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塔尼亞胡:12年執政終結,但為其撰寫政治訃告尚早
2021年06月14日09:18

  原標題:人物|內塔尼亞胡:12年執政終結,但為其撰寫政治訃告尚早

6月13日,內塔尼亞胡(左)在位於耶路撒冷的以色列議會出席就新一屆政府組建方案進行投票的特別會議。 新華社 圖
6月13日,內塔尼亞胡(左)在位於耶路撒冷的以色列議會出席就新一屆政府組建方案進行投票的特別會議。 新華社 圖

  當地時間6月13日晚,以色列議會投票批準由“擁有未來”黨領導人拉皮德提出的新一屆政府組建方案。

  縱橫中東政壇數十載,已連續執政12年的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在一個前所未有的、以“拉內塔尼亞胡下馬”為最大公約數的八黨大聯盟面前敗下陣來,就此黯然下台。

  內塔尼亞胡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雖創造了以色列總理連續執政時間的最長紀錄,但這一紀錄竟然會被自己曾經的盟友打斷——將在新政府中輪流擔任總理的統一右翼聯盟領導人貝內特和“擁有未來”黨領導人拉皮德都曾在內塔尼亞胡政府中擔任過部長,前者和內塔尼亞胡還曾是盟友。

  回顧過去的12年任期乃至更久遠的1996年至1999年總理任期,內塔尼亞胡的上台似乎總與以色列的國家安全密不可分:1996年,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發動了一系列自殺式爆炸襲擊,擊碎了時任臨時總理佩雷斯繼承前總理拉賓遺誌推動的巴以和平進程,也使工黨的佩雷斯在當年的總理選舉中輸給了強調維持國家安全的利庫德集團的內塔尼亞胡,這是內塔尼亞胡第一次出任總理;2008年年底,巴以雙方在加沙地帶爆發戰爭,雙方死傷數千人,正是在這一片硝煙之中,擔憂國家安全的以色列選民在2009年2月的大選中再次選擇了利庫德集團,選擇了內塔尼亞胡,開啟了他連續執政12年的“超長執政”。

  倘若將視野放得更遠一些,便可發現,內塔尼亞胡早年就深度參與有關以色列國家安全的議題,甚至親身參與打擊巴勒斯坦武裝組織的行動。從其青年時代起,內塔尼亞胡的一生便與以色列的國家安全牢牢綁定在了一起。

  壯年戎馬

  1949年是以色列獨立後的第二年,當年10月,本雅明·內塔尼亞胡出生於特拉維夫的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他的父親本錫安·內塔尼亞胡於1910年出生在俄羅斯帝國治下的波蘭華沙,是一名猶太曆史學者,在美國康奈爾大學曆史學系任教授。

  本錫安·內塔尼亞胡曾積極遊說美國國會,呼籲美國支持建立猶太國家。而本雅明·內塔尼亞胡的爺爺內森·米萊科夫斯基則是一名猶太教拉比,曾為宣傳猶太複國主義寫作多篇文章。與此同時,據本錫安·內塔尼亞胡介紹,自己的家族是20世紀上半葉世界上為數不多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希伯來語的家族之一。

  在耶路撒冷讀完小學後,內塔尼亞胡遠赴重洋,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費城完成高中學業。1967年,內塔尼亞胡返回以色列,加入以色列國防軍的精英特種部隊——總參謀部偵察部隊。在1967年至1970年的“埃及-以色列消耗戰爭”中,內塔尼亞胡多次參與了蘇伊士運河沿線的跨境突襲。除此之外,內塔尼亞胡還參與了一次深入敘利亞領土的突襲行動、1968年以色列對黎巴嫩的軍事行動,以及1972年比利時航空571號班機劫機事件的人質救援行動。在5年現役部隊服役生涯中,內塔尼亞胡多次負傷,戰功卓著的他一路晉陞,軍銜最高至上尉。

  1972年,在轉入預備役部隊後,內塔尼亞胡回到美國繼續求學,在麻省理工學院拿到了建築學學士學位和管理學碩士學位。值得注意的是,管理學碩士學位的學業通常需要4年才可完成,但內塔尼亞胡僅僅用了兩年半的時間便將其拿下,甚至中途還在1973年赴以色列參加了第四次中東戰爭,同時還完成了哈佛大學的一項研究生課程論文。

  “他做得非常出色,他非常聰明,有條理、強壯、有力。他曉得自己想做什麼以及如何完成它。”麻省理工學院的格樂伊色教授(Groisser)如此評價內塔尼亞胡。

  總理之路

  然而,就在內塔尼亞胡繼續攻讀政治學博士學位時,他的大哥——同樣在以色列總參謀部偵察部隊服役的約拿坦不幸在解救遭巴解組織和德國赤軍旅劫持人質的恩德培行動中犧牲,客死烏干達。這件事對內塔尼亞胡的衝擊巨大,一度使他無心繼續學業。

  為了紀念哥哥,內塔尼亞胡1978年回國後以哥哥的名字創辦了“約拿坦·內塔尼亞胡反恐研究所”,致力於研究恐怖主義,該研究所曾多次召開聚焦國際恐怖主義的國際研討會。與此同時,內塔尼亞胡還涉足以色列商界,正是在此期間,內塔尼亞胡與多位以色列政治人物建立了聯繫,其中就有他的“伯樂”——時任以色列駐美國大使摩西·阿倫斯。

  在阿倫斯的任命下,內塔尼亞胡擔任以色列駐美國大使館副館長。在1982年的第五次中東戰爭期間,面對國際輿論的批判,操著一口流利英語的內塔尼亞胡留在美國,承擔起了為以色列發聲的重任。

  1984年,內塔尼亞胡升任以色列常駐聯合國代表,繼續從事外交工作。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間內塔尼亞胡與紐約房地產商弗雷德·特朗普成了好朋友,而後者正是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父親。

  1988年,內塔尼亞胡返回以色列,加入以色列右翼政黨——利庫德集團,併成功當選議員,利庫德集團也在當年的選舉中成為議會第一大黨。此後,內塔尼亞胡先後被任命為以色列外交部副部長和副總理。

  1993年,在上年的議會選舉中失利的利庫德集團進行了黨內選舉,此次選舉的贏家正是內塔尼亞胡,之後他便以利庫德集團領袖的身份參加了1996年的議會選舉。選舉期間,哈馬斯發動了一系列自殺式爆炸襲擊,一時間以色列人心惶惶,時任以色列臨時總理、工黨佩雷斯因無法阻止襲擊而廣受批評。內塔尼亞胡則打出“內塔尼亞胡——創造安全與和平”的口號,收穫了選民的好感。最終,儘管工黨在議會贏得最多議席,但內塔尼亞胡在單獨舉行的總理選舉中以微弱優勢擊敗佩雷斯,當選以色列第27屆政府總理,時年47歲的他也成為以色列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理。

  然而,內塔尼亞胡的第一次執政並不順利。由於他所在的利庫德集團並未獲得議會多數席位,內塔尼亞胡不得不與全國宗教黨、沙斯黨、以色列興旺黨和第三條道路黨等多個政黨協商共事。各黨派之間不僅進行著激烈的權力鬥爭,互不相讓,各方還在利益和意識形態上有較大分歧,導致內塔尼亞胡推動的經濟私有化改革和中東和平進程均受到阻撓,整個以色列社會也處在非常不穩定的狀態之中,民眾暴力抗議和衝突頻發。

  此外,內塔尼亞胡政府同以色列軍警的關係也出現了裂痕。1996年9月,內塔尼亞胡在未同安全部門磋商的情況下,在耶路撒冷阿拉伯區為西牆隧道開闢了一個出口,引發了巴以之間嚴重的流血衝突。不僅如此,內塔尼亞胡還多次面臨腐敗指控,個人聲譽受損,民眾也逐漸失去了對他的好感。最終,深陷政治泥潭的內塔尼亞胡在1999年的選舉中落選,他的第一任總理生涯草草收場。

  捲土重來

  不過,內塔尼亞胡並未因此淡出公眾視野,他仍在利庫德集團內活動,並在2003年被時任以色列總理沙龍任命為財政部長。隨後,內塔尼亞胡通過降稅、縮減公共部門規模、打擊壟斷以及限製赤字等措施,推行自由市場改革,助力以色列經濟從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的低點中恢復,並蓬勃發展,失業率大幅下降。

  2006年,隨著沙龍的健康狀況開始惡化,利庫德集團內各派開始爭奪黨首寶座,經過一番激烈角逐,內塔尼亞胡再度成為利庫德集團領袖。在2009年議會選舉中,內塔尼亞胡帶領利庫德集團獲得了議會內第二多的席位,被時任總統佩雷斯選定組建新政府,內塔尼亞胡聯合工黨等四個黨派組閣成功,並於3月31日宣誓就職。

  這一回,內塔尼亞胡的總理寶座一坐便是12年之久,由此,他成了以色列曆史上連續執政時間最長的總理。

  這12年間,內塔尼亞胡以強硬粗暴的行事風格聞名,不得不承認的是,以色列在內塔尼亞胡任期內的宏觀經濟表現確實比較亮眼。內塔尼亞胡第一個總理任期內受阻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改革終於得以實施,GDP年增長率穩定在2%到5%之間,高科技行業也躋身於世界頂尖水平,整個國家的經濟實力大大增強,但也不可避免帶來貧富差距和房價飆升等問題。

  在巴以和平問題上,內塔尼亞胡立場強硬。2009年,內塔尼亞胡宣佈支持“兩國方案”,承認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但要求巴勒斯坦非軍事化,遭到巴勒斯坦的拒絕。此後,兩國的和平談判破裂,內塔尼亞胡自2019年起還公開支持吞併約旦河西岸地區,導致巴以關係不斷惡化,暴力衝突頻發。

  不過,總體而言,內塔尼亞胡在外交領域頗有建樹,不僅在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執政期間與美國深化了盟友關係,還改善了以色列與阿聯酋、巴林、蘇丹、摩洛哥、匈牙利、阿塞拜疆、印度和巴西等國家之間的關係,其中不少阿拉伯國家正是在內塔尼亞胡執政時期與以色列實現關係正常化。

  此外,對於與以色列長期關繫緊張的伊朗,內塔尼亞胡不斷遊說國際社會對伊朗採取更強有力的行動,稱“伊朗是對以色列安全和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甚至還發表公開講話,曝光“伊朗秘密研發核武的證據”。

  在國內政治議題上,內塔尼亞胡的執政風格也十分強硬,採取的是右翼保守主義路線。他的政府推進了針對阿拉伯少數群體的法律,試圖壓製反對派,導致以色列政治生態日趨兩極分化和極端化。與此同時,面對自己遭貪腐指控,內塔尼亞胡親自對警察、國家檢察官和司法人員進行了嚴厲的批評,聲稱有關指控帶有政治動機,是憑空捏造。

  總的來說,內塔尼亞胡是一個飽受爭議和質疑的政治人物,雖然他在發展經濟、處理對外關係和確保以色列國家安全利益等層面取得了不錯的政績,但內塔尼亞胡強硬的國內外政策使得以色列國內政局動盪不安、持續分化,與此同時以色列與包括約旦在內的部分鄰國的關係也持續惡化。

  最後掙紮?

  以色列國內政治派別近年來不斷分化,支持利庫德集團的選民逐步流失,這使得內塔尼亞胡在2019年到2021年的四次選舉中都未能獲得絕對多數席位,組閣失敗,最終被“擁有未來”黨領導人亞伊爾·拉皮德聯合8個黨派組閣的新執政聯盟趕下台。

  “長期以來,內塔尼亞胡一直因保護以色列的安全而受到讚賞,但他現在已經危及我們了。”《以色列時報》在6月8日的社論中寫道。下台後,內塔尼亞胡還將面臨貪腐審判,面臨賄賂、欺詐和失信指控,並已遭到起訴。根據以色列相關法律,議會議員沒有自動免予起訴的豁免權,但可以通過議會相關委員會尋求豁免權。案件開始審理後,內塔尼亞胡曾經出庭,並否認了相關指控。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半島電視台此前分析指出,倘若內塔尼亞胡下台,他就無法通過影響檢方和法官任命、推動修改法律等方式規避審判和可能的刑罰。

  然而,被譽為“政壇不倒翁”的內塔尼亞胡恐怕不會那麼輕易將權力拱手讓人。儘管新政府已上台,但在政治分化的以色列國內仍有眾多支持內塔尼亞胡的右翼選民。據半島電視台報導,內塔尼亞胡仍在緊鑼密鼓地動員他的支持者們向議員施加壓力,這些支持者們聚集在議員們的住宅門口不斷進行示威。

  除此之外,內塔尼亞胡在自己黨內的集會中稱2021年選舉是“以色列曆史中乃至任何民主國家曆史中最嚴重的選舉舞弊”,還表示自己“強烈反對這個充滿欺詐和屈從的危險政府的建立”。不僅如此,內塔尼亞胡還譴責“統一右翼聯盟”領導人貝內特背棄原則:“他的眼中只能看到自己可否擔任總理,至於其他的事情,都不是他想要關心的。”

  未來以色列政局仍存在變數,不排除內塔尼亞胡東山再起的可能。在意識形態撕裂、黨派林立的以色列,組閣成功的新政府仍面臨著諸多困難。假使新政府在上任後表現糟糕,那麼以色列可能會被迫再次組閣,甚至再次舉行大選,這就給了內塔尼亞胡東山再起的機會。

  希伯來大學政治學家Gayil Talshir向美聯社表示,她預計未來幾個月以色列政壇將保持動盪,“我們將看到一個非常自信和咄咄逼人的反對派領導人內塔尼亞胡,他將決心確保眼下的執政聯盟將是一個短暫的聯盟,以盡快舉行另一次選舉。”

  《日經亞洲評論》刊文指出,考慮到內塔尼亞胡的政治生存技能,目前還沒有人準備好為內塔尼亞胡撰寫“政治訃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