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時期的五個細節 很多都是首次披露

2021年07月11日16:09

  原標題:特朗普時期的五個細節,很多都是首次披露

  “後特朗普時代的第一波書籍浪潮來了。”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指出。

  近期,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執政生活為主題的大量非虛構書籍陸續出版,許多作者都試圖從當年的混亂中還原一些真相。

  原本特朗普還專門對這些作者展開了一波“魅力攻勢”,接受了至少12次採訪,以幫助作者還原當年事件細節。

  然而,隨著各書稿節選內容的披露,特朗普的態度“急轉直下”,稱此前的採訪都是浪費時間,還指責這些作者是“壞人”。

  特朗普與撰寫特朗普執政細節的作者又展開了一次交鋒。

  一波後特朗普時代的書籍浪潮

  即便是在特朗普離任後,伴隨他的爭議也從未停止,從二次彈劾,到法律訴訟,遠離了社交平台的特朗普卻從未遠離民眾的視線。

  如今,圍繞著特朗普的新一輪爭議再次出現,與此前不同的是,雖然特朗普依舊是爭議的主角,但他也在一定程度上變成了旁觀者。

  近期,眾多關於特朗普執政細節的書籍陸續出版,大多數作者都是各大美媒的記者或專職作家,特朗普本人並不直接參與撰寫,只通過採訪提供相關細節。

  近期陸續出版的書籍包括,《威權主義的噩夢:來自特朗普追隨者的持續威脅》《噩夢般的場景:面對改變曆史的疫情,特朗普政府如何應對》《坦率地說,我們確實贏得了這場選舉:特朗普如何失敗的內幕故事》《我一個人就能搞定:唐納德·J·特朗普災難性的最後一年》《壓倒性勝利:特朗普總統任期的最後幾天》。

  除上述書籍外,還有不少仍在撰寫中。

以特朗普為主題的書即將陸續出版,這引發了一場“書稿節選之戰”。/《紐約時報》報導截圖
以特朗普為主題的書即將陸續出版,這引發了一場“書稿節選之戰”。/《紐約時報》報導截圖

  《紐約時報》指出,類似主題書籍紮堆推出,這對作者來說就像“一場噩夢”。愛維塔斯創意管理公司(Aevitas Creative Management)的文學經紀人David Kuhn表示,有關特朗普的書籍鋪天蓋地,最終可能導致這些書籍相互蠶食。

  報導稱,現在作者們陷入了一場摘錄、節選之戰,這是一種常見的宣傳策略,通過披露精彩內容,以使自己的書獲得更多注意。

  眾多書籍披露了特朗普執政的5個細節

  從目前已出版的書籍和披露的書稿節選來看,各位作者都試圖從不同角度切入,還原特朗普的執政細節。

  細節一:特朗普政府將新冠疫情視作“公關問題”

  《噩夢般的場景:面對改變曆史的疫情,特朗普政府如何應對》一書主要聚焦美國聯邦政府對新冠疫情的應對,指出白宮和政府機構的應對措施都十分混亂。

  作者指出,特朗普更關心的不是保護美國民眾,而是降低官方感染數據。聯邦政府一直將新冠疫情視作“公關問題”而非“公共衛生問題”。

  他們還援引了時任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的內容,指出雷德菲爾德曾在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時祈禱,希望通過這次與新冠病毒的直接較量,特朗普政府會改變應對新冠疫情的方式,但他的希望沒有成真。

  《我一個人就能搞定:唐納德·J·特朗普災難性的最後一年》直接形容特朗普政府內部運作功能失調。多個消息源稱,特朗普拒絕認真對待新冠肺炎的威脅。

  細節二:特朗普抱怨非裔群體支持不足

  2020年5月,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街頭被白人警察肖萬跪壓9分29秒後死亡。此事引發美國出現大規模反對種族歧視的抗議活動。

  隨著抗議活動越來越廣泛,特朗普也變得越來越憤怒,將示威者稱為“暴徒”,還說出“當搶劫開始的時候,射擊也就開始了。”《我一個人就能搞定:唐納德·J·特朗普災難性的最後一年》指出,特朗普渴望在街道上部署軍隊鎮壓抗議活動,只為了在大選前鞏固他的強勢形象。

後特朗普時代的第一波書籍浪潮來了。/NPR報導截圖
後特朗普時代的第一波書籍浪潮來了。/NPR報導截圖

  《坦率地說,我們確實贏得了這場選舉:特朗普如何失敗的內幕故事》的節選中寫道,特朗普抱怨沒有得到非裔群體的支持,還想在2020年6月19日(美國奴隸製結束的日子)舉行集會。

  書中爆料,特朗普還專門詢問了一名非裔美國特勤局特工,問他是否瞭解6月19日的意義,特工回答稱“我知道,你要在那天舉行集會,對我而言是種冒犯。”儘管特朗普推遲了集會,但作者寫道,特朗普好像還是沒有理解這個日子的重要性。

  作者還就此次爭議採訪了特朗普,特朗普的回應稱,“我做了好事,我讓六月節(Juneteenth,6月19日)變得非常有名。”

  細節三:特朗普遲遲不願對國會山騷亂事件表態

  《壓倒性勝利:特朗普總統任期的最後幾天》一書重點關注在特朗普任期最後幾個月中發生的動盪,其中從白宮工作人員的角度重新講述了當地時間1月6日國會山發生的騷亂事件。

  書中講述道,最開始特朗普並沒有意識到發生的事情有多嚴重,當天下午2點24分,他還發推文指責當時的副總統彭斯沒有勇氣做正確的事情。他認為,抗議者希望彭斯做正確的事。作者寫道,特朗普認為這些都是“好的抗議者”,是屬於他的抗議者。

  特朗普身邊的工作人員卻不這麼認為,包括當時的白宮辦公廳主任馬克·梅多斯在內的多名人員開始敦促特朗普對當前的局面表態,告誡抗議者。直到下午2點38分,工作人員才設法從特朗普的賬號中發出一條支持國會警察和執法部門的推文。

  細節四:特朗普與身邊盟友的矛盾

  除具體執政內容,不少書籍還描寫了特朗普與身邊人的關係。

  《威權主義的噩夢:來自特朗普追隨者的持續威脅》一書中提到特朗普身邊有一批忠實的追隨者,並以美國前司法部長巴爾為例,分析了從他亦步亦趨,聽從特朗普的指令,到拒絕為特朗普選舉欺詐言論背書的轉變。

  《坦率地說,我們確實贏得了這場選舉:特朗普如何失敗的內幕故事》還披露了特朗普與彭斯的矛盾。

  2018年,彭斯的政治委員會聘用了特朗普的顧問萊萬多夫斯基,而特朗普認為此舉是對自己的背叛,並把一份刊登此事的報紙揉成一團,扔到了彭斯身上。彭斯又將報紙扔了回去,解釋稱這是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的建議。

  細節五:特朗普誇讚希特勒的言論

  《坦率地說,我們確實贏得了這場選舉:特朗普如何失敗的內幕故事》一書中還爆出了特朗普曾誇讚過二戰時期德國納粹頭目希特勒。

書中透露,特朗普曾對白宮辦公廳主任說“希特勒做了很多好事。”/《衛報》報導截圖
書中透露,特朗普曾對白宮辦公廳主任說“希特勒做了很多好事。”/《衛報》報導截圖

  書中指出,2018年,特朗普和當時的白宮辦公廳主任約翰·凱利前往巴黎,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正式停戰。在當時的一次討論中,特朗普說道,“希特勒還是做了很多好事。”他還進一步為希特勒的經濟政策辯護。

  特朗普痛斥書籍作者是“壞人”

  一開始,特朗普還是歡迎這些書籍出版的。

  據《商業內幕》網站報導,儘管特朗普聲稱自己正在“瘋狂寫作”,且剛剛拒絕了兩份出版邀約,但實際上因為國會山騷亂事件,出版界都在儘可能地遠離特朗普,因為他們可能不得不花費大量精力,核實特朗普言論的真實性。

  《紐約時報》指出,特朗普意識到關於他的書籍正鋪天蓋地襲來,而他本人又沒有簽署任何一份書約,因此他嚐試了“魅力攻勢”,邀請了不少作者前往他位於佛羅里達州的海湖莊園。特朗普敏銳地瞭解到他在新聞媒體生態系統中的位置,只拒絕了幾次採訪。

  其中一位作者對特朗普的熱情表示驚訝,“他花這麼長時間與我們交談,我們真的很驚訝,根據他對書籍主題和內容的興趣可以看出,他非常想成為其總統任期曆史敘事的一部分。”

  但隨著書籍出版,書稿節選被披露,特朗普大失所望。

特朗普在同意進行大量的書籍採訪後,聲稱這些採訪完全是浪費時間。/《華盛頓郵報》報導截圖
特朗普在同意進行大量的書籍採訪後,聲稱這些採訪完全是浪費時間。/《華盛頓郵報》報導截圖

  當地時間7月9日,特朗普發表聲明稱,與這些作者見面完全是浪費時間,指責作者創作的都是“純粹的小說”。“這些作者通常都是壞人,他們只寫符合他們意圖的東西,即便這些事情與事實毫無關係。”

  特朗普還專門把矛頭指向了《坦率地說,我們確實贏得了這場選舉:特朗普如何失敗的內幕故事》一書的作者——《華爾街日報》記者邁克爾·本德,稱與彭斯的那則軼事“完全錯誤”,還攻擊本德只是三流記者。

  另外,有關希特勒的言論也遭到了駁斥。據《衛報》報導,特朗普發言人指出,這完全是錯誤的,特朗普從未這麼說過,“這是編造的假新聞。”

  本德則在推特上回擊稱自己撰寫的內容受到多個消息源支持,再次強調其內容的真實性。

  隨著越來越多以特朗普執政為主題的書籍出版,預計特朗普與作者之間的“口水官司”還會繼續。

  文/若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