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不只是忘記過去,也可能讓人變得只有幾十秒記憶
2021年02月26日10:25

  來源:SME科技故事

  多虧了各種狗血影視劇全方位無死角的宣傳,今天恐怕沒有人沒聽說過失憶。所謂韓劇有三寶:車禍、癌症、治不好,而車禍就是為了引出後來的失憶,推動劇情發展。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車禍失憶、摔倒失憶、被人打失憶等等,可謂是一言不合就失憶。而失憶的結果往往非常雷同,都是記不得某個時間點之前的發生的事。

成龍主演的經典影片《我是誰》就以失憶為主線索
成龍主演的經典影片《我是誰》就以失憶為主線索

  這也就導致很多人對失憶形成了刻板印象,甚至認為想要忘記過往痛苦的回憶,可以極端地模仿影視作品中導致失憶的行為,例如撞擊頭部。

  首先,由外力撞擊導致的失憶並沒有那麼常見,另外,更重要的是失憶也並不是只會遺忘過去的某段記憶,反倒有可能沒忘記痛苦的回憶,反而記不住變好的現在。

  具體是怎麼回事呢?醫學上可以把遺忘按照時間方向分為三種,分別是順行性遺忘、逆行性遺忘和進行性遺忘。

  在影視劇里出現的那種出車禍後失去意識,醒來忘記自己是誰的情況屬於逆行性遺忘,是由外力引起的最常見的遺忘。

  現實中最常見的是由腦震盪引起的遺忘,比如足球運動員在身體對抗中的撞擊,他們可能會遺忘受傷前一小段時間的記憶,不記得自己具體是如何受傷的。

  所以逆行性遺忘的定義就是,以導致遺忘發生的事件為節點,延伸到過去的某一個點,這中間的記憶提取失敗,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記不清過去的事。

時間線段中腦損傷導致的遺忘症
時間線段中腦損傷導致的遺忘症

  不過,一般的案例中都不存在永久的腦損傷,逆行時期隨著時間而減少,記憶會從遠期到近期逐漸恢復,永久丟失的記憶往往只有腦部受到衝擊的小段時間窗口,通常不超過1小時。

  實際上,對於逆行性遺忘,患者其實失去的是提取記憶的能力,但記憶的片段實際上並沒有消失,通過親友的線索以及腦部的恢復是有很大概率找回記憶的。

  這裏需要提一提影視作品中的錯誤,有些作品中主角出現逆行性遺忘後並不是逐漸恢復記憶,而是通過另一次對腦部的衝擊突然恢復,就像撥動了腦子裡的某個開關一樣。

  很顯然這是一種對遺忘症的誤解,腦震盪導致的損傷是會累積的,每一次腦震盪都會當情況變得更加嚴重,這在很多從事對抗性運動的運動員中已經得到證實,如果職業生涯中受到多次腦震盪,會留下嚴重的後遺症,應當儘早退役。

  當然,不僅僅是劇烈的對抗運動才會導致逆行性遺忘,還有很多意外也會帶來同樣的結果。

  2019年6月,在廈門當廚師的李東因為手機壞了,就借同事的手機告知家人,然後第二天就拿著手機出門找地方修,結果這一去就沒有回來過。

  李東的家人懷疑他誤入傳銷,報警求助,並趕到他的單位,卻發現生活用品都沒有帶走,失蹤前李東僅僅帶了手機和少量現金,很是離奇。

  直到2020年3月,一個流浪漢出現在溫州市區的街頭,市民報警求助,結果發現這就是在廈門失蹤的李東,此時他表示記不得之前的事,最多隻能想起2019年6月之後的事,只知道自己拿著手機去找店舖維修。

李東準備接受檢查
李東準備接受檢查

  雖然沒有搞清楚李東究竟如何失憶的,但是在救助站好好休養了幾天后,他的狀態明顯好轉,想起了妹妹的QQ號,工作人員也因此聯繫上了他的家人,李東也因此與家人團聚。

 李東(左四)與家人團聚
 李東(左四)與家人團聚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逆行性遺忘案例,用最直觀方式來說,如果把我們大腦負責記憶的部分比作一塊硬盤,逆行性遺忘就有點類似於被誤刪了特定時間段的文件,但這些文件數據其實並沒有被擦除,而是被打上了一個“已刪除”的標記,無法通過正常的方式訪問,還是可以恢復的。

  然而,並不是所有失憶都能夠恢復,因腦損傷導致的順行性遺忘就要麻煩得多了。與逆行性遺忘相反,順行性遺忘指的是腦損傷節點之後無法形成新的記憶,但可以記得起很久以前發生的事情。

  輕度的順行性遺忘者可能只是比正常人更難記住新東西,類似於健忘(和天生記性不好無關),而重度患者幾乎無法記住新事物,以至於生活無法自理,需要24小時監護。

 “職業病人”亨利·莫萊森
 “職業病人”亨利·莫萊森

  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亨利·莫萊森,他在27歲時因嚴重的癲癇接受了兩側顳葉切除手術(包括海馬系統),癲癇的確不怎麼發作了,智力、感知力和表達能力都正常,但是卻無法記住新的東西。

  他記得27歲以前大部分經曆過的事情,包括家人的信息,全世界發生過的大事,但對於當下發生的事情,他大概只能記得約20秒的內容。

  他可以拿著一本雜誌反反複複翻了好幾遍,每一次閱讀對他來說都是新鮮的。他也可以跟人就兩三個問題聊上十分鐘,一直在重複講過的內容,因為他已經忘記剛剛已經講過了。

雖然記不得新東西,但莫萊森也因此無憂無慮
雖然記不得新東西,但莫萊森也因此無憂無慮

  把莫萊森的案例套回剛剛的硬盤比喻里,這種順行性遺忘就類似於把硬盤鎖死為只讀狀態,以前存下的文件基本不受影響,但卻無法寫入新的數據。

  然而,嚴格來講就算是最嚴重的順行性遺忘病人,也並非完全無法學習新的東西,醫生在對莫萊森的測試研究中發現,經過對特定任務的訓練,遺忘症患者的技能熟練度提升與正常人無異,儘管他們主觀上堅持自己並不會該種技能。

  這種奇怪的現象讓科學家對記憶有了新的認識,記憶也有不同的類型,某種記憶出現了問題,並不一定會影響另一種記憶。

  比如游泳、騎車、演奏樂器、說話認字這些技能類的記憶被歸為程式性記憶,而一般的遺忘症並不會影響這部分的記憶,受影響的是陳述性記憶,簡單來說就是對客觀事實和主觀經曆的記憶。

  所以,就算有人忘記了一切,他也並不會真的變成新生兒一樣的白紙一張。

  有真實案例可以驗證,來自英國的克萊夫·韋林患有嚴重的順行性遺忘和逆行性遺忘,既想不起以前的任何事也記不住當下的事物,只有大概30秒的陳述性記憶。

  但是他仍然可以正常與人交流,認識某些常見的事物,雖然記不得自己創作的音樂作品,也說不出太多樂理知識,但卻能夠演奏複雜的鋼琴和風琴作品。

正在彈奏鋼琴的克萊夫·韋林
正在彈奏鋼琴的克萊夫·韋林

  記憶是非常複雜的,因此遺忘也是很複雜的。除了上述提到的順行性和逆行性遺忘,還有進行性遺忘,一般由疾病引起,指發病後遺忘向前後延展,同時伴有其他認知障礙,典型的例子就是阿爾茨海默病。

  另外,順行性遺忘和逆行性遺忘常見於物理性腦損傷後,但也可由藥物或慢性疾病引起,某些鎮定劑會導致較強的順行性遺忘,但一般在停藥後就會恢復。

  另有一種由於長期慢性酒精濫用導致維生素B1缺乏而引起的腦損傷,會同時出現以上兩種遺忘,若突然發作後及時補充維生素可以緩解,否則會惡化且損傷不可逆。

  總說每個人都是複雜的個體,而我們每個人的性格、三觀都與經曆相關,當這些經曆寫入我們的記憶中,也就成為了我們的一部分。

  記憶是複雜的,人生也是複雜的。如果認為忘卻一段痛苦的回憶才能找回自我,那其實也是某種意義上的拋棄自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