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發上海!兩個安全套,引發一起有故事的盜竊案…
2021年04月16日09:25

今天小坊要說的盜竊案

雖然從表面看只是普通的入宅盜竊

被盜物品也是常見的黃金首飾和現金

總價值不過2萬餘元

但警方細細品味之後

發現這個竊案現場頗為蹊蹺

深挖下去,居然牽扯出一段

狗血的劇情

矛盾一:看似慣犯,卻選擇難撬的鎖頭行竊

被盜房屋的房門

是由鐵質門閂和掛鎖組成

小偷將掛鎖細心地截短了一小截

又掛回到了門上

被害人回家時毫無察覺

直到將鑰匙插入掛鎖,才發現不對

一般來說,慣犯通常會選擇

更容易撬的鎖

在被盜房屋周圍

就有很多家的門鎖更好撬

但是竊賊卻舍易求難

這是為什麼呢?

矛盾二:在鎖舌中塞入被害人家的紙巾

被盜房屋是一整棟農宅中

位於北側的房間

被單獨租了出去

要進入北側房間必須打開兩扇門

第一扇是防盜門

第二扇是裝了門閂門鎖的木門

在第一扇門的鎖舌處

警方發現被塞入了一張紙巾

經過比對

這張紙巾是被害人家中使用過的

這就很令人費解

小偷都進入被盜房間了

為什麼要出來把鎖舌堵上?

關上門作案才是正常操作吧?

矛盾三:細心處理掛鎖VS完全不處理翻動現場

小偷對第二扇門上的掛鎖

進行了細緻地處理

但對於中心現場的大量翻動痕跡

小偷卻沒做任何處理

浦東警方兵分兩路

一路調閱被盜地點周圍公共視頻

一路則找到了被害人張雪芳

讓她回憶身邊有沒有可疑人員出現過

張雪芳現年38歲

獨自居住在被盜房屋內

她仔細一琢磨

還真想出來3名可疑對象

小坊暫且將這3人標記為

老鄉A、老鄉B、網友C

案發當天

老鄉A曾經給張雪芳打過電話

明確知道張雪芳當天不在家

老鄉B則是近期

與張雪芳交往最為密切的人

對張雪芳的作息習慣十分瞭解

同樣具備作案條件

網友C則是在案發當天

徘徊在張雪芳家附近

想讓張雪芳跟自己復合

警方分別找到了這3人

核實了他們的不在場證明

發現兩個老鄉在案發時間段都在上班

網友C雖然一直在張雪芳家附近徘徊

但從沒進入過中心現場

至此3人的嫌疑基本都排除了

與此同時,張雪芳在微信上

向遠在他鄉的男友訴說了

自己家中遭竊後的恐懼

男友送自己的黃金首飾也都沒了

從張雪芳的社會關係

暫時查不出什麼結果

警方便改換思路,準備從公共視頻下手

案發當天下午3點27分

警方發現一名黑衣男子進入案發地點

直到1小時後才離開

而且離開時候還是貼著牆根走的

如果他是小偷的話

為啥足足偷了1個小時?

從以往的辦案經驗來說

入農宅盜竊,半小時就差不多了

警方決定對黑衣男子展開詳細調查

發現他在案發當天

坐公交來到了被盜農宅附近

隨後掃了一輛共享單車

一路騎到了被盜農宅

經過進一步調查,警方發現

這名男女子竟和被害人張雪芳是老鄉

而且還曾住在同一個小區

案發當天早上

這名黑衣男子剛坐飛機抵達上海

第二天又急匆匆回了老家

警方立刻坐飛機跟上,打算實施抓捕

可沒想到民警的飛機剛落地

黑子男子又飛回上海了

下飛機後,男子直奔被害人住所

民警上門抓捕時

他正和被害人張雪芳一起打包行李

直到警方出現

張雪芳才明白過來,進屋偷東西的人

就是自己的男朋友朱國權

朱國權和張雪芳從小就認識了

後來兩人各自結婚有了家庭

張雪芳幾年前離婚了

朱國權跟媳婦也出了感情問題

於是機緣巧合下,兩人好上了

交往後,張雪芳曾提出過

讓朱國權離婚,跟自己結婚

但在條件上無法達成一致

於是兩人就保持著這樣的關係

前年,朱國權在上海找了份工作

就把張雪芳也接了過來

租下了被盜的出租屋,同居了

去年年底

朱國權因為家裡的事情必須回去

他想讓張雪芳一起回去

但張雪芳執意不肯

回老家後

朱國權天天在微信上跟張雪芳聊天

卻發現張雪芳對自己越來越冷淡

甚至連自己發過去的紅包也不收

朱國權便買了機票飛回上海

特地沒告訴張雪芳說

而是直接到了出租屋

為了防止張雪芳換鎖

他還順路買了根鋸條

推開第一扇門後

出於過去的居住習慣

朱國權隨手拿了張紙巾堵住了鎖舌

用鑰匙打開第二扇門後

朱國權在床上看到了刺眼的東西

——兩個避孕套

朱國權頓時來氣了!

決定給張雪芳一點教訓

於是他拿走了自己送給

張雪芳的黃金首飾和現金

用鋸條將掛鎖鋸短了一截

又故意把現場翻得很亂

偽造出了一個竊案現場

朱國權這招果然奏效了

張雪芳總算願意回老家了

但紙包不住火

朱國權將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又是編劇都寫不出的劇情

坊友們看後有啥想法

留言區討論~

編輯 | 王鬱岑、徐梓苓(實習)

來源 | 案件聚焦(記者:郭建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