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設想十條桌球“新規” 僵局重開分數保留?
2021年02月22日16:47

  歐洲體育工齡30年的資深評論員魯迪·鮑文斯(Rudy Bauwens)在《Snooker Scene》雜誌中提出了十條對現有桌球比賽規則的改進建議,內容涉及僵局重開、在比賽中練球、超分後做桌球等。名記者、“桌球之聲”克萊夫·埃弗頓(Clive Everton)還對每條建議進行了點評。

  文 / Snooker Scene

  1。僵局重開,比分不清零

  現有規則規定,出現僵局,此局分數被清零,球局重開。鮑文斯對此有兩點建議:

  1)此前比分應該保留,重開後得分在此基礎上累加;

  2)根據比賽進程決定重擺的球數。如果已經進了5顆紅球,重擺應只留10顆紅球;如果已經進了10顆紅球,則重擺留5顆紅球;如果只剩下綵球,則留3顆紅球。

  克萊夫·埃弗頓評:非常讚同。

  2。 未形成桌球,無意識救球判罰加碼

  根據目前規則,當母球與目標球之間沒有形成桌球(即可以看到整顆目標球)的情況下,三次擊打目標球不中將直接判負此局。鮑文斯認為此規則應該升級為:球員在受到裁判警告後必須通過母球吃庫的方式解到目標球,三次解不到就判負。

  克萊夫·埃弗頓評:太嚴苛了!

  3。 禁止在比賽中練球

  鮑文斯認為尚不熟悉直播台比賽環境的球員可以在最初幾局里“練球”,但羅尼·奧蘇利雲這種被超幾十分還要繼續練球的行為是不可取的,因為觀眾要看的是比賽,而不是練球。建議裁判對此發出警告,球員再不改正就判負。

  克萊夫·埃弗頓評:讚同,但實際操作困難,很難區分哪些算犯規,哪些不算。

  4。禁止無限做桌球

  在檯面上只有綵球的情況下,如果球員需要做5杆以上桌球才能獲勝,那麼這局球不該再繼續下去了。

  克萊夫·埃弗頓評:太武斷了,不合我的口味。1987年約翰·斯賓塞通過6杆桌球逆轉了吉米·韋特,還有其他通過多杆桌球逆轉的例子。

  5。 獎勵單杆高分

  目前打出單杆高分並無大獎,甚至打出147分也沒有獎金。鮑文斯的看法是,打出賽事單杆最高分的球員不僅應該獲得獎金,還應該有一些排名積分獎勵。這個建議的靈感來自世界一級方程式錦標賽(F1),其中,分站冠軍可獲得25分,而如果一位車手以前十名完賽,且同時創造比賽最快單圈,則獲得一個額外積分。鮑文斯認為可以在桌球排名賽中使用相同的積分系統。

  以桌球英錦賽(冠軍獎金:200,000英鎊)為例,打出單杆最高分的球員可獲得8,000積分(200,000/25=8,000)。如果有兩位及以上球員打出相同的單杆最高分,那麼這些球員將平分這8,000積分。打出147分可以獲得額外積分。

  鮑文斯指出,雖然這一體系不會對世界排名居於前列的球員產生影響,但它可能對需要依靠世界排名保級的球員,以及部分賽事的席位爭奪至關重要。對觀眾來說,此舉將使比賽更賞心悅目。

  克萊夫·埃弗頓評:現在沒有147獎金的主要原因是這些獎金幾乎無法保證。除了贏波,我不讚成任何形式的積分獎勵。

  6。慣用手決定黃綠球位置

  蘇格蘭公開賽期間賈德·卓林普的話給了鮑文斯啟發。卓林普表示,在衝擊147分的過程中,左利手球員在校黃球時會比右利手球員容易,因為左利手球員完全可以接受白球停在球檯中間靠近藍球的位置,而右利手球員需要讓白球再往高岸區走一些才能舒服地出杆。

  公平起見,為什麼不舉行一次黃綠球能對換位置的比賽呢?

  克萊夫·埃弗頓評:好點子,但不值得一試。

  7。 推出“等級分”排名法

  職業賽場競爭激烈,缺乏經驗的新晉職業球員如同暴露在曠野上的兔子一般深感困窘,若無法在短時間內實現突破,很容易陷入保級危機。除此之外,一些排名賽冠軍得主如邁克爾·韋特和多米尼克·戴爾也面臨著掉出職業的危險。對此,鮑文斯提議推出一個單賽季“等級分”排名榜(Order of Merit)。此靈感來源於國際象棋界,棋手可以通過擊敗排名比自己高的人來贏取積分。

  例如,賈德·卓林普在比賽開始前臨時排名第一,如果他在第一輪被排名第128位的球員擊敗,他的對手將獲得127分(128-1)。如果卓林普的臨時排名是第三,那麼他的對手將得到125分(128-3)。如果這位球員在第二輪擊敗排名第28位的球員,那麼他的總得分將再增加100分(128-28)。但如果第28位擊敗第128位,前者將一分不得。在這個積分榜上“晉陞”的唯一方式就是擊敗排名更高的選手。鮑文斯希望位列此積分榜第一的球員能延續兩年的職業資格。

  克萊夫·埃弗頓評:確實,這種排名方法不僅應用在國際象棋比賽中,還存在於ATP網球賽事。然而,目前的桌球排名系統在整體上運行良好,似乎沒有令人信服的理由使它改變。職業新人總是需要鼓勵的,但是我們已經提供了足夠的激勵途徑。任何排名系統都必然有一個截斷點。

  8。 允許跳球

  花式撞球是允許跳球的,但桌球不允許,鮑文斯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個遺憾,因為跳球會讓比賽更嗨。像羅伯特·米爾金斯、盧卡·佈雷切爾、塔猜亞·烏努和賈德·卓林普這樣的球員肯定會嚐試一下,這些視頻會在社交媒體上瘋傳!為什麼不在單局限時賽中嚐試一下呢?

  克萊夫·埃弗頓評:完全反對。桌球球那麼重,以至於比賽顯然只能限於“滾”球,而不是“跳”球,最初設立禁止跳球的規則就是為了防止損壞檯布,這仍然適用。

  9。 設立優秀裁判獎

  很多體育項目都會在大型賽事決賽後給裁判員頒發特別獎,如果能在桌球比賽中看到類似的獎項就好了。世界桌球巡迴賽(WST)可以與特定的讚助商(例如鍾表品牌)簽訂協議,獲得該榮譽的裁判需要在所有比賽中佩戴此表,表上可以帶有與賽事相關的特別設計。

  如同 “三大賽”全滿貫球員馬甲上的“小皇冠”標識,“全滿貫”裁判手錶將激勵裁判精進。鮑文斯知道楊·沃哈斯曾經在一次大型排名賽結束時收到了讚助商送的靚表,到現在他還戴著呢!

  克萊夫·埃弗頓評:完全讚成。裁判是桌球界的無名英雄!

  10。 母球帶紅點

  雖然鮑文斯不相信大多數專業人士會支持引入帶紅點的母球,但他還是認為可以一試,看看它能在多大程度上讓觀眾看清球的旋轉。很多年前,馬克·威廉斯和斯蒂芬·亨特利在比利時的一次表演賽中被邀請一試,整個過程持續了大約五分鍾,因為亨特利非常討厭它!

  克萊夫·埃弗頓評:這已經在比利檯球上試過了。除非近距離觀看擊打,紅點的效果不會很明顯。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