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述評|把“導盲犬”改為“輔助犬”,背後是城市的溫暖
2021年04月16日13:59

原標題:獨家述評|把“導盲犬”改為“輔助犬”,背後是城市的溫暖

圖片來源:東方IC
圖片來源:東方IC

孫雲/文

最近,上海一批殘友正在策劃一件大事:重走革命路,坐上無障礙大巴,去江西看看南昌起義的革命聖地,沿途,還要爬兩座山。這些殘友中,不少還是乘坐輪椅出行的下肢殘障人士,對於他們來說,爬山,可能嗎?

殘友們的回答很幽默:“請把問號改成感歎號。”沒錯,近幾年來,越來越多的上海殘障人士走出家門、走出上海,不僅玩轉上海,還坐著輪椅登上了黃山、泰山……

盲人“看”電影,聾人打電話,肢殘障人士登山,這些原本看上去是天方夜譚的事,都在逐漸成為現實,靠的不是魔法師的魔杖,而是上海無障礙環境的不斷提升和完善。

近日,首部《上海市無障礙環境建設與管理辦法》通過市政府常務會議審議,將於6月1日正式頒布實施。上海無障礙環境建設曆經近40年的階段式發展,這部《辦法》的製定,對全體上海人來說,都是一件切身相關的大事。

在過去很多年里,人們有一種固定思維:無障礙設施,服務的就是殘障人士;無障礙設施建設,對口的部門就應該是殘聯。所以,提起無障礙設施,人們總是首先聯想到盲道和頻上熱搜的導盲犬;碰上無障礙設施有故障,也是第一個想到找殘聯投訴甚至投訴殘聯工作不到位,殘聯工作人員還因此受過不少委屈。

其實,這是一種誤區。無障礙設施可以不包括導盲犬,實際上,它是屬於殘障人士輔具的範疇。為導盲犬提供便利的工作環境,才是無障礙環境建設的一部分。但是,導盲犬獲得的極大關注度,也從一個側面體現了人們對無障礙福祉的關注和在意。

是的,伴隨著城市經濟發展和人文環境、服務理念的提升,人們越來越意識到,無障礙設施服務的遠不僅僅是殘障人士,還包括老年人、兒童、傷病患者等各類群體,所以,它的設計也需要具備面向全人群的通用性。

仍以導盲犬為例,在此次辦法的製定過程中,有市民建議,在條款中不應該只寫服務盲人的單一類型輔助犬,還應該考慮服務其他人群的導聽犬、安慰犬等等。這條建議也被採納,最終表述為“輔助犬”,充分考慮到全人群的不同需求。

無障礙環境惠及全人群,無障礙環境建設也是一樁牽涉方方面面許多部門的系統工程、民心工程、溫暖工程。上海的無障礙環境建設始於上世紀80年代,最早集中在市區主要道路和新建大型建築中。1993年頒布的《上海市實施辦法》對城市無障礙設施建設做出了相應規定,標誌著上海無障礙設施建設進入正式軌道。2003年,全國第一部無障礙建設地方性法規——《上海市無障礙設施建設和使用管理辦法》正式發佈,推動無障礙設施建設進入全面推進的快車道,並在2005年獲得“全國無障礙設施示範城市”稱號。

2010年世博會的成功舉辦,對上海無障礙環境發展意義重大。在世博會舉辦前後,上海的無障礙建設從單一的設施建設向全方位的環境建設轉變,目標提升為打造“全方位無障礙”的上海城市環境體系,信息交流、公務服務、居家生活等領域得以納入視野。

近年來,上海無障礙環境建設佳音頻傳,每年都有新的突破。在全市軌道交通新建、改造無障礙電梯等設施,在全市16區行政服務中心配備遠程視頻手語翻譯服務,在全市眾多商業影院和社區放映點播放無障礙電影,在全市各大圖書館提供讀書機和語音讀屏閱讀,每年在全市改造兩個無障礙銀行網點,在全市公共場所設置逾8000個殘障人士專用停車位,開展家庭無障礙改造,在上海兩會開幕式和市政府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現場同步手語翻譯電視直播……一項項,一樁樁,從硬件和軟件上彰顯上海城市溫度。

近來,有市民驚訝發現,身邊不僅出現了聾人快遞小哥,還有聽力殘障人士經過體檢、考出駕照後當上了專車司機,在欽佩他們的同時,不僅也感慨上海和上海人的包容與尊重,讓有障礙的人士也能平等參與無障礙的生活與工作。

在2020年“國際殘疾人日”到來前夕,一部宣傳無障礙環境建設的公益短視頻《有愛無礙》打動過不少網友。有愛,無礙,是上海溫度;有法治保障和製度建設,推動無障礙環境建設進入躍升期,是“人民城市”的理念的重要實踐。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