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抱團時代的清流,幾年前還曾憎恨彼此

2021年07月15日16:32

  深度| 新浪體育 #深度NBA

  一直以來,很多球迷都說NBA沒內味兒了。

  為什麼不能有球星像佐敦一樣堅守在一個城市,球隊以他為核心,在選秀中為他找到合適的二當家,一同經歷失敗的苦澀,在輸波中不斷成長淬煉,磨練出鋼鐵的意誌、不畏強敵的精神和越來越精進的技術。

  最終,他們以兄弟的身份一起捧起奧白賴仁杯。

  多年後的名人堂儀式上,他們開著無傷大雅的玩笑,點燃一根金貴的古巴雪茄或開啟一瓶昂貴的紅酒,回憶起並肩戰鬥的歲月,眼角的皺紋都在那一刻變得舒展開來。

  這種像起點爽文一樣情節的籃球故事,上一次上演還是在十年前的金洲勇士隊。

  居里和湯臣在被勇士先後選中後,經歷了輸給馬刺和快艇的系列賽後,羽翼漸豐,逐步成長為名滿天下的浪花兄弟,幫助積弱多年的金洲勇士隊成為了2015-2019年間五次殺入總決賽,三次捧杯的王朝球隊。

  悄無聲息的,又一對兒像浪花兄弟一樣的組合在幾年前出現了,他們雖未被一支球隊選中,可也在一起合作長達八年之久,在賽場內外成為密不可分的好兄弟。

  多年來一同成長,一起進步,如今他們也站到了總決賽的舞台之上,距離總冠軍,只剩下兩場比賽的差距。

  2013年6月27日,公鹿隊在當年選秀大會上選中了名不見經傳,名字一大長串,導致他此後“希臘怪物”,“字母哥”等綽號比他本名還響亮的希臘小孩兒阿德托昆博。

  一個月零四天后,公鹿做出了一筆無心插柳柳成蔭的交易,他們原本的目標是活塞控衛詹寧斯,可誰也沒想到,他們順手要的添頭米德爾頓,成為了球隊未來的基石球員。

  在自己的新秀賽季,米德爾頓並沒有得到太多表現機會,可他在訓練場上那令人眼花繚亂的進攻技術,讓活塞的防守悍將普林斯感歎道:“這小子真像祖-莊臣!”

  七屆全明星的單打王祖-莊臣?這可是個了不起的模板。米德爾頓知道自己的優勢在哪。他不夠高也不夠快,所以他只能反復的打磨自己的技術。

  在米德爾頓第一次入選全明星後,他和父親占士打了通電話慶祝。兩人聊到了父子之間的一個笑話。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沒有砍掉那些樹枝,”占士指的是懸掛在米德爾頓家後院籃球場上的樹枝,籃球場位於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

  小米德爾頓年輕的時候,經常向他的父親抱怨,為了能自由的跳投,他需要切除那些樹枝。

  “不,你要把它們射穿,”父親對小米德爾頓說道。

  就像莫蘭特的父親讓兒子從小跳輪胎一樣,球員出身的父親總能給自己的孩子一些稀奇古怪的訓練方式。

  米德爾頓在大學時代就練出了一手精準的跳投,這也是他如今都賴以成名的看家絕技。可在和字母哥的爭鬥中,他像被拖入了泥潭,空有一身技術卻使不出來。

  字母哥後來告訴媒體,他以前並不喜歡米德爾頓,他說:“我曾經很討厭他,他X的,我當時一心只想爭取吞掉他的上場時間。我討厭和他比賽,討厭和他對位。因為他和我打的都那麼努力卻又位置衝突,而且我還被他抓的一身都是傷。”

  米德爾頓也不避諱這一點,他說:“我和字母哥在球場上相互憎恨,因為我們要競爭上場時間,我們的處境都差不多,每天的訓練都是一場戰鬥,我們讓彼此變得更好,因為我們在努力進入輪轉陣容。”

  一個是骨瘦如柴的希臘怪人,一個是出身卑微的二輪秀。兩個人在當年都只有一個念頭:要像野獸一般的撕咬對方,爭取在NBA立足。

  漸漸的兩人開始在NBA打出了名頭。希臘怪物靠著健身房的日夜不休,練出了一身鋼筋鐵骨;米德爾頓則把自己的技術愈發精進,成為聯盟有口皆碑的地板流大師。

  “我知道我不是場上速度最快或者運動能力最強的球員,”米德爾頓說,“但我的身高臂展還是有些優勢,因此我可以迎著對手的防守命中投籃。”

  在米德爾頓兩年前和公鹿簽下五年1.78億頂薪合同後,很多人都質疑公鹿是不是瘋了,米德爾頓在ESPN發了篇長文寫道:

  “上個賽季對我個人和整支球隊來說都是一個跳板。我在場內場外都完成了很多第一次的事:第一次入選全明星,第一次進入東決,第一次成為父親。”

  “但我們還有很多沒有完成。我們的目標不是進入東岸決賽——我們的任務是贏得總冠軍。我想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這就是我接下來五年為什麼要待在密爾沃基的原因。”

  “不久前我們還是一支賽季15勝的球隊(2013-14賽季)。那年我22歲,一切都很艱難。你可能會認為15勝賽季可能是我最低谷的時候,但那不是,因為我們盡了我們最大的努力了。”

  “我們只是年輕、沒經驗、還不夠好。作為公鹿的一員,我最低谷的時候是在2018年季後賽搶七中輸給塞爾特人。我們第二年捲土重來在季後賽戰勝了塞爾特人,這是公鹿2001年來第一次殺回東岸決賽。”

  “如今,我已經回到健身房,我有決心讓下賽季變得特別,我們這支球隊的使命就是贏到最後。”

  兩年後,米德爾頓像他當年承諾的一樣,成為了公鹿越來越穩定的半場進攻核心。

  是的,我並沒有說胡話。字母哥儘管是聯盟的二連MVP,是不折不扣的禁區之神,對籃筐的衝擊力無人能敵,可很多球隊都知道字母哥的射程有限,哪怕用雙人包夾或者是聯防也要擋住字母哥突破的路線。

  本賽季常規賽,當比賽陷入最後5分鐘,分差5分以內的關鍵時刻。米德爾頓的使用率是31.4%,字母哥是27%。到了季後賽,米德爾頓在關鍵時刻的使用率上升到35.3%,字母哥則是29.4%。

  沒有那麼多轉換進攻,防守變成單防的時候,公鹿隊負責一錘定音的人,往往都是米德爾頓。

  對於這樣的角色安排,字母哥欣然接受。在首輪首場對陣熱火的比賽,最後2秒米德爾頓完成壓哨絕殺後,字母哥淡定的說:“當他這樣的球員持球進攻的時候,你知道會發生什麼。”

  在和鷹隊東岸決賽第三場後,字母哥說:“我想成為球隊勝負手,我整場比賽都想成為‘那個人’,但今天的第四節我已經不在乎了,我對米德爾頓信任到死。如果他要球,我們最好把球都傳給他。”

  字母哥充分信任著米德爾頓,米德爾頓也用實際行動回饋著他的信任。今年的季後賽,米德爾頓場均砍下23.6分7.7籃板5.1助攻,當需要他挺身而出的時候他從來沒讓球迷失望。

  今天的總決賽第四戰,布卡徹底打瘋了,僅僅第三節就7投7中砍下18分。全場比賽布卡28投17中攻下42分,公鹿確實防不住他。可公鹿自己也有半場進攻中的王牌。

  這場比賽,米德爾頓全場比賽也砍下40分回應布卡,儘管命中率沒有布卡那麼高,可米德爾頓還有6籃板4助攻2偷球,比起一心得分的布卡,他的效率明顯更高。

  據數據媒體StatMuse統計,這是NBA總決賽歷史上第四次出現兩隊同時有球員砍下40+。

  賽後,據ESPN統計,字母哥和米德爾頓是過去50年來第三對在同一屆總決賽中均取得單場40分的隊友(第四次出現)。

  “當米德爾頓退役的那天,將是我職業生涯最難過的一天。”字母哥說道。

  這對一同成長了八年的兄弟,能否在密爾沃基像前輩一樣譜寫屬於這個抱團時代最後的童話故事呢?總決賽大比分變成2-2後,這個夢想或許又近了一步。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體育微信公眾號:sports_sina)

  (塞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