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導致歐美金融機構後台崩潰 瑞銀一些團隊多達25%員工缺席
2021年05月11日00:30

  原標題:印度疫情失控殃及池魚 歐美金融機構後台崩潰

在當前形勢下,印度每月7000萬劑新冠疫苗的現有產能已無法滿足國內需求 新華社圖
在當前形勢下,印度每月7000萬劑新冠疫苗的現有產能已無法滿足國內需求 新華社圖

  [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4月初發佈的最新《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將今年印度經濟增速預期提高至12.5%。而疫情惡化,外界對印度經濟複蘇的樂觀預期正在消退,部分機構相繼下調其經濟增長預期。 ]

  美國疫情有所好轉,但是坐鎮華爾街的大佬們似乎還是開心不起來,因為他們的“後台”快崩潰了。

  印度南部城市班加羅爾,距離華爾街1.3萬公里,在城市的外環路旁,有成排窗明几淨的高樓大廈,疫情前這裏每日有成千上萬人進進出出,為高盛等華爾街企業提供風險管理、客戶服務等後台外包服務。

  而如今,這裏幾乎空無一人。這些外包公司的員工已經在家辦公許久。隨著印度第二波疫情襲來,有越來越多的員工確診感染,而那些未染疫的員工,大多也無心工作,忙著為親朋好友尋醫問診,或找尋如氧氣等醫療急救物資。

  美國商會執行副總裁布里連特(Myron Brilliant)表示,許多歐美公司將後台業務安排在印度,僱用了數以百萬計的印度人。如今,疫情正在威脅這些後台業務。

  後台崩潰

  就後台的具體情況,渣打銀行表示,他們在印度約有2萬名員工,其中大約800人已經染疫。而瑞銀一位匿名高管則透露,他們公司一些團隊中有多達25%的員工缺席。

  富國銀行駐班加羅爾和海得拉巴辦事處的一位高管稱,由於疫情影響,他們的聯名信用卡、信用卡餘額結轉和積分返點工作已經落後於進度計劃。

  印度有“世界辦公室”之稱,其外包業規模高達1940億美元,擁有近500萬名從業員工。在印度第二波疫情中,很多二三十歲的白領染疫,他們英語流利、業務熟練,是外包公司里的中堅力量,一時很難被外人所取代。

  班加羅爾、新德里和孟買是印度金融外包業務的三大重鎮,如今三地都是印度疫情的重災區,均處於嚴密的封鎖之中,外包業務短期內難以完全恢復。

  以班加羅爾為例,現存新冠確診病例超過30萬例,為印度全國最多。當地新冠病毒檢測陽性結果比例超過30%。從5月10日起,班加羅爾所在的卡納塔克邦實施兩週嚴格的封鎖措施,私人汽車禁止上路,除特殊原因外,各行政區之間禁止通行。

  諮詢公司加特納(Gartner)高級總監米什拉(DD Mishra)表示,他們每天都接到大量全球客戶的電話,焦急地詢問印度的情況。他說,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印度本土問題,而是一場全球外包行業的危機。

  面對危機,不少金融機構將業務轉移到其他離岸中心,努力避免“後台”崩潰。富國銀行的一名員工表示,他們在印度的一些外包工作已經轉移到了菲律賓,那裡的員工正在加班加點彌補落下的工作。而瑞銀的一名員工則透露,他們在印度的工作正在轉移到波蘭等地。

  不少英國的銀行也表示,他們暫時將印度處理的業務轉移到其他國家,以減輕當地員工的工作壓力,好讓他們留出精力照顧自己或家人。

  骨牌效應

  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中國與南亞合作研究中心秘書長劉宗義表示,新一波的疫情將對印度經濟產生深遠影響。他說,去年印度經濟在第二季度大幅下滑,原因即是疫情封城,而如今為了抵抗新一波疫情,不少地方再度引入了封鎖宵禁措施,對於經濟的影響顯而易見。

  此前,不少國際機構和組織一度看好印度今年的經濟前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4月初發佈的最新《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將今年印度經濟增速預期提高至12.5%。而疫情惡化,外界對印度經濟複蘇的樂觀預期正在消退,部分機構相繼下調其經濟增長預期。

  標普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羅謝(Shaun Roache)表示:“印度的新冠疫情將不可避免地打擊經濟複蘇,並可能導致印度經濟增速降至10%以下。”他說,“控製疫情所需的時間越長,對經濟的永久性損害就越大,尤其是在政策空間有限的情況下。”

  而印度新一波疫情,影響的不僅僅是自身經濟的複蘇,還將對世界經濟複蘇帶來多重不利影響,尤其是對一些特定行業的衝擊更為明顯,威脅世界經濟複蘇的基礎。

  印度不僅被稱為“世界辦公室”,還被稱為“世界藥房”。印度血清研究所是世界最大疫苗生產商,也是世界衛生組織主導的“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劃”最大供應商。

  不過在當前形勢下,印度每月7000萬劑新冠疫苗的現有產能已無法滿足國內需求,不僅出口幾乎停滯,甚至還在考慮進口疫苗來補充供應缺口,帶來的後果是不少發展中國家無法按計劃獲得印度出口的疫苗。印度在全球疫苗接種中扮演的角色,正由施援方被迫轉為受援方,形成對全球疫苗資源的擠兌。

  而在疫情中飽受考驗的航運業,也已經感受到了印度新一波疫情的衝擊。因擔憂貨輪上暴發疫情隱患,一些國家和地區已對涉及印度航線的船隻和人員實施更嚴格防疫規定,令不少航運企業面臨調整海員的壓力。

  國際航運公會數據顯示,全球服務於遠洋船舶上的海員大約160萬人,其中24萬是印度人。考慮到航運承載著80%的全球貨物貿易,印度疫情給海上貿易帶來的影響不容小視。國際船舶經理人協會主席馬克·奧尼爾形容,與海員調整困境對供應鏈造成的衝擊相比,3月發生的蘇伊士運河航道堵塞事件只是“小巫見大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