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反對“武漢實驗室泄漏論”,西方科學家竟遭政治迫害與威脅

2021年07月05日14:07

原標題:只因反對“武漢實驗室泄漏論”,西方科學家竟遭政治迫害與威脅

【環球時報-環球網綜合報導】在美國政府和媒體掀起新一輪“武漢實驗室泄漏新冠病毒”的陰謀論炒作和“獵巫行動”時,一些西方科學家正遭到前所未有的激烈政治打壓,僅僅是因為他們支援“新冠病毒自然起源”,或反對針對中國毫無證據的抹黑。他們有的遭到政府調查,有的被要求下台辭職,有的被迫退出自己的研究項目,有的收到含有子彈的“死亡威脅”,還有的已經被網絡暴力騷擾到不得不接受心理治療,已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這是一場有組織的政治運動,任何參與溯源工作的科學家,只要不同意‘實驗室泄漏’的論調,就會遭到攻訐。”一名在壓力下不敢、不願透露姓名的參與病毒溯源研究的西方科學家這樣對《環球時報》記者形容道,現在這一現象主要發生在美國、澳州和英國的右翼群體中,但在歐洲也有出現。

退出研究項目,關閉社交媒體,被要求辭職……主張“病毒自然起源”的美國科學家飽受政治迫害

首當其衝成為“風暴中的人物”的是美國政府首席新冠顧問安東尼·福奇。在疫情初期,福奇一直堅決反對“病毒人造”“武漢實驗室泄漏論”等論調。2020年5月,福奇在接受美國《國家地理》雜誌採訪時,曾明確表示,“通過觀察蝙蝠中病毒的進化過程及病毒現在的情況,幾乎可以肯定地說,新冠病毒並非起源於人為製造或蓄意操縱。關於病毒逐步進化的一切證據都強有力地表明,該病毒首先是自然進化,然後越界到人類。”

然而,在2021年美國掀起新一輪“病毒溯源調查”背景下,當一些此前聲稱“尊重科學”的美國左派政客也開始頻頻發出“武漢實驗室泄漏”的陰謀論調時,福奇遭到了美國政壇前所未有力度的打壓,而其立場也在攻擊與打壓下開始飄忽不定。

今年6月,一些立場上一貫以反華著稱的美國參議員——湯姆·科頓、馬可·盧比奧和瑪莎·布萊克本,聯合呼籲福奇辭職,聲稱“他已失去了美國人民的信任”。盧比奧毫不掩飾地表示,他們的這一“呼籲”和福奇不肯支援“武漢實驗室泄漏”陰謀論有關。

“16 個月以來,我們一直看到福奇博士隱瞞信息,駁回對新冠起源的合理解釋,並向國會撒謊。”盧比奧聲稱,“他應該是一個以事實為基礎的公共衛生官員,而不是一個歪曲事實以符合他個人判斷的專家。”

而在眾議院,共和黨議員馬喬麗·格林更聯合多人,發起提案要將福奇的工資“減為零”,並讓他為美國的新冠疫情負責。格林等十位眾議員聲稱,福奇故意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使病毒更具殺傷力。

在這樣的政治壓力下,福奇在今年五月突然“改口”,稱自己“並不確信”新冠病毒是否來自大自然。他稱很多人都認為新冠病毒是自然產生的現象,但現有數據無法完全推斷出準確答案,因此世衛組織需要對病毒起源繼續進行調查。不過,6月21日,他又在《紐約時報》播客節目中表示,不認為新冠病毒可能是從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

福奇飄忽的立場也沒能使他躲開攻擊。美聯社報導稱,在保守派媒體上,福奇被嘲笑為“騙子”。雖然暫沒有證據表明福奇存在不當行為,但共和黨人要求他辭職的呼聲已越來越高。

福奇並不是唯一一位遭到政治打壓的美國科學家。今年1月曾隨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赴武漢進行聯合溯源研究的美國科學家彼得·達紮克也經曆了類似的遭遇。

達紮克去年6月就曾在英國《衛報》撰文呼籲不應對新冠源頭採取陰謀論的態度。今年2月,當《紐約時報》等一些美國媒體聲稱“中國方面的某些行為嚴重阻礙了世衛在武漢的溯源研究進程”後,達紮克隨即在推特上闢謠稱,“這不是我在世衛組織任務中得到的經驗,作為動物和環境工作組的負責人,我感到中國同事們是坦誠並值得信任的。我們得到了重要的新數據,也瞭解了更多關於病毒傳播途徑的信息。”

然而,達紮克尊重科學的誠實態度卻使他遭到美國政壇的威脅,不得不退出了新冠病毒溯源的研究項目:2020年12月,彼得·達紮克被英國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列為特別工作組的主席;今年6月,《柳葉刀》在其官網發佈聲明稱,此前在相關領域與武漢實驗室有著長期合作的彼得·達紮克已“迴避”了新冠病毒委員會關於病毒起源的調查工作。

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的一名外國專家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在他公開否認“實驗室泄漏病毒”的陰謀論後,他遭受了很多美國極端右翼分子的郵件和電話威脅。他表示,這些人大多是白人民粹主義者,很多人很有“納粹”的風格。“他們告訴我,‘愛國者們’即將對我發起攻擊。”

聯合專家組另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也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對科學家來說,這是一個困難的時期,因為病毒溯源一事已被高度政治化,“但我們需要繼續這些科學研究”。

還有一些美國科學家在遭到攻擊後甚至不得不刪除自己的社交媒體賬戶。美國加州的一名病毒學專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今年1月曾在發給福奇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他認為新冠病毒是人造的。但經過仔細研究後,安德森改變了想法,他在3月發表的一篇論文中寫道,通過對比已知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數據,可以確定新冠病毒的起源完全是自然過程。

然而,當這名科學家改變了自己對新冠病毒的認知和結論後,他很快遭到了巨大的網絡暴力,在辱罵聲中,他不得不關閉了自己的推特賬號。

在6月28日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表示,新冠溯源問題是一門嚴肅的科學問題,應交由科研人員進行調查研究、合作探討。他表示,近期美國為了自身利益,不僅“政治迫害”科學家,威脅科研人員認可政客們炮製的“陰謀論”,還叫停了美國國內關於早期新冠肺炎的病例研究,其動機不純、用心不良。

說實話的澳州科學家遭政府調查,收到裝有子彈的恐嚇信

因“說實話”而遭到政府調查,並遭到極端分子網絡攻擊甚至死亡威脅的,還有澳州科學家。

2020年4月,雪梨大學傳染病與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愛德華霍爾姆斯曾在雪梨大學官網上發佈聲明稱,沒有證據表明新冠病毒起源於武漢的實驗室。他強調說,野生動物中冠狀病毒的豐富性、多樣性和進化過程均表明新冠病毒是自然起源,需要更多自然界中動物物種樣本,以此追尋新冠病毒的確切來源。

澳州SBS廣播公司在一篇題為《新冠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聽聽專家怎麼說》的文章中稱,網上謠言四起,民眾試圖通過各種猜測追溯新冠肺炎病毒起源。報導援引愛德華霍爾姆斯的觀點駁斥了抹黑武漢病毒實驗室的不實之詞。美國《外交政策》網站直言,所謂實驗室病毒泄漏的理論“站不住腳”。

愛德華霍爾姆斯多次發表支援“新冠病毒自然起源說”的專業解讀,為其帶來不少麻煩。澳州《每日電訊報》攻擊愛德華稱,他的研究是由中國政府和軍隊共同資助完成,研究結果“受到中國影響”。然而,雪梨大學隨後就澄清說,“愛德華的研究室由聯邦政府撥款資助”,其“工作完全獨立”,“沒有從中國政府、公司、機構以及個人獲得任何資助”。

據《雪梨先驅晨報》報導稱,愛德華受到陰謀論者的網絡騷擾和死亡威脅,遭到持續打擊,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中沒有休息。另據消息人士對《環球時報》透露,愛德華近期遭到澳政府調查,收到多封裝有真實子彈的匿名恐嚇信,威脅其若繼續發表類似觀點,將受到更大打擊。目前,愛德華因壓力過大正接受心理治療,已無法進行正常科研工作。

另一名澳州籍病毒學家丹妮爾安德森也遇到類似遭遇。據彭博社報導,安德森曾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工作過,也是唯一在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工作過的外國蝙蝠病毒學家。她曾對媒體介紹說,武漢病毒實驗室是一個普通實驗室,與其他任何高防護實驗室工作方式相同。該實驗室對管控病原體有嚴格的章程和要求。

報導稱,安德森對該實驗室防護程式印象深刻,後來在自己的實驗室里引進了武漢實驗室的消毒與監測系統。2019年底前,她在武漢研究所認識的人里無人生病。安德森曾在新加坡接受新冠病毒檢測,結果證明其從未感染過新冠病毒。安德森認為,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源於自然界,而非人工製造或故意泄漏。

然而,據安德森自己透露,2020年初,由於在網上揭露了涉及新冠疫情的虛假信息,她成為美國極端分子的攻擊目標,招致大量尖酸刻薄的攻擊和謾罵,不得不向警方報案。

“這是一場有組織的政治運動,任何參與溯源工作的科學家,只要不同意‘實驗室泄漏’的論調,就會遭到攻訐。這主要發生在美國、澳州和英國的右翼群體中,但在歐洲也有出現。”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參與病毒溯源工作的西方科學家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

政治打壓的背後: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就在美國出現,但美國不檢測12月前血樣

美國、澳州等西方國家出手打壓敢於堅持科學立場的專家學者,一方面是企圖將溯源這一科學問題政治化,消除抹黑中國過程中的不同聲音;另一方面,也是意在轉移國際社會視線,無視徹底調查美國疫情源頭的呼籲,包括德特里克堡及200多個美國海外生物實驗基地可能存在的問題。

隨著證據不斷積累和科學假說的不斷髮展,多項研究結果已經顯示,在其他一些國家,部分疑似陽性樣本的發現時間早於武漢首例病例,其中就包括美國:今年6月15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我們所有人”團隊發表的一項最新研究顯示,早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就已經在美國出現。

這一研究成果發表在學術期刊《臨床傳染病》雜誌上。“我們所有人”的研究人員分析了2020年1月2日3月18日的24000多份血液樣本,這些血液樣本來自全美50個州。檢測結果顯示,至少有9人的血液樣本中出現了新冠病毒抗體,其中日期最早的一例來自1月7日在伊利諾伊州採集的血樣。在1月8日從馬薩諸塞州、2月3日從威斯康星州、2月15日從賓夕法尼亞州和3月6日在密西西比州收集的標本中,研究人員也均檢測到抗體,而大部分陽性樣本是在這些州首次報告新冠病例之前收集到的。

由於感染新冠病毒後需要大約兩週的時間產生抗體,上述研究表明,這些攜帶抗體的案例至少在採集血樣前幾週就接觸過新冠病毒。其中,伊利諾伊州和馬薩諸塞州均出現今年1月初採集到的陽性樣本,證明新冠病毒在2019年12月下旬就存在於這些州。

NIH在6月15日發佈的新聞稿中提及,“我們所有人”的這項研究是對此前美國疾控中心(CDC)的一項研究結果的擴展。美國CDC的研究人員於去年11月30日發佈的一份研究結果顯示,根據對美國9個州的居民獻血樣本的檢測,早在2019年12月中旬,新冠病毒可能已經在美國出現。這一研究檢測了美國紅十字會於去年12月13日至今年1月17日期間採集的7389份血液樣本,檢測結果發現,106份血液樣本中含有新冠反應性抗體,其中39份樣本來自加利福尼亞州、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採集時間為去年12月13日至12月16日;67份樣本來自馬薩諸塞州、密歇根州等地,採集時間為去年12月30日至今年1月17日。

然而,美方並未檢測2019年12月之前的血樣,NIH和“我們所有人”項目負責人僅公開解釋“因為12月那段時期的發現已是少之又少”。對此,一名中國公共衛生專家5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美國缺乏繼續開展更深入的溯源研究的動力,如果證實美國疫情比中國出現早,甚至中國的疫情來自美國,顯然不是美國政壇和社會所願意看到的。在溯源問題上,除非美國願意讓第三方開展透明和不受限的調查,否則真相無法被完全展露出來。

澳州免疫學和傳染病學家多米尼克德懷爾曾於2021年1至2月作為世衛組織聯合專家組成員赴武漢參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他在接受捷克《經濟報》採訪時稱,中方對專家組調查開放合作,病毒來源於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存在,但缺乏證據,沒有證據表明中方隱瞞關鍵資料。德懷爾稱,溯源調查非常複雜,各國應摒棄爭鬥,相互合作,除在武漢和中國其他地區外,還要在世界其他地區繼續進行溯源研究。

環球記者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