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媒體革命老區行】“紅軍臨時借穀證”背後的80餘載軍民情
2021年06月21日20:20

原標題:【網絡媒體革命老區行】“紅軍臨時借穀證”背後的80餘載軍民情

中新網福建清流6月21日電 (吳火招 王宜峻 張華)經曆了80餘年,印在一張“紅軍臨時借穀證”票據上的印章,依舊紅得耀眼。

  毛邊紙殘損破邊、泛黃陳舊,“干穀一百斤”等字跡依然清晰可辨,“財政人民委員部”“糧食人民委員部”兩枚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的印章尤為醒目。

發現於福建省三明市清流縣的“紅軍臨時借穀證”。 受訪者供圖
發現於福建省三明市清流縣的“紅軍臨時借穀證”。 受訪者供圖

  這張發現於福建省三明市清流縣的“紅軍臨時借穀證”,是蘇區時期非常特殊的曆史票證,票證的收藏者清流縣里田鄉文化站的工作人員羅文森向記者講述小小票證背後鮮為人知的革命故事。

星火燃燒的清流蘇區

  福建清流,是中央蘇區“東方堡壘”和前哨陣地,是原21個中央蘇區縣之一。1930年1月朱德率紅四軍經行里田時,打了三明境內第一場勝戰“鍋蒙山戰鬥”,不久,里田李坊農民舉行武裝暴動,建立起清流縣第一個工農革命政權,引燃當地的革命烈火。同時,清流也是第五次反“圍剿”重要的糧食徵集儲備基地。

  羅文森說,這是他一次偶然機會從村民羅敬火的手中購得。據羅敬火回憶,這是其嬸嬸在1960年餓得只剩一口氣時拿給他,並叫他到村大隊去問問能不能用這個條子借一些糧食,並說這是紅軍在當地活動時,向他們家借穀留下的條子,然而沒等到羅敬火拿回穀子,嬸嬸便去世了。

  羅文森介紹1979年,在蒐集土地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和紅軍在當地開展革命活動資料的時候,自己也曾經在李坊和廖坊各收集到一張同樣的借穀證,後來上交到有關部門。

  在革命時代,羅敬火的家族里,當時也有好幾個人參加李坊農民暴動,羅敬火的叔叔羅光毅後來參加了暴動成員之一羅春苟組織的李坊鄉貧農團組織。

  1933年9月,國民黨調集約100萬兵力,採取“堡壘主義”新戰略,對中央革命根據地進行大規模第五次“圍剿”,革命形勢隨之嚴峻,蘇區域內物價飛漲,通貨膨脹,蘇區糧食及各類物資越來越緊缺,徵兵籌糧越來越緊迫。

  據《紅色票證》一書介紹,1933年9月15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財政人民委員部發出第13號通令,其中第五條規定:紅軍流動部隊,因時間關係,所過地方,倉庫存穀不夠供給,因臨時不及向支庫領取發穀憑單時,得用臨時借穀票的方法。

  根據這一規定,紅軍向群眾或糧食消費合作社(當時清流縣長校江坊村柳恕婁謙堂就設立了糧食消費合作社)借穀,需出具借穀證。紅軍臨時借穀證便是專門發給紅軍流動部隊臨時緊急行動中沿途取得糧食使用,面額有五十斤、壹佰斤、伍佰斤和壹千斤四種,具有使用對象的特定性和使用性質的臨時性及使用地點的不確定性,所以其借穀對象很多是個體群眾。

小小票證軍民連心

  “紅軍臨時借穀證”,長16.5釐米,寬10.5釐米,採用紅褐色油墨印製,加蓋紅色印章。票面上端印有“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紅軍臨時借穀證”,票面中間註明了紅軍借穀、還穀或還款等有關要求及事項,並蓋有主席毛澤東和財政人民委員部部長林伯渠的印簽。

  羅文森介紹說,當年里田一帶兵荒馬亂,很多田地無人耕種,加之糧食產量極低,老百姓自己都吃不飽,但他們卻毫不猶豫拿出家裡僅有的一點糧食借給了親人紅軍。

  主力紅軍長征後,國民黨反動派對蘇區根據地實行了殘酷的清鄉運動,殘酷報復曾將穀子借給紅軍的群眾,在清流里田現身的這張借穀證,其最早的主人羅光毅就曾遭到國民黨的迫害。

  新中國成立後,人民政府落實當年紅軍的承諾,兌現了群眾手中持有的大量借穀證,有的得到了超出借穀證上借穀數量甚至是翻倍的兌換,也有的折領現金。

  清流里田現身的這張“紅軍臨時借穀證”未加蓋“兌訖”“註銷”“附件”等印章,顯然是一直在群眾手裡保存或藏匿起來的,是收藏界所說未兌換之票,更顯珍貴。

  中共黨史專家認為,“紅軍臨時借穀證”是第五次反“圍剿”後期和遊擊戰爭初期紅軍部隊向群眾出具的非常珍貴的紅色曆史文物,它代表著中國共產黨從始至終對群眾言出必行、有諾必踐的至誠品質,也代表著蘇區人民與紅軍始終魚水同心、同甘共苦的革命真情。(完)

  • 關鍵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