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房企“夫妻檔”反目,“慶渝年”後來了“雲遐戲”

2021年07月16日11:06

原標題:千億房企“夫妻檔”反目,“慶渝年”後來了“雲遐戲”

@中國新聞網

炒掉小舅子,惹怒前妻!

作者:左雨晴

“黃紅雲已單方面違背與我簽訂的一致行動人協議之承諾條款,以其行為單方解除了與我簽訂的一致行動人協議。”

7月8日,一封《致金科全體員工的公開信》在網上流傳開來,該公開信的署名為金科股份創始人及實際控製人黃紅雲的前妻——陶虹遐。

網傳《致金科全體員工的公開信》,署名為陶虹遐。

從昔日並肩作戰的“地產夫婦”,到撕破臉解除一致行動協議,黃紅雲和陶虹遐上演類似噹噹網“慶渝年”的情景劇。

一度離婚不減“戰友情”

在上述公開信傳開後,7月9日,金科股份發佈股東權益變動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股東陶虹遐以EMS郵政快遞的方式發來《關於限期發佈解除的函》。公司根據來函要求,向實際控製人黃紅雲進行了核實。

根據公告,金科股份7月8日收到黃紅雲回函,黃紅雲表示:其本人並沒有與陶虹遐解除一致行動關係的主觀意願,但其充分尊重陶虹遐的意見。

金科控股董事局主席黃紅雲。來自金科官網

至此,黃紅雲和陶虹遐的矛盾被端到了台前。然而令人唏噓的是,就在此前,兩人聯手戰勝孫宏斌,牢牢掌握住了金科股份的控製權。

2011年,金科借殼上市初期,黃紅雲夫婦掌握了公司58.96%的股份,身價僅次於龍湖地產吳亞軍夫婦,位列重慶富豪榜第二。但隨著不斷的減持套現,到2016年11月,黃紅雲夫婦持有的金科股份僅剩26%。

此時孫宏斌和他的融創中國,對金科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自2016年9月開始,融創不斷增持金科股份。2017年1月,融創以23.15%的持股比例成為金科股份的第二大股東。

2018年10月25日,金科發佈公告稱,截至當日收盤,融創中國合計持有公司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27.6783%。這意味著,融創的持股比例已超過金科實際控製人黃紅雲及其一致行動人27.6781%的持股比例,雙方之間的懸殊僅為0.0002%。

在此期間,黃紅雲和陶虹遐於2017年正式離婚,但為了維持股權穩定,兩人發佈了《關於共同控製關係解除暨簽署一致行動協議的公告》。根據協議,涉及有關金科股份經營發展的重大事項,如向股東大會、董事會行使提案權和在股東大會、董事會上行使提案權、表決權時,兩人將保持一致行動。

此後,黃紅雲也與女兒黃斯詩結成一致行動人,最終奪回了第一大股東之位。

面對金科難以攻破的“一致行動人”,2020年4月,融創將大部分股權轉讓給廣東弘敏。此時,黃紅雲等人終於站穩了實控人的地位。

2021年6月28日,金科股份在公告黃紅雲與陶虹遐完成離婚股權分配的過戶登記時,也強調了雙方簽署了《一致行動協議》,表示雙方依然是一致行動人。同時,若陶虹遐持有的股份需轉讓,須優先轉讓給黃紅雲。

6月28日,金科股份發佈的《關於股東權益變動進展暨股份完成過戶登記的公告》

然而沒想到,僅僅10天后,雙方的關係面臨瓦解。

炒掉小舅子,惹怒了前妻?

在7月8日公開的《致金科全體員工的公開信》中,陶虹遐表示,“自2017年3月我與黃紅雲離婚以來,其百般拖延辦理金科金控的股權拆分,直至2021年6月28日上午,方才完成相關股權拆分過戶。然而,同日下午黃紅雲操縱金科集團,直接免除了我兄弟陶國林和陶建的所有職務。”

據多家媒體報導,陶國林和陶建皆為陶虹遐的胞弟,離職前陶建是金科總裁助理兼招標採購中心總經理,此前還曾擔任金科集團營銷總監、重慶區域營銷總監等職位;陶國林則為金科監察委員會的主任。

對此,金科股份當天發佈聲明稱,“公司免除陶國林和陶建職務並解除勞動關係,系基於上述兩人多次曠工,且長期在外兼職、與他人合夥或入股辦公司並擔任法定代表人、董事、經理等重要職務,公司依據勞動法律法規及公司製度對其嚴重違反公司製度的行為作出的決定。”

7月8日金科官網發佈的聲明。

在收到了陶虹遐寄送的《關於限期發佈解除的函》後,7月9日,金科股份在股東權益變動的提示性公告中表示,若雙方解除一致行動關係,黃紅雲實際可支配公司表決權的股份比例為20.54%。黃紅雲及其一致行動人仍為控製公司表決權數量最多的股東。

“黃紅雲與陶虹遐解除一致行動關係不會導致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製人發生變化,不涉及公司控製權變更,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造成重大不利影響,不會損害公司及中小股東利益。”金科股份稱。

“地產夫婦”撕破臉,深交所發關注函

金科股份7月12日披露的銷售情況公告顯示,2021年上半年,實現銷售金額約1021億元,房地產銷售面積約1005萬平方米。

受上述事件影響,金科股份7月9日股價收報5.08元大跌11.34%,7月10日再跌4.72%。7月15日,金科股份股價反彈上漲2.66%,收報5.01元。

金科股份股價日K走勢圖。

面對金科股份出現的事項,深交所7月13日向金科股份下發關注函,要求金科股份補充披露《關於限期發佈解除的函》的具體內容,說明黃紅雲與陶虹遐是否存在其他尚未披露的股權相關協議和安排。

此外,根據金科股份公告,金科股份於2021年7月8日收到主要股東的書面文件,為保障和鞏固黃紅雲對金科股份的實際控製地位,當黃紅雲對金科股份實際可支配表決權的股份比例小於等於20.5425%的情況下,該主要股東將其持有公司6%股份比例的表決權委託給黃紅雲行使,有效期為五年。

對此,深交所要求其說明主要股東的名稱,與公司、實際控製人、董監高是否存在關聯關係,相關書面文件是否具有法律效力、是否構成承諾,主要股東賸餘股份的持股比例,相關表決權委託事項是否觸發股東要約收購義務。

深交所關注函截圖。
深交所關注函截圖。

深交所關注函截圖。

實際上,這並非是商界“夫妻檔”第一次出現散夥糾紛。黃紅雲與陶虹遐二人的離婚股權分配長達4年才完成,而噹噹網董事長兼CEO俞渝和丈夫李國慶的糾紛更是“一地雞毛”,不少人對“搶公章”“摔杯子”等事件依然記憶猶新。

對於“夫妻檔”從商,你又怎麼看?

編輯:趙曉倩

責編:宋方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