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8成受訪家長為孩子放暑假困擾 超7成考慮暑期託管

2021年07月15日05:06

  原標題:超七成受訪小學生家長會考慮參加暑期託管

  近期,教育部辦公廳發佈《關於支持探索開展暑期託管服務的通知》,引導支持有條件的地方積極探索開展暑期託管服務工作。如今多地都陸續推出了暑期託管服務。對此學生家長有哪些關注和期待?

  本週,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通過問卷網(wenjuan.com),對2053名小學生家長進行的調查顯示,74.6%的受訪家長會考慮參加教育系統組織的暑期託管。日程安排是否符合孩子興趣(66.7%)、安全管理措施是否到位(65.9%)是受訪家長比較關心的內容。61.1%的受訪家長期待加強社會力量參與,豐富暑期託管內容。

  受訪家長中,來自一線城市的占31.1%,二線城市的占40.5%,三四線城市的占20.9%,縣城或城鎮的占6.1%,農村的占1.4%。

  81.6%受訪家長表示會為孩子放暑假而困擾

  老家在大連的章敏(化名),孩子現在在北京上小學三年級,她一般都會早早安排好孩子的暑期生活,“通常放假後,會先送孩子回老家待一段時間,由老人幫忙照看孩子,還會給孩子報繪畫等暑期興趣班”。

  家在天津的董欣(化名),通常會在暑假給上小學的孩子安排一些興趣班,“孩子參加了學校足球隊,有時假期會有訓練,再加上其他興趣班,暑期生活還算充實”。

  數據顯示,在孩子的暑期安排上,45.9%的受訪家長會把孩子交由長輩或其他親戚照顧,43.6%的受訪家長會給孩子報夏令營、遊學等項目。其他安排還有:上輔導班(43.4%)、上興趣班(40.8%)、交給託管機構(32.5%)、帶孩子去旅遊(27.2%)和單獨留孩子在家(26.9%)等。

  85後趙豐(化名)住在河北廊坊,她的孩子在上小學。趙豐說每年暑假都要提早安排好孩子的生活,像一些暑期夏令營、興趣班更是得提早報名,“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給孩子報過暑假的研學旅遊項目,這一兩年基本就選本地的託管機構或線上課外班了”。

  章敏坦言,雖然想讓孩子的暑期生活豐富一些,但總有自己照看不到的時候。“把孩子送回老家,長輩就會比較溺愛孩子。雖然會列出每日計劃,比如看多少頁書、練多少字,但孩子玩高興了就顧不上學習計劃了,或者抱著手機、平板玩好幾個小時”。

  調查中,81.6%的受訪家長會為孩子放暑假而困擾。其中,二線城市受訪家長存在困擾的比例更高(83.9%)。

  暑期託管 受訪家長最關心日程安排是否符合孩子興趣

  調查中,74.6%的受訪家長表示會考慮參加教育系統組織的暑期託管,一線城市受訪家長會考慮的比例更高(79.3%)。

  章敏說,學校下發了有關暑期託管的通知,但自己已經安排好了孩子的暑期生活,本次就沒有報名參加。同時,她也想進一步瞭解暑期託管的組織情況。“雖然瞭解到會安排孩子自主學習,同時開放學校閱覽室等場所,但我們還是比較關注每天的生活具體是怎麼安排的。能不能督促孩子完成每日作業?有多少時間讓孩子參與戶外活動?”

  對於暑期託管服務,66.7%的受訪家長關心日程安排是否符合孩子興趣,65.9%的受訪家長關心安全管理措施是否到位,61.5%的受訪家長關心師資力量是否充足專業。受訪家長關注的其他方面還有:服務內容是否明確細緻(55.6%),收費價格是否合理(47.4%),時間能否充分高效利用(42.8%),是否有助於提升孩子綜合素質(41.7%)等。

  “經過一個學期的學習,孩子也需要一定的放鬆。”趙豐覺得暑期託管的內容可以更加豐富,讓孩子們有更多機會“走出去、動起來”,“或者開展一些社區的公益活動,讓孩子們更多地接觸社會、增長見識”。

  西安某初中老師張湖(化名)告訴記者,目前所在學校開展了面向學生的暑期答疑,一共4次,每7天進行一次,學生自願參加。“這樣的方式可以讓學生在暑期也有一定的約束,沒有參加的學生大部分是家長安排了外出旅遊、機構補習,或者回了老家”。

  張湖也關注到近期其他地方推出的暑期託管,她覺得暑期託管要以滿足學生的假期需求為主,才能更受孩子的歡迎,“如果只是安排學生在教室里寫作業,也不利於提高學生的素質”。

  張力(化名)是武漢某高校大四學生,2019年暑假,他作為誌願者參加了當地暑期託管服務,主要負責照看小學低年級學生,輔導學生完成暑假作業,帶領孩子們做遊戲。“暑期託管是在專門的青少年空間進行的,場地設施也比較齊全”。張力覺得這樣的機會,對於大學生來說是不錯的暑期社會實踐,也能解決家長沒辦法看護孩子的問題。

  對於暑期託管的內容,77.4%的受訪家長希望可以培養孩子的興趣愛好,70.4%的受訪家長希望可以安排體育運動鍛鍊,65.6%的受訪家長希望可以監督完成暑期作業。其他還有:閱讀(52.3%)、手工勞動(42.2%)、社會實踐(40.2%)和科普講座(37.2%)等。

  61.1%受訪家長期待加強社會力量參與,豐富暑期託管內容

  董欣期待,暑期託管可以不拘泥於學校,讓更多社會主體參與進來,“比如現在很多社區公共服務也比較完善,有健身中心、圖書館,條件允許的話,可以就近在社區安排託管”。

  張力覺得要想做好暑期託管,需要進一步優化時間安排,讓孩子每天的活動更加充實、合理,“比如可以劃分,哪些時間讓孩子們參加集體活動,哪些時間安排一些個性化的興趣活動”。

  此外,他認為,解決好師資問題也是比較重要的,“如果全部由學校老師來承擔,確實也增加了老師負擔。我覺得可以由學校老師、高校學生以及社區工作者共同組成託管隊伍,像一些興趣小組也可以和地區的文化、科技場所合作。最大化地發揮社會力量”。

  對於暑期託管服務,61.1%受訪家長期待加強社會力量參與,豐富託管內容;55.0%的受訪家長建議充實師資力量,加強託管質量;54.6%的受訪家長期待進一步細化託管服務的內容安排;53.6%的受訪家長建議保證每天至少兩小時戶外活動。

  受訪家長的期待還有:充分開放教室、閱覽室等校園場所(51.5%),加強託管場所的安全管理(47.1%),加強與少年宮、文旅科技場所的合作(38.7%)等。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副院長李立國認為,暑期託管服務要明確性質,首先是公益性質,暑期託管服務可以收取一定的費用,但價格是比較低的。第二,暑期是假期不是上學,託管服務不能辦成課外輔導,可以為學生安排豐富多樣的活動,“指導學生完成暑期作業,安排適當的體育活動和娛樂活動,提高學生的體育鍛鍊能力、審美鑒賞能力,同時讓學生通過集體活動提高社會交往能力,增進學生之間的關係”。

  他表示,暑期託管服務可以不局限在學校開展,像少年宮、圖書館等公共場所都可以開展暑期託管服務。“暑期託管的服務人員不一定非要是學校的老師。可以將圖書館、少年宮工作人員納入到暑期託管服務的指導老師隊伍,豐富教師來源。還有大學生、研究生,也可以參與到暑期託管服務中”。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孫山 實習生 茅詩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