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學者再駁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
2021年06月23日21:28

原標題:國際學者再駁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

中新社北京6月23日電 (張晨翼 蔣文茜)針對美國一些政客不斷炒作的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美國理論天體物理學家、科學作家伊桑·西格爾(Ethan Siegel),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國際專家組成員、澳州雪梨大學教授多米尼克·德懷爾等學者近日分別發聲,從不同角度駁斥這一謬論,並強調要讓科學和證據在新冠病毒研究中占上風。

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站不住腳

  美國一些政客預設新冠病毒是從中國的實驗室里泄漏出來的,並借此對中國施壓,以實現他們自己的特定利益訴求。但這種沒有科學依據支持的“實驗室泄漏論”遭到了許多學者的批判。

  近日,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在接受美媒專訪時重申,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源於人類與受感染動物的接觸,而非“實驗室事故”。他還直言,有關“實驗室泄漏論”的辯論已被“政治化”。

  此外,新冠病毒經過實驗室基因改造的兩個“關鍵證據”也遭到多位學者批駁。伊桑·西格爾在福布斯新聞網刊文說,《華爾街日報》近來發文指出新冠病毒經過人為基因改造一事,毫無疑問是一種充滿漏洞的指控。

  德懷爾也持有相同觀點。他在英國《衛報》撰文指出,有人聲稱新冠病毒的特定特徵(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和受體結合位點)是基因操縱的證據。但這兩個特徵也存在於來自蝙蝠及其它動物的冠狀病毒中。

  在仔細介紹新冠病毒的基因特徵後,伊桑·西格爾直言:“只有故意曲解病毒學、進化論、遺傳學的工作原理,一些人才能得出新冠病毒是從實驗室泄漏而來這一結論。”他指出,實際上,有許多病毒感染的疾病一直無法找到具體源頭。我們確信,有很多病毒是從動物傳染至人體的,可是在自然環境中又難以發現這些病毒。《衛報》援引美國洛克菲勒大學免疫學教授保羅·比尼亞斯的觀點說,冠狀病毒常常在自然界交換基因組,獲得某種新功能,比如之前發生的“非典”疫情便與此有關。

  伊桑·西格爾指出,這些特性更需要我們仔細深入研究,畢竟“在自然界中,偶然事件時時發生”。例如從來沒有人在實驗室中感染猴免疫缺陷病毒(SIV),但是在野外,猴免疫缺陷病毒至少會感染45種非人靈長類物種,並且已經發生多次從動物傳染給人類的事件。

  德懷爾稱,儘管人類在實驗室中意外感染病毒的情況以前也曾發生過,但概率極低。他指出,“實驗室泄漏論”須滿足多個條件:疫情發生前,新冠病毒已存在於實驗室中;圍繞樣本收集和製備的常規實驗室規程出現故障;受感染的工作人員將病毒傳播給密切接觸者,並通過他們傳播到更廣泛的社區。然而,根據現有對新冠病毒的調查,沒有證據表明上述條件成立。

要讓科學和證據在病毒研究工作中占上風

  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在陰謀論者中流傳甚廣,其中巨大的推動力來自一些政客。美國科學議題作家瑪拉·赫維斯坦達爾在美國網絡媒體《攔截》(The Intercept)發文指出,我們應該讓科學和證據在新冠病毒研究中占上風。她援引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系教授馬克·利普希奇的話說:“我們應該相信科學。當科學家談論科學時,我們應該信任他們,因為他們基本是拿證據說話。當科學家表達政治觀點、政策傾向,甚至宣稱世界應該是怎樣的時候,我們就不應該過分尊重那些科學家。”

  伊桑·西格爾強調,病毒起源於自然假說不僅在新冠病毒溯源研究中占有壓倒性優勢,而且也極有可能是未來其他疫情的主因。目前看,毫無根據地指控新冠病毒是中國實驗室泄漏而來,加劇了美國社會對亞裔美國人的偏見和暴力。“除非有新的證據出現,人畜共患病假說是目前唯一一個有堅實科學基礎的假說。‘實驗室泄漏論’只是牢牢生根於陰謀論思想。”

  在科學界,新冠病毒起源於自然界的說法得到了更多支持。《衛報》援引英國惠康基金會總監傑里米·法勒的話說,許多完備的科學證據都表明了這一點。

  比利時頂級病毒學家馬克·範·蘭斯特在相關媒體文章中說,大自然是“生物恐怖分子”的溫床:自然已經多次證明,無需人類的幫助,它就能自己創造出跨物種傳播的病毒。德懷爾指出,把新冠病毒描述成生物武器更是不切實際的指控:大多數新冠肺炎患者都會完全康複,這就意味著新冠病毒不適合做生物武器。“而且在新冠病毒湧現之前,尚無疫苗或藥物來保護始作俑者。”

  《南華早報》近日援引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病毒研究中心病毒基因組學負責人戴維·羅伯遜的觀點說,考慮到基因組間的差異,改變已知最接近新冠病毒的近親來創造新病毒“幾乎是不可能的”。

  在面對新冠肺炎疫情這一全球重大挑戰時,國際社會應尊重科學規律、攜手戰勝疫情,而不是爭先恐後去實施政治操縱,把有限的資源消耗在陰謀論思想中。將新冠病毒溯源政治化的做法是對全球民眾福祉的不負責。(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