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降塑了?替代品跟得上嗎?可降解塑料製品市場調查
2021年04月06日07:24

原標題:全面降塑了?替代品跟得上嗎?可降解塑料製品市場調查 來源:經濟日報

替代品跟得上嗎

——可降解塑料製品市場調查

  本報記者 郭靜原 袁 勇

  史上“最嚴限塑令”今年開始在全國範圍內實施,塑料產業迎來升級挑戰。其中,作為對傳統塑料最具替代優勢的生物降解塑料,成為市場“新寵”。但記者採訪發現,目前可降解塑料產業仍然“小而散”,高端產能仍顯不足,企業和商家的成本壓力較大,產品全面推廣存在客觀阻力,亟待新一輪提質升級。

  2020年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生態環境部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塑料汙染治理的意見》,既針對多個行業提出禁止、限製一次性塑料用品管製要求,也提出推廣應用替代產品、培育優化新業態新模式和增加綠色產品供給等措施,被稱為史上“最嚴限塑令”。時隔一年後,這部新規已在全國範圍正式實施,各地也紛紛推出地方版限塑措施,專項整治工作逐步推進,新舊塑料產業迎來升級挑戰。

  新版限塑令實施以來,可降解塑料製品成為市場“新寵”,相關企業也在這一領域密集佈局。2019年中國塑料製品產量超過8000萬噸,有人提出,假設其中有20%的市場被可降解塑料替代,那麼對應的市場規模與現在相比具備百倍增長空間,產業發展將進入“黃金時代”。但與此同時,可降解塑料行業規模仍然“小而散”,低端產能過剩,高端產能不足,亟待新一輪提質升級。

  你身邊的商超百貨、外賣快遞全面“降塑”了嗎?可降解塑料的應用和推廣情況如何?產業會否迎來茁壯成長的新春天?

管得住大連鎖管不住小賣部

  不少大型連鎖商超、餐企已全面更換可降解塑料袋,但一些路邊小店仍在使用一次性塑料袋

  新版限塑令發佈後,全國各地積極響應,海南、山東、浙江、河南、北京……多地相關措施陸續出台,嚴防“白色汙染”。去年12月,北京發佈《北京市塑料汙染治理行動計劃(2020—2025年)》,聚焦餐飲、外賣平台、批發零售等重點行業,強化減塑力度,嚴控一次性塑料製品。

  記者在北京採訪時發現,眾多大型連鎖商超已全面更換可降解塑料袋,不少大型連鎖餐飲企業也陸續淘汰過去常用的一次性塑料包裝盒與吸管等用品,更換為紙質或其他可降解材料替代品。

  在家樂福超市中關村店,記者看到,這裏的購物袋已更換為可降解塑料袋。其中,大號購物袋售價為0.8元,小號購物袋0.5元。超市工作人員介紹,原有的一般塑料袋售價分別為大號0.3元、小號0.2元,但從今年1月1日起不再銷售。因價格上漲,購買塑料袋的消費者明顯減少,並且以年輕人居多,中老年消費者大多會自備購物袋。

  除家樂福外,北京的盒馬鮮生、便利蜂、超市發等商超和便利店都已全面推行可降解購物袋,且售價均有明顯上升,個別超市的大號購物袋售價甚至超過1元。

  在北京西紅門歐尚超市收銀台前,記者遇見了因沒有自備購物袋而選擇臨時購買超市可降解塑料袋的牛女士。她告訴記者,平常去線下超市購物的機會較少,未養成自備購物袋的習慣,“總以為超市里的購物袋也就3角錢左右,沒覺得有多貴。現在可降解塑料袋價格確實比以前貴了些,但材質更加環保,以後我爭取自己備好購物袋”。

  “降塑”革命在新茶飲行業更顯新意。記者嚐試在外賣APP上下單一份喜茶飲品,其點單頁面中設有吸管類別,細分為“PLA可降解吸管”“紙吸管”“不使用吸管”三個選項。拿到手中的PLA可降解吸管看似與普通塑料吸管無異,實則暗藏玄機。據喜茶方面介紹,喜茶於今年1月1日前已將全國所有門店使用的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吸管、餐具、打包袋統一替換為聚乳酸(PLA)材料製品,該材料能被自然界的微生物完全降解,最終生成二氧化碳和水。同時,PLA材料又避免了普通紙質材料在塑形、耐高溫、耐浸泡等方面存在的缺陷。

  從源頭減量、減少進入終端環節的一次性廢棄物,是外賣行業踐行限塑令的關鍵。記者通過美團外賣平台致電北京西城區幾家熱門餐飲店,多數商家表示,已從去年開始使用可降解塑料盒打包,“平台要求我們從去年12月逐步完成替換原有的一次性塑料餐盒,並推薦了可降解包裝方案,有很多綠色包裝企業和產品可供選擇”。但也有部分商家表示並不清楚新版限塑令政策,沒收到過相關通知。

  記者在走訪中還發現,可降解塑料製品的使用並未完全普及,而是呈現“管得住大連鎖,管不住小賣部”的現象。記者在北京中關村走訪了幾家路邊早餐店和水果店,發現大部分店舖仍在使用一次性塑料袋。

  一位水果店店主坦言,使用一次性塑料袋的主要原因還是成本低,“一個可降解購物袋的進貨成本要2角錢,相比之下普通塑料袋成本低得多,平均一個2分錢左右。我們一天用掉幾百個袋子,總成本差別很大”。

  不過該店主也表示,近幾個月普通塑料袋越來越不好買,“現在用的還是以前的存貨。等這一批用完,也要開始用可降解塑料袋了”。

競逐“黃金賽道”但別一哄而上

  可降解塑料產業有望實現高速發展,但目前行業規模小而分散,面臨新一輪產業升級的挑戰

  下遊需求的提升以及各地限塑措施的密集發佈,助推眾多上遊生產企業紛紛加碼可降解材料產能,競逐這一“黃金賽道”。

  1月19日,恒力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營口康輝石化有限公司年產60萬噸聚丁二酸丁二醇酯(PBS)類生物降解塑料項目正式簽約。項目投產後,將大幅緩解國內可降解塑料的供應缺口。

  作為全球可降解塑料原料龍頭公司,金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過去以出口業務為主,公司原料有八成銷往國外。新版限塑令推行後,金髮科技的生產線一直保持滿產滿銷狀態。隨著國內需求的提升,該公司正加緊建設新產能和開發新的生物降解塑料,目前在建6萬噸共聚酯(PBAT)生產線預計今年上半年投產,3萬噸PLA生產線也將於四季度投產。

  前瞻產業研究院發佈的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塑料製品產量高達8184萬噸,約占全球塑料需求量1/4。與此同時,2019年我國生物降解塑料消費量僅為52萬噸,在全球中佔比僅為4.6%,顯著低於全球平均水平。

  “隨著支援政策的出台,可降解材料中對傳統塑料最具替代優勢的生物降解塑料產能將快速增長,整個產業也將迎來新的發展契機。”聯泓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鄭月明說。

  當前我國可降解塑料仍處於行業導入期,鄭月明告訴記者,拿市場上主流的生物降解材料PLA產品來說,國內企業才剛剛起步,技術距歐美企業還有較大差距,關鍵原料丙交酯的連續穩定生產技術尚未取得突破;PBS產品的生產技術國內企業已經掌握,但在連續穩定生產方面還需進一步提升;聚羥基烷酸酯(PHA)產品中國技術處於全球先進行列,但生產成本還有較大下降空間。

  不過,這也意味著潛在的市場缺口亟待補足。據測算,到2025年,一次性塑料餐具、塑料購物袋、農用地膜和快遞包裝四個領域對可降解塑料的需求量將合計形成約250萬噸的市場空間,市場規模將達500億元左右。

  “雖然說新規是史上‘最嚴限塑令’,但也不意味著全面禁塑,更不意味著可降解塑料能完全替代一次性塑料。要嚴防塑料企業一哄而上的亂象,減少盲目投資和低水平擴張。”同濟大學循環經濟研究所所長杜歡政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可降解塑料產業有望實現高速發展,但目前行業規模小而分散,面臨著新一輪產業升級的洗禮。

  記者在調查走訪時也發現,目前市面上的生物降解塑料產品良莠不齊,有些廠商涉嫌利用“可降解”“生物降解”等環保名詞誤導消費者,進行虛假誇大宣傳。“應加強可降解塑料相關體系、行業標準的建設,加大相關政策的支援力度,不斷充實標準化、國際化的第三方檢測力量,提升性能評價的效率與可靠性,引導產業健康發展。”杜歡政說。

  產能激增的背後,可降解塑料產業規範化發展還任重道遠。鄭月明認為,目前可降解塑料產業結構不合理,高端產能不足,低端產能面臨過剩風險,還需要國家加強產業引導,完善標準體系,進一步加大對關鍵核心技術研發和產業化的支援力度。

以創新為抓手推動提質升級

  企業想要獲得長遠發展就需要不斷推陳出新,提升產品品質,增強產品競爭力

  科技創新正成為規模型企業搶占行業風口的利器。鄭月明認為,企業應通過技術創新等方式降低生物降解材料的成本,同時不斷提高產品質量,從而增強產品競爭力。“生物降解材料是聯泓新科重點研究開發的領域之一,其中PLA項目,包括聚乳酸瓶蓋專用料等部分產品已完成實驗室開發。”鄭月明說。

  儘管新版限塑令帶來的市場機遇可期,但在目前魚龍混雜的可降解塑料市場,企業想要獲得長遠發展就需要不斷推陳出新,提升產品品質。消費者體驗感是產品更新迭代中不容忽視的要素,是企業進行產品創新的重要依據。

  2020年,合肥恒鑫環保科技有限公司成為一家新茶飲連鎖店的包裝供應商。“我們原有的生物降解產品以前一直銷往國外,在國內市場運用中卻遭遇非常大的瓶頸,由於國內外消費習慣差異,很多產品不能只做簡單替換,比如在PLA熱飲杯和蓋的匹配度上,國內大多是外帶飲品,對包材的要求應達到完全密封無任何灑漏等。”合肥恒鑫環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嚴德平說。

  為了讓每一杯飲品都能換上“稱心又環保”的外衣,恒鑫環保不斷與客戶溝通需求,除對可降解率等環保因素嚴格考量外,還針對冷熱飲特性,在吸管長度、內外口徑、切口傾斜度、跌落性能、外觀等方面進行打磨,直到確認供應方案。嚴德平感慨,“4個月裡,我們常常在深夜接到客戶反饋過來的消費者體驗評價,隨即不斷改進完善,終於製作出兼具良好使用體驗和環保需求的包裝”。

  “去年以來,國內有影響力的化工企業一致響應新版限塑令要求,從普通塑料轉產生物降解材料產品。這也是為什麼即使在2020年,承受來自新冠肺炎疫情、原料短缺、出口貨櫃緊張等壓力的情況下,我們公司可降解塑料產品仍能保持23%的市場增長率。”嚴德平說,如今公司接到來自新茶飲和大型連鎖餐飲領域的訂單越來越多,也摸索出一套“請進來、走出去”的方法,堅持多聽取下遊客戶的需求建議,以消費者需求助力行業工藝持續升級。

  對於可降解塑料價格成本問題,多位業內人士認為,隨著國內可降解塑料行業進入產能快速擴張、消費需求上揚的階段,相信從生產源到消費終端,全產業將對環境友好型材料達成共識,市場需求量和生產規模會越來越大,可降解塑料生產成本將會越來越低。

  “中國可降解塑料市場規模巨大,之前儲備的原料產能並不能在第一時間100%滿足市場供應,且原料產能的建設速度要明顯慢於製品加工產能建設,從而導致原料價格上漲。而合格、高質量的原材料產能建設尤為關鍵,也是最難的一步。當產能水平不斷滿足消費需求時,成本就會進一步下降,價格也會回歸理性。”金髮科技董事長袁誌敏說。

  “可降解塑料產品要降成本,一方面需要企業堅持技術進步和產品創新,另一方面也需要不斷擴大市場應用面,強化多方主體的限塑意識。對此,相關部門及組織應加大環保道德教育,讓消費者的主動選擇對商家形成倒逼。”武漢大學財稅與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唐大傑建議,在此過程中,政府加強限塑立法執法力度和對可降解塑料出台補貼政策將至關重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