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兄弟傾 偈 楊偉倫 白只
2021年06月17日12:31

當年齡去到3字尾4字頭,數字上的確難以被稱為「後生仔」,不過這次本欄目說的,是好兄弟,所以四十一歲的白只,和三十八歲的楊偉倫(阿卵),就不會被質疑了。

同為演藝學院畢業生、獨立樂隊「朱凌凌」的隊友,又曾同台演出舞台劇,下月中又有新作《囍雙飛》公演。台下的二人相識近廿載,一同成長。

男人的浪漫,跟男女的推拉一樣,吵鬧有時是生活情趣。

事例一:談吵鬧時,這秒阿卵咬 拇指說:「冇!(爭拗)」其身旁的白只已發聲:「就呃你 !哈哈!吵得最多 ,係有陣時佢食飯唔預我,或者嗌 食又冇諗過我呀 (一望對方)你知食物對我幾緊要 啦!不過呢個(一指對方)對食物又好執 ,淨係食海鮮 。」

阿卵點頭延續:「係,係。所以吵鬧最多就係食飯 時候,有時兜 兩個鐘都未諗到食乜,佢就會 。」

事例二:用電器形容好兄弟,白只即答:「佢對於我 講係叉電器,『朱凌凌』班友,特別係佢(阿卵),我有咩心情好 、唔好 ,我都想見到佢,會專登搵佢出 ,或者去佢屋企樓下, 番個零兩個鐘,我就叉到電,可以繼續行囉。」

話畢,他便望向阿卵:「都係一種讚美囉。」後者一臉淡然回應:「多謝!我接受。」白只再問:「咁我係乜 呀?」

阿卵無表情答道:「電腦!佢諗 好叻,好多時同佢傾偈, 同一件事上,佢已經諗 好多步之後 ,我係完全冇諗過 。(望向白只)所以你個腦可能有事呀!」

綜合以上事例,看二人的「打情罵俏」,你大概不知他們各有另一半,不過就是因為是好兄弟,才會你吵我鬧,這樣傾偈,才能傾足一世。

撰文☆吳靜 攝影☆梁比利 錄影☆林建安 化妝☆Emily & Nicole @GlamzorMakeup

服裝提供☆Wood Place, Kaio Apparel 形象☆Bryan So@The Flaming

場地提供☆Meticu Lens Studio 特別鳴謝☆同窗文化 設計☆吳展滔

吵吵鬧鬧

原名凌智豪的白只,於 五年和阿卵,還有同樣出身演藝學院的朱 康、朱 謙及陳文進,組成獨立樂隊「朱凌凌」,後來各人各自發展,只偶爾「合體」。這次舞台劇《囍雙飛》集了三個「印花」,可算近年少見。

只:白只 卵:阿卵 東:《東周刊》

只:對上一次已經係三年前。

卵:牛池灣?(另一舞台劇的演出)

只:係囉。呢幾年做 都好少遇到佢 ,各自都做緊唔同 ,今次聚埋真係可以吵吵鬧鬧囉。

卵:冇合作就好 ,唔使一齊做 ,仲可以相敬如賓 嘛!

只:好彩今次個劇係分Piece(部份)去演,我演兩個,佢演三個,加埋朱 康兩個,全部講男女關係,咁唔會太吵鬧啦。

Quality Time

訪問期間,二人時而「拳來腳往」,時而「甜言蜜語」不缺,一人一句沒有冷場,連講跟女友的相處方式,也是絲絲緊扣。

只:拍拖係雙方都要「咇時間」,即係勤力工作 同時,都要勤力拍拖。

卵:(點頭認同)

東:咁咇時間出 做咩?

只:咪俾人影到 囉。(《東周》按:他跟女友顏卓靈先後於一六年及二 年,被拍到分別於車廂及公園內狂吻)

卵:哈哈哈哈哈!

只:最主要 原因(無再被拍到),係COVID-19期間,佢(顏卓靈)唔 香港,咁我 有段時間都只係傾電話,但Once我 都 香港,都一定會出去行 ,沿住海邊真係散步囉。如果一個月有三十日,我 呢個活動都幾係鐵膽 ,每次行兩、三個鐘,一路行就佢 、我又 咁。

卵:真係浪漫囉,維繫得好好囉我覺得。

只:到你評論 !

卵:我欣賞 ,因為我唔係咁 嘛。我另一半有同我講,兩個人相處,見到面、一齊食飯,但唔係Quality time(優質時光),可能唔係話做 唔同 ,只係好多時人會Take it for granted(理所當然) ,所以真係要將意念,放番 對方身上。

只:起碼要有一個共識,好似兩個人一齊 時候,個電話就一定唔掂 。

卵:係!除非一齊掂!

只:一齊掂同一個?定係俾對方Check電話先?

卵:唔係,好似有 Game,可以兩個一齊玩 。

只:佢(阿卵)就會囉,因為佢 另一半都鍾意打機,但係我 就唔會,可想而知佢(女友)幾悶。

卵:但係散步都幾舒服 。

東:有冇諗過拉埋天窗?

二人有默契地保持沉默,並於攝影師示意下,調整咪高峰,還被同場的舞台劇導演張銘耀戲謔:「頭先又唔見咁緊張支咪?」

卵:會 (咬 拇指),快 !

只:我 就未有一個諗法,所以都係事業為重啦!

貧窮線

人生大事自然要經深思才可行動,既然二人覺得仍要以事業為重,從經濟角度出發,表演藝術並不能通往發達之路,惟白只與阿卵也走得義無反顧。

卵:我真係有諗過自己仲可以做乜 ,但係諗唔到,車我又唔識 ,飯我又唔識煮,唔做呢行都唔知可以做乜 冇技能。

只: 可見 將來,如果呢行仲有得做,我都會繼續做,不過可能做得專 ,意思係我年輕 時候,可能會以量去衡量,咩角色都想做,但忽略 背後要花 準備功夫 時間。

好似呢個劇咁,其中一個部份係我八年前演過 ,當時我年輕 ,會側重 某一面去演, 家大 、經歷多 ,對待關係同愛情又唔同 ,代表我用 八年時間,去浸呢個角色出 。

卵:演戲係演員對一個角色 睇法,以前我會用技巧去演,但 家反而會覺得,用最簡單 方法去呈現角色仲好。

演藝生涯的付出與收穫不成正比,白只跟阿卵於「朱凌凌」時期,更試過為藝術欠下六位數的債,但他們認為,搵到食便可。

卵:可能 好早期,我 畢業 時候,未開始有 做,會諗係咪要轉行呢?不過我比較好彩,之後Keep住有 做。

只:我好彩 位係,做舞台劇根本係搵唔到錢 嘛,所以我Keep住搵唔到錢,一直 貧窮線,咁Ok啦,咪食少 囉。

卵:見番 中學同學,佢 搵 係平均收入,多我好多 ,但因為我都冇享受過「多我好多」 階段,咁叫做食到飯就得啦!

只:所以要諗放棄 話,就未必關經濟原因事,反而係我 能力、技巧,或者創作靈感去到樽頸位,我就會諗:「唔掂喎!你真係渣喎!要停 !」

枯木Less is More

既然不是後生仔,那面對「中年危機」,是理所當然的事。對現階段的自己,白只笑稱:「我都已經係枯木咯,你睇 呢個景,入晒秋 !我起步比人慢,有好多我仰望 演員去到好遠,我知道自己到臨死 刻,都未必去到 個位,所以咪似枯木囉。

「但係呢個諗法唔係悲觀、灰心,我都係覺得自己唔夠叻 ,咁先鞭到自己俾心機,睇 最後去到幾遠。」

阿卵就有反璞歸真的心,「 家我對自己要點做,係清晰 ,後生 時候,未知自己有咩可能性, 家就知,好似 劇場,我唔係寫 、創作 材料,咪專心做好演 Part囉。」

通常有危才有機,閱歷豐富人生,才能看通後生仔未能看透的。

▲昔日的「朱凌凌」成員:白只、楊偉倫及朱 康,現各於演藝圈闖出名堂,三人即將擔演舞台劇《囍雙飛》,於舞台再聚。

1╱雖然與女友顏卓靈的年齡相差十四年,但二人拍拖五年,感情穩定。

2╱一八年,白只跟阿卵曾與王菀之組成「卵之只」,製作舞台劇。

3╱阿卵於一五年憑《過戶陰陽眼》,成為舞台劇「劇帝」級人馬。

4╱「朱凌凌」時期的他們,最大的本錢是青春,是十多年前的Error,當年贏過新人獎,是真正的年輕人偶像。

1╱近年阿卵(左二)的演藝工作漸趨多元,除舞台劇、電視劇,他於電影《正義迴廊》中,跟林海峰(左一)、蘇玉華(右二)等合作。

2+3╱白只的好兄弟,還有已為人夫的張繼聰,早前後者於海外工作後回港,先約前者相聚,引起張太謝安琪的「不滿」,都說兄弟情有時比愛情更冤氣。

▲白只話,是時候「夾番Band」,是他讓「枯木」回春的方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