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屢被控訴盜版侵權,卻稱僅提供網絡服務,平台責任如何劃分?
2021年04月01日10:14

原標題:電商屢被控訴盜版侵權,卻稱僅提供網絡服務,平台責任如何劃分?

“拚多多已經有我的新書《小亮老師的博物課》的盜版了,太快了。《海錯圖筆記》也有盜版,印刷低劣,錯字連篇。大家不要在拚多多上購買我的任何書。”

近日,知名科學科普博主“無窮小亮”的一條微博,和同期發聲的多位作家和出版社,將電商平台知識產權保護不力推向輿論風口。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調查發現,在諸多的知產官司中,電商平台一般稱其僅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已經履行了平台的監督管理義務。不過今年1月披露的判決書顯示,因平台商戶售賣未授權的電子書《完美世界》,並未及時採取限製措施,上海市徐彙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拚多多賠償起點中文網一萬元。

3月30日,拚多多方面工作人員回應稱,稱已在平台內密集下架許多盜版書。

拚多多內部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關於圖書類目的盜版問題,負責一線對客的客服團隊,仍需要較為細緻的判斷方法。在更嚴厲的內部處罰措施實行之前,平台要考慮中小商戶的生存,以及被黑灰產投訴團隊鑽空子的可能性。

現狀:多家出版社和作家稱被侵權

拚多多近期多次被出版業公開指責侵權。

3月1日,《中國醫藥報》發佈文章《三問拚多多:電商平台已然成為製假售假“法外之地”?》。其中提到,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有限公司於2020年12月對拚多多平台上銷售《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以及銷售《2020國家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指南》系列圖書的23家店舖進行了抽檢。經查,所有店舖均存在嚴重製假售假行為,其中有21家售賣盜版紙質書籍,2家售賣圖書電子掃瞄件。

稍早前,多家出版社和作家也曾發聲。中南博集天卷表示,其策劃出版的《雲邊有個小賣部》《蔡康永的情商課》《郭論》等26部暢銷作品在拚多多上皆有盜版在售;故宮出版社的讀者與編輯在拚多多平台分別購入《故宮日曆》,經查驗均為盜版。

這並非拚多多第一次因為盜版圖書問題被關注。夜晚寫作,白天維權的“童話大王”鄭淵潔, 四年前他和拚多多針對皮皮魯系列圖書的官司,也曾引發大範圍的討論。

鄭淵潔曾通過微博表示,多位讀者向他舉拚多多“星寶寶家居生活專營店”銷售侵犯他著作權的盜版皮皮魯圖書,“經律師證據保全向拚多多取證購買,收到的圖書確為盜版書。封底的防偽標識竟然是印上去的。”

隨後,鄭淵潔獨家授權的北京皮皮魯總動員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發現,在多家電商網站上,欣盛公司、宏瑞公司低價銷售鄭淵潔系列圖書。這一反常現象引起了皮皮魯公司的警惕,在與網店提出交涉無果後,同年12月,皮皮魯公司在北京市方圓公證處的見證下,從欣盛公司、宏瑞公司的網店購買了11套皮皮魯系列圖書,經鑒定,其中10套屬於盜版。

2019年2月,他委託北京皮皮魯總動員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向全國“掃黃打非”辦實名舉報,一起涉及21家出版社、75種圖書,總計100餘萬冊,涉案碼洋(定價)近億元的特大侵犯著作權案轟動全國。

2020年11月27日,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一審宣判,其中10名被告人被判處4年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並處個人罰金總計629萬元,另一被告人將擇期宣判。

實測:店舖承認是“二次影印”

3月31日,記者在拚多多搜索商品《小亮老師的博物館》,結果顯示可選擇優先展示正品險商品。而當記者檢索《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時,銷量最高的店舖只需70元。“新×書店”的客服向記者表示這是“影印版”,承諾“內容一致”,但迴避回答是否是正版圖書。另一家售價70元的“獲悉”店舖也表示是“全新影印版,質量您放心。”此外,多家售價在100元以下的店舖客服均向記者表示店內書籍是影印版。

廣東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廣東法盛律師事務所兼職律師姚誌偉表示,前述客服所稱的影印是沒有原始底板的印刷方式,“考慮是否侵權的關鍵是,商家是否獲得了權利人的授權和認可,如果只是拿了正版書去複印,毫無疑問就是盜版。”

記者實測發現,針對退款,只要發出退貨申請即可立即退貨退款。但記者並未在平台內找到盜版圖書的投訴入口。不過在搜索引擎檢索“拚多多知識產權投訴”等關鍵詞,可進入專屬的“拚多多知識產權保護平台”投訴入口。投訴流程顯示,投訴人經過創建投訴賬號、上傳身份證明材料、上傳知識產權材料、提供侵權投訴信息四步驟後,將會得到平台處理及反饋。

一位熟悉拚多多客服體系的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關於假貨,內部也有專門的驗假組,類似鞋子、化妝品等標品比較好判斷,“而關於圖書類目的盜版問題,可能認識還沒有那麼深刻,一線客服也沒有較為細緻的判斷方法。”

有作家在公開質疑中提到,其它同類電商平台會針對圖書盜版問題在一定週期內進行定期人工抽檢。對此,該知情人士表示,類似做法在拚多多內部也存在。

事後的抽檢屬於“亡羊補牢”,那麼是否有可能在最前端就加強對入駐商戶的審核門檻呢?該知情人士坦言,相較而言,選擇在拚多多上面開店的商戶都是已經被其它電商平台篩選過一輪的商戶,不能一開始就把門檻設置過高,“這就和平台定位不符了。”

此外,該知情人士也表示,如果放寬類似的盜版圖書投訴入口,也有可能被知假買假的黑灰產團隊盯上,“有可能吸引來有規模的代理退款團隊,將會給平台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

判例:平台責任邊界在哪裡?

裁判文書網顯示,與拚多多運營主體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尋夢”)相關的裁判文書多達10255個,案由是知識產權與競爭糾紛相關的共有10117個,佔比高達98.6%。

在這些糾紛中,上海尋夢多從三方面辯稱,一是其僅為網絡服務提供者,不是涉案侵權商品的銷售者;二是其在收到相應公司的投訴材料後,已及時對前來投訴的公司進行了指引,已經履行了平台的監督管理義務;三是涉案商品鏈接已經被平台禁售,故不應當承擔責任。

2021年1月28日,上海市徐彙區人民法院(下稱徐彙法院)對上海玄霆娛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玄霆娛樂公司”)與上海尋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一案作出一審判決,判令尋夢公司賠償玄霆娛樂公司為製止侵權行為所支出的合理費用1萬元;駁回玄霆娛樂公司其餘訴訟請求。

玄霆娛樂公司是起點中文網的運營主體,訴稱其獨占享有小說《完美世界》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在發現拚多多平台有大量賣家在銷售涉案作品的電子書商品後,按照其投訴渠道向其公司進行投訴,告知其具體的侵權商品鏈接並向其明確從未許可任何賣家在其平台內銷售電子書商品。

徐彙法院經審理認為,該案有主要爭議在於:玄霆娛樂發送的通知是否符合法律規定以及賣家在接到通知後是否及時採取了必要措施。

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杭州市律師協會知識產權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喬萬里律師表示,在知識產權類的侵權案子中,不只是拚多多一家,平台承擔責任的判例本來就比較少,“所以前述徐彙法院的判例更具有象徵性意義。”

解決:立法、平台治理、技術三管齊下

姚誌偉教授向記者提到,對於電商平台類似的盜版圖書案件,已經有最新的司法解釋。2020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曾印發《關於審理涉電子商務平台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其中第四點提到,依據電子商務法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第四十三條的規定,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可以根據知識產權權利類型、商品或者服務的特點等,製定平台內通知與聲明機製的具體執行措施。但是,有關措施不能對當事人依法維護權利的行為設置不合理的條件或者障礙。

“但是在實際的操作中,被侵權人很難獨立來維權,較多情況下是由出版社出面。”喬萬里律師指出,在類似的著作權糾紛中,不只是拚多多一家,電商平台一般都會要求投訴人按照自己平台的處理規則來投訴,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衝投訴,為內部處理糾紛多留幾天,“而這大大加大了著作權人及普通消費者的維權成本。”

指導意見第十條提到,人民法院判斷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是否採取了合理的措施,可以考量下列因素:構成侵權的初步證據;侵權成立的可能性;侵權行為的影響範圍;侵權行為的具體情節,包括是否存在惡意侵權、重複侵權情形;防止損害擴大的有效性;對平台內經營者利益可能的影響;電子商務平台的服務類型和技術條件等。

而前述徐彙法院做出的一審判決中,就是依據該條規定,指出拚多多應自2019年2月21日已知曉通知內容,但直至2019年3月12日才對被控銷售鏈接採取了限製措施,期間未採取其他任何措施,亦未將“通知”轉遞第三人。

“避風港原則”是否適用於類似的盜版圖書領域呢?姚誌偉表示,當然是適用的。原則上來說,電商平台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只要接到權利人投訴就應對進行處理,如果判定侵權,則應及時採取必要措施製止。

“除此以外,雖然法律上並未明確,但是平台可以在技術可能性的範圍內,採取合理的技術措施防止侵權,例如關鍵詞過濾、盜版圖書模型識別等。”姚誌偉說。

(作者:諸未靜 編輯:曹金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