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四波疫情未見曙光 緊急狀態下東京奧運會命運幾何
2021年05月24日20:33

原標題:日本第四波疫情未見曙光 緊急狀態下東京奧運會命運幾何

日本疫情持續嚴峻。截至目前,日本累計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已超71萬人,其中,變異病毒感染者已達28022例。此前,日本防疫對策分科會會長尾身茂在眾議院厚生勞動委員會會議上表示:“第四波疫情確確實實已經到來。”

為控制疫情,日本政府將緊急事態宣言的覆蓋地區擴大至10個都道府縣,部分地區的實施時間也延長至6月中下旬。在收緊疫情防控措施的同時,日本也試圖加快其明顯落後於其他富裕國家的疫苗接種計劃。

根據英國牛津大學旗下數據網站OurWorldinData的數據,截至5月23日,日本至少接種了一劑新冠疫苗的人數僅為613萬人,約占日本人口的4.8%,這一接種比例在發達國家中明顯落後。

在此形勢下,大部分民眾對東京奧運會的舉辦持反對意見。最新民調顯示,有近6成受訪民眾表示認為應該取消東京奧運會,但國際奧委會(IOC)與東京奧組委仍對將於7月23日舉行開幕式的東京奧運會持積極的推進態度。

日本商界大亨、軟銀集團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孫正義認為,繼續推動奧運會的舉辦只會導致日本GDP的繼續下降。據日本內閣府,日本2020年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下降4.6%,為1955年以來的最大跌幅,下降幅度甚至超過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期。

現在離東京奧運會開幕式僅剩2個月的時間,在此期間,日本的防疫措施、疫苗接種將成為全球關注的議題。而奧運會是否將如期舉辦,舉辦過程中對參與者及當地民眾的防疫保障能做到幾分......這些,對於日本政府、奧委會、奧組委而言,都是一場大考。

緊急事態宣言擴大至10區

日本第四波疫情仍未迎來曙光。

據日媒消息,自5月18日至22日,日本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單日新增均超5000人,23日稍顯好轉,單日新增人數下降至4038。截至目前,日本累計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已超71萬人,達716662例,其中死亡人數12318人。

這波疫情持續蔓延,更是由於變異病毒的加速擴散。有統計顯示,截至5月18日的一週時間內,日本新增的變異病毒感染患者達8760人,是疫情發生以來變異病毒感染者新增人數最多的一週。目前累計的變異病毒感染者已超2萬人,達28022例,使得日本疫情的有效控製麵臨了更大的難關。

在此狀態下,日本政府進一步擴大了緊急事態宣言的覆蓋地區,部分地區的實施時間也延長至6月中下旬。

經幾輪擴大範圍後,目前日本的緊急事態宣言已增至10個地區。其中東京、京都、大阪、兵庫縣的緊急事態實施時間為4月25日至5月31日;福岡縣、愛知縣從5月12日實施至5月31日;北海道、岡山縣、廣島縣為5月16日至31日,從5月23日開始實施緊急事態宣言的沖繩縣將持續至6月20日。

緊急事態宣言之下,日本政府要求人們避免不必要的外出,包括白天在內,尤其是晚上8點之後不要出門;同時要避開擁擠的場所,並儘量避免非必要的縣與縣之間的出行;餐飲店也要在晚上8點後停止營業,所有餐飲店必須要警告入場者佩戴好口罩,做好防止飛沫感染的準備措施,如設置能阻擋飛沫的板子或確保社交距離等相關措施。

在收緊疫情防控措施的同時,日本也試圖加快其明顯落後於其他富裕國家的疫苗接種計劃。

根據英國牛津大學旗下數據網站OurWorldinData的數據,截至5月23日,日本至少接種了一劑新冠疫苗的人數為613萬,按照日本1.24億人口計算,僅有約4.8%的本國人口進行了至少一劑疫苗的接種,與世界上其他富裕國家的接種率形成鮮明對比。

日本在2月中旬開始接種疫苗,比大多數主要經濟體都要晚。最初,由於輝瑞公司和BioNTech研發的新冠疫苗進口劑量供應不足,日本的疫苗接種實施被迫放緩。在後續出貨量開始逐漸增加的時候,卻陸續出現人力短缺、預訂系統故障等問題,整體疫苗接種計劃的實施可謂屢屢受阻。

24日,日本政府在東京與大阪開設了大規模的新冠疫苗接種中心,並啟動了尤其針對老年人的疫苗接種計劃,以求在東京奧運會開幕前儘可能地為大部分老年人進行疫苗接種。日本首相菅義偉(Yoshihide Suga)此前曾表示,在6月底前將會把供所有老年人接種的疫苗送達全部市區町村,並在7月內完成接種。

據瞭解,為推動日本政府在抗擊第四波疫情時依然緩慢的疫苗接種計劃,在接下來的三個月裡,東京的疫苗接種中心將每天運行12小時,每天向大約一萬人進行疫苗接種,大阪則預計最多每日完成五千人的接種。此外,愛知縣、宮城縣和群馬縣也開設了由地方政府運行的大規模疫苗接種點。

針對老年人的大規模疫苗接種中心正在使用的是Moderna公司的疫苗,該疫苗已於5月21日獲得日本監管機構的批準,同時獲批的還有阿斯利康公司研發的疫苗,但阿斯利康疫苗暫時不在日本的接種計劃之內,主要出於阿斯利康疫苗可能會引發血栓的擔憂。

目前日本已經獲批的疫苗共三種,包括Moderna、阿斯利康以及最早獲批並使用的輝瑞疫苗。根據最新達成的協議,日本將從Moderna公司採購5千萬劑新冠疫苗,從阿斯利康採購1.2億劑疫苗。

此外,強生公司也於24日表示,該公司已向日本監管機構申請其新冠疫苗的批準,若獲批可能會在2022年初開始向日本供貨。

緊急狀態下日本奧運會命運幾何

國際奧委會協調委員會主席科茨(John Coates)於21日表示,在發佈緊急事態宣言的情況下,依然可以舉辦奧運會,引發民眾熱議。

日本共同社於15、16日在全國開展的電話調查顯示,有近6成受訪民眾表示認為應該取消東京奧運會,另有25.2%的受訪人員認為應該在“空場”(在沒有現場觀眾)的情況下舉辦;12.6%受訪民眾支援限製現場觀眾人數。

而國際奧委會(IOC)與東京奧組委仍對將於7月23日舉行開幕式的東京奧運會持積極推進態度。

5月19日至21日,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會協調委員會第11次會議舉行,這也是本次奧運會與殘奧會的最後一次協調委員會。

IOC主席巴赫(Thomas Bach)在會議開幕時表示,“距離(東京奧運會)開幕式只有65天,我們現在著重於(活動)交付。來自全世界的運動員都十分感謝日本為此次賽事付出的辛勤準備,同時也對安全的奧運會與殘奧會滿懷期待,屆時他們將在賽事中發出自己的光芒。”

隨著東京奧運會全面進入運行交付階段,巴赫表示,75%的奧運村居民已經接種疫苗或能保障在奧運會舉辦前進行接種。同時他還稱,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這一數字後續將遠超80%。這一接種比例部分得益於IOC最近關於疫苗的一項倡議,即輝瑞-BioNTech已與IOC簽署捐贈新冠疫苗的諒解備忘錄,以支援奧運會所需的疫苗供應。

科茨在會議結束後表示,“人們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清楚地認識到,本次奧運會對所有參賽者與日本民眾而言都是安全的。”他強調,“我們將繼續與日本夥伴攜手合作,盡一切可能為每個人提供安全可靠的奧運會。”

在科茨發表講話後,東京奧組委主席橋本聖子表示,“現在離開幕式只有兩個月了,安全可靠的奧運會籌備工作正在穩步進行中,但我知道,我們必須要更加努力,確保日本民眾能感受到奧運會的安全性。”

她還介紹,奧組委將著手在三個領域抓緊準備工作。“首先,嚴格控制進入日本的參與者人數;第二,嚴格執行行為準則檢查和健康監測;第三,對奧運會期間的醫療系統進行嚴格的審查和複議。”

此外,協調委員會會議期間宣佈,IOC正在著手從國外引進醫務人員,以支援東京奧運會的安全舉行。會議還指出,自2020年9月以來,已有超過54000名運動員參加了430項重大體育賽事,所有活動都是在確保參與者與當地民眾安全的情況下舉辦,希望借此給予東京奧運會更多的舉辦信心。

協調委員會還強調,最近出版的第二版“行動手冊”是奧運會向前推進的另一個重要步驟。此前,科茨曾介紹主辦單位給到所有參賽者的有關健康要求的“行動手冊”是“一場安全和成功的奧運會指南”。

據悉,“行動手冊”的最終版本將於6月出版,奧組委介紹其團隊已經在為執行手冊中的措施與程式進行培訓,準備在未來幾週內歡迎奧運會參與者到日本參加技術培訓和賽前訓練營等活動。同時,協調委員會還強調,所有相關方都表現出充分的承諾,表示將在日本期間嚴格遵守行動手冊中提及的規則。

奧運會或將繼續拉低日本GDP

即便奧委會與奧組委多次向人們釋放奧運會將安全舉辦的信心,但由於日本疫情未能得到有效控制,各地人們尤其是日本民眾對於奧運會的影響擔憂仍在持續。

日本商界大亨、軟銀集團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孫正義在近日在社交媒體上寫道,“如果有來自200個國家的10萬人湧向疫苗接種進度落後的日本,使得變異病毒擴散,可能會導致生命的失去、緊急狀態下的補助金負擔增加、GDP下降以及公眾耐心的消耗。”

目前日本經濟狀況並不樂觀。據日本內閣府5月18日公佈顯示,日本2020年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下降4.6%,為1955年以來的最大跌幅,下降幅度甚至超過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期。而今年第一季度日本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表現同樣不佳,數據顯示環比下降1.3%,按年率計算降幅為5.1%。

安邦諮詢高級研究員賀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日本第一季度的經濟表現與其他國家不太一樣,由於去年低基數的影響,中美等國的第一季度經濟正增長都是比較顯著的,但日本依然是負增長的表現。”

賀軍分析,這或許與日本緊急事態宣言的持續實施有關,“因為日本實施緊急事態的地區正好是日本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比如東京等地。”他判斷,下半年的日本經濟主要還是取決於疫情的形勢,“如果疫情依然未能控制,預計日本的經濟回暖依然較難,若疫情能控制住,整體經濟或許會出現好轉。”

關於奧運會對經濟的影響,賀軍認為,目前日本已經確定不允許海外觀眾現場參加奧運會,等同於奧運對廣告、酒店等行業起不了拉動作用,而且還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投入到奧運期間的疫情防控保障上,“若舉辦的話,我認為這幾乎是一個賠本的買賣”。

另有消息顯示,東京證券交易所正在考慮延長交易時間。但這一計劃的需要得到券商等多方支援,近期並未有具體的實施計劃,是否能借此提振日本經濟仍是未知數。

賀軍對此表示,“日本證券的交易時間確實不長,按東京證券交易所的規定,現行的交易時間是從上午9點到下午三點,中間還有一個小時的午休時間,全天累計交易時間僅有5個小時。相較之下,美國紐交所是6個半小時,新加坡是7個小時。”他還提及,日本企業的業績披露大多是在下午3點之後,但這時候日本已經收市了,導致日本企業業績披露造成的反應往往只能通過海外市場來體現。

賀軍介紹,增強交易活動一般是通過兩個路徑,一個是交易所併購,一個是延長單個交易所的時間,或者在不用的時間段提供不同的投資品種。“因此,若日本確定增加交易時間的話,對投資者肯定會產生一定的吸引力,預計也會對日本經濟起到一個正向的提升作用。”

“從實際操作層面而言,若真要延長交易時間,技術上需要作出系統調整、交易規則修改等等,但這並不難,最關鍵還是要看日本的改革決心有多大。”賀軍強調。

(作者:何柳穎 編輯:李瑩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