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訪|致命減肥藥西布曲明:黑市江湖

2021年07月15日08:07

  原標題:π15·暗訪|致命減肥藥西布曲明(上):黑市江湖

  夜裡8點多,河南新鄭市一個荒蕪的村道上。一名40來歲身型壯碩的平頭矮個男子神色緊張,環顧四周沒看到人影后,從坑窪不平的土路邊草叢中拎出一個蛇皮袋。打開後,袋中套著的透明塑料袋里包著一堆白色粉末。

“這是給你準備的10公斤貨。”平頭男用手機手電筒照著粉末,催促記者驗貨。

  河南鄭州的西布曲明原料賣家唐順給記者的樣品,送檢後顯示西布曲明含量為8.12x10⁵ μg/g。

  曾經的減肥藥“神藥”西布曲明因會產生不可逆傷害,嚴重者會導致死亡,2010年,我國已明令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西布曲明製劑及原料藥。然而由於其成本低廉、減肥效果被傳“有效”,西布曲明依舊“黑市”暗湧,被不法分子添加在一些減肥產品中。

今年5月上旬開始,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曆時一個月時間,先後在河南鄭州市、新鄭市、山東菏澤市曹縣、河南周口市太康縣等地暗訪發現,在西布曲明“黑市”中,賣家通常按照國產、進口兩類,分別以6000元/公斤和8000元/公斤左右價格,將原料批量賣給一些製售減肥產品的加工商。購得西布曲明後,加工商則製售各類聲稱具有突出減肥效果的膠囊、糖果、咖啡、奶昔等產品,賣給下遊代理商分銷。

6月中旬,澎湃新聞向權威檢測機構送檢了暗訪中從販賣者處獲得的四個樣品,均檢出了高純度西布曲明成分;另外從三個網絡上售賣的減肥成品中也檢出了西布曲明成分。

“最近查得嚴,做事小心點”

“直接可以吃,讓你試嘛。”唐順見記者遲遲不驗貨,以為質疑質量不行,言語間流露著焦急,示意記者打開用透明塑料袋裝著的疑似西布曲明粉末,蘸一點嚐嚐。

5月17日晚7點,在鄭州市管城區一家商城路旁,唐順和另外兩個同夥將一輛黑色轎車停在路旁,見四下無人,便帶著記者上車驗貨。

唐順用“供應優質原料”的昵稱活躍在多個QQ群,在超2000名成員的“醫藥原料藥(西地那非)”QQ群中,他不時發佈“現貨供應、進口貨源,減肥原料X布曲明”字樣的消息,稱“可面交、可試樣”,但必須現金交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QQ平台存在疑似銷售西布曲明原料的社群。

  和記者的當面交易現場,唐順稱他的西布曲明是印度走私貨,每天只需攝入20毫克就能保證效果。他解釋稱,起初告訴記者貨來自非洲是為了測試懂不懂貨。他自稱也有純度不行的國產貨,每天需要攝入35毫克,價格也便宜。

唐順稱,他所賣的原料都銷售給製作減肥糖果、咖啡、膠囊、衝劑等成品的加工商,不會給倒賣西布曲明的“二道販子”供貨,讓記者放心購買。

“我們一個大老闆因為郭某某案子被抓了。”唐順和記者接頭時顯得極為謹慎,除了套問記者身份,還讓兩名同夥時刻盯著周邊的行車和行人。他稱,郭某某案讓這個圈子草木皆兵,他們最近在想辦法把手頭的700多公斤西布曲明賣出去。

唐順口中的“郭某某案”指的是2021年4月上海警方破獲的一起案件,抓獲了涉嫌生產、銷售有毒有害減肥產品的嫌疑人曾某某、周某某、郭某某等75人,其中包括“網紅”郭某某。經查,該團夥製作的減肥產品里就添加了違禁物質“西布曲明”。

“700多公斤,這麼多?”記者表示驚訝。

“這還多嗎?”唐順稱,出完存貨他們就暫停半年到一年,等風頭過去再說。

與唐順接頭完一個多小時後,在新鄭市與鄭州市交界處的新鄭市富源路“華邦倉庫”附近,記者被王軍山和他的另一名同夥帶著摸黑走到大路一旁的村道上。夜幕完全籠罩著週遭,走在坑窪不平的土路上,通過遠處公路上不時閃過的汽車燈光可以看到王軍山緊張的神色。他邊走邊詢問記者一些行話,擔心被“釣魚”。

在距離公路100多米遠的土路旁,王軍山從草叢拿出一個蛇皮袋,解開封口,露出一個裝有白色粉末的透明塑料袋。他打開手機手電筒照著這攤粉末,稱是給記者備的10公斤西布曲明,催促快點驗貨。與此同時,他的一個同夥在一旁不說話,盯著來路上的動向。“最近查得嚴,做事小心點。”王軍山說。

記者俯身搓了搓白色粉末,一股刺鼻的味道撲面而來,遂起身告訴王軍山,以擔心摻假為由提出需要再驗一次貨。王軍山隨即用巴掌大的小透明袋給記者裝了些白色粉末,放在煙盒里。

他稱,這是印度來的高純度貨,每天只需在成品中加入40毫克左右就可以保證效果。他稱,“有賣家聲稱每天攝入30毫克左右,這種原料很少。”

因是初次交易,王軍山並未帶記者去倉庫看“大貨”。對方稱在存放西布曲明的倉庫錄了幾段視頻。視頻中,一個用塑料薄膜裹著的藍色化工桶,拆開後滿是白色粉狀物質,宣稱是高純度西布曲明,售價最少6500元/公斤。

  原料賣家通常用火烤錫紙上原料的方式驗證貨的純度和有無摻假。

  為驗證純度,王軍山從桶里舀出一點粉末,放在卷折的錫紙上,用打火機在錫紙底下來回烘烤。隨著溫度升高,白色粉末漸漸縮成一團液態,一縷縷煙霧升起,最後全部消失。他解釋,他的西布曲明副作用不大,新手吃了只會頭不舒服,“老藥罐(長期服用減肥產品的人)”會口乾。

王軍山稱,如果誠心要貨,須先付七八成貨款,交易當天就可以備貨發物流。“給其他客戶也是長期發物流,沒有風險。”

“利潤和風險不成正比,這生意沒法干”

距鄭州市區100多公裡外的河南周口市太康縣,5月18日中午12時許,百米大道與106國道渦河橋交界處,操著一口廣東口音普通話的馬陽戴上墨鏡,拎著一個手提袋,袋中套著用白色塑料袋包好的白色粉末,環顧四周見沒人注意,徑直帶著記者來到渦河橋底下一處空曠區。

“初次合作大家都怕,多了也不會給你,只備了5公斤的貨。”馬陽稱可以先驗貨,下次交易須先見到現金。“如果不是賭錢輸的多,你這種小客戶我們都不想做。”

  河南周口太康縣西布曲明原料賣家馬陽的倉庫中同樣堆滿了高純度西布曲明。

  馬陽也稱,他賣的西布曲明來自印度,走海路偷偷過關再銷往全國,現在印度疫情嚴重,手裡的貨都是囤貨,售價8500元/公斤。因為進口貨純度高,做的減肥產品每個人每天只需攝入30至50毫克,一公斤西布曲明最高可製成2.2萬個膠囊。而湖北那邊生產的國產貨副作用大,價格也只有5000元/公斤。

馬陽稱,他從2015年開始做倒賣原料的生意,團隊已經有好幾個分公司,做得久了客戶也多,三個大客戶一個月就要用掉6桶150公斤的貨。

馬陽讓記者將煙盒上的錫紙撕下一部分,用打火機在烘烤驗貨。他稱,摻入其他東西或純度不夠,火烤時粉末會變成米黃色或黑色,肉眼可辨。

馬陽用昵稱為“小茜”的微信號和記者聯繫,但不讓在微信上發有關“西布曲明”字樣的消息,有事直接打語音電話。臨走時,他讓記者下載一個加密聊天軟件並給了ID,讓以後在該軟件上談事情。

在臨近河南的山東菏澤市曹縣,也存在這類非法販賣西布曲明的現象。

5月18日下午,王垚鑫讓同夥從倉庫拿出一小袋白色粉末,宣稱是高純度西布曲明。他帶著澎湃新聞記者在曹縣縣城多個地方轉悠,直到晚上7點多,趁著夜色,才到曹縣郊區一處小樹林里驗貨。他同樣熟稔“烘烤驗貨”的手法。

  王軍山存貨的倉庫中,一個用塑料薄膜裹著的藍色化工桶,拆開後滿是白色粉狀物質,稱為高純度西布曲明。

  王垚鑫稱他的貨來自印度,現在銷售的都是囤貨。如今市場上有很多摻了東西的假貨,也有人將國產貨扮作進口貨銷售。“賣原料的,要想賺大錢,就要在好貨裡面摻東西,一般人看不出來。”

他宣稱自己的西布曲明基本沒副作用,不管每天吃幾粒膠囊,只需保證20至25毫克的總攝入量即可。“裝的太多,你也不能保證會不會出事。”

“我以前只要客戶電話一到,肯定帶到倉庫驗貨。”王垚鑫稱,前一陣做原料和成品的同行因為涉及郭美美案子被抓後,他現在就用一個只能打電話發短信的老年機和記者及同夥、客戶聯繫。

王垚鑫稱,他們的規矩是先要看到現金,貨一旦拿出倉庫就沒辦法再拿回去。因西布曲明有一股刺鼻的味道,他們將存放原料的倉庫設在曹縣人少的村里,現在倉庫還有100多公斤的貨。除了曹縣,他在其他地方還有倉庫,要個四五百公斤也很快能湊齊。

“利潤和風險不成正比,這生意沒法干。”王垚鑫稱,從2019年開始,他跟著在工廠打工時認識的一個師傅入門倒賣原料,合作的第一單兩個人轉手就賺了20萬元。目前有十幾個固定客戶,均是做減肥糖果、膠囊、壓片生意的加工商。

因為懂如何製作減肥膠囊、糖果、咖啡,他現在也給人提供技術服務,他稱曾有一個大客戶多次讓他過去教授。如果記者買了原料,他也會教買機器加工。

“就算300元一盒,25粒你算算一粒多少錢?”王垚鑫嚼著檳榔稱,減肥產品加工商按照1元左右的價格出貨,每粒/顆至少賺七八毛錢,經過微商代理倒賣,到服用者手裡賣10元一粒很常見,利潤大頭都讓終端銷售的人賺走了。

王垚鑫稱,現在他走“一明一暗”兩條路。他給記者展示了他註冊的一家名為“信仁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稱明面上他在網上銷售食品添加劑,背地賣西布曲明原料,他同時抱怨賣食品添加劑來錢太慢。

  記者將從四位原料賣家處獲取的四份樣品送檢後發現,均為高純度西布曲明。

  送檢樣品中檢出高純度西布曲明

為確定前述原料賣家所售白色粉末是否為“西布曲明”,記者將從賣家處現場採集的疑似西布曲明原料樣本送到北京清析技術研究院檢驗檢測,結果證明王軍山、唐順、馬陽、王垚鑫四名賣家提供的白色粉末中西布曲明均為“陽性檢出”。北京清析技術研究院提供的檢驗檢測報告顯示,四份樣品中西布曲明的檢出含量分別為7.53x10⁵ μg/g、8.12x10⁵ μg/g、6.65x10⁵ μg/g、9.74x10⁵ μg/g,均為高純度原料。

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西布曲明“黑市”里的賣家充分利用了網絡社交平台的便利性和隱匿性,通過建立社群和發佈網帖的形式尋覓合作夥伴。

6月3日,記者以“西布曲明、減肥原料、XB”等關鍵詞在騰訊QQ檢索發現,該平台存在大量銷售西布曲明原料的社群,粗略統計數量達50餘個,群成員從幾十人到上千人不等。其中一個成員數最多的QQ群達2000餘人,而這一數字在記者加群後的十餘天里增加了數百人。

在名為“醫藥原料藥(西地那非)”的QQ群,部分群成員直接將昵稱改為含“西布曲明”字樣,每隔十幾分鍾便會有成員發佈出售西布曲明原料的信息,稱有意向的可添加好友私聊。記者隨機發佈了一條“誰有西部原料,求~”的信息,一個小時內便有五六位賣家留言有貨,嚐試添加好友。記者以先看樣品為由向這些QQ群裡的賣家索要原料,無一例外,多位賣家均寄來了疑似西布曲明原料的白色粉末。

在百度貼吧,同樣存在著這類灰色交易。記者調查發現,在貼吧里,搭建有“鹽酸西布曲名吧”“鹽酸西布吧”等專門的社區,不時有原料賣家發佈出貨的網帖。此外,在“藥物減肥吧”“減肥吧”“瘦身吧”“減肥瘦身方法吧”“大學生減肥吧”等二十餘個與減肥、瘦身相關的社區,也不斷有宣稱銷售西布曲明原料的賣家發佈網帖,尋覓客戶。

記者注意到,這些賣家的用戶昵稱多含有“西布曲明”字樣,或取諧音或拚音首字母字樣,暗含可銷售原料。部分賣家在發佈圖文網帖的同時,會配發疑似西布曲明原料的視頻。記者向其中多位原料賣傢俬信後,均收到了可大量出售西布曲明的回覆,稱質量保證,可以先寄樣品。

  在百度貼吧,同樣存在著這類灰色交易。

  西布曲明在減肥方面究竟有何“魔力”?

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副教授朱毅向記者介紹,西布曲明是一種中樞神經抑製劑,抑製5-羥色胺、去甲腎上腺素、多巴胺再攝取,藉此減輕饑餓感,達到抑製食慾的效果。與此同時,它還能促進脂肪組織對葡萄糖的利用和產熱作用,增加能量消耗。兩者結合,顯著降低體重。

她介紹,西布曲明最早用於治療抑鬱症,但在臨床實踐中發現其減重作用遠優於抗抑鬱,就被嗅到商機的雅培作為減肥藥研發,原本是為了治療“病理性肥胖症”,率先在墨西哥上市。美國FDA於1997年批準西布曲明用於肥胖症治療,我國在2000年批準上市。當時市面上主打西布曲明的各種減肥產品比比皆是,一度有明星為產品代言。

  一位減肥膠囊加工商製作出來的膠囊里含有高含量西布曲明,稱副作用為失眠、胸悶、心率不齊、頭暈等。

  我國2000年批準上市西布曲明後,2004年至2010年,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中心共收到西布曲明相關不良反應報告298例,主要不良反應表現為心悸、便秘、口乾、頭暈、失眠等。

隨後,原國家食藥監局組織相關專家對西布曲明在中國使用的安全性進行評估,最終醫學界得出一個共識——西布曲明減肥治療的“風險大於效益”,不良反應頗多。

2010年2月26日,原國家食藥監局對西布曲明進行安全信息及風險提示,並於同年10月30日發佈通知,要求停止生產銷售西布曲明製劑及原料藥,已上市銷售的藥品由生產企業負責召回銷毀。隨後,西布曲明被列入《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第一批)》中,認定為“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