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5年的商標權爭奪戰:貨拉拉奪回“貨拉拉”商標權
2021年05月17日11:18

  曆時五年的商標訴訟拉鋸戰之後,近期,貨拉拉終於成功註冊“貨拉拉”第39類貨運相關服務商標。

  這個商標糾紛涉事雙方包括石家莊尼沃復合材料商貿有限公司(下稱“尼沃公司”)以及全民快遞有限公司(深圳依時貨拉拉科技有限公司的持股企業,兩公司以下合稱“貨拉拉公司”)。

  貨拉拉是一家互聯網物流商城,提供同城/跨城貨運服務,涵蓋從麵包車到13米貨車多種車型,用戶一鍵呼叫,司機實時搶單;據天眼查顯示,尼沃公司成立於2012年,經營範圍主要包括新型復合材料的研發、技術諮詢及銷售,玻璃鋼製品的設計、安裝與銷售等。

  這兩家經營範圍看起來毫無交集的企業,卻因“貨拉拉”商標對簿公堂。

  首輪融資次日,“貨拉拉”商標被搶注

  這場商標權爭奪戰可以追溯到2015年。

  貨拉拉公司於2013年成立,2014年進入內地市場,並提交了“貨拉拉”第42類科技科學類的商標註冊申請,2015年成功獲準註冊。2015年1月3日,貨拉拉公司獲得1000萬美元首輪融資,而一天后,尼沃公司即向商標局提交了“貨拉拉”在第39類貨運等服務上的商標註冊申請,次年3月22日,尼沃公司再次提交“貨啦啦”在第39類貨運等服務上的商標註冊申請。

  2016年4月14日,貨拉拉公司向商標局提交了“貨拉拉”在第39類貨運等服務上的商標註冊申請,後被駁回。“商標已被別人搶注,要拿到‘貨拉拉’商標,就必須先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對訴爭商標提出無效宣告請求。”貨拉拉法律顧問張柳雲向記者回憶說。

  就這樣,貨拉拉開始了一場商標權“爭奪戰”。為證明“貨拉拉”商標在被搶注之前便已被貨拉拉公司在先使用並已具有一定影響,貨拉拉公司在公司內部開展了三輪廣泛的證據收集。

(該案二審判決書截圖)
(該案二審判決書截圖)

  據貨拉拉公司的一位老員工回憶,收集證據過程中,她和同事們找到了2014年有關“貨拉拉”的報導資料、宣傳圖片、訂單數據截圖、品牌授權書等,還找到了2014年設計“貨拉拉”字樣時的來往郵件,甚至還去工商行政管理局調取了2014年註冊貨拉拉公司時的檔案記錄,僅這些證據便有3000多頁。

  近年來,在商標買賣上,國內外曾出現過多起“天價商標”案例。據媒體報導,Apple公司與唯冠科技(深圳)有限公司關於iPad的商標之爭,最終以Apple公司向唯冠科技支付6000萬美元,唯冠科技將iPad商標過戶給Apple公司告終。又如當初“皇茶”因為該商標無法註冊,山寨店蜂擁而至,最後不得不花費70萬元購買了新商標並改名為“喜茶”。

  此前,有第三方機構曾從尼沃公司瞭解到,他們有意向出售“貨拉拉”商標,售價為200萬元左右。其時,對於貨拉拉公司而言,花200萬元一次性購買下“貨拉拉”商標是一個省時省力的做法,但貨拉拉公司並沒有選擇購買回這個商標,而是通過行政途徑去奪回商標。

  在貨拉拉公司向主管部門對訴爭商標提出無效宣告請求後,該案迎來了轉機。

  2017年8月10日,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認定,訴爭商標的註冊構成2014年施行的《商標法》第三十二條“以不正當手段搶先註冊他人在先使用並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的情形,依法予以無效宣告。

  經曆5年訴訟大戰,貨拉拉奪回商標權

  接到無效宣告後,尼沃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對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評審委員會提起了行政訴訟,貨拉拉公司為第三人,請求法院撤銷上述無效宣告裁定。

  尼沃公司的訴訟請求被一審法院駁回。記者從該案的一審判決書獲悉,證據顯示,尼沃公司除了搶注“貨拉拉”商標,還申請註冊了途牛、吉野家等商標。

  一審判決後,第三方機構再度去瞭解過尼沃公司賣出“貨拉拉”商標的報價意願,其時已經降到100萬元。“雖然價格降低了一半,貨拉拉公司完全有能力買下這個商標,但我們還是決定通過法律途徑維護公司的合法權益,也更加主動積極應訴。”張柳雲說。

  隨後,尼沃公司提起了上訴。二審中,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全民快遞有限公司提交的證據能夠證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其授權關聯公司使用“貨拉拉”標誌,且該標誌經過使用在網約貨運服務領域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故可以認定尼沃公司應當知曉全民快遞有限公司的“貨拉拉”標誌,也可以推定尼沃公司註冊訴爭商標構成“以不正當手段搶先註冊”,因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參與該案二審的貨拉拉公司代理人對記者表示,該案的難點主要是尼沃公司搶注“貨拉拉”商標的時間較早,而貨拉拉公司實際進入內地市場的時間間隔較短。因此,訴訟中,需要儘可能多地收集貨拉拉公司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即已開始並持續使用和宣傳“貨拉拉”品牌的證據,並向法院強調上述使用和宣傳在網絡媒體的迅速傳播下已足以在相關公眾中獲得較高的知名度。

  回憶打這起官司的經曆,貨拉拉公司的法務工作人員感觸頗深。“這幾年,為了這個案子,如果加上人力成本和時間成本,我們所花費的成本可能不止200萬元,但我們寧願通過法律訴訟的形式拿回屬於自己的商標權,而不是選擇妥協花200萬元買下被別人惡意搶注的商標。”該公司的法務工作人員說。

(美團上真假難辨的“貨拉拉”)
(美團上真假難辨的“貨拉拉”)

  隨著貨拉拉公司領取到“貨拉拉”的第39類商標註冊證書,這場商標權爭奪戰落下了帷幕。但是貨拉拉的商標維權之路仍未結束,由於“貨拉拉”商標曾被他人搶注,貨拉拉公司在2020年前未能獲得第39類商標註冊,美團上出現了不少真假難辨的“貨拉拉”,也同樣經營著搬家業務。

  據美團介紹,美團主動對“貨拉拉”品牌歷史、商標註冊及使用情況、商標權屬爭議情況進行了研判,識別了消費者廣泛認知的“貨拉拉”對應的是“貨拉拉”App,識別了商標搶注行為。此外,美團也對“貨拉拉”App所享有的在先權利提供了線上打假的品牌保護服務,此舉有望破解貨拉拉商標被侵權的現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