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20萬、3年20個項目,男人做醫美有多狠?

2021年07月06日14:19

原標題:1年20萬、3年20個項目,男人做醫美有多狠?

開菠蘿財經(kaiboluocaijing)原創

作者 | 吳嬌穎 金璵璠 蘇琦 聶菲 路俊迪

編輯 | 吳嬌穎

“男人愛美”,在當下已經算不上是新鮮話題了。美妝護膚、潮流穿搭和運動健身,早已成為“精緻boy”的進階三部曲。

但很多人沒想到的是,“男顏經濟”的崛起,也撬動了男性醫美市場這塊蛋糕。Mob研究院發佈的《2021年“男顏經濟”研究報告》顯示,近年來醫美類APP男性用戶佔比明顯上升,到今年5月已達到35.7%。

而且,男性做起醫美來,比女性更捨得花錢。某醫美APP數據顯示,男性醫美消費者的平均客單價是女性的2.75倍。有數據顯示,2020年,男性醫美消費項目規模前五名分別是皮膚美容、注射美容、面部輪廓、眼部整形、鼻部整形。其中的皮膚美容和眼部整形,則是男性醫美消費增長最快的類別。

什麼樣的男性會沉迷醫美項目?是迫於顏值焦慮還是年齡壓力?做過醫美的男性會遭遇外界的不理解嗎?

開菠蘿財經和5位沉迷醫美的男性聊了聊,發現他們走進醫美機構的初衷,或是想消除外形缺陷,或是迫於身邊年輕人的壓力,或是發現依靠自身新陳代謝很難恢復狀態。他們普遍熱衷於光子嫩膚、水光針、除皺針、瘦臉針、熱瑪吉、玻尿酸填充等輕醫美項目,對整形項目較為謹慎,植髮則適應於“剛需”人群。

在這些有著豐富醫美經驗的男性眼裡,追求美不拘泥於性別和年齡,通過輕醫美改善容貌和外形,合情合理。不過,也有人坦言,醫美是一個“無底洞”,變化越大,越容易產生心理依賴。他們以過來人的經驗提醒,醫美市場魚龍混雜,在決定“動臉”之前,擦亮雙眼,選擇一個正規的機構和專業的醫生,是醫美體驗成功與否的關鍵。

一年花20多萬元年輕8歲,

我覺得值了

宋啟亮 | 40歲 互聯網公司從業者

一年多前,我對醫美“零認知”,自從換了一份醫美領域的工作,一年花了20多萬元,“做臉”、“做肚子”,一入醫美深似海。

我原來的臉就是個“大花臉”,你能在我臉上找出三種不同的顏色,有黑色、紅色、褐色,臉上的痘坑、塌陷、皺紋都比較多,跟月球表面似的。我以前不太在意,直到來了這家醫美相關的公司。

這是一家平均年齡28歲的新經濟互聯網公司,40歲的我在高管里年齡第三長。在年輕人堆裡待著,每天看著身邊這些90後副總裁,自然是有壓力的。我想讓自己看上去年輕一點,也擔心因為年齡遭遇職場歧視——明明我有能力做好這份工作,我的手還沒老,但如果我的臉看上去特別老,老闆會質疑我的能力。

來源/Pexels

我先是做了一套二氧化碳點陣激光、超光子嫩膚和微針,這是一個破壞項目和兩個修復項目。二氧化碳點陣激光的破壞力非常強,相當於給皮膚換一層皮,用激光將整張臉全部破壞,再讓肌膚重生,長出的新臉就沒有問題了。不過這個項目會把皮膚屏障功能全部破壞,年輕人修復力強,像我40歲的年紀,靠皮膚自行修復速度太慢,“沒有臉”的狀態非常嚇人,為了加快修復,我又做了超光子嫩膚和微針。

不得不說,做醫美的確會上癮。我作為一個從業者,原本是以冷靜的心態去體驗醫美的,但最後一看效果簡直是天翻地覆的。我開始琢磨,怎麼能變得更年輕。這種癮和吸煙喝酒不一樣,不是生物層面的癮,是照鏡子的時候才會觸發的癮,是一種心理上的依賴。

因為要代表公司出席活動,為了上台演講時形象更好一些,我會算好時間,在臉上打水光針、超光子嫩膚,在額頭打肉毒杆菌。

但這時候的我,身高180cm、體重80公斤(從200多斤慢慢減下來的),看上去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年男人,而且年齡一大,再怎麼節食運動,肚子都是大的,於是,我去做了酷塑冷凍溶脂。這是我做的所有項目里最貴的,一個點位4000元,我在肚子上打了23個點位,花了8萬元。

現在的我回到了三十二三歲時候的狀態,別看我花了20多萬元,但我認為性價比好過抹化妝品。我以前從事過美妝用品相關行業,從結果導向來看,20多萬元的美妝用品往臉上抹,效果遠不如做幾萬塊的醫美項目,特別是瘦身項目就更不可能了。

說實話,人到中年後,不論男女都會有年齡和容貌危機,做醫美,既不犯罪,也沒給他人造成不便,對我來說也不貴,誰不想讓自己看上去更年輕一點呢。

當別人以為我只有20歲,

豈是一個“爽”字了得

Julien chen | 28歲 某美容機構聯合創始人

近三年時間里,我嚐試了20多種醫美項目,花了10萬元左右,占全年收入的六分之一。我自己覺得非常值,因為現在出去玩,大家都覺得我是22歲的大學生,但實際上我已經28歲了。

我第一次做醫美,是大三那年。因為我的臉是嘟嘟臉的類型,很多人會自然地把我代入“弟弟”的角色,總是開玩笑讓我“賣個萌”,我真的很討厭別人說我“可愛”,所以想改變。

我做過的醫美項目,主要分三類,水光針、皮膚類光電項目,以及抗衰類項目,包括治療黑眼圈、瘦臉針、瘦肩針,以及定期的肉毒素全臉除皺。反正明星做過的和口碑熱門的,我基本都會嚐試。

做完這些醫美項目後,我的皮膚比以前好多了,人看上去也更有活力了,朋友們都說我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至少年輕5歲。當別人以為我只有20歲的時候,豈是一個“爽”字了得。

來源/Pexels

當我自信了,會更積極地與外界接觸,我喜歡自己這種容貌和狀態上的改變。以後如果有機會,我還想嚐試美白項目,因為我對“白”有執念,希望自己“白如白牆”。不過醫生告訴我,現有的合規手段沒辦法達到我這種要求。

容貌焦慮不分男女,我覺得只是男女想改變的方向不太相同,男性可能更在乎五官輪廓,女性更在乎抗衰老。不過醫美不是“換頭術”,只能在既有基礎上幫我們優化。每次做新項目前,我也會擔心效果和自己預設的不一樣,所以每次都會非常詳細地與醫生溝通。我看過太多做醫美後“腸子都悔青了”的人,大概率是因為醫生沒找好,或項目不對口,或溝通不到位。在醫美市場,好醫生和好機構太重要了。

我身邊做醫美的人很多,尤其是抗衰和植髮,簡直是現代人的剛需,“錢還沒賺夠人就老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去“野雞作坊”打針的人,

臉僵的概率非常大

肖鬆 | 35歲 互聯網市場人員

我做過瘦臉針(結合下頜緣提升)、皮秒、水光針、光子嫩膚、超聲刀和熱瑪吉等項目,總共花了6萬多元。

這些項目都是在一家正規的整形醫院做的,我沒有去過小作坊做醫美,即使有熟人在裡面做過,推薦給我,我也不會去。

我陪朋友去過一個私人診所,價格只有正規醫院的一半,甚至更便宜;還有一個朋友利用工作日午休時間,在樓下車里“抽空”打了一針。他們膽子真的大,但去“野雞作坊”打針的人,臉僵的概率非常大。

來源/Pexels

我的醫美之旅從2019年才開始。動了醫美的心思,是因為當時經常出國、倒時差,導致生物鍾混亂,新陳代謝的速度趕不上變胖的速度,而且發現減肥已經瘦不下去了,尤其是臉。在一位朋友的介紹下,我去打了瘦臉針,兩週後開始見效,打消了我此前所有顧慮。

我發胖的那段時間,有種自暴自棄的感覺,做完醫美確實會更自信。後期我配合打了水光針,氣色也變好了,整個人的精神狀態有明顯提升。我做醫美,不是為了讓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而是變成更好的自己。

我還有一個朋友看我打瘦臉針效果好,也去打了,臉卻更胖了。我的醫美顧問說,臉上脂肪多的人不適合打瘦臉針,咬肌肌肉沒了,反而無法收緊面部輪廓,但是不正規的診所,不會告訴你你適合什麼,而是你想打什麼就打什麼,能賺錢就行。

我認識的做醫美的男生確實越來越多了,相比女生朋友傾向於做墊鼻子、墊下巴、面部填充,以及除皺、割雙眼皮這類整形類醫美,大部分男生很少做改變容貌的手術,做的多是眼袋、熱瑪吉、瘦臉針等護理提升類輕醫美項目。

男性做醫美項目的年齡普遍會比女生晚10年,現在很多女生20歲出頭就開始做醫美了,而且自身狀態越好的,或者長得越好看的,對自己要求越高。男生主要是到了35歲以後,靠自己的新陳代謝很難恢復到以前的狀態。

我周圍人對醫美的態度一直都比較開放,彼此之間也會分享“做臉”的經驗,這不是什麼丟人的事。追求美乃人之本能,只要你做得好看就行。

男性變美,是對女性視覺的尊重

小範 | 30歲 美妝直播帶貨主播

有一句話叫“你的臉決定你的生活過得好還是不好”,所以我有錢就會投資在臉上,每個月在醫美上的花費占月收入的一大半。光子嫩膚、水光針、微針、熱瑪吉,幾乎所有的輕醫美產品,我都嚐試過。

可能是因為從小隻和女生玩得來,我非常愛美,又一直感覺自己的臉非常幹癟,所以想對自己狠一點,來一次漂亮的轉身。但我不想走普通男生追求的帥氣路線,想讓臉型飽滿圓潤可愛一些,看起來更親近。

我2019年開始接觸醫美,經過某醫美APP線上諮詢、跟醫美機構老師的現場溝通後,決定做玻尿酸面部填充,用了6只中分子玻尿酸,填充面頰、淚溝、法令紋、鼻基底和Apple肌,大概花了一萬元左右。做完的效果超出我的預期,皮膚氣色變好了,臉部圓潤許多,但維持時間不長。為了讓臉部飽滿感更強,我再次嚐試了另一個品牌的玻尿酸。

之後,我從事了美妝主播的工作,需要上鏡,對皮膚要求較高,為了消除臉上的痘痘和碩大的毛孔,我又做了光子嫩膚和除皺的水光針。

來源/Pexels

男生做整形醫美,也不過是愛美的表現。一般,別人在不瞭解你的情況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的臉。如果一個皮膚白嫩的小鮮肉和一個油膩的大叔站在你面前,你大概率會對前者更有好感。

我覺得,男性變美也是對女性視覺的尊重,自己變得更好看,女性朋友看著也舒心。30歲的我,皮膚變得粗糙時,會打光子嫩膚;有皺紋時,會打除皺針;甚至還會帶動身邊的女性朋友去做醫美保養,包括我的媽媽,也在我的影響下做了線雕提升和熱瑪吉。

現在大多數男孩子,能做好補水嫩膚、隔離防曬,就算很精緻了。不過我發現身邊有很多希望“更精緻”的小哥哥,會選擇去做磨骨整容,我覺得這才是男性的容貌焦慮。每種臉型都有優點,自然掩蓋缺點、放大優點,才是正確的,不要盲目聽從醫美整形諮詢師,涉及整形的項目一定要慎重,動刀有風險,整形不一定會讓自己變得完美。

醫美不是剛需,

在可承受範圍內按需選擇

小林 | 23歲 製造業項目管理

我今年連續做了兩個醫美項目,一個是植髮,花了近3萬元,另一個是給下巴打玻尿酸,花了2000多元。

我從大學的時候起,就有植髮的想法,並且開始為此存錢。當時發現自己額角有不小面積的光禿,發縫也比較稀疏,經常因為頭髮崩潰。打玻尿酸,也是因為我發現自己存在下巴偏短後縮的情況,每次別人看我側臉或者要幫我拍照,我都特別緊張。

為了改善長期以來這些缺陷導致的不自信,也是為了取悅自己,我在工作後存夠了錢,就很快去做醫美了。

其實做手術之前,還是很有心理壓力的,一方面怕效果不佳,另一方面也怕有副作用,再就是怕實際方案的花銷與個人預算不符。為此,我在網上看了很多網友的分享,也查了很多資料,對比了一些醫美平台的報價。醫美不是剛需,還是要在自己可承受範圍內按需選擇,儘可能選擇正規的大型連鎖醫美機構。

目前來看,我這兩次醫美還是挺值得的。打玻尿酸的效果立竿見影,雖然剛打完會顯得有些誇張,兩週後融合得差不多就自然很多了。植髮的最終效果還有待觀察,因為植髮區頭髮還沒全部長出來,但恢復情況還可以。其實植髮最煎熬的不是手術過程,而是術後半年甚至長達一年的過渡期,這個期間很難弄造型,而且脫落期會讓你嚴重懷疑是不是手術失敗。

來源/Pexels

做了醫美之後,自己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以前一直都是留有劉海的造型,出門也一定要洗頭、吹得很蓬鬆,用劉海遮蓋額角,噴大量髮膠定型。但現在敢大大方方露額頭了,氣場強了,也更自信了。以前拍照會對自己側臉不自信,當意識到別人在看我側臉時,我都會緊張,調整了下巴之後,就沒那麼害怕鏡頭和“關注”了。以後,我還想嚐試皮膚相關的項目,改善因為長期反複冒痘和痘印殘存被損害的膚質。

我之所以有容貌焦慮,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與自己頻繁接觸網絡世界有關,但仔細想想,很多人在網絡上呈現出來的自己,不一定是真實的,我不需要把自己強行與他人置於不平等的賽道,進行自我打擊。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現在這個時代,追求美已經不拘泥於性別和年齡了。男生做醫美要面對的困擾,無非就是部分保守派的不接受。其實我覺得沒必要太在乎別人怎麼看,只要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適度調整,都是合情合理的。

我做了醫美後,也比較大方地向周圍的朋友分享了,我花了錢,有行動力,有勇氣,沒什麼難以啟齒的。如果有人問我,我都會大方承認,說不定還可以給有類似需求的人作參考。

*題圖來源於Unsplash。應受訪者要求,宋啟亮、Julien chen、肖鬆、小範、小林為化名。

你怎麼看待男性做醫美?

(作者:開菠蘿財經 )

聲明:本文由21財經客戶端“南財號”平台入駐機構(自媒體)發佈,不代表21財經客戶端的觀點和立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