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光穿越中尋夢紅旗

2021年07月08日05:16

原標題:在時光穿越中尋夢紅旗

對於趙雪鬆來說,每件試驗後的樣品,他都會認真檢查,不放過一絲細節,確保驗證結果的準確性。

在齊嵩宇看來,近年來,紅旗的崛起離不開改革,也離不開紅旗品質的薪火相傳。

在王智眼中,自主品牌的發展必須牢牢掌握核心技術,而紅旗近年來優秀的市場表現正與隨處可見的技術創新密不可分。

“瞭解紅旗品牌歷史的人可能不少,但在我看來,63年過去,紅旗早已昇華成一種圖騰、一種文化、一種品質。”原一汽汽車研究所副總工程師,發動機設計專家楊建中如是說。

雖已耄耋之年,楊建中至今還記得1958年的那個夏天。

那年,奠基僅5年的第一汽車製造廠(以下簡稱“一汽”)接到了製造國產高級轎車的任務。在那個“連一顆螺絲釘都需要進口”的年代,33天的時間內,一汽全廠總動員,組成攻關突擊隊,硬是用“手摸鎯頭敲”的方式讓第一輛紅旗車橫空出世。

當時,紅旗車更多是參照1955型克萊斯勒轎車逆向研發而來,但一汽創業者們自力更生、自強不息的精神卻成為中國汽車工業發展的一顆火種。

如今,紅旗已走過了超一甲子的時光。在市場化的過程中,紅旗也曾飽受質疑,經曆了巨大的轉型之痛,但它無疑是一代代人深深的情懷和神聖的記憶。

“一汽作為新中國的‘長子’和汽車工業的搖籃,68載的創業史、發展史,是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社會主義建設史的一個縮影。”在一汽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徐留平看來,“紅旗”與“解放”這兩大民族汽車品牌的樹立,實現了新中國汽車工業從無到有的重大轉折,奠定了我國民族汽車工業發展進步的重要基礎。

2018年1月8號,“新紅旗”品牌發展戰略發佈。從2018年年初到2020年年底,新紅旗實現3年42倍“三年三級跳”增長奇蹟。今年上半年,紅旗整車累計銷量14.5萬台,同比增長107%。

幾經歷史浮沉,如今,紅旗的築夢者們正毫不猶豫地邁向歷史舞台的中央。而從紅旗的振興曆程中,不難一窺中國汽車工業的發展密碼。

“趕廟會”張榜招賢 “連軸轉”技術攻關

1953年,一汽作為蘇聯援建的156個項目之一,開啟了新中國民族汽車工業的進程。創建初期,來自全國各地的創業者從零開始,僅用三年時間就完成了工廠建設,實現了第一代解放品牌產品下線,徹底結束了新中國不能造車的歷史。

中國汽車工業的歷史大幕正式展開於1953年。也正是1953年,從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汽車專業畢業後,年僅20歲的楊建中加入一汽。

楊建中還記得,1958年7月,一汽接下了製造國產高級轎車的“軍令狀”。那時,中國汽車工業幾乎一片空白,離新中國成立10週年大慶只有約一年的時間,製造一輛高級轎車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為此,我們用了‘趕廟會’的方法。所謂‘趕廟會’,就是把參考車型的零件拆分到齒輪、軸的程度,擺放開來,組織全廠工人排隊去看,認領任務。”楊建中說。

他回憶道,當時,一共2000多個零件,擺滿了整整5個車間。僅半天工夫,零件就被工人一搶而光。自此,手工敲打的聲音在一汽車間里晝夜不停。

“趕廟會”張榜招賢,“連軸轉”技術攻關,當年8月1號,代號CA72的紅旗轎車就成功下線。1959年10月1日國慶節,國家領導人乘坐紅旗高級轎車檢閱了受閱部隊,這是紅旗車第一次向全國人民亮相。

1960年3月16日,紅旗CA72轎車在萊比錫國際博覽會上展出,並受到了極大的關注和好評。從此,《世界汽車年鑒》中有了中國的專欄,“紅旗”也由此成為世界級名車。同年,紅旗相繼參加了萊比錫國際博覽會、日內瓦展覽會,還被載入了《世界汽車年鑒》。

在“趕廟會”中,楊建中領下了發動機製造這塊最難啃的硬骨頭,並與發動機設計結下不解之緣。他主持設計了紅旗200HP和250HP發動機,以及國家元首防彈轎車300HP V8汽油發動機等多款發動機,為紅旗的開發奠定了堅實基礎。

如今,楊建中的青絲已成白髮,但在他心中,永遠都銘刻著自主研發的印記。“紅旗品質也必將激勵著一代又一代汽車人向世界汽車產業的高地奮進。”

“紅旗人的精氣神被重新激活了”

對於變革中的中國汽車產業來說,年輕一直是一個與年齡無關的概念。深度挖掘技術革新潛力,弘揚改革創新的時代精神,不少老牌汽車企業發起了“自我革命”。但不可否認的是,當激烈競爭成為汽車行業新常態,紅旗想要找回昔日的榮光,絕非輕而易舉。

2017年9月,伴隨品牌佈局、體系重構、人事改革等一系列動作的實施,“快節奏、高效率”的氛圍在一汽內部蔚然成風,紅旗品牌展現出許久未見的朝氣。

隨後,2018年1月,一汽發佈了全新紅旗品牌戰略,系統地闡述了紅旗的發展規劃,新紅旗品牌進入了快速發展新階段。

“這幾年,紅旗人的精氣神被重新激活了!”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一汽紅旗工廠高級技工齊嵩宇說。

1994年畢業後,齊嵩宇就進入了紅旗工廠。在20餘年的從業經曆中,他的職業生涯與紅旗緊緊綁在了一起。

從業至今,齊嵩宇一共取得了33項發明專利,其中28項獲得國家科技創新獎。他也從一名普通工人成長為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獲得者、全國勞動模範,被同事稱為“生產線上的發明家”。

“質量不是檢查出來的,而是過程保障出來的。”齊嵩宇直言,在一次次創新背後,正是紅旗對品質100%保障的要求。

“正是有了這樣的保障要求,促使我在工作中不斷觀察生產中可能存在的引起質量缺陷的因素,對生產工藝不斷優化和改進。‘極致標準、極致要求’,這是工匠精神,也是紅旗品質。”齊嵩宇說。

對於紅旗品質,也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讀。有人說,它代表著艱苦奮鬥、開拓創新的民族精神。也有人說,它代表著與時俱進、敢為人先的時代精神。但毫無疑問的是,當下,紅旗品質正驅動著紅旗品牌加速前進。

在一汽集團新能源開發院電機電驅動研究所變速器開發高級主任趙雪鬆看來,自2018年一汽發佈了“中國式新高尚精緻主義”的品牌理念,並把成為“中國第一、世界著名”新高尚品牌定為發展目標後,新一代的紅旗人正踐行和傳遞老一代紅旗人拚搏的精神,眾誌成城、敢於擔當、幹勁十足。

作為紅旗自主DCT變速器開發負責人,趙雪鬆帶領團隊奮戰在探索DCT核心技術的第一線,先後突破低噪音齒輪、大容量貼碳同步器、輕量化殼體等多項核心技術,獲專利65項。

同時,他帶領團隊建立了DCT構型分析方法,成功應用於橫、縱置兩大平台多款DCT開發,技術指標實現行業領先。

值得一提的是,經過多年不懈努力,DCT220、DCT270、DCT400三款重磅自主產品於2018-2020年相繼投產,累計產量已達20萬台。其中,DCT400榮獲“世界十佳變速器”稱號,並搭載在紅旗H9上。

“2018年新紅旗品牌發佈時,讓我想起了1958年一汽打造第一輛紅旗時的情景。”趙雪鬆說,“老一代紅旗人挑戰未知的勇氣和魄力,也激勵著我們向困難發起衝擊。”

對此,一汽研發總院試製所加工中心操作工王智同樣認同。從業22年來,王智從來沒休過年假。作為一名黨員,在黨支部發起的立項攻關行動中,他每年都帶頭申報攻關項目,突破技術難點。

近一年來,他研發的數控曲軸拋光換型調試技術獲得“全國職工優秀創新成果獎”,在第二十四屆全國發明展中“多角度加工坐標系自動設定方法”等3個項目獲得銀獎。同時,他帶領數控團隊完成課題攻關6項,解決技術難題20餘項,新申報國家專利12項。

因此,王智被聘為一汽集團首席技能大師,獲得我國高技能人才的最高政府獎項“中華技能大獎”,被評為“中央企業優秀共產黨員”。

“自主品牌的發展關鍵在核心技術。在未來的競爭中,不能被技術‘卡脖子’,而是應該將核心技術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王智直言,這幾年,紅旗品牌更加市場化、年輕化,離不開隨處可見的技術創新,這也是紅旗品質的題中之意。

從借鑒模仿到正向研發,從“鼓勵汽車進入家庭”到連續位列全球汽車產銷量第一,從對全球汽車巨頭的亦步亦趨到汽車“新四化”引領世界潮流,幾十年來,中國汽車人以前所未有的勇氣與行動積極投身這場大變革浪潮中,讓“汽車強國夢”成為時代最強音。

以技術為基石,以市場化為導向,紅旗的變革動作正全面鋪開並不斷深化。在業內人士看來,在中國向世界汽車產業高地發起衝擊的征途上,紅旗品質永不褪色,並將在一代又一代汽車人的傳承中綻放出新的時代光芒。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程鴻鶴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7月08日 1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