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祛不掉量子力學的“魅”
2021年04月15日14:32

文|李北辰

追溯人類科技史,幾乎所有最前沿的技術領域,都存在一個普遍宿命,就是當新的研究範式基本確立,但相關細節仍在累積,有些議題尚未有全景性理解時,學術界與社會公眾之間,會存在一道明顯的信息鴻溝,聰明的商人往往會通過某種魔化現實主義的手法,填補這道鴻溝。

比如過去的納米,以及當今最大的信息鴻溝——堪稱“萬丈深淵”的——量子力學。

網上曾流傳著這樣一套“科幻四大定律”:“遇事不決,量子力學”,“解釋不通,穿越時空”,“腦洞不夠,平行宇宙”,“定律不足,高維人族”。

如今,至少在某些電商平台上,第一條定律已然不屬於科幻,當你“遇事不決”,真的可以“量子力學”。

前不久,據央視財經報導,在電商平台搜索“量子”,各類“量子”概念產品有上百種,這些商品的共同點就是“功能強大”,價格不菲。比如售價在60元以上的量子能量襪子;標價198元,宣稱“逆齡10歲不是夢”的量子保濕噴霧;一款主打“量子醫學”的光量子共振器,可根據客戶要求定製量子芯片核數,價格一千元起步。

此外,市面上還曾出現過量子鞋墊,量子掛墜,量子眼鏡,量子酒,量子推拿,以及兩年前最臭名昭著的,宣稱能在1-5分鐘內讀完並記住10萬字書籍的“量子速讀”。

人們祛不掉量子力學的“魅”_新浪眾測
人們祛不掉量子力學的“魅”_新浪眾測

在真實世界,關於如何將量子力學絕妙地運用到日常生活,科學家知道的並不多。儘管在理論上,但凡用到原子的東西,比如芯片,均在最底層的邏輯上用到了量子力學,但那可不叫什麼“量子芯片”,因為它並沒有直接使用如量子糾纏那般的詭魅特性。

上述奇葩應用,和量子力學一點關係也沒有,事實上,由於量子態需要極為苛刻的環境,以及極為高昂的成本,目前真正的量子技術,主要應用於量子計算和量子通信等與你沒直接關係的領域。

以量子計算機為例,物理學家能夠用它模擬複雜的物質結構;化學家能用它模擬大分子的行為和化學反應,並進一步用在生物製藥上;在商業領域,空客能夠用它尋找飛機起降的最優路徑,等等。

這些應用領域,都需要深厚的技術積澱,帶“量子”兩個字的產品離能走進電商直播間,還相差很遠很遠。就像科學作家萬維鋼所言:“跟玻爾愛因斯坦那一代人相比,我們已經幸運地看到了量子力學後來的進展——而我們還需要再幸運一點,才能看見帶有‘量子’這兩個字的產品真正改變世界。”

但商業可等不了那麼久,他們想要的不是改變世界,而是概念變現。

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我國目前有超5,200家經營範圍含“量子”,且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的量子科技相關企業。其中,87%的相關企業成立於5年以內。

從行業分佈來看,量子科技相關企業最多集中在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有超2,000家,佔比為40%。其次是批發和零售業,有超過1,300家,佔比為27%。

從地區分佈來看,廣東的量子技術相關企業數量最多,有超過1,200家,佔比24%。其次是湖南,有近600家相關企業,佔比11%。另外,海南也有近300家量子科技相關企業,位居第三。

好消息是,目前已有多地市場監管部門立案查處了以“量子科技”為噱頭的違規企業,涉及違法廣告,虛假宣傳,營銷欺詐等,涉嫌犯罪的還被移交公安機關。天眼查專業版風險數據顯示,4%的相關企業曾產生過法律訴訟,41%的案由涉及“買賣合同糾紛”。

但在我看來,這些打著量子旗號的產品層出不窮,倒也不能簡單歸於“大眾愚昧”,平心而論,除了能說出測不準原理,波函數坍縮,薛定諤的貓這些名詞,你又對量子理論瞭解多少呢?

事實上,從玻爾和愛因斯坦那代人開始,物理學家研究的前沿理論,就已如同天上的風箏,飛的越來越高,離普羅大眾的認知能力,也越來越遠。

最近幾十年,基礎物理的進展非常大,但“確定性的”,可驗證的理論卻越來越少。就拿已經是大眾最熟悉的物理學家霍金來說,他最大的學術成就,是成功找出了讓黑洞也能發光的機製,這被命名為“霍金輻射”,用來描述黑洞如何向外蒸發它吸收的物質,但霍金輻射幾乎是不可能驗證的,因為不可能有生命可以頂著巨大引力去黑洞周圍“采樣”。可以想見,倘若它不是“霍金輻射”,而是其他物理學家的“輻射”,絕不會有如此大的公眾知名度。

事實上,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化,任何學科的知識發展,都有從具象化到抽像化的趨勢,物理學也是如此,不僅可被證實的理論越來越少,無論往宏觀一端還是微觀一端,人類前沿知識的探索,都越來越望不到盡頭。

在宏觀上,宇宙邊界不斷擴大,但沒人知道膨脹的“外面”究竟是什麼。在微觀上,從最早的原子,到後來發現質子,電子,中子,到比質子更小的夸克,上夸克和下夸克,再到更小的弦理論,物理學家對“基本粒子”的認知不斷拆分,現在更是將其視作某種無法言喻的,數學般的“抽像存在”。

比如我敢肯定,讀這篇文章的你不會知道,基於數學上的嚴謹論證,當前科學界和哲學界對量子力學的詮釋,要比科幻小說家更為絢爛:除了你知道的平行宇宙,還有全息宇宙,導航波理論,超級決定論,客觀坍縮理論,量子貝葉斯主義等各種聽名字就讓人敬而遠之的解釋。

請問這些解釋,你讓科學家怎麼向公眾解釋?

既然科學家無力解釋,那麼對“量子”的解釋權,就自然轉交給無良商人手裡。

馬克思·韋伯說,理性是驅散神秘的法器,簡稱“祛魅”,但那是一百多年前的話了。對大多數人來說,今天的量子世界比宗教更神秘,更詭魅,以至於永遠無法被祛魅,我們沒有那個本事。

李北辰,媒體專欄作者,關注技術驅動帶來的社會變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