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衰老,你能接受被改造成電子人嗎?
2021年06月16日08:04

原標題:避免衰老,你能接受被改造成電子人嗎?

文周洲

當電子腦被轉移到新的身體里,將誕生一種更複雜的共生形態。我們需要思考人和技術的邊界,以及人的自由邊界在哪裡。

在現代社會,變老帶來的生活無法自理和尊嚴喪失令人恐懼。/Pexels

長壽本來是人生一件幸事,這在古代社會代表智慧和福氣。但在現代社會,變老卻令人恐懼。它不僅意味著容貌衰殘、力量流逝,還有伴隨而來的生活無法自理以及尊嚴喪失。

老人成了負資產和負擔。這是老人難以接受的事。

包容度更高的科技產品,能幫助逐漸老去的人們在互聯網時代生活得更有尊嚴。就像《黑鏡》第三季第四集《聖朱尼佩洛》的劇情:一群老年人借助科技,以年輕人的形態,在虛擬的小鎮聖朱尼佩洛中認識真實生活中不可能遇到的人,做在現實中無法做到的瘋狂的事。

以腦機接口為爆點的技術發展,越來越《黑鏡》化。腦機接口研究的先行者埃隆·馬斯克也承認這一走向:“未來,你將能夠保存和恢復記憶。你基本上可以備份你的記憶,然後再恢復這些記憶。你可以把它們下載到一個新的身體或者機器人的身體里。”

一些較早迎來老齡化社會的國家,在社會關懷類科技產品上進行的嚐試和探索,成為其他老齡化社會的借鑒。

一些較早迎來老齡化社會的國家,在社會關懷類科技產品上進行的嚐試和探索,成為其他老齡化社會的借鑒。/Unsplash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協助起居及老年人起居管理項目主管安德魯·卡爾(Andrew Carle)將那些可以幫助老年人的科技產品稱為“奶奶科技”。近年來,國內外科技公司陸續推出“奶奶科技”產品,主要是預警類助老產品。上了年紀的人,活動區域以家庭和社區周邊為主。一些具有GPS定位功能的手環、鞋子以及家用鏡頭等遠程監護系統,通過傳感器蒐集老人們在常見活動區域的信息,一旦出現異常情況,可以第一時間向監護人發出報警信號,避免意外發生。

逐漸老去的人並不是不能接受年紀變大,而是不能接受生病不能自理,需要他人照顧。如果監護人不在身邊,老人自理能力逐漸弱化,對獨居老人來說,更是心理和生理上的雙重挑戰。重慶彙橙養老機構管理有限公司在2018年分享了一項非常實用的“奶奶科技”——全自動淋浴房。

瑞典公司Robotics Care發明了全球第一個全自動淋浴房,可以幫助老年人解決洗澡困難。它像一個豎立起來的CT機器,有一個自動伸縮的椅子,老人坐上去之後,椅子自動縮進淋浴玻璃內,避免了行動不便需要別人攙扶才能進淋浴間的尷尬。

老人在淋浴間坐定之後,玻璃門自動關閉,牆上掛著像簡易電視遙控器一樣的水溫、水壓調節器,伸手就能夠到。調定水溫、水壓之後,十個噴頭從頸、肩、胯等部位以不同力度衝刷身體,還有四個噴嘴自動噴灑沐浴露,讓老人不需要別人輔助就能完成洗澡。

這個名為Poseidon的淋浴房已在瑞典養老院投入使用,方便了大批行動不便的老人。

如果說身體的衰老是不可逆的,智力、意識和認知也跟著模糊,則更令人沮喪。因此,一些針對老年人的益智遊戲被開發出來,正如《聖朱尼佩洛》的模擬身份場景。

在Ukie的一項調查中,55-64歲人群中喜歡玩電子遊戲的比例高達42%。/Unsplash

實際上,當人年紀大了變成“老小孩”,可能更喜歡玩遊戲。有些時尚的老人可不只是玩“連連看”,他們可能是PS4的老玩家。2019年5月,美國遊戲公司Ukie在一項名為“Must Play May”的抽樣調查中發現,在55—64歲人群中,喜歡玩電子遊戲的人的比例高達42%,65歲以上的人群中有27%的人在過去5年中玩過遊戲。

調查結果顯示,絕大多數老年人希望借遊戲保持思維活躍;40%的老人喜歡玩策略類遊戲,這能讓他們對抗衰老;31%的老人認為遊戲很有趣,可以減緩壓力;剩下的老人則稱玩遊戲是為了能夠融入孫輩的世界。

一些具有瘋狂想法的天才已經在操心人類的未來,比如埃隆·馬斯克。

除了主宰電動汽車世界、實現火星夢,他還在另一個維度折騰著永生的試驗——當人類肉身老化、褪去,用電子身體來替代肉身。去年8月下旬的一個週末,馬斯克展示了世界上第一隻賽博朋克小豬“格特魯德”。格特魯德的大腦中植入了芯片,展示了馬斯克的神經科學創業公司Neuralink的最新技術——腦機接口技術。

格特魯德圍著一支筆嗅來嗅去,人們通過芯片,在屏幕上能看到反映小豬大腦活動的藍色波動。腦機接口本質上是AI與大腦神經元交互作用,模仿並複製大腦工作機理,以防大腦因衰老而無法像以前那樣正常工作。

馬斯克的野心包括用電子身體來代替肉身,以延緩和阻止自然衰老。/Unsplash

這是馬斯克看到AI發展速度太快,為了對抗人類終將淪為AI的寵物而做出的反擊,“先發製AI”。

今年4月9日,Neuralink發佈了一隻猴子用意念玩乒乓球遊戲的視頻。網友們看得心酸,有人留言道:“猴子玩得比我都溜。”馬斯克表示,這一技術的遠期目標是讓癱瘓的人能夠通過意念使用手機,而且比使用拇指的人更快。

一週前,《自然》雜誌封面文章《腦機接口新挑戰:從運動控制到情緒調節》告訴人們,腦機接口又獲重磅突破。斯坦福大學的研究視頻顯示,一位頸部以下癱瘓的男性使用意念,以每分鐘90個字符的速度書寫,準確率達到94.1%。

《自然》稱,這有望讓失去運動或說話能力的人恢復與外界的交流。但目前的研究方向大多集中於拿握或抓取這類運動技能,即“義體人”研究。

除了大腦,其他肢體被機器改造或取代的人類叫“義體人”,也被稱作賽博格(cyborg)。

通過大腦意念來控制機器肢體的研究正在BrainCo進行著。

深圳一家機器人公司BrainCo正在從事此類研究,生產仿生智能靈巧假手等,為殘障人士提供義肢,通過大腦意念來控制機器肢體。不過,BrainCo的腦機接口設備不是腦內植入式芯片,而是像帽子一樣的可穿戴設備。

隨著技術進一步精進,未來,完全可能出現用各種機器來代替人體部件的“義體人”,甚至人的記憶和意識被儲存在雲端,當肉身死去,記憶和意識重新下載到一個新的載體中,實現另類重生。

但人類和技術的關係,從來都不是單向度的使用與被使用關係。人類創造技術,也被技術規訓。科幻作家陳楸帆指出,當電子腦被轉移到新的身體里,將誕生一種更複雜的共生形態,我們需要思考人和技術的邊界,以及人的自由邊界在哪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