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 黃磊“八大原諒”引熱議:不是所有傷害,都值得被原諒

2021年07月13日22:00

小年說:

“來都來了、給個面子、還是孩子、為了你好......”某檔綜藝節目里,黃磊總結的“八大原諒”,引發上萬網友討論。

在作者看來,每個人都有不原諒別人的權利,但要學會自我治癒,更瀟灑地走好接下來的路。

黃磊“八大原諒”引熱議:

不是所有傷害,都值得被原諒

作者:展雅

在一檔綜藝節目里,節目組要求蘑菇屋一家子在淩晨2點去小賣部採購食材。

出門時外面下著雨,嘉賓們狼狽不堪地跑到小賣部,到了後才發現,小賣部還有半小時才營業。

彭昱暢使勁搓著疲憊的眼睛說:“起床的一刹那,我是想放棄的。”

黃磊聽後打趣說:“那你回去睡吧。”

彭昱暢不服氣地說:“我得先進去拿了東西,來都來了。”

黃磊立刻連珠炮似的迸出幾個詞:來都來了、給個面子、還是孩子、為了你好、習慣就好、大過節的、歲數大了、都不容易。

還笑著說,這就是“中國人的八大原諒”。

很快,這段引起共鳴的對話便衝上了微博熱搜,閱讀量直奔4億。

在評論區,網友對此紛紛留言:

“這些詞就是一個人的免罪金牌。”

“說這些話的人簡直在道德綁架。”

想想的確如此,這些話我們真的太常聽到,而每每聽到,都會令人心情十分不爽。

說話的人試圖用這些話來“和稀泥”,維持表面的和諧,卻忽視了被傷害的人的感受。

畢竟人生那麼長,總會有些人和事,不是旁人一句輕飄飄的“算了吧都不容易”就能輕易釋懷的。

在一部電視劇里有這樣一幕:

有一晚,邦尼和江達琳在聊天,說起自己小時候的經曆,沒忍住哭了:

小學六年沒有和同學玩過,因為放學後要跑著回家伺候弟弟。

從小讀書優異,初中考上了縣里最好的高中,但父母卻執意要我去上技校,只因為他們要讓我趕緊掙錢供弟弟上大學。

最後校長出面調解,家人才無奈同意我上高中。

後來,邦尼離開原生家庭獨自去上海討生活。

很多年過去,媽媽來上海看她,也不問女兒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見她生活條件不錯,張口就問她拿十萬塊給弟弟參加藝考。

邦尼當場就崩潰了,和母親大吵一架。

她將此事告訴朋友後,朋友聽後反而冷漠地說道:

“你當然要感謝你媽,她給了你生命,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這就是養育之恩啊。”

邦尼聽後傷心欲絕,因為朋友不理解自己的痛苦,還站在道德的製高點勸自己寬容。

很多時候,別人的遭遇你沒經曆過,別人的痛苦你也無法體會。

所以,我們不要做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不要高高在上去批判別人。

我們看似雲淡風輕的事情,可能卻是別人的錐心之痛。

看過一檔調解節目,一位80多歲的奶奶,想通過節目組去尋找失散了28年的孫女。

當節目組聯繫上孫女後,孫女拒絕和奶奶相見。

在節目組想瞭解矛盾產生的原因時,面對鏡頭的奶奶含糊其辭地說:“我都不曉得什麼矛盾。”

後來,節目組瞭解到,28年前,孫女的爸爸去世,留下了房產和一筆撫卹金。

老人想著將財產據為己有,所以狠心將孫女和兒媳趕出家門,任由母女倆自生自滅,多年來不聞不問。

這就是孫女拒絕跟老人相見的原因。

調解員勸說孫女:

“不管你們之間發生過什麼矛盾,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老人對你的愛是毋庸置疑的,希望你能夠用寬容平和的心態對待老人......”

孫女卻在電話裡說:“我很像她,她有多自私,我現在就有多自私,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後,孫女還是堅絕不見。

28年過去了,孫女的傷口也沒能撫平,心底裡始終不能原諒奶奶。

有些傷害不是時間就能衝淡,它們會像烙印一樣刻在心裡,或許已經不再疼了,但是永遠不能忘懷。

之前在留言區,一位讀者說過自己的往事:

從小,他就是一個不受待見的人,因為他長著11根手指。

同學總是欺負他,將他的書包扔到教室外,趁他不注意在筆盒里放蟲子,甚至動員全班同學不跟他說話,讓他常常孤獨一人。

他的整個童年,都是在壓抑中度過的。

成年後,他回到家鄉參加同學聚會,當年的霸淩者見到他後,紛紛向他舉杯,含含糊糊地紅著臉說:

“當時大家還是孩子,幹了這杯,過去的事情就一筆勾銷吧。”

在眾人的起鬨下,他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同時也堅定地說:酒可以喝,人不能原諒。

是的,不是所有的事情,說一句“對不起”就可以換來“沒關係”。

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原諒別人的權利,但很多人總會要你感謝傷害你的人,因為他們讓你成長。

但其實傷害就是傷害,沒有任何正面的意義。讓你成長的不是傷害你的人,而是忍痛經曆過這些傷害,變得堅強的你自己。

所以,你不必假裝大度,去原諒那些給你傷害,不顧你心情的人和事。

有句話說:“弱者報復,強者原諒,智者忽略。”

人生短短幾十年,沒有誰會絕對的一路平坦,在與人接觸時,難免會遇到一些傷害和磕磕絆絆。

面對傷害,我們可以不原諒,但要學會自己從陰影中走出來。

有一位作家,她就是戰勝傷害學會放下的人。

畢淑敏從小就有一個“傷疤”。11歲那年,她參加學校的合唱大賽,有一天練歌時,老師突然一個箭步從台上跳下來,走到隊伍里,歪著脖子聽每一個人的發音。

然後走到畢淑敏面前說:“原來就是你!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現在,我把你除名了!”

從此,她一直不敢開口唱歌。直到研讀了心理學,才逐漸從童年陰影中走出來。

有一次,畢淑敏在做一個心理測試,名字叫“誰是你的重要他人”,當時,她立刻想起了音樂老師。

而“重要他人”的意思,就是我們現在的性格有一部分由“他”影響的,小時候的記憶無法改寫,但成年後的我們應該要循著“重要他人”這條纜繩,重新梳理心底的結。

如果是合理的,就讓它成為理智的一部分;如果是晦暗的,就用成年人的雙拳將它擊碎。

當畢淑敏將這一切梳理清楚後,禁錮已久的咽喉突然像冰霜遇上太陽一樣融化了,她終於可以再次唱歌和在眾人面前演講。

很多人在面對生活時,或多或少都會有被傷害的時候,有些人只會在怨恨中度過,但有的人卻選擇放下糟糕的過去,用適合自己的方式療愈自己並努力經營自己的餘生。

有句話說得好:“最好的放下,是學會釋懷,一念之間,天地皆寬。”

你可以選擇不原諒,但要學會自己治癒。

莎士比亞說:“寬恕人家所不能寬恕的,是一種高貴行為。”

雖然我們做不了聖人,但可以學著做一個聰明人,忽略曾經傷害我們的人,學會自我療愈,掌控自己的人生,不受任何牽絆,更瀟灑地走好接下來的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