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位國際專家在頂級期刊發聲力挺中國的背後,原來還有這些隱情

2021年07月08日23:00

原標題:24位國際專家在頂級期刊發聲力挺中國的背後,原來還有這些隱情

多名本月5日在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聯合聲明、駁斥“實驗室泄漏論”的國際頂尖醫學專家日前對《環球時報》記者透露,在過去六個月裡,多家西方右翼媒體曾一個接著一個地反複聯繫他們,逼迫他們說明是否會改變“病毒起源於自然”的立場。他們透露,這些右翼媒體的策略是,先通過電子郵件對科學家們進行騷擾,再援引《信息自由法》泄露這些私人郵件,並在媒體上對他們大加攻擊。

7月5日,24位國際知名醫學專家在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題為“科學,而非猜測,才是找到人感染新冠病毒途徑的關鍵”的聯合聲明,駁斥美國一些政客推動所謂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表示“目前沒有科學證據支援新冠病毒從中國實驗室泄漏的理論”。去年2月,正是這些專家在《柳葉刀》上發表聯合聲明,支援正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科研、衛生和醫務工作者,強烈譴責網絡上流傳的關於新冠病毒的陰謀論。

聲明發表之後,聯合作者之一、美國波士頓大學醫學和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傑拉爾德·庫什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在去年2月的聲明發佈後,科學家們收到了很多詢問和媒體評論,“試圖糾正我們在2020年說過的話,或解釋我們當前的觀點”,此次公開信正是對這些聲音的一次回應。“我們仍然堅持2020年的觀點,並繼續向中國和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和醫療專業人員表示聲援。”

“很多人誤解了我們的第一封信,儘管它是用非常簡單的英語寫成的。很多媒體機構也誤讀了我們所說的話,以至於我們覺得很有必要重申我們的觀點,那就是我們還不知道新冠病毒的來源,任何人都不知道。指責中國政府和中國科學家的言論應該受到譴責,因為沒有任何明確的數據能指出病毒的來源。”公開信聯署者之一、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病毒學家查爾斯·卡利舍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

而另一名聯署科學家則向《環球時報》記者透露,聯繫他們的大多是一些右翼媒體,他們的詢問是一種“策略”,目的是為了最終在媒體上把幾十名的科學家照片“掛”出來,寫明每個科學家現在的觀點,進行獵巫。而《信息自由法》也為這些右翼媒體提供了“便利”,他們先私下單獨騷擾科學家,然後再援引這一法律泄露電子郵件,接下來在媒體上對科學家大加攻擊。

事實上,就在今年6月7日,英國右翼小報《每日郵報》就發表過這樣一篇報導,排列出了27名世界知名科學家的照片,並用了這樣一個聳人聽聞、獵巫意味十足的大標題:“《柳葉刀》的編輯拒絕透露他是否還在支援他此前發表的那封臭名昭著的詆毀‘中國實驗室泄漏理論’的信,還聲稱問詢這事是在侵犯他的隱私”。

庫什對《環球時報》記者感歎,科學只有在信任與尊重的環境下才能發揮最好的作用,也只有這樣的環境才能使客觀和透明的合作成為可能。除非當下的情況得到改變,否則下一階段的溯源科學研究將很難展開,而且拖得時間越長,難度就越大。

與此同時,庫什還對此前赴武漢進行聯合溯源研究的美國科學家彼得·達紮克近期的遭遇表達了遺憾——由於多次公開駁斥“實驗室泄漏論”,達紮克與中國的合作項目被調查,並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迴避”了《柳葉刀》新冠病毒委員會關於病毒起源的調查研究工作。

“達紮克博士是世界上最有成就的病毒生物學家之一,任何國家、組織或群體對他設置的任何障礙都只會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庫什表示。

儘管如此,這封由世界上最頂尖的國際醫學專家撰寫的公開信卻鮮有美國媒體報導。據《環球時報》記者此前瞭解,多名堅持以科學態度處理溯源問題、反對“實驗室泄漏”陰謀論的美國和澳州科學家正面臨巨大的政治壓力,一些人不得不退出其所在的科研項目,甚至遭到死亡威脅。

就在《柳葉刀》這封公開信發表的同時,雪梨大學傳染病與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愛德華·霍爾姆斯和二十餘名科學家8日也發表了一篇聯合評論文章,總結並回顧了新冠病毒起源的現有科學證據,並強調沒有證據指向“實驗室起源說”。

“很不幸,(溯源)話題變得如此政治化”,該文章作者之一、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病毒研究中心教授大衛·羅伯遜8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應遵循證據指向的方向來進行溯源研究調查,而不是陷於某個假設的情景,把一些個人和機構當成“替罪羊”。

他表示,科學家們一直在對新冠病毒進行分析,直至目前,沒有跡象顯示它是在實驗室中被製造出來的,在實驗室中沒有發現有什麼“近親”病毒可能是早期病例的“祖先”,也沒有明確證據顯示早期病例和被認為是出售易感動物的市場有關。

環球時報-環球網報導 記者 張卉 陳青青 白雲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