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歷史--我國飛行器控制、製導與仿真領域開拓者之一,文傳源
2021年04月08日15:15

  來源:中國自動化學會

  編者按:

  文傳源, 飛行器控制、製導與仿真學家和該領域的開拓者之一。他長期從事飛行器控制、製導與仿真方面的教學、科研與設計研製工作,組織和開展綜合系統論與人體科學方面的研究,培養了一大批專門人才。他領導了中國第一架無人駕駛飛機“北京五號”的研製工作,開拓了中國無人機技術的新篇章,為中國自動化科學技術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文傳源教授曾任中國自動化學會副理事長、名譽理事,積極推動中國自動化學會系統仿真專業委員會和中國系統仿真學會的組建,是我國系統仿真學科的主要創始人。

  一、抗戰愛國,勇攀高峰

  文傳源,1918年生於湖南橫山縣,分別就讀於湖南長沙嶽雲初中和湖南長沙第一高級中學和第一師範。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文老心繫國家安危,與其他愛國青年一道積極投身抗日救國運動。1939年,文老重返學校刻苦學習,並考取了西北工學院航空工程系(原北洋工學院航空組),1943年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航空委員會(後改為重慶國民政府的空軍)桂林第四飛機製造廠,筧橋航校等擔任技術工作或航空儀表教學等工作。1948年11月,文老以請假探親的名義脫離航校,積極爭取參加革命工作,1949年2月經中共衡陽工委批準參加中國共產黨,7月任湘南遊擊二支隊二團隊政委,常駐零陵、祁陽、東安地區發展黨的組織,開展宣傳和武裝鬥爭工作。解放大軍南下後,文老返回中共衡陽市委工作,並於1949年12月經第四野戰軍政治部轉北京人民空軍訓練部任機械參謀一職。期間,他為航校編寫多部教材,並與餘德星合著《航空儀表學》。1951年,文老轉入華北大學工學院航空專業組人擔任講師、副教授,1952年因院校調整,曆任北航教研室、研究室主任、系主任、名譽系主任、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等職。

  50年代末,在解放思想,趕超世界先進水平的思想引導下,文老在無人駕駛飛機技術、仿真系統、飛行器主動控制等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在談到研製無人機時,文老回憶說“1957年受發展經濟、熱愛祖國、勇攀科學高峰思潮的激勵,大家都很振奮,我就考慮應該在科研上為國家盡一份力量,因而提出研製無人機。這個大膽的想法迎來了各種不同的聲音,有的人認為我們既沒有無人機的資料,又沒有經驗,技術又那麼複雜,而且我們當時確定的無人機標準高於國外一般水平;但學校飛機設備系的多數教職工和全校有關同誌以及武光老院長對研製無人機卻非常支援。”在他看來,科研課題的提出允許懷疑,在質疑中才會一直前進。1957年9月,以文老為主草擬了無人機技術方案和研製計劃,1958年5月邀請五院蔡金濤等參加討論,經武光(當時北京航空學院院長)報請周總理同意後,並於1958年6月29日組織了當時飛機設備系各專業教研室數十名教師和技術人員以及外單位的有關人員開始研製。1959年2月,在校內外協作下,中國第一架無人駕駛飛機在空軍、航空部門、北京市領導檢查機上確實無人並加鎖後,自動飛上藍天、空中遙控各種姿態和一定範圍航線飛行,最後安全的自動著陸,實現了中國第一次無人駕駛飛機的成功飛行,開拓了中國無人駕駛飛機技術的新篇章。文老回憶當時試飛成功後,他還做了一首詩“梅花二月迎新春,歲寒三友見真情。大鵬勁搏淩霄誌,紅日高去飄彩雲。”

  文老在組織、領導和參加中國第一架無人駕駛飛機的研製時,即採用林克機進行無線電遙控系統的發射、接收和控制林克機的地面飛行仿真試驗,對無人機空中試飛起到了安全保障作用。1962年,文老任新成立的導彈自動控制系系主任兼第八研究室(控制研究室)主任,期間除完成所承擔的科研任務外,他建成的由一自由度轉台、紅外目標仿真器與模擬計算機組成的紅外導引空空導彈平面攻擊仿真系統,在當時屬國內首創。

  隨後,文老進一步開展三自由度液壓轉台與具有近500個放大器的大型模擬計算機(與上海嘉定儀器廠合作)的研製工作。當時正值“文化大革命”,使得中國規模最大的導彈三自由度動態仿真系統夭折了。“文化大革命”後,文老重新擔任自動控制系主任,再次組織力量,研製成三自由度液壓轉台,獲1985年國家科學進步三等獎。同時,三自由度飛行控制仿真系統也初具規模,並正在擴建為具有較高水平數學仿真與半物理仿真功能的航空航天部的開放實驗室。1975年,文老擔任殲擊機飛行模擬機總體設計組組長。該飛行模擬機於1983年通過國家鑒定,填補了空白,並獲1985年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和中國計算機應用一等獎。

  二、開明創新,傾心育苗

  教書育人幾十年來,文老始終以“愛滿天下,愛生如子”為座右銘,為學生無私奉獻,並在教育改革方面開拓創新,在教學管理上主張合理和嚴格要求,在教學方法上主張啟髮式教學以及理論結合實際;在學術思想上遵循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原則。

  文老是第一批批準的博士導師,他研究了古今中外培養高等學識人才的形式和方法,總結了一套碩士生和博士生的培養心得。他認為培養碩士生應注重在技術教學上結合專業繼續加深加廣基礎和專業基礎的教育;而對博士生的培養方式應在技術教學上突出因材施教、強調創新。同時,文老始終堅持選題結合科技基金課題或項目,基金課題和項目結合博士點的重大科研任務,以及重大科研任務結合專業方向。碩士生的課題應著重分析,設計以及與試驗室建設相結合,並應注意不同屆碩士生研究課題的前後銜接,不斷深入。同時,選題應考慮碩士生的研究課題與博士生課題之間的有機銜接,使博士生能在碩士生研究工作的基礎上大幅度深入和創新,反之又可繼續提高碩士生課題的深度和質量。如此良性循環,收益不淺。

  除積極參加綜合化、分散化、智能化控制,系統仿真,CIMS等高技術領域研究和培養研究生外,文老還開闢了系統論,人體科學和人機系統新的研究領域,並積極開展科研,試驗和學術活動。文老在精心培養飛行器控制、製導與仿真科技人才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貢獻。“但是因為工作比較忙,任務比較重,我一直覺得在生活方面對學生關愛不夠,直到現在也很愧疚。”回憶起往事,儘管已經為學生們在學業上、工作上、生活上考慮了很多,文老依然遺憾沒能為他們做更多的事。

  三、筆耕不輟,寄意深遠

  文老介紹,自1988年離休後,他接受返聘,繼續做科研,直到2003年培養完最後兩位研究生,才算真正“功成身退”。但,身已退,心未遠。離休後,文老基本建立了一個關於仿真學科的“相似理論”體系,並先後發表多篇文章進行深入論述。同時,文老還關注綜合系統論,自1992年開始連續發表10多篇相關文章,基本建立了“綜合系統論”理論體系。如今的文老有時還會練練毛筆字或者寫寫詩,“以我手寫我心”。

  回首在北航的60餘年光陰,文老感慨萬千。念及與並肩作戰的戰友和一心向學的學生們共度的美好回憶,那光輝而又平淡的歲月在文老的臉上鐫刻出的除了堅定,還有對國家的未來、對青年學生的期望。文老表示,自己已經快要100歲了,還在堅持工作,他也希望現在的青年學生,在學業上知難而進,像“推車上山”一樣,力爭在科學、創新、國家建設方面做出應有的貢獻。

  編後語:

  在近一個小時的交談中,文老思維清晰,談吐乾練,對國外最新的科研成果瞭如指掌,很難讓人相信他已經近百歲高齡。文老的家,佈置簡潔樸素,一如在這短短的訪談中,他留給我們的印象。這位97歲高齡的老教授,在過去,以幾十年如一日的辛勤耕耘,身體力行地詮釋了“師者仁心”的真諦;在現在,依舊壯心不已,醉心科研,愛生之情不減;在未來,這份貫穿其一生的“推車上山”精神,必會以前人之賢,啟後生之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