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聞萬字特稿:走進這55座城市,我們讀懂了未來中國
2021年07月01日13:45

  原標題:萬字特稿|走進這55座城市,我們讀懂了未來中國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也不能忘記走過的過去,不能忘記為什麼出發。”

  2016年7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週年大會上這樣講到。

  1921年7月23日晚,上海望誌路106號(今興業路76號),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這座普通的石庫門房子裡正式召開,肩負改變中國命運的中國共產黨宣告誕生。

  2021年7月,中國共產黨迎來百年誕辰。

  當年50多人的政黨,如今已成為超過9500萬名黨員的世界最大執政黨。

  當年一窮二白的中國,如今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外彙儲備國。並且,糧食總產量持續居世界第一位,220多種工業產品產量居世界第一位,製造業增加值連續11年居世界第一位,高速鐵路營運總里程、高速公路里程、5G終端連接數均居世界第一……

  昔日,從石庫門到天安門,是中國紅色征程的起點。而今,從上海到北京,乃至全國,各地日新月異的蝶變發展,正在960多萬平方公里神州大地上揮墨書寫新篇章。

  北部雄安新區,承載著“千年大計、國家大事”, 從“紙上”落到“地上”。 這座草木蔥蘢、碧波安瀾的“未來之城”將以創新驅動,以科技賦能,努力創造“雄安質量”。

  中部城市迅速崛起,從武漢東湖、長株潭到鄭洛新、合蕪蚌、鄱陽湖,一個個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星光璀璨,創新泉湧,“科技之花”正加速轉化為“產業之果”。

  長三角城市群是我國形成最早、一體化水平最高的城市群,地處長江經濟帶與“一帶一路”交彙區域,是我國經濟最活躍、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的區域之一。而作為龍頭城市的上海始終發揮著引領和輻射帶動作用。使命在肩的上海正全力以赴,主動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加快打造國內大循環的中心節點、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戰略鏈接。

  南部粵港澳大灣區,在改革開放的風口上,乘勢而起。一個世界級城市群、全球人口最多、經濟總量最大的灣區正在成型。

  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建設掀起了新一輪的“闖海熱”,開放之門還在越開越大,海南自貿港一片繁忙。海南用優異的“成績單”證明,自貿港是全世界的機會,是海南的機會,也是每一個人的機會。

  革命老區井岡山、延安、西柏坡等也在發揮獨特優勢,努力煥發新生機。

  2021年,澎湃新聞從中共一大會址出發,追隨革命先烈的腳步,從黨的誕生地走向全國,曆時百天,行程逾25000公里,走進23個省份55座城市。一路記錄城市發展日新月異,見證祖國大地生機盎然。

  瞭解百年黨史,更能讀懂今日之中國,瞭解今日中國城市的磅礴發展,更能讀懂未來之中國。

  革命老區換新顏

  在艱苦卓絕的革命年代,中國共產黨人在農村紮根,形成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國泰民安、社會安定的今天,革命老區講述著昔日的故事,也隨著時代的發展煥發出新的光彩。

  80多年前,中央紅軍經過二萬五千里長征,到達西北革命根據地。從此,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黨中央在延安戰鬥和生活了13年。

  在那個積貧積弱、戰火紛飛的年代,延安保留住了紅色中國的火種。此後,從延安到全國,一個又一個紅色根據地如雨後春筍般建立起來。

  80多年以後,走在這座陝北革命老區的老城,可以見到許許多多的窯洞。在這些山腳下的窯洞里,仍然陳列著革命先輩留下的床、書桌、沙發等舊物,楊家嶺、棗園、王家坪等一個個革命舊址仍在不斷向人們訴說著這段曆史。

  而這片“紅色聖地”的故事又不止於曆史,它也在用自身經濟的發展和產業轉型書寫著當下和未來。

  1907年,中國第一口陸上油井在延安誕生,開啟了這座城市緊緊依靠礦產資源的經濟發展史。石油、煤炭、天然氣礦產資源的開採,成為上世紀90年代以來延安經濟增長和財政增收的支柱。

  然而,隨著能源的不斷開採與使用,加之世界範圍內相關能源價格的波動,延安作為資源型城市,面臨著產業轉型的問題。

  2016年舉行的延安市第五次黨代會提出的“高端能化強市,特色產業富民,文化旅遊帶動,生態環境提升,城鄉一體發展”戰略。傳統能源產業轉型升級、打造具有特色的蘋果產業、通過紅色旅遊帶動生態旅遊、智慧旅遊,這些都是延安高質量發展重要措施。

  2017年,延安市委、市政府提出推進蘋果產業“後整理”,加快建立分級分揀、冷鏈物流、包裝儲藏、精深加工和品牌營銷體系,不斷延伸產業鏈條、提升產業附加值,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讓群眾在全產業鏈上穩步增收,為打贏脫貧攻堅戰、實現鄉村振興奠定了厚實的產業基礎。

  通過產業“後整理”,延安蘋果產業裝備水平走在了全國前列。“延安蘋果”、“洛川蘋果”已經發展成家喻戶曉的品牌。蘋果也成為全市覆蓋面最廣、從業人數最多、持續效益最好、對農民增收貢獻最大的特色產業。

  此外,延安充分利用當地的445處革命舊址,依託景區旅遊資源優勢,大力發展旅遊配套產業,不斷完善基礎設施。經過旅遊公司的運營,遊客越來越多的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村民開始融入旅遊產業的發展,辦起了農家樂,吃上了“旅遊飯”。

  從對礦產資源的依賴,到走現代農業之路,加上紅色旅遊帶動生態旅遊發展,一個多元化發展的革命老區正在煥發新機。

  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鎮也是載滿紅色故事的革命老區。具有偉大曆史意義的七屆二中全會和全國土地會議在西柏坡召開,“新中國從這裏走來”。

  1948年5月,毛澤東同誌率領中共中央、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移駐西柏坡,使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山村成為“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成為中國共產黨領導全國人民和人民解放軍與國民黨進行戰略大決戰,創建新中國的指揮中心。在這裏,毛澤東和他的戰友們運籌帷幄,決勝千里,譜寫了中華民族軍事史上的燦爛篇章。

  70多年過去了,革命精神薪火相傳,西柏坡見證著“新中國從這裏走來”,在中國革命史上留下了輝煌燦爛的篇章。同時,勤勞勇敢的西柏坡百姓艱苦奮鬥,用他們的努力探尋著致富路,譜寫了新時代的“西柏坡精神”。

  依靠綠水青山資源和紅色資源,西柏坡不斷構建獨特旅遊產業體系,完善旅遊產品和服務,為當地新增就業崗位,有力拉動了老區經濟,許多村民返鄉創業,閆二鵬就是其中一員。

  2005年,23歲的閆二鵬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西柏坡,從母親手中接管了家庭賓館。接手後,閆二鵬不滿足於傳統經營模式,成立了村里第一家旅行社,建了西柏坡旅遊網,還與攜程、去哪兒網等各大網絡平台合作,宣傳酒店住宿。

  為了更好深挖紅色文化,提升服務內容和品質,他經常去外地考察,學習借鑒好的經驗。近幾年,閆二鵬開始從旅行社、酒店逐步轉型,他註冊了培訓公司,聘請了專業人員,創新紅培方式,承接大型會議接待,吸引越來越多的人來西柏坡參觀學習旅遊。

  近年來,西柏坡鎮著力打造“紅遊柏坡”這一旅遊品牌,發揮紅色旅遊龍頭帶動作用,通過創建紅色旅遊特色小鎮,開發研學旅遊、休閑旅遊等更加多元化的旅遊功能。

  如今,昔日的貧瘠小山村變成了全國著名的愛國主義教育示範基地、紅色旅遊特色小鎮,每年有超過500萬名遊客來到這裏重溫革命曆史,接受革命教育,傳承紅色精神。更多西柏坡老百姓參與到旅遊產業當中來,美麗的綠水青山變成了帶動老百姓致富的金山銀山。

  位於福建省西北部大山深處的古田鎮也是革命聖地,在建設發展中,古田鎮保留了獨特的自然環境,在純樸的鄉風中,用綠水青山講述紅色故事。

  站在古田會議紀念館眺望,遠山如黛,層巒疊嶂,一層層薄霧縈繞著這座千年古鎮。這片豐饒的土地上,山川秀美,客家人辛勞耕作,世代生息。

  這原本只是閩西的一座古老小鎮,卻因兩次會議,一舉成為我軍發展進程中具有重大意義的曆史坐標。

  1929年12月底,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在古田舉行黨的第九次代表大會,史稱古田會議。該會議通過了毛澤東起草的建黨建軍綱領性文件——《古田會議決議》,解決了黨和軍隊建設的根本原則問題,即確立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和“思想建黨、政治建軍”的建黨建軍原則。

  這是中國共產黨建設史的一次創舉,也使偏安一隅的千年古鎮一躍成為中國革命聖地,打上了紅色的印記。

  2014年10月30日,全軍政治工作會議在此召開,該會對中國軍隊的政治思想和改革又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曆史性會議,因此被稱為“新古田會議”。

  東臨彩眉嶺,西倚將軍山,南踞吊鍾岩,北臥梅花山,雖然古田鎮四周群山環抱但它已不完全是當年的邊陲小鎮。如今的古田鎮道路寬闊平坦,廣場氣派大方,街道乾淨而幽靜,清晨推開窗戶,空氣清新,放眼望去,古民居和新洋樓相映成景。

  這是當地政府在規劃建設古田鎮時,刻意保留的鄉村景象。

  當前古田鎮的建設有一個規定——不能建設高樓大廈。“所有建築物不能擋住天際線,民房最高12米,這樣才能保證大家推開窗戶能看見遠山巒,開門不見門,要不然住在小鎮有什麼意義呢?” 龍岩市上杭縣委副書記、龍岩古田紅色資源保護與發展管理中心主任邱偉勤說。

  因此,在規劃時,古田鎮很注意保持原有的獨特的綠水青山,做到處處有景,留空、留白、留文和留魂。

  “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古田鎮希望通過原始的鄉村生態,再現以往的革命景象。

  湖南省湘潭市韶山村的發展,有“毛主席家鄉”的紅色資源優勢,也有萬眾矚目之下的動力與壓力。“把自豪感轉化為責任感,把影響力轉化為生產力,把知名度轉化為開放度,把革命性轉化為創新性,”以紅色資源優勢推動全域旅遊,並輻射到經濟建設,韶山的這一發展路徑已然清晰。

  海陸豐農民運動,為中國革命實踐提供了經驗。新時代下,廣東海豐縣以紅色文化為主題,抓住發展機遇,挖掘村內特色資源,做到“一村一策”,實現鄉村振興。

  觀今宜鑒古,無古不成今。一座城市最好的名片,是曆史賦予它的沉澱。

  在革命老區中,我們藉著一石一木、一城一物,追溯那段浴血奮戰的革命曆史。今天,革命老區的蓬勃新面貌便是對曆史最好的答卷。

  長江中遊、成渝城市群興起

  長江中遊、成渝兩大城市群位居我國中西部,具有承東啟西、連接南北的區位優勢。根據十四五規劃綱要,在西部大開發、中部地區崛起等區域發展戰略中,這兩大城市群肩負重任。如今,他們穩中求變,不斷更新,成為我國中部地區一股堅實的發展力量。

  湘江穿城而過,嶽麓山和橘子洲風光旖旎,當年革命誌士仁人聚於長沙這座“山水洲城”,他們用自己星辰般璀璨的生命,托舉著這個城市。

  而長沙用發展的成績,告慰著革命先烈。

  近年來長沙成為了一座受人追捧的“網紅”城市。因為極受歡迎的美食,長沙躥紅網絡,屢上熱搜。夜經濟成為長沙一張閃亮名片,曾入選多個榜單。在2020年復工復產中,夜經濟點亮星城夜空,攪熱了城市煙火氣,成為促消費、穩就業的重要載體。

  而早在“吃喝”成為長沙的網紅標籤之前,長沙已經默默地拿下諸多金字招牌——2017年GDP邁入“萬億元俱樂部”,2020年地區生產總量居全國城市第15位,連續4屆獲評全國文明城市,連續13年獲評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

  隨著城市規模變大,長沙經濟飛速發展,城市競爭力的不斷提高。長沙製造業優勢突出,已形成工程機械、食品飲料、汽車及零部件、新材料、電子信息等優勢產業集群;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正深度融入長沙的高端製造業。

  “讓長沙更有活力、更有煙火氣、更有幸福感,是我們下一步努力的方向。”長沙市委副書記、市長、湖南湘江新區黨工委書記鄭建新說,在未來,長沙將以更加務實的舉措推進自然稟賦和深厚的曆史文化底蘊凝為一體,既讓老百姓安居樂業,也吸引各路人才紛至遝來。

  武漢同樣也是一座英烈輩出的英雄之城。在過去的一年里,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武漢正以強大的韌性和蓬勃生機,展示著“英雄之城”的魅力。

  經曆了疫情、汛情的疊加衝擊後,武漢“經濟保衛戰”的年終答卷更具含金量。

  2020年,在一季度地區生產總值斷崖式下跌的情況下,武漢提出“搏殺二季度、衝刺三季度、決戰四季度”的策略,最終全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5616.1億元。

  澎湃新聞梳理髮現,隨著主要經濟指標的加速回升,新產業與新業態接連湧現,新舊動能轉換加速……武漢在2020年全年地區生產總值榜單中重回全國城市前十,位列第九。

  從“按下暫停”到“重啟恢復”再到“加快全面恢復”,這一年,武漢經濟低開高走,一路搏殺,用行動跑出了疫後重振的“中國速度”。

  此外,作為中國新發展格局下的“新沿海”,2020年,武漢數字經濟占比超過40%,全年淨增高新技術企業1842戶,武漢“解封”後的首個國慶假期,吸引近2000萬人次打卡;過去一年,逆勢而上,超過30萬學子選擇留在武漢,把自己的人生夢想與這座城市緊緊綁在一起。與此同時,武漢新開通6條國際貨運航線,開闢海鐵聯運國際中轉新通道,進出口逆勢增長10.8%。

  打造“五個中心”、建設現代化大武漢的藍圖已經繪就,面對如何當好長江中遊城市群的龍頭城市這一重大命題,武漢蓄勢待發。

  而在武漢東南方向的江西,這片充滿紅色記憶的土地,承載著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的井岡山精神和蘇區精神,靠著獨特的文化和氣質,也在熠熠生輝。

  作為重要的紅色地標,“敢打第一槍”的南昌無疑是光輝的。忠義赤誠的性格,剛強正直的氣質,總是在逆境中更顯成色。而和平年代的南昌同樣湧現出了許多平民英雄,這些平凡的人們以自己的奉獻與堅持,幾十年如一日貢獻著光和熱,為南昌“刷”上了最溫暖的底色,也為這座英雄城市增添了一張愛心名片。

  年過六旬的萬佐成和熊庚香夫婦在江西省腫瘤醫院旁創辦了“抗癌廚房”。愛心廚房維持多年不變的價格:炒菜1元、米飯1元、煲湯2.5元……和一年365天永不打烊的承諾,給無數患者家屬帶來了生活的慰藉和希望。

  “十八年了,這件事我們覺得很值得,還會一直做下去。”熊庚香告訴澎湃新聞。

  2019年,夫妻倆關掉了經營十幾年的油條攤,但沒有關掉“抗癌廚房”。只要病人有需要,她和丈夫就不會選擇離開。

  一個好人是“盆景”,一群好人是“風景”。如果說“抗癌愛心廚房”是萬佐成夫婦的個人善舉,那麼專業化的社工組織便是一個城市持續奔向美好的中堅力量。

  “有保障的奉獻能帶來更大快樂。”在南昌市民政局慈善事業促進和社會工作處處長熊建平看來,公益並不意味著永遠無條件地付出,公益行為要想持續就要解決運作所必需的成本問題。南昌政府通過製度設計保障社工服務機構的正常運營,幫助他們不斷提升專業化能力和服務水平。

  為此,南昌市從2013年便建立了政府購買社會工作服務的製度。熊建平介紹,僅2020年,南昌就從市本級福彩公益金中安排了180萬元購買了19個社會工作服務項目,以老年人、農村留守人員、城市流動人口、兒童、青少年、殘疾人等為重點服務對象,利用社會工作專業理念和方法開展困難幫扶、矛盾調處、心理疏導、人文關懷、行為矯治、關係調適、社會功能修復和促進個人與環境適應等專業社會工作服務。

  同時,民政部門還牽頭為項目實施機構配備專門的評估、督導團隊,培養和帶動了一批本土專業社會工作隊伍,提升了全市社會工作發展的層次和水平,提升了基層百姓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一座城市會因為一個人或一群人的善舉而變得溫暖起來。愛心點亮了南昌這座城市,也內化為南昌的文化和氣質。

  作為“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重要節點,四川近年來堅持生態優先,築牢長江上遊生態屏障,夯實生態本底,把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作為戰略引領和寶貴機遇,推動高質量發展 ,成都的發展就是典型。

  基於“如何讓成都市民的生活節奏慢下來,跟自然親近”的發展初心,當前,成都正在進行一場浩浩蕩蕩的治理實踐——如何將公園城市建設和生活場景、新經濟形態有機結合,從而為中國公園城市建設提供樣本。

  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丹景台已成為成都市民遊客的打卡勝地。 澎湃新聞記者 韓雨亭 圖

  “從空間建造到場景營造,從生態到業態,從生產方式到生活方式,成都的公園城市建設正在形成一份獨特的方案。”四川農業大學城鄉規劃系副主任萬將軍稱,場景營造既能迎合人們對居住環境的要求,也符合生態價值的轉化邏輯。

  治城先治山,作為“城市綠心”龍泉山舉足輕重,它既能守住成都的生態底線,還能突破傳統的盆地限製。

  根據規劃,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的總體定位是“世界級城市綠心、國際化城市會客廳、市民遊客喜愛的生態樂園”。

  曆時一年,成都充分運用山地郊野的自然風景,並把農業和旅遊相結合,深丘峽穀、花海林麓和湖光山色盡收眼底,旅遊環線、環山軌道和半山遊道,正將綠道、沱江、客家、古驛站和文化長廊打通。

  作為成都“城市綠心”,龍泉山公園承擔涵養城市生態、優化城市空間和引領城市向東延伸發展的使命。

  “生態好,它是吸引人才、吸引產業的一個最大的營商環境的名片。這就為高質量發展、可持續發展奠定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成都天府新區公園城市建設局公園城市推進處副處長高國瀛曾在採訪時表示。

  作為成渝城市群的核心之一,重慶也在黨的領導下不懈奮鬥、砥礪前行,這片英雄的熱土用蝶變現狀講述著自己的發展故事。

  當前,重慶正切實增強高質量發展動能,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穩住經濟基本面,培育新的增長點。

  一方面,重慶正在加快構建現代產業體系,鞏固提升汽車、電子等支柱產業,培育壯大生物醫藥、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做優做強金融、物流等現代服務業。

  另一方面,重慶深入抓好大數據智能化創新,壯大“芯屏器核網”全產業鏈,培育“雲聯數算用”全要素群,打造“住業遊樂購”全場景集。

  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為主題,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大數據智能化為引領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行動計劃為重慶發展裝上新引擎,讓高質量發展之路越走越寬廣。

  從長沙武漢,到南昌成都,再到重慶,以它們為代表的中部城市日益崛起,這些城市都用蒸蒸日上的發展和敢於創新的活力,譜寫著自己的篇章。

  京津冀、長三角城市群持續發力

  燕山腳下、渤海之濱、太行之畔。京津冀山同脈,水同源,人相親,地相連。

  3000年建城史、800多年建都史,賦予了北京老城深厚悠遠的文化底蘊,也讓老北京成為首都乃至中國的一張耀眼名片,吸引著五湖四海的人們競相打卡、駐足流連。

  我們既要保護好她的古老印記,也要讓她能夠繼續發展,傳承創新,成為一個具有鮮明時代特色和富有現代活力的城市,當下,對北京老城的保護顯得尤為重要。

  而目前,北京老城的更新與發展始終伴隨著傳統與現代的博弈,讓老胡同里的居民理解並參與到老城保護的探討中是北京城市管理中的重要問題。

  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建築師、首鋼集團總建築師吳晨告訴澎湃新聞,城市是一個開放複雜的巨大系統,其核心是人民,一切的城市管理行為均應以人民群眾的需求為出發點,為廣大群眾創造一個良好宜人的生活環境。

  從2013年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嚴控增量、盤活存量”,到2017年的北京新總規的正式發佈,再到2020年公佈的首都功能核心區控規,都明確了北京“控增量、促減量、優存量”的城市發展理念。

  2021年,《北京曆史文化名城保護條例》頒布,為加強北京曆史文化名城保護,傳承曆史文脈,改善人居環境,統籌協調曆史文化保護利用與城鄉建設發展提供了保障。

  從數十年北京城市定位的變化,到一個個紮根於每個老城街巷細部的責任規劃師,北京老城保護與更新的一個理念已逐漸形成共識,那就是以人為核心,讓生活在老城胡同里的居民更有幸福感。

  在北京134公里以外的天津,為了更好地發揮自身優勢,正進一步探索開放型經濟的新模式。

  在各方努力下,如今的天津,擁有了119.9平方公里的自由貿易試驗區,戰略定位為以製度創新為核心任務,以可複製可推廣為基本要求,努力成為京津冀協同發展高水平對外開放平台、全國改革開放先行區和製度創新試驗田、面向世界的高水平自由貿易園區。

  “天津自貿試驗區是我國第二批自貿試驗區之一,也是我國北方第一個自貿試驗區,‘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濱海新區開發開放等國家戰略疊加,是京津冀地區最佳的海上橋頭堡。”天津自貿區政策與產業創新發展局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陳明業告訴澎湃新聞。

  在未來的規劃版圖上,天津將致力於打造自貿試驗區成為引領和服務京津冀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引擎,推動天津自貿試驗區成為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的綜合性海上門戶。

  處於京津冀城市圈的河北,也正在牢記習近平總書記囑託,全力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北京冬奧會籌辦“三件大事”落地見效,不斷開創新時代全面建設經濟強省、美麗河北新局面。

  與京津冀城市圈同樣受到關注的長三角城市圈,作為南方經濟的發展重心之一,與時俱進,努力在世界舞台上創造著無限可能。

  攤開世界地圖,太平洋西岸,亞洲大陸東沿,便是上海。

  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工作時,精心提煉了“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的上海城市精神,2018年出席首屆進博會開幕式時又高度概括並向全球熱情推介“開放、創新、包容”的上海城市品格。這22個字,早已成為一張亮麗的名片,讓上海在全球超大城市的競爭中脫穎而出、璀璨奪目。

  2021年6月22日,中國共產黨上海市第十一屆委員會召開第十一次全體會議,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上海市委關於厚植城市精神彰顯城市品格全面提升上海城市軟實力的意見》,上海將擦亮屬於自己的軟實力名片。

  城市精神和品格的彰顯,首先在人,關鍵靠人。七普數據顯示,上海常住人口達2487萬,每一個人的道德規範、行為準則、言行舉止、素質狀況,都與上海這座國際大都市的形象密切相關。

  疫情期間,上海市民排隊時不僅秩序井然,而且彼此之間空出1米社交距離的畫面,引發網友熱議。很多網友稱讚上海市民講規矩、守規則。其實不止於此,大家自覺自願、積極配合,更是因為懂得風雨來襲時要同舟共濟、共克時艱的道理。

  去年的除夕夜,本是全家團圓的日子。但在那一晚,上海首批136位醫護人員離開家人,首批奔赴武漢。他們大多是臨時接到消息,但都立刻放下碗筷,和家人短暫道別,趕往醫院集結。

  在風雨來襲時同舟共濟、共克時艱,在承平順境時毫不懈怠、勵精圖治,在日常崗位上精益求精、追求極致,在平時生活中友愛友善、和睦和諧,必將把城市精神品格化為每個市民精神成長的豐厚滋養,化為城市發展進步的不竭動力。

  去年以來,上海推出24條穩外資舉措、出台擴大投資穩定經濟20條政策、公佈12條政策扶持旅遊產業、“兩張網”建設持續發力……疫情得到控製後,上海的“回血”進程始終在加速。

  2020年,上海市生產總值達38700.58億元,“五個中心”基本建成,為“十三五”完美收官。經過五年的發展,上海城市綜合實力顯著提升,全市生產總值從2.69萬億元增加到3.87萬億元,人均GDP接近2.3萬美元。

  這一成績是千千萬萬個上海人用雙手幹出來的,千千萬萬個上海人的奮鬥豐富了上海城市精神品格的內涵。

  城市的活力,說到底來源於人的創造,來自於對人的觀照。永葆不懈的追求,才能造就和遇見更好的上海。千千萬萬個你和我的奮鬥、進取、向上,必將書寫上海的新故事、新奇蹟、新傳奇。

  上海在增強軟實力時,同處長三角城市圈的南京也在努力磨煉自己的硬實力。

  近幾年由於持續建設“創新名城”,南京正在實現華麗轉身,甚至還以“創新”屢屢“出圈”,刷新了媒體的曝光度。正是因為堅持不懈地抓創新,也推動了南京體製機製的變革、思想理念的更新,營商環境和城市軟實力也完成了蝶變。

  創新的關鍵是人才。

  “寧聚計劃”、“新十條”、“高峰人才計劃”,南京借助重大創新平台集聚人才,拿出重金引才,並以貼心的服務留才。針對海外人才回流的趨勢,南京還在全國首創了“海智灣”人才街區,讓“海歸”們能享受到政務辦理、安居落戶、雙創扶持、社交聯誼、生活配套等“一站式服務”。

  隨著上述人才政策效益的顯現,城市對人才的重視,以及當地新型企業的湧現,南京交出了一份不俗的 “留才”成績單。這為南京建設創新名城儲備了一支具有國際視野、創業激情和創造活力的“生力軍”。

  在三年多的時間里,南京矢誌創新,實現了城市競爭力的逆勢翻盤,城市能級得到大幅提升。

  目前,南京已通過創新驅動,實現了城市競爭力的逆勢翻盤,城市能級得到大幅提升,在區域中充當起領跑者。

  作為江蘇的地級市,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蘇州走出了一條堪稱令人驚豔的地級市發展之路。

  2020年蘇州市GDP超過2萬億元,在全國所有城市中排名第六。作為地級市,蘇州的崛起靠的是紮實的製造業,其擁有完整的產業鏈優勢,35個工業門類齊全,製造業能力強,配套能力強、物流成本低,同時擁有宜居宜業的城市環境。

  長三角一體化是蘇州面臨的最大曆史機遇。近幾年,蘇州提出要“滬蘇同城化”,與上海錯位發展、優勢互補,更加積極主動地融入上海。

  在科創方面,“上海更多可能是0到1的原始創新,而蘇州更多會做1到10、10到100這種產業化轉化,因為蘇州具備製造業體系齊全且綜合成本相對較低。滬蘇同城化,相當於上海人多了一個金雞湖和陽澄湖,蘇州人多了一個陸家嘴和外灘。”江蘇省委常委、蘇州市委書記許昆林近期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

  同時,在融合發展中,蘇州也守好自身核心,繼續打造競爭的比較優勢,“繡好雙面繡”,打響蘇州製造和江南文化品牌。

  在改革中創新,在創新中突破,北有京津冀砥礪前行,南有長三角城市圈奮起引航,齊頭並進爭創世界之流。

  雄安新區、粵港澳大灣區的“新時代”

  2017年2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首次到雄安新區考察,並在安新縣召開新區規劃建設工作座談會。同年4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通知,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由此,這項被稱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新城計劃正式進入公眾視野。

  四年來,雄安新區努力創造“雄安質量”,創新驅動,科技賦能,草木蔥蘢,碧波安瀾,以人民為中心,宜居宜業,“未來之城”日新月異。

  如今,這片英雄的土地上,一段新的傳奇正在書寫。新區起步區、啟動區、容東、容西等重點片區開發建設面積已達30餘平方公里,百餘個重大項目加快推進,18萬多建設者夜以繼日緊張有序施工;容東片區800多棟安置住宅完成主體結構封頂,今年6月將實現首批拆遷居民入住;啟動區、起步區市政基礎設、公共服務設施加快建設,北京市三校一院計劃於今年陸續投入使用,非首都功能疏解承接能力明顯提升……乘著新時代的浩蕩春風,承載千年大計的“未來之城”正在拔節生長。

  而雄安新區通過探索創新發展之路,在新形勢下必將引領新發展,逐漸成為中國經濟發展新的增長極。

  北有雄安新區,南看粵港澳大灣區。

  粵港澳大灣區,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

  粵港澳大灣區充分發揮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創新研發能力強、運營總部密集以及珠海、佛山、惠州、東莞、中山、江門、肇慶等地區產業鏈齊全的優勢,大力培育世界級產業集群。

  在廣東省會廣州的珠江南岸,一片現代樓群依江而立,樓標矚目。橘黃色的是阿里巴巴,粉紅色的是唯品會,未來,騰訊的logo也將出現在這片天空,目前,施工中的騰訊廣州總部大樓已初具雛形。

  當前,數字經濟已成為廣州社會經濟發展的新動能,數字經濟帶來的變化正悄然織入老城生活。陪伴老廣數十年的廣百百貨已開通線上購物;海珠區的一條街道已開放自動駕駛;小到鞋包、大到車船,一批廣州數字技術服務商正在提供線上設計平台……

  2020年4月2日,廣州市人民政府印發《廣州市加快打造數字經濟創新引領型城市若干措施》,明確要求加速數字技術與製造業融合發展——以汽車製造、高端裝備、家居、生物醫藥等行業轉型為重點,大力發展芯片設計、封裝、製造和高端工業軟件,推進智能製造升級,重點支持智能汽車整車、核心關鍵零部件研發創新及產業化;推動“工業互聯網+供應鏈”創新發展。

  曆代商埠繁榮,四十餘載改革先鋒,在數字經濟的浪潮下,廣州再次勇立潮頭。

  廣東省珠海市是粵港澳大灣區重點建設城市之一。珠海橫琴新區曾是一座“蕉林綠野,農莊寥落”的邊陲小島,曆經12年發展,成為一座高樓林立、環境優美的現代化新城。

  從2009年橫琴新區設立,到2015年橫琴自貿片區掛牌,再到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對外公佈……在“一國兩製”的框架內,珠海橫琴推進粵澳深度合作,支持澳門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走出了自己的路,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績單——2020年累計實現生產總值1722.35億元,較“十二五”增長297.6%,每平方公里的地區生產總值是珠海全市的1.8倍。2021年橫琴、萬山、保稅一體化運作,預期地區生產總值9%的增長。

  “創新之都”深圳,已構建起“四個為主”的現代產業體系,即全市產業以高新技術、金融、物流、文化四大支柱產業為主,經濟增量以新興產業為主,工業以先進製造業為主,三產以現代服務業為主,成為國內戰略性新興產業規模最大、集聚性最強的城市之一。

  ……

  惟變所出,萬變不從。中國持續推進區域協同發展,對內改革,釋放活力,對外開放,海納百川。無論是雄安新區還是粵港澳大灣區,無論是京津冀還是長三角,無論是長江中遊經濟帶還是成渝經濟圈,無論是革命老區延安還是井岡山,都是中國區域經濟發展的橋頭堡,將引領城市發展進入“新時代”。

  察勢者智,順勢者贏,馭勢者獨步天下。從城市的發展蝶變中,我們看到了嶄新的中國順勢而為,推陳出新,敢於變革,實幹興邦,自信而篤定地走向世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