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封面秀|疫情重塑工作
2021年05月31日16:31

原標題:參考封面秀|疫情重塑工作

參考消息網5月31日報導 美國《時代》週刊6月7日(提前出版)一期發表文章《新冠疫情揭示,我們多麼痛恨自己的工作,現在有機會重塑它》,全文摘編如下:

在2020年3月之前,家住維珍尼亞州里士滿的卡麗和布里特·阿利澤夫婦每天都要長時間工作,卡麗銷售人壽保險,布里特擔任餐廳經理,共同養家。兩人的生活十分忙碌,日程由工作決定。

後來,疫情封鎖來了,和千百萬人一樣,他們發現自己的世界被顛覆了。布里特被短暫地停薪留職,31歲的卡麗則不得不辭職照顧剛出生的兒子。卡麗希望能找到一份遠程辦公的西班牙語翻譯工作,但沒有成功,於是她找了一份可以帶兒子去辦公室的兼職銷售工作。隨著兒子慢慢長大,這也不可行了。與此同時,被迫停薪留職促使30歲的布里特重新評估自己的職業生涯。布里特說:“我進行了一些自我反省。在家裡的那段時間,我做些園藝,非常喜歡那段生活。”他在農場長大,大學學的是環境科學,他說:“我意識到在戶外工作是我必須去做的事。”

重新思考何謂工作

如今,兩人都辭去了原來的工作,創辦了一家園林綠化公司。卡麗說,在意識到疫情前的工作方式已不再有意義後,“我們調整了方向”。現在他們可以決定自己的日程安排。“我喜歡我正在做的事情。我更接近我的目標:我可以去上班,但不是必須去上班,”卡麗說,“我們不應該為了工作而活著。”

隨著疫情之後的大規模重新開放,人們正在重新評估他們與工作的關係。現代辦公室是在二戰後根據軍事模式創建的——嚴格的等級製度,由男性為男性創造,該製渡假設由妻子來處理家庭瑣事。但人們越來越意識到,這種模式已經被打破。千百萬人在過去一年里重新評估了他們的優先事項。他們想在辦公室里花多少時間?如果他們可以遠程工作,他們想住在哪裡?他們想轉行嗎?對許多人來說,這已經成為實際上重新定義什麼是工作的時刻。

更重要的是,這場疫情掩蓋了數量驚人的美國人對工作場所的嚴重不滿。在最初幾個月的艱難隔離期里,工作流動率大幅下降;人們只是希望保住自己現有的東西,即使他們討厭自己的工作。不過現在,大量上班族似乎準備跳槽。

但這些言論忽略了一個更重要的問題。真正重要的不是我們要離開什麼,而是我們要走向什麼。一個令人驚訝的現像是,人們不僅放棄了原有工作,還轉行了。這是對我們職業生涯的一次徹底重新評估,是我們如何看待工作的一次重大調整。皮尤研究中心1月的一項調查發現,66%的失業者曾認真考慮更換職業。但在2016年的一項調查中,約80%的人表示對自己的工作有些或非常滿意。

對工作的深深不滿指向了一個更大的問題,即工作場所是如何構建的。幾十年來,工作和家庭之間的界限一直很模糊,隨著疫情蔓延,對許多人來說,這條界限已完全消失,因為我們實際上一直生活在工作中。與此同時,白領和那些一線工作者(雜貨店店員、公交車司機、送貨員)之間的明顯差距開始顯現出來。科斯塔集團發現,在疫情期間,近半數高學曆者在遠程辦公,而超過90%的高中及以下學曆者不得不去上班。

遠程辦公利大於弊

不過,也確實存在這樣一種風險,即辦公室文化有可能演變成等級製度,在辦公室辦公的員工比遠程工作的員工更受青睞。“聯合辦公空間”公司首席執行官桑迪普·馬特拉尼最近堅稱:“最不敬業的人在家工作非常舒服。”

馬特拉尼的言論再次提醒人們,疫情封鎖對女性來說是毀滅性的,讓人意識到,工作場所對於照顧家庭的人來說,是多麼不友好和不穩定。為處理大部分育兒和在家上網課這種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從2020年2月至4月,420萬女性退出了勞動大軍,近200萬女性仍未重返工作崗位。據樂施會估算,2020年,全球女性的收入損失高達8000億美元。女性在美國勞動力參與率方面的進步倒退了30多年。

儘管馬特拉尼做出了這樣的斷言,但幾乎沒有證據表明遠程辦公的員工幹得少。反而有大量證據表明,他們實際上做得更多。哈佛商學院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封鎖開始後,人們平均每天多工作48分鍾。芝加哥大學和埃塞克斯大學發佈的一份新研究報告發現,遠程辦公員工的工作時間增加了30%。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商業和文化從未像現在這樣如此緊密交織的時刻。隨著工作佔據了人們的生活,在辦公室外美國人可一起做的事越來越少,人們的政治信仰和社交生活正在塑造辦公室文化。人們對僱主的期望越來越高。根據《愛德曼全球信任度調查報告》的數據,今年,企業超過非營利性組織,成為全球最受信任的機構,人們期待企業在應對種族主義、氣候變化和錯誤信息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多項調查顯示,美國人至少渴望在部分日子裡遠程辦公——理想的共識似乎是在辦公室工作三天,遠程辦公兩天。然而,混合模式也有其自身的複雜性。如果經理選擇遠程辦公,而年輕員工在辦公室工作,後者可能缺少吸收企業文化或接受指導的機會。混合辦公也可能會限製那些帶來晉陞和突破性想法的辦公室互動。

然而,如果處理得當,我們的生活是有機會恢復平衡的,達到至少自電子郵件和手機廣泛使用以來我們從未見過的程度。不僅是有子女的員工,所有員工都會過得更好,因為有了更靈活的時間來充電、鍛鍊、睡覺。這一年,穿運動褲和參加視頻會議還有一個隱藏的好處:呈現了同事們更隨意、更真實的版本,或沒洗頭,或鏡頭中出現寵物、孩子和洗好的衣服。這也有助於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特別是對職業女性來說,在她們的職業生涯中,要比男性多花費數千小時用於上班前的準備。

員工倒逼企業創新

我們現在面臨一個前所未有的機遇,幾乎是從零開始重塑工作場所文化。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儘管不同行業的企業先後各領風騷,但基本的工作場所結構——辦公隔間和麵對面辦公——沒有改變。是時候讓創造性的想法流動起來了。

現在也是最終拋棄朝九晚五、五天工作製的好時機。對很多工作類別來說,這種節奏已不再有意義。多家公司已嚐試每週工作四天。這些公司報告說,生產率有了顯著提高。對於職場母親來說,這樣的日程安排也更公平,許多母親從事工資較低的兼職工作,但工作效率與全薪同事一樣高。與此同時,朝九晚五的辦公時間標準變得無關緊要,尤其是當人們不開會、遠程辦公或在不同時區工作的時候。

遠程工作的一些缺點——缺乏友情和指導,害怕被遺忘——最終可能會被新技術彌補。Google和微軟已開始將遠程視頻會議功能更全面地整合到現場會議中。在“Pokemon”等遊戲中應用的增強現實技術,最終可能轉變為一種有用的工作工具,讓遠程辦公員工“看起來”與現場辦公員工在同一個房間里工作。

我們還有很多其他的想法,支持靈活性和生活平衡的流行浪潮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有意義的。我們會走到那一步嗎?還是會回到老路上?這取決於我們。不創新的公司很可能付出代價,頂尖人才會流失到做到了這一點的企業。

“我們不是機器人,”卡麗·阿利澤說,“以前,我們認為不可能在孩子身邊工作。現在,我們知道這是可能的——但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的工作方式。”

美國《時代》週刊6月7日(提前出版)一期封面
美國《時代》週刊6月7日(提前出版)一期封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