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茨·迪特里希:西方媒體抹黑中國是場心理戰

2021年07月06日09:48

原標題:海因茨·迪特里希:西方媒體抹黑中國是場心理戰

參考消息網7月6日報導 “科學自由”組織網站6月22日發表墨西哥城市自治大學教授、著名左翼社會學者海因茨·迪特里希的署名文章。海因茨·迪特里希認為,事實在西方的宣傳中沒有地位,西方媒體基本上已經淪為帝國主義野心的工具,在全球攻擊中國社會主義成功發展的攻勢中,它們正在充當心理戰代理人的角色。全文摘編如下:

美國基於特朗普最初關於新冠病毒來源的謊言、所謂的“新疆人權問題”和香港“顏色革命”,重新掀起針對中國的抹黑運動。原因很簡單,民主黨人和拜登害怕極了,他們害怕在2022年11月舉行的中期選舉和2024年舉行的總統大選中輸給特朗普占主導地位的共和黨。

眾議院全部435個席位和參議院100個席位中的34個屆時都將展開改選。39個州長職位和其他許多州和地方職位也岌岌可危。既然資產階級“民主”體製中的政黨存在的唯一理由是贏得選舉——因為選舉是獲取國家權力的直接途徑,而國家權力反過來又是獲得社會財富(賸餘價值)的直接途徑——民主黨人現存的焦慮是可以理解的,他們擔心自己被排除在“食槽”(賸餘價值分配的旋轉木馬)之外。

因此,拜登在毫不留情攻擊中國的同時,又試圖通過對俄羅斯作出微不足道的讓步來分裂莫斯科-北京戰略聯盟。這並不出人意料。

同樣不令人意外的是,抹黑運動是中情局破壞穩定和當代“顏色革命”的慣常模式。

其中的原理就像這樣,帝國主義宣傳機器的總部將虛假新聞故事委託給樂於此道的“記者”,然後在私營媒體的“新聞”中傳播。最後,白宮拾起這些謊言,對受害方進行官方攻擊,並使這場攻擊遍及整個歐洲、亞洲和拉丁美洲的媒體。

美國的宣傳陰謀極其愚蠢無能,任何一個有見識和理智的人都不會當真。但是,資產階級“民主”國家的公民已被精英統治階級利用一種被稱為“媒體”的心理戰工具徹底洗腦。在美國,如今仍有約70%的共和黨選民認定特朗普贏得了選舉,總統職位是被民主黨人竊取。事實上,他們的心理狀態和良知水平比巴甫洛夫條件反射高不了多少。我們在討論當代資產階級“民主”的同時,談到權力精英通過“感知管理”對大眾進行文化額葉切除,這一點也不為過。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從運作方式的角度,把這種病態的政治-經濟-文化環境恰當地描述為“自上而下的階級鬥爭”。他在《紐約時報》上寫道:“這聽起來可能過於簡單化,但這就是世界的運轉方式。”或者可以用普林斯頓大學學者馬丁·吉倫斯和西北大學學者本傑明·佩奇的話說,支配世界重心的政治體製(美國)是一個“經濟精英統治”和“有偏見的多元主義”的體製,而不是一個多數主義的“民主體製”。

出於同樣的原因,時任美國國防部副部長保羅·沃爾福威茨1992年明白無誤地闡明了美國的外交政策目標,完美解釋了美國目前的侵略行為。美國外交和軍事政策的“首要目標”是防止再次出現一個可能會對(美國的單邊行動)構成與當年蘇聯的威脅旗鼓相當的新的對手,不管是在前蘇聯的地盤上或是在其他地方。這是新地區防務戰略背後的主要考慮因素,要求美國努力防止任何“敵對大國”主宰一個其資源在嚴格控製後足以產生全球影響力的地區。

對各國政府的新冠病毒大流行公共衛生反應進行任何認真的比較科學調查,都將明顯表明,中國對這種病毒的公共衛生應對沒有失敗之處。中國的危機管理是完美無瑕的。因此,按照所有邏輯標準,由美國、英國及其帝國主義媒體帶頭的西方宣傳戰中提出的“指責”和“賠償要求”是胡說八道。或者說,這種推論缺乏邏輯。

從主要鼓吹者美國的死亡人數與人口之比,以及這一宣傳受害者中國的相應死亡率中,這個事實不辯自明。在美國約3.2億人口中,與新冠病毒有關的絕對死亡人數為60.1萬(這一數據不太可靠)。如果華盛頓採納了中國實施的公共衛生措施,那麼美國今天新冠病毒死亡人數大概也就只有1200人左右。

因此,沒有必要再來討論在抗擊這場大流行的過程中孰是孰非的問題,因為事實是清楚的。任何嚴肅的科學家都知道,客觀真理源於事實。但在充斥著西方資產階級政治和意識形態的後真相世界,公共政策的表述基本上不受事實影響,假新聞是一種重要的侵略武器。

製藥行業,加上高科技和金融資本,是當今資本主義統治階層的主要派別之一。這種力量自然而然地把生命科學學者和專家吸引到了製藥巨頭的一邊。在資產階級國家政府抗擊疫情的表現中,這一點顯而易見。事實上,時至今日,歐盟仍不允許使用“衛星V”新冠疫苗,儘管這款疫苗是最好買、最經濟的疫苗之一。但資產階級政客是公司利益的奴仆,今天的科研部門基本上掌握在大公司手中,窮人和被壓迫者就是他們的剝削對象。

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出現時,政府和科學家都對其發病機理(原因和進化情況)知之甚少,無法阻止其傳播。但僅僅6周後,中國的科學界和政府就製定了一項成功的公共衛生控製措施。

這一成就堪比科學微生物學創始人羅伯特·科赫和路易·巴斯德所作出的貢獻。人們在這一成就的基礎上總結出了一套抗病毒保護方法,這是一種全球範圍內有效保護公共衛生和經濟生產的範例,世界各國政府都可以利用。

讓這一大流行病得以迅速控製的方法是:經常性大規模檢測;接觸者追蹤;嚴格隔離;佩戴口罩和強製性社交距離;充足的醫院後勤保障;提供真實和簡單的信息以提高民眾的認識;國家領導人的帶頭作用,必須身先士卒、協調國家努力、以身作則、向人民宣講生存的必要紀律。這一方法的所有步驟都必須同時實施,以達到抗擊病毒所需的協同作用。

在拜登的白宮指導下,兩個最危險的國際組織七國集團(G7)和北約重新開始了對中國的危險攻擊。

中國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接種了最多的抗新冠病毒疫苗,而且是全球人均死亡病例最少的國家之一;中國今年將為全球GDP貢獻約30%的增長;中國向許多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援助,以抗擊新冠疫情。對這一切,西方都置若罔聞!

這些是中國國家和外交政策的事實。但是,眾所周知,事實在宣傳中沒有地位,西方媒體基本上已經淪為帝國主義野心的工具,在全球攻擊中國社會主義成功發展的攻勢中,充當心理戰代理人的角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