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普文化:中國嘻哈第一股 上市暴漲650%

2021年07月09日14:17

  原標題:中國嘻哈第一股,上市暴漲650%

  來源:青年橫財發展會

  前幾天,滴滴成功上市後又被全網下架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算是最近資本市場里的大熱門了。

  然而,當時跟滴滴同一批赴美上市的中概股當中,一家名為“普普文化”的公司則表現強勁,只是光芒被名氣更大的滴滴所掩蓋。

  普普文化上市兩天,便從12美元的開盤價漲到了78美元,暴漲6.5倍,市值最高時接近20億美元。但是,隨之而來的就是幾根大陰線,目前已經跌破20美元了。

  就目前的股價來看,還是比其擬定的6美元發行價高出2倍。而這家主營嘻哈文化內容運營的公司,被業界稱為“中國嘻哈第一股”。

  有一說一,中國的嘻哈市場如今仍然還有熱度,滿大街的Rapper和爆滿的練舞房足以說明一切。有句話就說了:“考不上大學咱不怕,進廠牌和厚米闖天下。”

  現在搞嘻哈文化的公司太多了,但這個我從沒聽過的公司能成為“中國嘻哈第一股”,這是我完全沒想到的。而這張朋友圈的截圖更是讓我對普普文化產生了極大的好奇。

  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嘻哈文化公司到底是幹什麼的?搞嘻哈文化到底有多賺錢?普普文化是怎麼發家的?普普文化到底有何魅力?

  我將帶領大家一探究竟。

  其實,這不是普普文化第一次上市。2016年,普普文化就曾掛牌新三板,後來在2019年摘牌了。

  問題在於,新三板的流動性很差,很難融到資,並且每年都需要付錢,一般實力不強的公司上新三板就是想在資本市場上打響知名度,賺點名氣。

  也有人分析,普普文化就是出於這種考慮才掛名新三板。

  2017年,普普文化完成了一輪667萬元的融資,其中230萬元為明星胡海泉認購,每股價格9.2元,他的持股比例為3.45%,胡海泉成了普普文化的第五大股東。

  這裏的胡海泉跟其他亂開火鍋店的明星不一樣,他早在2009年就開始以個人身份進行天使投資了,並於2015年成立海泉基金,在2016年被評選為最佳跨界投資人。

  目前,海泉基金旗下管理規模達13億元,且戰績頗豐,其投資的項目有80%以上獲得了下一輪融資,投資範圍涵蓋消費升級、智能硬件、醫療器械、環保、智能家居和泛娛樂等領域。

  而這波普普文化,胡海泉絕對是賺麻了,如果套現及時,他那230萬元將獲得超過60倍的回報。

  根據普普文化的招股書顯示,其在2019年、2020年的收入分別為1903.18萬美元、1568.81萬美元,相應的淨利潤為383.18萬美元、262.58萬美元。

  普普文化公司雖然不大,但它確實還挺賺錢,它是靠什麼賺錢的呢?

  目前,普普文化的收入主要來源於三個部分:

  一、來自舉辦活動業務的收入占2020年總收入的34%。

  二、活動策劃和執行業務的收入占2020年總收入的52%,這是營收的大頭。他們組織或經營音樂會、嘻哈活動以及在線嘻哈節目,通過廣告商在活動中提供的讚助費和門票銷售獲得收入。

  三、市場營銷業務的收入占2020年總收入的13%。

  2019年,普普文化為35個客戶提供了43場活動服務,2020年,普普文化為16個客戶提供了49場活動服務,其音樂會和嘻哈活動分別吸引了12.2萬和12.79萬名觀眾。

  而在2020年3月至2021年1月底期間,普普文化的在線嘻哈節目瀏覽量超過了2.64億次。這麼一看,普普文化辦活動這一塊還是非常有實力的。

  雖然2020年普普文化依賴的線下活動由於疫情原因導致占比大幅下降,但隨著國內疫情的好轉,它的主要收入來源也恢復得差不多了。

  看到這裏,很多人都會有一個疑問。之前咱都沒聽過這家公司的名字,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怎麼就在納斯達克突然發力了?

  其實,普普文化在業內可以說是一家很強的公司了。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一家認可度非常高的專業機構)的報告,從普普文化2019年的收入來看,它在中國嘻哈文化和街舞市場行業中均排名第二。

  而作為一家以嘻哈文化為內核的公司,其創始人也是一位資深的B-boy。

  普普文化的創始人叫黃卓勤,早在大學期間便創辦了街舞社並擔任社長一職。

  2002年,黃卓勤與黃海龍等一眾前街舞社成員創立了福建精舞門,在2008年獲得CCTV5全國街舞大賽冠軍。

  不過,黃卓勤不久之後就離開了精舞門,進了可口可樂擔任市場部品牌推廣專員。

  在可口可樂幹了幾年後,黃卓勤又去了福建一家廣告公司的廈門分公司擔任總經理,他在這期間積累了豐富的運營和營銷經驗。

  出於對嘻哈文化的熱愛,黃卓勤在2007年就註冊成立了普普文化,但那時候國內的嘻哈文化產業還不成熟,處於地下狀態。

  為了讓公司能夠生存下去,黃卓勤只得通過以前積累的經驗和人脈來創收。

  所以,普普文化一開始主要是為快消品行業的公司提供服務的,他們為可口可樂、百威英博、恒安集團等世界500強公司提供創意傳播服務。

  2015年,這些服務對普普文化總收入的占比高達98%,雖然收入還在保持穩定增長,但黃卓勤心裡還是有點不得勁兒:“總覺得跟公司的調子不太一樣。”

  在確保公司能順利活下去之後,黃卓勤就開始慢慢增加嘻哈文化方面的業務了,事業開始穩步推進。

  2016年,普普文化開始主辦一些嘻哈活動,創意傳播服務對總收入的占比下降至83%,普普文化在業務構成上終於有了一點嘻哈文化的調子。

  同年,普普文化掛牌新三板,成為首家嘻哈文化上市公司,成功的在資本圈里打響了知名度。

  直到2017年的那個夏天,《中國有嘻哈》橫空出世成了當時最火的綜藝節目,嘻哈文化也成功出圈,感覺半個中國都在互相問候“你有freestyle嗎?”

  伴隨著這股熱潮,普普文化的收入也實現了大幅增長。

  2017年,普普文化營收4639萬元,同比增長了83.45%。其中,光是2017年主辦的嘻哈活動就貢獻了1092萬元營收,同比增長232%。

  趁著市場一片大好,普普文化也開始向嘻哈賽事、音樂節、派對等活動發力了。

  他們旗下的“CBC中國街舞大賽”經費爆炸,從世界各地邀請來了一堆世界冠軍和中國各個賽區選拔出來的佼佼者進行“養蠱式”對決。

  並且,還有各國的街舞元老擔任裁判,現場的DJ和MC也是頂配,無論是規模還是規格,都達到了世界級。

  嘻哈從曾經的小眾亞文化,到如今逐漸走入主流,很多人都想進來紮一筆快錢,牌桌上的玩家來來往往。

  黃卓勤坦言,自己比起其他創業者要幸福得多:“整個創業的過程就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當然也會遇到很多資金壓力、團隊壓力、業務拓展壓力的坎兒。但在心中熱愛的驅使下,一切問題都不那麼難了。遇見的一切困難只是證明或者告訴別人,我們有多熱愛這件事!”

  說實話,黃卓勤這番話確實很讓人羨慕,因為他們“站著把錢掙了”。

  音樂市場數據監測公司BuzzAngle的報告顯示,嘻哈音樂正在進一步攻占美國的音樂市場。

  在Spotify、Apple Music、Pandora等音頻流媒體平台上,嘻哈音樂的銷量占所有音樂的三分之一,已然成為主流音樂。

  而國內的嘻哈市場則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弗若斯特沙利文預測,2024年嘻哈音樂產業收入規模將從2014年的45億元上升至478億元,盤子很大,蛋糕很厚。

  2017年可以看作是“中國嘻哈元年”,因為自從《中國有嘻哈》熱播之後,其後幾年各大視頻網站也都紛紛跟進,以說唱和街舞為主推出了一系列節目。

  眼看著愛奇藝自家的《中國新說唱》風頭正盛,其他幾個巨頭當然也坐不住了,紛紛下場搶肉吃。

  比如優酷的《這!就是街舞》、B站的《說唱新世代》、騰訊的《黑怕女孩》、芒果TV的《說唱聽我的》等等。

  可以說,各大內容巨頭都在嘻哈這一塊鉚足了勁兒,誰想要分一杯羹。為啥?這波錢來得快唄。

  雖然互聯網大廠的廝殺激烈,但普普文化的主營業務與他們並不衝突,作為細分領域的領頭羊,普普文化仍有很大的市場空間。

  有分析師認為,嘻哈文化在美國盛行,是這次普普文化大受歡迎的關鍵。在美國投資人眼中,嘻哈商業化在中國市場還是藍海,中國音樂市場龐大,普普文化被寄予厚望也是正常現象。

  我就不在這裏妄下結論了,起碼普普文化是盈利的,大家見仁見智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