河改道。新河道由泗水入淮河,再從淮河進入黃海,史稱黃河“奪淮入海”階段。

奪淮入海
奪淮入海

  這種根本不顧及水利常識的瞎導,自然導致了黃河主流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更加飄忽不定,各支流(甚至已經分不清誰主誰支了)頻頻決堤氾濫,下遊百姓苦不堪言。

  而在1234年蒙古軍攻至洛陽城下時,更有樣學樣地“決黃河寸金澱之水以灌宋軍”。這次造成了黃河河水“奪渦入淮”,河道又生變化。

  在整個宋朝時期各方勢力的“糟蹋”之下,數千年來逐步修築的黃河各堤段均嚴重受損,其惡果最終由元代朝廷及無數百姓背負。

  據元史記載,元二十三年(1286年)十月,黃河在開封等十五處同時決口。朝廷調集今開封附近民眾多達20萬餘人修築堤防,但仍難以抵禦洪災氾濫。

  1297、1298年黃河再次兩度決口,滔天大浪中,整座汴京城被攜裹著大量泥沙的黃河再再再再次深埋於地底。但別忘了,同時被深埋的還有無數城中的百姓。

  而活下來的人更不好過,據載當時“黃河決溢,千里蒙害,浸城郭,飄室廬,壞禾稼,百姓已其毒”。沿河百姓流離失所,賣兒賣女的隨處可見,餓死的、凍死的更是難以計數。

古代治河圖
古代治河圖

  元朝末年,黃河氾濫區域的百姓終於等來了又一個救世主——賈魯。

  公元1351年,55歲高齡的水利學家賈魯被任命為工部尚書兼總治河防使,領軍士2萬及15萬民工興役治河。面對彼時已千瘡百孔的黃河,他大膽又冷靜地狂下“猛劑”。

  時年四月末興工,他親率大隊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沿著黃河舊道下遊三百餘里走了一趟:疏通、塞補、堤防、泄洪,到七月份硬生生鑿成大致完好的河道280多里。

  接著七八月秋汛來臨,黃河怒吼著奔流氾濫,沒人相信人力能讓這樣一江天降之水回歸舊道。而他以大船首尾相連,內裝重石。在各大堤決口處依次下沉,層層築起一個個“石船大壩”,硬是讓河水回轉到新修繕好的河道中。

  到該年11月,全線堤壩完工。黃河複歸舊道,淮河平緩入海,這共計190天的驚險治河工程,史稱“賈魯治河”。而為了紀念他,現在河南省內還有一條被稱為賈魯河的大河。

  明清時期,黃河又在河南境內多次決口。

  與此同時,明朝也出現了一位以畢生之力庇佑一方百姓安居的大水利學家——潘季馴。

  在1565至1592年間,他奉三朝命令四次主持治理黃河及周邊運河。最重要的是,潘季馴看到了黃河多沙這個根本問題,並提出了一套切實有效的解決方案。那就是在水利學界有名的“束水攻沙”治河思想。

  潘季馴看出了在黃河流域中,“急則沙隨水流,緩則水漫沙停”的特徵。因此他主張在原來防洪的大堤(又稱遙堤)內部,再修建起用於約束水流使之變得湍急的“縷堤”。

  在治河理念先進的他主持下,黃河又保持了多年穩定的局面。而他“束水攻沙”的這一套治河思想,至今也仍影響著當代水利治理。

  面對桀驁不羈的黃河,是一位位傑出的水利學者率領著曆朝曆代不畏艱險的工人們不斷修築起保護百姓的水利工程。

  到了現代,我們這一代更是在先輩們建起的三門峽、青銅峽、八盤峽、小浪底等等水利樞紐的庇護下,漸漸忘了黃河曾經的危險與暴躁。一想到黃河汛期,我們只會想著壺口瀑布變得有多壯觀,而不必擔心河道周邊城市的安危。

  而這,又何嚐不是曆朝曆代“老基建狂魔”們最想實現的夢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