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 56歲阿姨“出逃”後續:愛自己,才是終身浪漫的開始
2021年06月19日22:00

原標題:夜思 | 56歲阿姨“出逃”後續:愛自己,才是終身浪漫的開始

小年說:

56歲自駕遊阿姨的最新視頻里,她剛去了滇藏新通道里的丙察察路段。讓網友欣喜的是,她的隊伍已經壯大到4人4車。

她浪漫自己,更在一路疾馳中,浪漫了很多人。阿姨最迷人的地方,也許就像她自己說的:“做一回自己,做一回我。”

56歲阿姨“出逃”後續:

愛自己,才是終身浪漫的開始

作者:劉娜

收到一個讀者的來信,寫的隱忍克製,又孤獨滿屏。

讀她的來信時,我腦海里一直晃的,是前段時間火爆全網的蘇敏大姐的面孔。

或者說,也不一定就是蘇敏。

也可能是劉敏,是張敏,是王敏。

是那些長期缺乏和親人之間的互動,就像在灼熱的沙灘上,乾渴得亂蹦,卻遲遲無法回到大海里的魚一樣的人。

以下,是她的口述——

1

我來自三線城市,原生家庭里,母親比較強勢能幹,但也難免控製欲旺盛。

我沒有資格埋怨母親,畢竟她供養我長大讀書,考上了重點大學。

但,當成年後的我,越來越像年輕時的她,孤獨、苦澀、大包大攬、陷入完美主義傾向,又忍不住感歎家教和遺傳的力量,如此強大。

我在杭州讀研時,認識了我先生。

他來自農村,兄弟三人,只有他一路苦讀,成為寒門貴子。

他是非常優秀的人,努力,上進,踏實,不善言辭,但值得託付。

如今想來,我們沒有怎麼談過戀愛(我讀研畢業,考上公務員,他又讀了博士,我們兩地分居),就牽手步入婚姻。

大概也是我嗅到了原生家庭熟悉的味道:長期生活在母親苛責下的父親,也是一個善良、沉默且不浪漫的一個人。

2

後來,我們結婚。

他博士畢業後,到研究所上班,我也先後通過兩次國考,考上了省直機關的公務員。

我們在美麗的杭州安了家,8年內先後生了兩個孩子。

外人,尤其是我們各自老家的人,都覺得我們倆非常優秀,非常努力,非常般配,非常幸福。

但是,結婚8年,我卻越來越覺得孤獨。

3

先生是靠譜的人,在教學和科研之餘,儘可能做好丈夫和父親的職責。

但凡家中的有挑戰性的事務,比如換房換車,他都做足功課,拿出最優方案。

這一點,我比較欣賞他。

但,他極少和我交流,更不會去做一些討我開心的事情,去增加夫妻之間的感情。

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工作、課題、論文、家裡的開支,這些任務化的硬性指標。

除了過年和孩子們的生日,他從來不過任何其他節日。

心中難免有怨氣,就會通過別的方式發泄出來,對他進行攻擊。

我們之間的關係,就陷入了這樣的惡性循環:

我渴望共鳴,渴望有人懂,渴望他哪怕普通一點。

但,非常遺憾的是,他從來不接招。他一直都是視而不見。

4

後來,我決定直面問題。

我非常直接地告訴他,我希望我們可以像別的伴侶那樣,一起旅行,一起看電影,一起牽手散步。

他當即否決,認為我在胡思亂想,胡亂花錢。

我和他修復親密關係的願望,就這樣被澆滅。

為了轉移對他的控製和不滿,我只有拚命工作。

我已經連續多年因工作出色,而獲得系統內優秀員工的稱號。

這是我幸福感的一部分。

但是,我自己能明顯地感覺到,我的靈魂,是孤寂且呆滯的。

我們之間,除了孩子老人和柴米油鹽,就再也沒有其他話題可談。

我也曾勸慰自己,要知足,就像我先生經常教導我的那樣:“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但是,我自己心裡明明很清楚,我非常苦。

我要怎麼從這孤獨里走出去?

或者說,我要怎麼改變自己,去經營這場婚姻?

5

以上為來信。

以下為我的回覆——

想必你還記得,2020年初秋,踏上“私奔”之路的56歲鄭州阿姨蘇敏的故事。

和你一樣,蘇敏也是家中的長姐,也有著極其控製的母親,就連留什麼樣的頭髮,都必須遵從母親的安排。

出生於上世紀60年代的蘇敏,沒有讀大學,她女承父業,到國企上班,為逃離窒息的原生家庭,23歲時她匆匆嫁給了只見過兩次面的丈夫。

後來,為賺錢養家,她當過泥瓦匠,賣過水果,當過環衛工,幹過售貨員,送過報紙。

好不容易把女兒養大,一對雙胞胎外孫又出生,她為了幫襯女兒,不得不犧牲自己的晚年,去給女兒女婿照顧孫輩。

直到把兩個外孫也送到幼兒園,她才決定向生活請個假:

她把自己從妻子、母親的身份中,解救出來。

她再也不要照顧他,遷就他,時時處處犧牲自己的感受去成全他。

她開著車,一人上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促使蘇敏踏上這條路的,到底是什麼?

她用兩句話,給出了答案:

“我和他(指丈夫),好像從來都不是一家人。”

“和他生活在一起,就是壓力,壓力,壓力,特別壓抑。”

她的丈夫不願給妻子花一分錢,孩子的學費都不管;妻子用他的醫療卡買一點藥,他馬上就修改了密碼;

脾氣超級大,動不動就甩臉色;如果妻子表達不滿,他就羞辱她,甚至毆打她……

今天,我想闡述這樣的觀點:

相比蘇敏,讀了研究生,當上公務員的你,是幸運的。

但內心深處,那種寂寥,是一樣的。

相比蘇敏的丈夫,你博士畢業,踏實努力,自律上進,也算顧家的丈夫,是相對負責的。

但在漠視家人的情感需求上,這兩個人又是如出一轍的。

今天,讓我們一起,從蘇敏的故事,你的故事中,去找找答案。

6

這世上沒有完美的父母,沒有完美的原生家庭,也註定了人內心深處,多多少少都是有創傷的。

為了治癒內心的創傷,我們都會懷著某種期待,步入婚姻。

就像你,為了掙脫控製欲極強的母親,會不由自主地找一個自律優秀又老實靠譜的男人,當丈夫。

這就意味著,在初步入婚姻時,你的需求,是伴侶能給予提供包容且鬆弛的安全感,讓你活在“一切都是我說了算,終於沒有人再幹涉我”的自由里。

結婚的頭幾年里,你的需求得到了滿足,你的確也受益於自己的選擇:

丈夫靠譜,家庭和睦,孩子健康,你的工作節節高昇,丈夫的事業高薪體面。

你不再為物質和生計發愁。

但,親愛的,你忽略了:人是會變的。

這種“變”,不僅是容顏和智識的改變,更是處境和需求的改變。

也就是說,伴隨家庭條件的改善,你“精神需求”的那部分,在慢慢甦醒。

結婚8年,你的需求,已經從吃飽穿暖的生理層面,上升到親密尊重的精神層面。

你的變,和他的不變,勢必會導致你們之間,壁壘的出現,溝通的障礙,和情感的罅隙。

7

現在,人人都在談原生家庭會影響一個人,卻鮮有人知道,原生家庭到底怎麼影響一個人。

簡單說,原生家庭對一個人最深的影響,就是從思維到行動的自動化處理。

所謂自動化處理,就是我們長大成年後,面對一件事時,第一反應,還有這種反應下,採取的行動,往往帶著原生家庭的痕跡。

你的丈夫,出身寒門,雖為貴子,但一路走來,曆經諸多艱辛。

他從來沒有見過,父親給母親說情話,買鮮花,送禮物。

他也從來沒有聽過,忍辱負重的母親,對此有過任何怨言。

他並不知道,如何成為一個共情且溫柔的丈夫。

這是他的問題,也藏著他的暗傷。

你們結婚後,他負責、努力、自律,他對家庭硬性指標的任務,都能出色完成。

但他始終沒有找到那把親密關係的鑰匙,打開你的心門,安撫你的孤獨。

8

那麼,你要如何看待你們之間的這種困境?

第一,放下面子,繼續表達不滿。

很多人最容易犯的錯,就是陷入“Ta應該懂我”的想當然。

如果我們把臉面看得太重,陷入“誰贏誰輸”的權力鬥爭中,而不願直面真正的問題,和對方一起解決,只能證明一點:

我們並沒有那麼渴求兩個人的幸福。

你不能因為受到了一次打擊,就再也不願表達那些溫柔而美好的訴求。

你要知道,任何美的獲得,都是艱辛而緩慢的。

如果,你反抗後,改變丈夫的計劃依然失敗——這個或許是大概率的事情,那麼我希望你能做到——

第二,放棄期待,回到自身愛自己。

捫心自問,你給自己買過花和禮物,帶自己旅遊過嗎?

沒有。

那隻能證明,你雖然渴望丈夫浪漫地愛你,但你骨髓深處,真正的想法是:

我不配擁有浪漫。

這才是最致命的問題:

你的浪漫如此強烈地依賴於對方,是因為你認定,只有對方給你的浪漫,才是真正的浪漫,而你忘記了:

愛自己,才是終身浪漫的開始。

就像,那個56歲阿姨蘇敏,她沒有和冷漠的丈夫離婚。

她甚至在旅行結束後,要回到鄭州,照顧她病患纏身的丈夫。

但,當她開上那輛小車,向著秀美的中國一路馳去,她不僅在遼闊山水和厚重文化里,遇見許多朋友,深深浪漫了自己,也給已為人母的女兒作出了榜樣的力量。

她浪漫自己,更在一路疾馳中,浪漫了很多人。

她佈滿皺紋的臉上,那迷人的放鬆和舒展的深情,向更多人發出召喚:

只要你願意,生命可以從56歲開始。

只要你浪漫,日常便是最大的溫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