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年前,袁隆平的“叛逆”結論跨過“禁區”“孕育”了雜交水稻
2021年05月22日17:47

原標題:55年前,袁隆平的“叛逆”結論跨過“禁區”“孕育”了雜交水稻

科技日報記者 俞慧友

2021年5月22日13時07分,天空間斷放晴了一陣子的長沙,又下起了細雨。我國著名科學家、“共和國勳章”獲得者、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因多器官功能衰竭,在湖南長沙,與世長辭。享年91歲。

就在不久前,這位在我國乃至全世界雜交水稻事業發展中,做出了最傑出貢獻的偉大科學家,還帶病在海南三亞南繁基地堅持科研工作。他與他的團隊人員一起,探討雙季稻畝產3000斤攻關項目的實施方案。

今天,老先生帶著對他人生中最後一個科研目標的希冀,以及對其鍾愛一生的雜交水稻事業的無限眷戀,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袁隆平先生,就像馬克思所說的那樣,是在科學大道上,不畏艱險在崎嶇小路上攀登,最終達到其科研領域光輝頂點的人。

跨過育種“禁區”

他的論文“孕育”了雜交水稻

開啟我國水稻雜種優勢利用序幕的,是袁隆平先生於1966年2月28日,在《科學通報》中文版第17卷第4期發表的一篇論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這篇跨越了世界水稻育種研究“禁區”的論文,奠定了我國雜交水稻育種與產業迅猛發展的基礎,為我國乃至世界糧食安全作出了巨大貢獻。

文中說:“水稻具雜種優勢,尤以秈粳雜種更為突出。要想利用水稻雜種優勢,首推利用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在當時,根據遺傳學經典理論及國際普遍觀點,水稻是花器很小的自花授粉作物,並無雜種優勢。

袁隆平先生論文的結論,讓人頗為震驚。但本著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以及自己在田間的實際研究探索,他堅持認為:經多代自交提純的水稻品種,應該能產生雜種優勢。他甚至大膽預測,通過進一步選育,有望找到雄性不育系、保持系和恢復系,實現三系配套,使利用雜交水稻第一代優勢成為可能,並將給水稻帶來大幅增產。

就這樣一個“叛逆”的結論,直到今日,世界雜交水稻的研究進展,都仍充分印證了它的正確性。

也是因為這篇論文,水稻雜種優勢利用開始迅猛發展。受論文啟發,雜交水稻研究逐步在世界興起:

1977年,國際水稻研究所啟動雜交水稻研究項目;上世紀90年代初,項目擴展到南亞、東南亞諸國;1991年,國際水稻所在菲律賓育成並釋放了首個國外的商業化雜交水稻品種……

這一成果,也為其他作物的雜種優勢利用作出了傑出貢獻。“因這篇論文,大家都開始重視雄性不孕性及雜種優勢利用,對促進作物增產的研究。”中國工程院院士官春雲說。他回憶,在袁隆平先生指導下,湖南油菜作物雄性不育雜種優勢利用走在了全國前列,湖南也因此成為了該領域內最先實現油菜雜交三系配套的省份。

“袁先生的這篇論文,是雜交水稻研究領域的開創性工作,指明了雜交水稻育種發展的戰略方向。他的前瞻性研究與思考,對後來全國雜交水稻育種和發展的協作攻關,具永恒的指導性。”中國水稻研究所所長程式華說。

“袁隆平院士開啟了我國水稻雜種優勢利用研究的序幕。”《科學通報》編審彭斌評價。

因為他

中國最早在生產上利用不育系培育雜交水稻

這一生,袁隆平先生為世界留下了什麼?

科學家們給了科技日報記者很多答案。

袁隆平雜交水稻創新團隊帶頭人、雜交水稻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老先生愛徒的鄧啟雲說,老先生是我國第一個發現水稻雜種優勢現象的科學家。他帶領團隊首次發現了“野敗”,思考並提出了“利用野生稻和栽培稻雜交創製出不育系”的思路,並原創性的利用其獲得了第一個三系不育系。並且直到今天,他的“野敗”都被國內外雜交水稻公司廣泛應用於三系育種。

安徽農科院研究員朱啟升眼中,袁隆平先生是雜交稻研究領域的“旗手”和戰略家。他同時稱,利用不育系培育雜交水稻不是我國首創,但最早在生產上實現這一技術的是中國。這一技術能在中國變成“生產力”和糧食,關鍵人物便是袁先生。

袁隆平先生發明了“三系雜交育種”。說起三系法育種,揚州大學教授潘學彪表示,老先生最偉大的貢獻是解決了“思想問題”,他用自己的研究結果宣告,他質疑當時業界權威關於自花授粉作物沒有雜種優勢的傳統認知,他大膽為世界雜交水稻發展定了“調”:雜交水稻研究值得做!

老先生的敏銳洞察力、超強組織力和堅定執行力,也讓人望塵莫及。1971年找到雄性不育系,1973年找到三系配套模式,成立“全國雜交水稻研究協作組”,1976年我國實現三系配套大規模製種應用……前後不到六年時間,成為了國際上都尤為震驚的雜交水稻育種“中國速度”。

四川農業大學水稻研究所所長李平稱,受歷史環境因素影響,我國當時與國際科技界基本處於“零交流”。即便如此之困境,袁先生依然開創了雜交水稻學科和雜交水稻產業。同時他認為,“雜交水稻發展過程中每一次的轉型升級,都與袁隆平先生有著極為密切的關係。”比如,三系雜交育種之後的兩系法雜交育種、第三代雜交水稻育種技術、耐鹽堿水稻育種研究與推廣……他都是領頭的“操盤手”。

從發現水稻雜種優勢現象,到科學家在生產上利用水稻雜種優勢,這些並非易事。袁隆平先生率領團隊經過8年“折騰”,才一一攻克。

此後,通過技術改進,我國實現了雜交稻稻穀產量大幅提高並應用於大面積生產。

比如,袁隆平團隊研發的Y58S系列雜交水稻品種,連續三年每年推廣面積超過1000萬畝,成為當時全國推廣面積最大的雜交水稻品系。Y兩優系列品種,截至目前累計推廣達2.5億畝以上。

又比如,袁隆平先生在1999年聯合發起設立的隆平高科,現已成為了具世界競爭力的國際化種業公司,並已成功進入全球種業十強。

魂系水稻

“90後”稻神從來管不住他邁向稻田的腿

“袁隆平院士是‘90後’了,但他從沒覺得自己應該休息。雜交水稻浸入了他的血液,是他的命根、他的魂。”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員楊耀鬆說。

與他有同樣感受的,還有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彭玉林。老先生離開後,他腦子裡反復出現的都是老先生的那句話。那是他為老先生看守水稻試驗田時,不少個日子裡的上午9時30分左右,老先生在辦公室打給他的電話:“小彭啊,你看田里是不是……”

但凡這種時候,他都知道自己“犯事兒”了,自己照看的水稻試驗田,一定被火眼金睛的老先生看出了毛病。

“90後”老先生,身體大不如從前,但依然管不住他那邁向稻田的腿,收不住那顆向著水稻的心。“沒有誰,比他對雜交水稻更執著。”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員、院士辦主任辛業芸說。

為了方便行動越來越不便利的老先生科研,湖南省農科院在先生住宅旁安排了一塊試驗田。自有了這塊“自留地”後,老先生就得了“心病”——只要在長沙,每天都得看上好幾遍。

火爐城市長沙,夏季太陽毒辣,酷熱難耐。可不管多炎熱,老先生起床後第一件事,不是洗臉、刷牙、吃早飯,而是下田。每天的第二次“問診”,是大家都只願躲空調房裡的“烈焰”中午。第三次、四次下田,則在晚飯前和晚飯後。

自1996年中國實施超級稻項目以來,我國雜交水稻從每公頃9.0噸,在老先生所製定的一個個嚴格目標下,不斷朝著更高質、更高產的目標前進。

“不過,這離每公頃22.5噸的產量目標還有距離。所以,即便他知道身體真的‘力不從心’,但仍不會放棄為理想產量目標奮鬥。後來,因身體原因,先生不能再頻繁奔走全國各地。但哪天不讓他看一眼田,他心裡就落空了。以這塊田為例,其實他站在自家窗戶旁就能看到,可他依然堅持每天下樓去田里。”楊耀鬆說。

管不住自己腿的老先生,最後成為了一副雜交水稻種植的“活地圖”。他能精準的報出某個經緯度的地點,適宜種什麼水稻品種。即便最近幾年,老先生可能忘記了很多人,很多事,卻從來不會忘記他心中那份雜交水稻種植的“地圖”。

“恩師留給我們的,不只是知識,還有精神——‘袁隆平精神’:激情生活,熱愛實踐;勇於創新,敢於創新;潛心研究,甘耐寂寞;堅持不懈,執著追求;挑戰自我,永不滿足;團結協作,不患得失;淡泊名利,和諧發展;樂觀豁達,健康向上。我想,這是我從先生身上獲得的、受益終身的力量。”鄧啟雲飽含著對老先生的依依不捨,如此總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