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贏者”、“局外人”與“黑馬”,伊朗大選候選人有誰?
2021年06月18日17:22

  原標題:伊朗大選|“躺贏者”、“局外人”與“黑馬”,候選人有誰?

  當地時間6月18日上午7點,伊朗第13屆總統選舉正式開始進行投票,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當天參與了第一輪投票。

  據美聯社報導,哈梅內伊在首都德黑蘭投票後呼籲民眾積極投票:“每張選票都很重要……投票選擇你的總統……這對你國家的未來很重要。”

  自2017年上一屆總統大選以來,一系列事件徹底改變了伊朗的政治格局:美國製裁導致的嚴重經濟危機、數次群眾抗議、革命衛隊高級指揮官蘇萊曼尼遇刺、誤擊一架烏克蘭客機……眼下,改革派總統魯哈尼即將離任,此次大選後強硬派登上政治舞台與否或將決定伊朗未來的走向。

當地時間6月11日,伊朗德黑蘭,總統候選人萊西的支持者。人民視覺圖
當地時間6月11日,伊朗德黑蘭,總統候選人萊西的支持者。人民視覺圖

  經伊朗憲法監護委員會批準的7名候選人中有5名為強硬派,其中包括勝選呼聲最高的現任司法總監易卜拉欣·萊西(Ebrahim Raisi)、前國家最高安全委員會秘書賽義德·賈裡裡(Saeed Jalili)、伊斯蘭革命衛隊前領導人穆赫辛·雷紮伊(Mohsen Rezaei),伊朗議會研究中心負責人阿里禮薩·紮卡尼(Alireza Zakani)和伊朗議會第一副議長阿米爾·侯賽因·加吉紮德·哈希米(Amirhossein Qazizadeh-Hashemi)。

  另外兩名候選人則為改革派技術官僚,包括前伊朗央行行長阿卜杜納賽爾·赫邁提(Abdolnaser Hemmati)和伊朗國家體育組織負責人、前伊朗副總統、前伊斯法罕省省長穆赫辛·邁赫拉利紮德(Mohsen Mehralizadeh)。

  值得注意的是,據伊朗塔斯尼姆通訊社16日消息,邁赫拉利紮德當天已致信伊朗內政部,宣佈自己退選。同日,賈裡裡與紮卡尼也宣佈退選。

  在大選投票日到來之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特別對7位獲批參選的候選人的身份背景與施政主張做了梳理。

  萊西:那個讓眾人陪跑的人?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曾表示,理想的總統候選人應該“年輕而虔誠”。由此來看,現年60歲的萊西部分滿足要求。此外,萊西從伊朗的許多重要決策機構中一路走來,與情報、安全和司法機構及最高領袖本人都有著深厚的聯繫。

  萊西出生於聖城馬什哈德附近的一個小村莊,夫人則是馬什哈德宗教領袖阿亞圖拉·阿拉姆·霍達的女兒,霍達也與哈梅內伊關係密切。年輕時,萊西在庫姆的神學院學習,但卻並未走上高級神職人員的道路。1991年至1994年,萊西參加了哈梅內伊授課的伊斯蘭教法學學習班,這讓他進入了哈梅內伊的小圈子。

  至於萊西的司法生涯,則始於1981年,他從卡拉季市的檢察官開始做起,後又成為德黑蘭的副檢察官。此外,萊西還擔任過包括伊朗總檢察長在內的多個高級司法職位。

  在2017年的大選中,萊西以保守派候選人身份與魯哈尼爭奪總統職位,由此成為了伊朗家喻戶曉的人物。半島電視台刊文指出,原本許多伊朗民眾並不看好萊西正式進入政界,參與競選總統。然而,雖然他輸掉了那次大選,但近1600萬張選票還是為萊西贏得了一個相當大的基礎盤,之後萊西反而更頻繁地進入公眾視野,推動國內外的強硬政策,成為更加突出的保守派政治人物。

  正因其履曆,萊西很早就被認為是哈梅內伊的接班人,此次參選也被認為“毫無對手”。雖然萊西最大的競爭對手本應是從實用主義保守派轉向中間派的前議長拉里賈尼,然而拉里賈尼最終未入選候選人7人名單,半島電視台刊文指出,拉里賈尼被取消資格的部分原因是他的女兒正居住在美國,在俄亥俄克利夫蘭州立大學學習醫學。此外,前總統內賈德、現任第一副總統賈汗吉里等多位資深政治人物都被排除在外,為萊西的當選掃清了大部分障礙。

  事實上,哈梅內伊在2017年的大選中就曾為萊西造勢,任命其為負責管理伊朗聖地的“拉紮維聖陵基金會”主席。而本次大選之前,哈梅內伊又任命萊西為司法總監,一系列反腐行動也助其積累了政治資本。

  在2021年2月伊朗伊斯蘭革命42週年之際,萊西作為伊朗代表對伊拉克進行了正式外交訪問。在那裡,萊西不僅受到了伊拉克總統巴爾哈姆的接見,還訪問了被美國刺殺的革命衛隊指揮官蘇萊曼尼的去世之地。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的評論分析稱,這可能是為了提升萊西參與選舉的合法性。

  在近來的競選活動和幾次電視辯論中,萊西提出自己的競選主張是“與貧困和腐敗作鬥爭”,他計劃在4年內在伊朗建造400萬套新住宅,並“為一個強大的伊朗建立起一個屬於人民的政府”。

  正因如此,伊朗輿論早已定下了“萊西躺贏”的基調。伊朗半官方的法爾斯通訊社在候選人名單產生後公佈了一項民意調查,預測本次總統選舉投票率將接近53%,萊西則將贏得其中72%的選票。

  穆赫辛·雷紮伊:從未離開大選現場

  “試著找一個對自己的愛下決心的人,就像穆赫辛·雷紮伊對選舉的熱愛一樣。”一個伊朗推特用戶寫道。另一伊朗用戶則直言,“沒有穆赫辛·雷紮伊的大選就像沒有洋蔥的烤肉串。”

  一位永遠的候選人、一個從不離開現場的人、一位有韌性的政治家,這些都是伊朗人親切描述穆赫辛·雷紮伊的方式,也是人們調侃他的方式。雷紮伊曾在2005年、2009年和2013年三屆大選中競選失敗,其最好的成績為第三名,而今年他在候選人登記日的最後一天宣佈了參選。

  在 2013 年的選舉中,雷紮伊在競選活動中投入了大量資金,甚至推出了一個名為“ Wiki Rezaei ”的在線平台,人們可以在其中查看他的政府計劃,大學教授及專家可以編輯和更新這個平台的內容,就像維基百科那樣。

  年近67歲的雷紮伊曾領導了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17年之久,包括1980年至1988年兩伊戰爭期間的大部分時間。他認為,同是兩伊戰爭老兵的內賈德連續兩屆都無法參選,運氣終於站在了他這邊。在一段廣為流傳的視頻片段中,雷紮伊在內政部登記參選時對著官員說,“東方,西方,家是最好的。”

  這一次,雷紮伊的競選口號是“包容的政府和希望”。雷紮伊表示,自己正在努力清除伊朗的“滲透網絡”,他聲稱這些網絡讓腐敗和間諜活動汙染了政府——這指的是魯哈尼政府未能保護伊朗的核設施和科學家免受威脅。不過,美國大西洋理事會的分析文章認為,腐敗和間諜活動等現象自1979年以來就存在,雷紮伊的主張可能並不是最有說服力的口號。

  賽義辛·賈裡裡:“活著的烈士”

  “賈裡裡隨後開始了將近40分鍾的有關伊朗文化和曆史的哲學思考,還闡述了伊朗文化將會在地區扮演的作用。當他想避免直接回答時,他閃躲的言辭令人震驚……他曾提到自己仍在德黑蘭大學兼職講學。我不會羨慕他的學生。”這是美國現任中央情報局局長威廉·伯恩斯在其2019年出版的回憶錄《秘密渠道:美國外交工作回憶錄及其複興案例》中對當時擔任伊朗核談判代表的賈裡裡的描述。兩人在2008年首次會面,而賈裡裡的鷹派風格令伯恩斯記憶猶新。

  美國大西洋理事會的一篇分析文章認為,現年55歲的賈裡裡是一位極端強硬的政治家,瞭解他的背景可以更好地瞭解其政治觀點。賈裡裡與萊西一樣出生在什葉派聖城馬什哈德,在德黑蘭伊瑪目薩德大學取得政治學博士學位,他篤信宗教,曾出版《伊斯蘭先知的外交政策》一書。

  戰爭塑造了賈裡裡的世界觀,他在兩伊戰爭中失去了右腿,因此得名“活著的烈士”。德黑蘭大學一位不具名的教授坦言,“賈裡裡認為美國和歐洲因支持伊拉克對抗伊朗而有罪。當他和他們坐下來談判時,我相信他的經曆會出現在腦海中的某個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賈裡裡從簽署伊核協議的第一天起就是該協議的堅定批評者,此外賈裡裡也一直尖銳地批評魯哈尼的外交政策。他還反對目前正在維也納進行的重返核協議談判。“魯哈尼政府不能讓國家乾等著談判結果和一些世界大國的想法。”賈裡裡曾表示,“不能這樣治理國家的經濟。”

  “賈裡裡堅信伊朗的核計劃和主權權利。他不是那種會做出重大讓步的人。” 德黑蘭大學教授穆罕默德·馬蘭迪(Mohammad Marandi)曾如此評價賈裡裡。

  6月5日的第一輪總統辯論中,賈裡裡有力反擊了改革派候選人的觀點,並直接詳述了自己未來的施政計劃,伊媒報導稱,賈裡裡超出了多方預期,在辯論中表現得比萊西更為出色。在社交媒體上進行的民意調查結果表明,賈裡裡正在獲得更多支持。有分析認為,強硬派之間發生內部競爭的可能性有所增加,因此賈裡裡被視為一個後備選項,假使強硬派認為賈裡裡比萊西更適合擔任總統,那麼這名“活著的烈士”將被推上政治舞台。

  不過,6月16日,據路透社消息,賈裡裡宣佈當天退選,與他一同在16日退選的還有另一位強硬派候選人阿里禮薩·紮卡尼。紮卡尼也曾參加兩伊戰爭,並在本世紀初擔任學生民兵組織“巴斯基”的指揮官。在議會中,紮卡尼也因強烈反對伊核協議而出名。據分析,兩人的退選將鞏固萊西的票倉。

  是“局外人”還是“黑馬”?

  最後一位強硬派候選人則相對缺少勝算——作為今年最年輕的候選人,50歲的阿米爾·侯賽因·加吉紮德·哈希米曾是一名耳鼻喉科醫生,自2008年以來,他一直是代表馬什哈德選區的議員,自2020年5月起,哈希米擔任伊朗伊斯蘭議會第一副議長。路透社報導稱,雖然除萊西外目前仍有另兩名強硬派候選人在選票名單上,但他們也有可能在18日投票開啟前退選,以此支持萊西。

  更可能淪為“陪跑者”的也許是一位改革派人物——伊朗央行行長阿卜杜勒納賽爾·赫馬提。“除非伊朗的當權者在最後一刻改變主意,否則挑戰總統職位的改革派仍將被排除在競選之外。”總部位於德國的財經媒體Intellinews報導稱。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競選前並不為大多人所知的阿卜杜納賽爾·赫邁提作為一個“局外人”卻在近日收穫了驚人的關注度,在大選開始的前幾天被媒體冠以“黑馬”名號。這名經濟學家在過去的三年都負責管理伊朗的中央銀行。然而,從幾次電視辯論中可見,他已經從一位沉悶的技術官僚迅速轉變成了一名“言論自由的大膽擁護者”。

  儘管赫邁提曾在伊朗多個政府部門任職,但他此前卻坦言自己並無任何政治野心。兩伊戰爭期間,赫邁提負責監督伊朗的戰爭宣傳活動,並於1989年成為新聞部門的負責人。1984年至1994年間,赫邁提曾經擔任負責政治事務的副總統。隨後,在德黑蘭大學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的赫邁提陸續在多家伊朗銀行擔任負責人,2018年6月,他成為伊朗駐華大使,但一個月後他被緊急傳喚回國掌管伊朗央行。

  赫邁提的妻子斯皮黛·沙巴斯塔利今年6月初罕見地接受了伊朗國家電視台的採訪,表達對丈夫的支持。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她出現在電視上時,並未遵照傳統著長袍,這也在伊朗社會引起了一些波瀾。許多人第一次注意到這位低調的改革派候選人,“第一位不穿長袍的第一夫人?”也成了伊朗人在社交網站上討論的話題。

  赫邁提在Instagram上十分活躍,他還在Clubhouse上與記者和自由派人士進行了對話,他表示自己應該被視為改革主義者,他計劃為伊朗進行一系列重大經濟改革。近期,赫邁提對萊西發起了一系列挑戰,他要求萊西解除對推特的封鎖,因為全國現在只有身為司法總監的萊西可獲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授權採取這一行動。

  作為競選活動的一部分,赫邁提還承諾幫助低收入者,提出了“三個十分之一”的口號。“我們社會的後三個十分之一是經濟壓力很大的人,我會特別關注他們。為了重新分配補貼資源,我們必須特別關注低收入階層。”赫邁提表示。

  赫邁提6月12日還在第三次電視辯論中警告稱,倘若強硬派在總統大選中獲勝,伊朗將會面臨更多製裁,這也引起了強硬派人物賈裡裡的直接攻擊。在第三場電視辯論中,赫邁提以大規模抗議等敏感問題向強硬派提出了直接挑戰。赫邁提曾一度要求萊西與哈梅內伊進行干預,赦免2019年因汽油價格上漲抗議而被逮捕的人群。

  至於另一位選舉資格獲批的改革派候選人——前伊朗副總統、前伊斯法罕省省長邁赫拉利紮德,其同樣也是在16日宣佈退選,路透社指出,這為眼下唯一一位剩下的溫和派人物——赫邁提留下了更大的戰勝萊西的幾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