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賭服輸!馮小剛被曝已向華誼支付1.68億賠償款,但他還是賺了......
2021年05月27日14:05

原標題:願賭服輸!馮小剛被曝已向華誼支付1.68億賠償款,但他還是賺了......

願賭服輸!

馮小剛終於“還錢”了!

近日,華誼兄弟的一則公告顯示,馮小剛已向華誼兄弟支付1.68億元現金補償。

名利場里的得與失,總是來去這般快。

二十多年前,馮小剛和華誼兄弟曾攜手在電影市場創下輝煌。

然而眼下,當眾人質疑馮小剛“廉波老矣”的同時,曾今星光熠熠、風光無限的華誼兄弟也變得一蹶不振。

令人歎息不已!

馮小剛已向華誼支付1.68億

已經相當長時間沒有作品的馮小剛,此前被華誼兄弟2020年的年報帶上了熱搜:“馮小剛對賭失敗賠償華誼2.3億元”。

就在其在年報披露半個多月後,5月17日晚間,深交所就2020年年報向華誼兄弟發放問詢函,提出19項問題,其中第二項直指與馮小剛對賭未完成一事。

5月24日,華誼兄弟發佈關於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2020年度業績承諾補償完成的公告。

公告稱,根據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與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及老股東馮小剛和陸國強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若老股東在業績承諾期內未能完成某個年度的“業績目標”,則老股東同意於該年度的審計報告出具之日起30個工作日內,以現金的方式(或目標公司認可的其他方式)補足目標公司未完成的該年度業績目標之差額部分。

根據《股權轉讓協議》約定,2020年度承諾的業績目標為經審計的稅後淨利潤不低於人民幣17,490.06萬元。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的項目進度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延遲,未能完成業績目標,按照業績目標與實現的業績差額,應補償金額為16,804.29萬元。截至本公告日,老股東已根據協議約定,以現金的方式按期支付完成業績補償。

這條“好消息”也助力了華誼兄弟第二天的股價,5月25日,華誼兄弟股價報3.58元,漲0.28%,總市值99億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4月28日華誼兄弟年報發佈時,東陽美拉並未繳納2020年業績補償款。於是,深交所於5月17日發問詢函追問。

5月24日晚間,在回覆函原定披露的截止時間臨近之際,華誼兄弟宣佈將延期回覆問詢。

在解釋原因時,華誼兄弟方面指出,由於《年報問詢函》中涉及的內容較多,且部分問題需要年審會計師發表意見,為確保回覆內容的準確、完整,經公司向深圳證券交易所申請,預計將不晚於5月31日完成回覆工作並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馮小剛打下一半江山

華誼兄弟由王中軍、王中磊兄弟在1994年創立,一開始只是一家廣告公司。

1998年開始投資電視劇,之後涉足電影,先後投資陳凱歌的《荊軻刺秦王》、薑文的《鬼子來了》和馮小剛的《沒完沒了》。

前兩部未能公映損失不小,但馮小剛拍的《沒完沒了》讓華誼兄弟大賺一筆。

於是,華誼兄弟簽下馮小剛,由廣告公司向電影公司轉型。

2003年中國電影產業化改革之後,華誼兄弟也搭上政策的東風,迅速發展。

有了馮小剛這個當時市場最認可的導演坐鎮,華誼兄弟成了民營電影公司的龍頭老大。

從1999年到2010年的11年間,華誼兄弟和馮小剛合作的電影,比如1999年的《沒完沒了》、2000年的《一聲歎息》、2001年的《大腕》、2003年的《手機》、2004年的《天下無賊》、2006年的《夜宴》、2007年的《集結號》、2009年的《非誠勿擾》、2010年的《唐山大地震》《非誠勿擾2》,幾乎都能穩坐年度票房TOP3。

所以王中磊說,“華誼天下,有一半是馮小剛打下來的。”

2009年10月,中國A股正式推出創業板,華誼兄弟是首批上市的28家公司中的一家,受到廣泛關注。華誼兄弟28.58元的發行價,股價瞬間衝上了91.8元,市值翻番,風頭無二。

在2015年,華誼兄弟達到了市值頂點,接近900億元,離千億市值的大關,看起來也似乎只是一步之遙。

作為影視行業的一哥,當時的華誼兄弟擁有眾多頭部資源,包括明星資源。

2000年,華誼兄弟將被稱為“內地第一經紀人”的王京花招入麾下,在明星資源上跑馬圈地,李冰冰、胡軍、陳道明、劉嘉玲等幾十位明星相繼簽約華誼兄弟,一度涵蓋了當時國內70%以上的一二線明星。

到了2015年,據國際金融報,這一年,風口中的華誼兄弟接連大手筆併購了多家影視公司,借此與相關演藝明星綁定。

除了馮小剛,“跑男團”也是重點對象之一。

2015年10月,華誼兄弟發佈公告,擬以7.56億元的股權轉讓價款收購東陽浩瀚的股東藝人或藝人經紀管理人合計持有的目標公司70%的股權。彼時,東陽浩瀚成立僅一天。不過,東陽浩瀚也有其獨特優勢,明星股東包括藝人李晨、馮紹峰、楊穎、鄭愷、杜淳、陳赫,其中多位當年因為一檔《奔跑吧兄弟》知名度大漲。

彼時,華誼兄弟旗下明星的盛況,足以讓眾多同行羨慕不已。

華誼兄弟3年巨虧61.95億

王忠軍多次被限製消費

然而,風光的日子很快就戛然而止。

2018年,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馮小剛的新電影《手機2》無法如期上映。

而這一年,除了年初的《芳華》和《前任3》票房不錯外,華誼出品的《狄仁傑之四大天王》、《驚濤駭浪》、《找到你》、《胖子行動隊》、《雲南蟲穀》、《江湖兒女》、《遇見你真好》大都反應平平,票房業績處於盈虧邊緣。

尤其是其費了重金以及很多心血推廣的《江湖兒女》,累計只有6000多萬的票房,成了華誼兄弟2018年最虧損的項目之一。

隨即華誼兄弟迎來了上市十年來的首次虧損。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華誼兄弟淨利潤虧損10.93億元。

這似乎也成了華誼兄弟逆境的開始。

數據顯示,2018年-2020年,公司營收分別下降3.34%、41.18%及33.14%,歸屬母公司股東的淨虧損分別為11.69億元、39.78億元及10.48億元,連續三年華誼兄弟巨虧高達61.95億元。

就在2020年伊始,華誼兄弟CEO王中磊曾給全體員工發去了一封信。

信中其直言不諱的提到,2019年是華誼兄弟創業以來最為艱難的一年,戰線過長、投入過大、公司負擔過重等快速擴張帶來的副作用集中顯現。

公司的日子不好過,連帶著王忠軍兄弟的日子也不好過。

5月10日晚間,記者從企查查APP上獲悉,“中國影視娛樂第一股”華誼兄弟(300027)及公司董事長王忠軍、副董事長王忠磊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王忠軍已被限製消費。4月27日,華誼影城(蘇州)有限公司收到蘇州工業園區人民法院發出的限製消費令,限製消費人員為該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王忠軍。上述限製消費令關聯案件為謝國良與華誼影城(蘇州)有限公司,蘇州工業園區魯代古建築有限公司等相關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糾紛。

2021年4月20日,華誼影城(蘇州)有限公司等成被執行人,執行標的均為235290元,執行法院為蘇州工業園區人民法院。對此,華誼兄弟回應稱,相關公司不存在有能力但拒不履行的情形,是由雙方信息溝通不充分不及時而產生的誤解。目前問題已消除,相關消費限製令解除中。法院等相關公開信息正在更新中。

馮小剛對賭失敗仍賺8個多億

至於馮小剛“欠錢”一事,則要從2015年說起。

2015年,華誼兄弟耗資10.5億收購馮小剛旗下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雙方達成一份長達5年的業績對賭協議:東陽美拉每年稅後淨利潤不低於1億元,且每年增長15%,若無法完成目標,老股東馮小剛將以現金的方式(或目標公司認可的其他方式)補足目標公司未完成的該年度業績目標之差額部分。

彼時東陽美拉僅成立2個月,資產總額僅為1.36萬元,負債總額為1.91萬元。

2016年和2017年,憑藉票房4.83億元的《我不是潘金蓮》和票房14.23億元的《芳華》,東陽美拉輕鬆完成了頭兩年的業績承諾。

但2018年,由於沒有新作品上映,馮小剛對賭失敗。據華誼兄弟2018年年報,馮小剛願賭服輸,自掏腰包賠給華誼兄弟6821萬元。

4月28日,華誼兄弟發佈了2020年年報。年報顯示,馮小剛的東陽美拉僅實現淨利潤552.38萬元,低於業績承諾1.749億元。

根據對賭協議,馮小剛需要賠付業績補償款約1.68億元。加上2018年的業績補償款,馮小剛共賠付業績補償款約2.35億元。

幸運的是,這是馮小剛完成對賭協議的最後一年,這也意味著在支付了補償款後,按照10.5億元的收購價計算,馮小剛仍然從這份對賭協議中獲得了8個多億。

不少導演、明星、影視公司

都逃不開“對賭”

影視行業里有兩種對賭協議,一種是電影票房的對賭,還有一種基於股權投資或者收購的對賭,屬於深度對賭。

對賭協議一度成為影視圈的風口。通俗講,對賭協議就是投資人以給錢、認購股份或者其他方式提前給予實際獲益,但需要被投資者在一定時間內賺到規定數字的利潤。

除了導演,影視公司也逃不出對賭的遊戲。

曾投資拍攝了《武林外傳》《我是特種兵》等多部影視劇的小馬奔騰,其創始人李明早年簽訂了對賭協議,約定小馬奔騰公司需在規定日期上市。遺憾的是,2013年底小馬奔騰上市失敗,根據對賭協議需賠償投資方建銀文化6.25億元。

身陷對賭協議的明星也不少。

張國立、楊冪、Angelababy、馮紹峰等都一度為對賭而奔波。

張國立曾說:“我現在還是打工的,日子非常苦,因為和華誼簽了一個對賭協議。有了對賭協議後,我就變得不從容了,拍戲不像以前那樣,等一個我喜歡的劇本、等一個我喜歡的角色。過去如果活動、廣告不好,多少錢都不接。但後來這一切變得都沒有門檻了——因為我要做一個講誠信的人,想著用什麼方式都要把這個錢給人家填上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