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論|城市數字化轉型要把握好八個關鍵點
2021年03月31日11:31

原標題:申論|城市數字化轉型要把握好八個關鍵點

今年以來,全面推動城市數字化轉型正成為國內一線城市新一輪發力博弈的焦點。新春伊始,上海就率先打響頭炮,發佈《關於全面推進上海城市數字化轉型的意見》,明確提出到2025年城市數字化轉型要取得顯著成效,形成國際數字之都基本框架,到2035年全面建成國際數字之都。2月18日,浙江召開全省數字化改革大會,發佈《浙江省數字化改革總體方案》和6大建設方案,全面部署啟動浙江數字化改革,計劃用五年左右時間,全面實現省域治理數字化重塑。互聯網之都杭州明確提出,打造全國“數字經濟第一城”;深圳“十四五”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加快數字化整體轉型,打造全球數字先鋒城市;北京提出建設全球數字經濟標杆城市。

國內各大城市競相發力數字化轉型的背後,一方面是積極響應國家提出的“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中國”戰略部署,另一方面,是搶抓數字時代的戰略機遇,以數字化轉型驅動城市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變革,全面提升數字時代的城市核心競爭力。要看到,推進城市數字化轉型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經濟發展、社會治理、城市建設、政府服務的方方面面,應當把握好其中的關鍵點,以點帶面、提綱挈領帶動城市全面數字化轉型。

第一,明確數據策略。城市數字化轉型需要基於數據,明確的數據策略有助於確立基本的數據準則。

英國學者伯納德·馬爾在《數據戰略》一書中指出,明確的數據策略是擁抱數字社會的首要條件。巴塞羅那在數字城市建設中,提出城市級數據策略的核心內容是數據的使用要透明、注意隱私性,安全性併合乎道德標準。率先推進數字化轉型的城市,要回答數據的本質是什麼、數據使用和開放規則是什麼、如何保護數據隱私和確保數據安全等核心問題。在對數據本質有深刻洞察的基礎上,才能夠科學製訂出城市數字化轉型的願景和舉措,實現數據從採集、共享、開放、流通、應用等全流程管理,形成全社會推進數字化轉型的強大合力。

第二,築牢數字底座。

萬丈高樓平地起,基礎建設至關重要。城市數字化轉型,同樣要打牢基礎。數字底座是數字城市的樁基,是所有城市數字化應用的基礎支撐。數字底座包括三個層面:一是城市運行的生命體徵指標體系,包括地理空間、生態環境、建築結構、物品標識、人員活動、車輛狀態、安全監測、能源狀態、設施設備運行等全空間三維數據,形成實時映射的城市信息模型與物聯感知體系。二是城市神經元系統,要全面部署採集城市數據的各類感知終端,全面實現城市數據的AIoT(人工智能物聯網)化。三是統一的數據規則,包括數據標準、接口規範、調用規則,實現跨部門、跨行業的系統平台多源異構數據的對接。

第三,重視算法提升。

如果說數據是原料,那麼算法就是工具,是衡量城市數字化競爭力的關鍵軟實力。城市數字化轉型中,除了5G、IPV6、傳感器、數據中心等基礎設施投入,對算法的投入也必不可少。優秀的算法加上強大的算力,可以極大提升數據採集、梳理、分析的效率,並可以實現更為精準、科學、及時的預測。需要指出的是,算法本身屬於知識產權,要大力培養算法人才,鼓勵開展算法研究和創新,加強對算法的知識產權保護,推進優秀算法在城市數字化中的應用,打造算法應用標杆和場景。

第四,尊重個人數據權利。

數據權利兼具人格權利和財產權利雙重特性,人格權利包括數據知情同意權、數據採集權、數據被遺忘權,財產權利包括數據採取權、數據攜帶權、數據使用權和數據收益權。在當前國家數據立法尚未完善的前提下,最重要的是要從立法層面盡快明確個人數據權利。數字時代使得個人數據的採集、存儲、分析成本不斷降低,對個人行為特徵的分析及預測也日益方便,但如果不能充分保護個人數據權利,就很容易出現非法採集、非法加工利用和非法出售,從而侵害個人數據的人格權利和財產權利。反之,如果不能對海量的個人數據進行合法的採集、分析和利用,也就不能開發出對整個社會有價值的數據產品和數據服務,無法促進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

第五,激發數字創新生態。

城市數字化轉型,需要發動方方面面的力量,構建數字創新生態體系,激發全社會數字創新活力。一是加快推進城市數字技術創新,如數字孿生、智能物聯、V2X車路協同等城市數字化熱點領域,以及類腦智能、量子通信等前沿技術;二是積極推進城市數字產品創新,與行業需求深度融合,開發基於大數據、人工智能和雲計算的各類數據產品。三是全力推進城市數字服務創新,包括打造數字服務平台、發展各類在線新經濟業態、構建數字社區、數字商圈、數字樓宇、數字物流等數字服務生態體系。

第六,防止數字鴻溝。

數字鴻溝一般指數字化進程中,由於不同國家、地區、行業、社區之間對信息的擁有程度、應用程度的差別,而造成的信息落差,從而導致貧富進一步兩極分化的趨勢。對城市而言,數字鴻溝突出表現為老年人的數字融入問題。隨著中國老齡人口數量快速增長,不少老年人不會上網、不會使用智能手機,在日常生活中遇到諸多不便,無法充分享受智能化服務帶來的便利。為此,要結合老年人特點,在交通、醫療、日常消費、公共服務等領域積極研發適老數字產品和服務,讓老年人能用、會用、敢用、想用,逐步克服老年人數字恐懼症,實現老年人及部分弱勢群體的“數字無障礙”。

第七,強化數據安全。

數字時代的一個普遍焦慮,就是在數據開放、透明的背景下,如何更好地保護數據隱私、確保數據安全。為此,要牢固確立數據安全觀,圍繞數據安全、網絡安全,加快構建與城市數字化轉型相適應的大安全格局。加強國家利益、商業秘密、個人隱私等領域的數據保護,強化數據資源全生命週期保護和分類分級保護製度。積極運用區塊鏈等技術,強化數據追蹤,防止數據篡改。對於敏感數據,要推進數據脫敏使用,建立“可用不可見”的數據使用規則。同時,加大對侵犯數據隱私、數據非法採集、非法買賣轉移等的打擊力度,為城市數字化轉型提供有力的數據安全保障。

第八,銘記轉型目的。

數據的價值在於應用。各城市在加快推進數字化轉型的同時,不能為數據而數據,一味強調數據領域投入和硬件設施攀比。要始終銘記數字化轉型的根本目的,是打造一個更加高效、透明、平等、共享和民主的城市,促進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級現代化,為市民百姓創造更加美好、便捷的生活。

(作者任新建系華略智庫創始人、管理學博士)

————

澎湃新聞“申論”專欄延續《東方早報·上海經濟評論》同名專欄風格,聚焦上海命題,在細節中觀察戰略,在現實中建設理想之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