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人許知遠,幹嘛要上這種節目呢?
2021年02月25日10:37

原標題:讀書人許知遠,幹嘛要上這種節目呢?

原創 外灘君 外灘TheBund

許知遠上了《吐槽大會》

比起他說了什麼

這件事本身更值得討論

上個週末最新一期《吐槽大會》里,出現了一個讓人意外的面孔——許知遠。

一個向來以嚴肅知識分子形象示人的人,上了以不嚴肅和冒犯出名的娛樂綜藝。

依舊是一身白襯衫配休閑西裝,依舊是泛著油光中年男人的臉龐和長髮,許知遠站在了《吐槽大會》花花綠綠的畫面中央。

坦白說,第一眼看到這個畫面,外灘君真的挺詫異的。他可能是這個時代網絡名人里,和這個舞台最格格不入的人,似乎永遠對這個“娛樂至死”的時代帶有敵意,看不慣,也看不起。

我的這些好奇和疑惑,在看完了他的整段“吐槽”後,找到了答案。

01

罵人不帶髒字的文化人

顧名思義,《吐槽大會》就是一檔全場嘉賓相互吐槽、調侃的脫口秀節目,各路名人嘲諷別人,有時也會嘲諷一下自己。

許知遠在《吐槽大會》講的這些段子,的確符合他文化人的人設。

這期的話題人物之一是因為口無遮攔經常被網民聲討的綜藝咖張大大,許知遠說,在來之前節目組提醒他張大大很有可能會攻擊自己的外貌。

“我覺得沒有關係,審美的偏狹,是一種智力的缺陷,我們不能怪他。”

“在我過去受過的教育中,過分談論個人,是很不禮貌的事,所以我不喜歡談論個人”,一個大喘氣後,他來了個重磅punchline,“但是張大大,不是個人。”

這樣頗具許知遠語言風格的吐槽,炸場效果肉眼可見。在《吐槽大會》中,用這樣文縐縐的說法來輸出強大攻擊力,讓許多觀眾評論道:“真不愧是文化人,罵人不帶髒字。”

接著許知遠把槍口對準了另一位嘉賓金星。

“金星有一種把全世界的事都變成家長裡短的能力,即使魯迅上了她的節目,她也就是問問:在北平一個月掙多少錢?你的故居是租的還是買的呀?和閏土後來還有聯繫嗎?”

其他同場嘉賓調侃金星也就是學學她的語氣姿態,而許知遠的這個段子,直接呈現了一個畫面:即便是魯迅,面對金星時臉上也得帶著幾分窘迫。

02

吐槽別人,也吐槽自己

之所以許知遠的這場吐槽能使人信服,很重要的一點是他在段子裡完美融入了自己的人設。

作為北大學子,他對同在場上的學妹李雪琴關照有佳。

“北大出來做網紅沒什麼不好的,我們北大的學生就應該去占領這些地兒,至少比清華學生占領的好。”此處順便揶揄了一把高曉鬆。

矛頭一轉,他順勢模仿李雪琴自己的成名作向學妹開炮:

“不過北大的教育真是不如當年了,我都想站在北大的門口說一聲:李雪琴你好,我是許知遠,你看這北大的門檻兒,多低。”

在說到節目組熱炒李雪琴王建國的“雪國CP”時,許知遠猶如端起了霰彈槍,向全場嘉賓掃射。

“在我的認知里,《雪國》就是川端康成的小說——張大大,小說是一種作家寫的假的事;李誕,作家是一種你以為你在從事的職業;閻鶴祥,職業,你曾經擁有過……”

當然,許知遠也沒有放過自己,因為之前上過薇雅的直播間賣貨,他自嘲說自己寫的《梁啟超傳》就算是薇雅也賣不出去,還惟妙惟肖地學了一段。

“這本書,好多字啊,而且好實惠,現在全網最低價!梁啟超來了,都拿不到這個價!”

03

讀書人的出圈時刻

許知遠的這段吐槽視頻,成了他今年為數不多的出圈時刻。

#許知遠有文化的吐槽#上了微博熱搜,無數金V大號帶著話題轉發這期視頻,濃濃的營銷味撲面而來。

在脫口秀文化浸入大眾的當下,類似《吐槽大會》這樣的節目,嘉賓的稿子通常都是由節目組編劇團隊準備且精心打磨的,這在年輕觀眾群體里也是心照不宣的共識。

許知遠的這些段子,很多都來自他個人風格的表達,很多人因此認定這一定是他自己寫的。

我對此持保留意見,因為我實在不認為許知遠是一個會指著對方鼻子說“你有智力缺陷”“你不是個人”的人,即便是放在脫口秀的娛樂語境下,他也很難突破這樣的讀書人自覺。

更別提他會毫無負擔地講出“魯迅說了兩句話,一句是髒話,另一句也是髒話”這樣所謂的文化梗了,魯迅在他心目那可是真的神聖。

但不管稿子是不是許知遠寫的,既然從他口中說出,就該預設他對這些表達是認可的。

相比這些,其實他來上《吐槽大會》這個行為本身,才是更值得討論的一件事。

在以往許知遠的節目、演講、文字中,“自洽”是最高頻出現的詞之一,說白了就是在做一件事之前,先質疑自己該不該做、為什麼做,以及這麼做合不合理。

許知遠上《吐槽大會》,初看並不合理,但聽完他的整場文化段子,還算是自洽的。

04

走進屋內的觀察者

曾經在訪談中,他提到過為什麼會寫《梁啟超傳》,是因為梁啟超所處的那個年代和當下有許多相似之處,年輕人面對撲面而來的新知識新文化無所適從,進入了更碎片化的信息時代。

在這樣的時代中,許知遠曾將自己定位成一個觀察者,插著手倚著門框,冷冷地注視著這間屋子裡發生的狂歡。

許多人知道他是因為《十三邀》,在那些訪談節目中,他就擔當著這樣的角色,所有問題的套路,都是“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以及“那你又如何看待這個時代”。

“每個人都是帶著成見來看待這個世界的,如果你不帶著成見,那你對世界根本沒有看待方式。”這成了他在節目里的座右銘。

但許知遠並不是一個出世的人,高高在上的批判並不是他所追求的。

在近幾年,他也越來越熱衷於參與自己帶著成見來看待的這些場景,比如上薇雅的直播間賣貨,比如去王寶強的劇組客串……參與,一直是他觀察行為的一部分,也是他作出評價的前提。

就像這場《吐槽大會》,許知遠也不是從天而降。

他對於李誕所代表的年輕一代“網生藝人”有著諸多困惑,所以在2018年請對方做客《十三邀》,那一期聊得非常透徹,兩人也成了朋友。

去年疫情期間,許知遠的單向空間生存艱難,李誕主動把自己的新書放在他的名下出版,成了這一年來“單讀”賣得最好的書。許知遠如今接受李誕邀請亮相《吐槽大會》,當然順理成章。

至少從他此刻的表現看來,還保持著一貫的克製、冷靜、娓娓道來。和前幾天我們評價韓寒時表達的觀點一樣,文藝青年賺錢是好事,但吃相好不好看很重要。

在這一點上,許知遠完成了自洽,也完成了自己和這個時代的和解。

文、編輯/Cardi C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