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病毒泄漏論”,這些西方專家遭政治迫害背後

2021年07月06日06:43

  原標題:[環時深度]反“病毒泄漏論”,這些西方專家遭政治迫害背後

  [環球時報記者 白雲怡 邢曉婧 趙覺珵 郭媛丹 陳青青 冷舒眉]“陰謀論只會製造恐懼、謠言和偏見,危及我們在抗擊這種病毒方面的全球合作。”早在去年3月,就有 27名國際病毒學家在國際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暗示新冠病毒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但遺憾的是,在美國等西方國家政客和媒體的不斷操弄下,一些西方科學家僅僅因為堅持“新冠病毒自然起源”的科學論斷,或反對散佈“武漢實驗室泄漏論”及不滿針對中國毫無證據的刻意抹黑,就遭到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和毫無道理的人身攻擊:他們有的遭到政府調查,有的被要求辭職,有的已被迫退出自己的研究項目,有的收到“死亡威脅”信件,還有的被網絡暴力騷擾到不得不接受心理治療,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這是一場有組織的政治運動,任何參與溯源工作的科學家,只要不同意‘實驗室泄漏’的論調,就會遭到攻擊。”一名在壓力下不願透露姓名的參與過病毒溯源研究的西方科學家這樣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在病毒溯源問題被某些西方國家高度政治化的困難時期,也有國際病毒學家表示不會退縮,會繼續科學研究。

  他們受到打壓和蓄意攻擊

  在應對疫情等問題上,美國病毒學家一直承受著來自國內的政治壓力。疫情暴發初期,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奇就反對“病毒人造”“武漢實驗室泄漏”等論調。2020年5月,作為美國白宮首席醫療顧問的福奇在接受美國《國家地理》雜誌採訪時明確表示,“幾乎可以肯定地說,新冠病毒並非起源於人為製造或蓄意操縱。關於病毒逐步進化的一切證據都強有力地表明,該病毒首先來源於自然,然後跨物種傳播給人類。”然而,在2021年美國等西方國家掀起新一輪“病毒溯源調查”的背景下,特別是一些政客頻頻散佈“武漢實驗室泄漏論”時,福奇在重壓和種種攻擊之下立場飄忽不定。

  今年6月,湯姆·科頓、馬可·盧比奧和瑪莎·布萊克本等幾個“逢中必反”的美國參議員叫囂著讓福奇盡快辭職,稱其已失去美國人民的信任,如不辭職就讓“拜登政府解僱他”。盧比奧毫不掩飾地表示,他們的這一“呼籲”和福奇不肯支持“武漢實驗室泄漏”陰謀論有關。還有美國眾議員威脅發起提案,要將福奇的工資“減為零”,並讓他為美國的疫情負責,甚至還有人妄稱,“福奇故意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使病毒更具殺傷力”。在這樣的政治壓力下,福奇不久前突然“改口”,稱自己“並不確信”新冠病毒是否來源於自然,“即使很多人認為新冠病毒是自然產生的現象,但現有數據無法完全推斷出準確答案,因此世衛組織需要對病毒起源繼續進行調查”。不過,6月21日,他又在《紐約時報》播客節目中表示,“不認為新冠病毒可能是從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的”。一些美國保守派媒體對福奇窮追不捨,嘲笑他是“騙子”。

  福奇並不是唯一一位遭到政治打壓的美國科學家。今年年初隨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赴武漢進行聯合溯源研究的美國科學家、美國“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紮克也遭到惡意攻擊。值得一提的是,彼得·達紮克去年4月曾給福奇發郵件,支持和感謝他公開駁斥“實驗室泄漏論”,並稱其“勇氣可嘉”。英國《衛報》評論稱,該郵件被曝光後,福奇面臨的 “帶有強硬右翼和陰謀色彩的批評就越來越多”。

  去年6月,達紮克還在《衛報》撰文,呼籲不應對新冠病毒源頭採取陰謀論的態度。今年2月,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發表聲明,公然對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國際專家組在中國部分的工作提出質疑,《紐約時報》等美國媒體也妄稱“中方某些行為嚴重阻礙世衛組織在武漢的溯源研究進程”,達紮克隨即在推特上闢謠稱:“在執行世衛組織的任務中,我沒有這樣的經曆。作為動物和環境工作組的負責人,我認為中國同事坦誠並值得信任。我們得到重要新數據,也瞭解到更多關於病毒傳播途徑的信息。”然而,尊重科學和忠於科學的達紮克卻承受著巨大壓力。今年6月22日,英國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在官網發表聲明稱,達紮克已“迴避”新冠病毒委員會關於病毒起源的調查工作。

  還有一些美國科學家在遭到攻擊後甚至不得不關閉自己的社交媒體賬戶。去年2月,美國病毒學專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因不確定新冠病毒到底來源於自然界,還是被人“改造”過,曾與福奇通過郵件討論過相關問題。去年3月,克里斯蒂安在國際知名學術刊物《自然》雜誌上發表論文,表示“現有研究表明新冠病毒的起源來自於自然”。然而,當這名科學家明確表示自己的科學觀點後,卻遭到巨大的網絡暴力,不得不關閉自己的推特賬號。

  說實話的澳專家收到恐嚇信

  因“說實話”而遭到政府調查,並遭到極端分子網絡攻擊甚至死亡威脅的還有澳州科學家。2020年4月,雪梨大學傳染病與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愛德華·霍爾姆斯在雪梨大學官網上發聲明稱,“沒有證據表明新冠病毒起源於武漢的實驗室”。愛德華還強調,“這種病毒最有可能的起源是野生動物中常見的其他冠狀病毒,它們通常會轉移到新宿主上”,因此需要對更多自然界中的動物物種樣本進行研究,以此追尋新冠病毒的確切來源。

  去年4月,澳州SBS廣播公司在一篇題為“新冠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聽聽專家怎麼說”的文章中援引愛德華的觀點,駁斥有關抹黑武漢病毒實驗室的不實之詞。愛德華的專業解讀很快遭到澳州《每日電訊報》等媒體的攻擊,造謠其研究“由中國政府和軍隊共同資助”,研究結論“受到中國影響”。但雪梨大學及時澄清說,“愛德華的研究室由聯邦政府撥款資助”,其“工作完全獨立”,“沒有從中國政府、公司、機構以及個人獲得任何資助”。

  據《雪梨先驅晨報》報導,愛德華因受到陰謀論者持續不斷的網絡騷擾和死亡威脅,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沒有得到很好的休息。另據消息人士向《環球時報》記者透露,愛德華近期遭到澳政府調查的同時,還收到多封裝有子彈的匿名恐嚇信,威脅其“若繼續發表類似觀點,將會受到更大打擊”。目前,愛德華因壓力過大正接受心理治療,已無法進行正常的科研工作。

  澳州病毒學家丹妮爾·安德森也遭遇類似處境。據彭博社報導,安德森曾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工作過,也是唯一在武漢病毒所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工作過的研究蝙蝠攜帶和傳播病毒的外國專家。丹妮爾曾向媒體介紹說,武漢病毒實驗室是一個普通實驗室,與其他任何高防護實驗室的工作方式相同,該實驗室對管控病原體有嚴格的章程和要求。丹妮爾對武漢病毒實驗室的防護程序印象深刻,後來還在自己的實驗室里引進了武漢實驗室的消毒與監測系統。2019年年底前,她在武漢研究所認識的人中無人生病。丹妮爾也在新加坡接受過新冠病毒檢測,結果證明她從未感染過新冠病毒。丹妮爾認為,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源於自然界,而非人工製造或故意泄漏。然而,據丹妮爾透露,她成為美國極端分子在網絡上的攻擊目標,她的相關言論引來大量尖酸刻薄的議論甚至謾罵,為此不得不報警。

  “這是一場有組織的政治運動,任何參與溯源工作的科學家,只要不同意‘實驗室泄漏論’,就會遭到攻擊。”一位迫於壓力不願透露姓名的參與過病毒溯源工作的西方科學家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據他觀察,這樣的攻擊主要來自美國、澳州和英國的右翼群體,此外,還有一些歐洲國家也存在類似情況。

  美國動機不純、用心不良

  美國、澳州等西方國家出手打壓敢於堅持科學立場的專家學者,一方面是企圖將溯源這一科學問題政治化,消除“甩鍋”中國過程中的不同聲音;另一方面,也是意在轉移國際社會視線,無視徹底調查美國疫情源頭的呼籲,包括德特里克堡及200多個美國海外生物實驗基地可能存在的問題。

  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的一名外國專家近日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在他公開否認“實驗室泄漏病毒”的陰謀論後,收到很多美國極端右翼分子的郵件和電話威脅。該外國專家表示:“這些人大多是白人民粹主義者,很多人行事風格就像納粹分子。他們告訴我,‘愛國者們’即將對我發起攻擊。”另有聯合專家組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對科學家來說,這是一個困難的時期,因為病毒溯源已被高度政治化,“但我們需要繼續這些科學研究”。

  世衛組織聯合專家組成員、澳州免疫學和傳染病學家德懷爾表示,病毒由實驗室泄漏的說法缺乏證據,“實驗室泄漏論”迎合了部分國家的政治話語,甚至得到個別國家政府支持,其流傳有蓄意因素。而隨著證據不斷積累和科學假說的不斷髮展,多項研究結果顯示,在其他一些國家,部分疑似陽性樣本的發現時間早於武漢首例病例,其中就包括美國。6月15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我們所有人”團隊發表的一項最新研究顯示,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就已在美國出現。然而,對於這樣的研究,渲染“病毒實驗室泄漏論”的美國政客和媒體卻避而不談。

  在6月28日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環球時報》記者曾問及維護科學立場的國際專家不得已以辭職方式回應“實驗室泄漏論”的問題。對此,發言人汪文斌表示,病毒溯源問題是一門嚴肅的科學問題,應交由科研人員進行調查研究、合作探討。他還強調說,近期美國為了自身利益,不僅“政治迫害”科學家,威脅科研人員認可政客們炮製的“陰謀論”,還叫停了美國國內關於早期新冠肺炎的病例研究,其動機不純、用心不良。

  對此,相關中國公共衛生專家7月5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缺乏開展更深入溯源研究的動力,如果證實美國疫情比中國出現早,甚至中國的疫情來自美國,顯然不是美國政壇和社會所願意看到的。在溯源問題上,除非美國願意讓第三方開展透明和不受限製的調查,否則真相無法被完全展露出來。”

  武漢大學病毒學專家楊占秋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美國需要公佈更多大規模流行病學調查的資料和病例資料,包括這些病例的旅行史,並梳理這些病例跟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病例之間的關係。此外,另一個關鍵指標就是要做病毒學分析,比較病毒基因組的相似度,來確定美國疫情的來源。楊占秋認為,目前的研究表明,美國流行的新冠病毒的基因類型是最多的,幾乎所有的毒株類型在美國都有傳播。他強調說,如果從溯源的角度來講,對美國開展溯源調查的意義更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