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電影票房回落至四年前,暑期檔能扛起全年KPI嗎?

2021年07月11日08:35

原標題:上半年電影票房回落至四年前,暑期檔能扛起全年KPI嗎?

文/陳玉琪

275.68億元——這是今年上半年電影市場交出的票房成績單,與2019年同期差了37億元,回落至2017年同期水平。

今年上半年,電影市場的表現可謂“冰火兩重天”:先是在春節檔、五一檔創造票房新高,《你好,李煥英》票房破50億元,而在工作日、端午檔、新出現的520情人節檔、父親節檔,票房格外慘淡。

每年暑期檔作為全年戰線最長的熱門檔期,票房占全年票房接近三成,暑期檔票房冠軍往往也位居年度票房前列,重要性不言而喻。

落後的37億元,能靠暑期檔追回來嗎?

暑期檔票房占全年票房接近三成(數據來源:貓眼專業版)

開局不利的6月

傳統意義上,暑期檔包括6、7、8三個月份。然而,今年開局不利。根據貓眼專業版數據,6月18.93億元的總票房,不及2019年同期的一半,可謂十分慘淡,創下了近7年最差紀錄(受疫情影響,2020年除外)。

缺乏進口大片是今年6月電影市場遇冷最致命的原因。從往年情況看,荷李活大片佔據了絕對優勢,票房前三幾乎都被進口大片包攬,不乏《侏儸紀世界2》《變形金剛5》這樣票房超15億元的電影。而今年6月的票房冠軍,是僅有2.45億元進賬的《當男人戀愛時》。

過去6年,6月票房冠軍均為進口電影(數據來源:貓眼專業版)

在6月最重要的端午節檔期,“片海戰術”失靈打破了“唯檔期論”。“影片多,就像菜多了,不知道哪個是主菜了,(觀眾)記不住。”資深電影院線職業經理人李先生分析,影片紮堆上映,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場慌亂、不理性的情緒。“都想在節假日檔期分一杯羹”,在營銷宣傳方面卻跟不上。

“以往的像這種三天假期,幾乎都會有一個不錯的頭部電影,甚至是兩三個頭部去競爭,有一些腰部電影去蹭飯吃。今年不是這個樣子的,今年幾乎沒有頭部的電影,腰部電影都少。”從事電影行業13年、在廣東省擁有2家影院的電影人劉飛(化名)分析。

進口大片缺席,國產影片品質欠佳,即使16部影片在端午節紮堆上映,也難以挽回票房頹勢。

而疫情的反複,也給電影市場平添一份不確定性因素。廣東作為全國最大票倉,在五一檔期以2.35億元票房居全國各省份第一位,占全國總票房的14.10%。而受疫情影響,廣東省部分影院停擺,令6月票房雪上加霜。

劉飛介紹,停擺期間,兩家影院每天票房損失過萬元。即使在影院恢復開放以後,觀眾對觀影仍有顧慮,上座率銳減近90%。

6月票房慘淡,讓接下來七八月份的票房壓力巨大。

“今年沒有暑期檔”

“今年沒有暑期檔。”劉飛對市場比較悲觀,在他看來,往年暑期檔電影都有較強的娛樂性,而今年的暑期檔,總票房可能不會太高。

根據疫情防控真實事件改編、由《中國機長》原班人馬出演的《中國醫生》被寄予厚望。根據貓眼專業版數據,《中國醫生》上映首日的排片占比超過40%。多位從業人員認為,《中國醫生》將成暑期檔最大贏家,票房有望破30億元。

李先生認為,《中國醫生》和觀影群體的年齡、經曆更為接近,更容易引起觀眾共情,因此可能有較好的票房表現。

但他也表示,觀眾越來越理性,都在等口碑。《中國醫生》能否複製《中國機長》29億元票房的成績,還需要看後續口碑發酵。

動畫電影紮堆,向來是暑期檔的一大特點。截至7月9日,已經定檔7~8月的動畫電影共有17部,除了獲得第78屆金球獎最佳動畫長片等獎項的《狼行者》為進口電影,其他16部動畫電影均是國產。雖然在數量上創下新高,但質量上卻並不樂觀。“都是小成本電影。”劉飛評價。

2021年暑期動畫電影共有17部(數據來源:貓眼專業版、燈塔專業版)

除了《白蛇2:青蛇劫起》《俑之城》《濟公之降龍降世》《衝出地球》4部成人向動畫電影,其他影片低幼向特徵明顯。

在4部成人向動畫電影中,真正有前作IP支撐的只有《白蛇2:青蛇劫起》,《白蛇:緣起》6億元票房的好成績、高口碑,使得續作的想看人數在暑期檔待映影片中位列第二,僅次於《中國醫生》。

關注度相對較高的還有《衝出地球》,以科幻題材在一眾冒險、神話題材動畫中獨樹一幟,再加上有出品過《大護法》《哪吒之魔童降世》等作品的彩條屋背書,讓公眾多了一分期待。

600億元的全年票房kpi還有戲嗎?

從往年情況來看,要衝擊170億元的暑期檔票房紀錄,不僅要有《戰狼2》《哪吒之魔童降世》這樣的50億元“票房神話”,還得有《西虹市首富》《變形金剛5》這樣多部票房過10億元的“腰部”影片。要創造一個電影行業期盼已久的暑期檔票房新紀錄,難度著實不小。

因此,2021年的全年票房kpi,靠暑期檔完成不太現實。市場仍然期待2021年下半年出現更多優質影片“救市”:張藝謀的《狙擊手》定檔7月底,周冬雨、劉昊然主演的《平原上的摩西》加入聖誕檔,還有陳思誠的《外太空的莫紮特》、烏爾善的《封神三部曲》、獻禮片《長津湖》等。

從業人員預估,今年總票房能達到500億元,但衝擊600億元有難度。

今年上半年,儘管春節檔、五一檔票房創新高,但這要歸因於平均票價水漲船高。今年上半年平均票價(含服務費)達40.2元/張,比2019年高出3.1元,但是,觀影人數從2019年上半年的8.1億人次下降至6.8億人次。

電影市場的“頭部效應”在進一步加劇,《你好,李煥英》《唐人街探案3》兩部影片貢獻了上半年36%的票房,超20億元票房影片缺失、超10億元票房影片僅有5部,市場出現了“腰部”塌陷。

“片荒。”劉飛認為,今年票房成績的倒退,是因為電影行業還處於疫情發生之後的恢復期。去年行業停擺,開機片子太少,再加上進口電影缺席,造成了今年片荒的局面。

博納影業董事長兼總裁於冬在2020年上海電影節的開幕論壇提到,疫情發生後院線片開機數量太低,2021年暑期後將面臨片源不足的問題,目前片源只能支撐到明年的三四月份。

根據國家電影局的立項備案公示,2020年共立項備案故事片2494部,數量低於2019年的2798部;2021年1月~5月已立項備案故事影片905部,而2019年同期為1143部。

片荒的問題演變為資金的壓力。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表示,影視行業三角債問題嚴重,很多公司無法運轉成為普遍現象。

此外,這兩年熱錢大量流入網劇、網絡大電影,電影市場投資方觀望情緒明顯。“大家都不敢把手裡的底牌亮出來。”劉飛認為,在電影生產逐步恢復正常後,至少要到2023年,行業才能擺脫疫情陰霾,才能恢復到原來水平。

(編輯:黃玉璐 校對:顏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