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陳忠和:17年前 他帶中國女排重回奧運之巔

2021年07月16日14:39

  從外貌來看,很難看出陳忠和已經60多歲了。曾經女排賽場上的儒帥,現在依舊保持著同樣的風度。

  恍惚間會讓人覺得,他似乎還是那位談笑間揮斥方遒的“陳指導”。而實際上,陳忠和已經開始了自己的退休生活。

  2003年,他帶領中國女排奪得世界女排大獎賽總決賽冠軍,那是中國女排時隔17年重回世界之巔。2004年,陳忠和又帶隊奪得雅典奧運會冠軍,決賽對陣俄羅斯女排,中國女排在落後兩局的情況下實現大逆轉,堪稱蕩氣迴腸。

  而現在,距離雅典奧運會奪冠也已經過去了17年。

  陳忠和近照。王昊 攝

  縱觀陳忠和的執教生涯,他曾經經曆過雅典奧運會帶領女排逆轉奪冠的輝煌,也經曆過北京奧運會家門口失利的打擊。

  而不管巔峰還是低穀,始終不變的是掛在他臉上的笑容。

  退休後的“陳指導”過著怎樣的生活?他的執教生涯最滿意和最遺憾的又是哪一場比賽?他如何看待中國女排東京奧運會的前景?

  這一次,他依舊笑著娓娓道來……

  資料圖:陳忠和。

  退休生活

  中新體育:陳指導,您能給我們介紹一下最近的生活和工作情況嗎?

  陳忠和:我現在退休下來了,還是比較悠閑的。有一些排球比賽、特別是在福建的,我會去看一看。前一段,郎平她們到漳州了,我去看看她們,請她們吃個飯。

  有時候偶爾參加一兩次社會活動,基本上就是睡到自然起來。我覺得我(現在)太幸福了,下午主要就是有時候和朋友喝茶,鍛鍊一下身體。

  中新體育:這樣的退休生活和之前特別忙碌的、從事排球相關工作的生活,兩者有什麼不同?

  陳忠和:當然還是不同,因為(從事排球工作)是有一種責任心在裡面,對球隊那種責任心,那種生活當然是會非常充實的,非常的緊張。

  中新體育:您有沒有在某一個瞬間,會特別懷念在一線執教的經曆,或者有衝動還想再體驗一把這樣的感覺?

  陳忠和:還是會的,有時候當然會想到執教(經曆)了,這些事情現在還是曆曆在目。比如說有時候看到(中國隊)和俄羅斯的比賽,心裡面還是非常激動的,有時候還是控製不住。

  靜下來了或者是閑下來了,也會回憶我8年的執教過程,應該來講也是過得比較辛苦。8年才休息過1天,但是過得很有意義,很充實,很有挑戰性。

  資料圖:陳忠和指導隊員。

  執教生涯

  中新體育:我對於2004年女排奧運奪冠印象非常深刻,這對於您肯定也是非常難忘的經曆吧?

  陳忠和:那時候全世界沒有一個人說能帶隊來拿冠軍,因為(隊員平均身高)是比日本隊還矮,平均才1米8多一點,所有人都沒看好這麼一個隊伍。

  真的是很難,因為沒有優勢、沒有球星。一個隊伍一定要有球星,成績相對來講會比較穩定。比如說老女排當時郎平出來了,中國女排現在有朱婷——這麼一個應該也是100年難得一見的好球員。

  但是我帶的時候沒有球星,就比較吃力,要靠方方面面來組合起來,才有可能最終拿到冠軍。

  中新體育:當時有沒有某件事情給您特別大的觸動呢?

  陳忠和:有。像剛剛組隊出去(比賽)的時候,當時輸給日本。因為我當時很傷心,隊員們有時候還跑過來安慰我,說沒關係,我們會努力的。

  2001年我上半年輸給日本兩次,後面(帶著)同樣的一些隊員,我就沒輸過。

  資料圖:陳忠和與昔日弟子們共同亮相第六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中新社記者 呂明 攝

  中新體育:是不是當時您和這些弟子們感情都挺好的?有沒有跟大家經常聯繫?

  陳忠和:和她們都關係非常好,有一年我生日的時候,她們偷偷策劃,組織給我過生日。那天還是大風、颱風天,但都約到福建來給我過生日,我特別感動。

  今年準備10月份的時候我們再聚一次,去年因為疫情沒聚,原來基本上我們每年都會聚一下。

  我們這些隊員雖然說獨生子女比較多,但是還是比較純的,沒有唧唧歪歪的事情,隊員(之間的關係)還是比較難得的。

  回憶與遺憾

  中新體育:2004年奧運會決賽,是您執教生涯印象最深刻、最滿意的一場比賽嗎?

  陳忠和:當然了,因為它畢竟是奧運會,奧運會是4年才一次的。那麼又是在這種先輸兩局的情況下最後逆轉,記憶當然是最深的了。

  中新體育:那麼您的執教生涯有沒有覺得有一些遺憾的事情?

  陳忠和:當然是北京(奧運會)。從我當時分析的實力,北京應該不比雅典的實力差,甚至可能會更好一點。結果因為自身的壓力沒有真正擺脫好,這個是我一生當中最遺憾的。

  資料圖:陳忠和與郎平。

  中新體育:主場作戰,我覺得球員的壓力是怎麼疏通都肯定會有吧?

  陳忠和:但首先教練自己都沒做好,所以說這個是我一生當中應該是最遺憾的,最接受不了的。

  本來我組隊的指導思想,也是2008年在自己祖國舉辦的奧運會能夠拿出好的成績,結果只拿到第三。自己不甘心,本可以做得更好。

  女排奧運前景

  中新體育:女排的話題一直挺熱的,您最近還會看中國女排的比賽嗎?

  陳忠和:有正好的時間,我就會看。這個比賽(世界女排聯賽)是郎平有她的考慮,我覺得她事先都已經做好了安排。每個教練的決定不一定全是一樣的,郎平有自己的用意。

  我覺得一切目標都是為了奧運,她的做法我覺得是很對的。前面輸一些球,我覺得是很正常,因為畢竟是二隊打的,是一些後備過去。主力全部到了那又不一樣了——全勝了,我覺得沒有什麼可非議的。

  2019年女排世界盃頒獎儀式上,中國女排登上世界盃最高領獎台,實現了三大賽十冠王的壯舉。LEO 攝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中新體育:中國女排馬上要參加奧運會了,對於女排的奧運前景您有什麼看法?

  陳忠和:目前女排實力還是非常強,我覺得可以說比上一屆的希望更大,對她們東京衛冕我還是充滿信心的,因為現在朱婷以及這些比較年輕的球員,都比較成熟了。

  上一屆拿冠軍的時候,我覺得還是碰到很多挫折,特別跟巴西那一場。實力上,當時跟巴西還是有一點點的差距,但是我們那天的表現、心態特別好,最後拿到奧運冠軍。這一屆我的感覺,她們比上一屆更成熟。

  當然了,比賽還是有很多綜合的因素,(克服這些因素)最終才能拿到冠軍的。

  中國隊朱婷在比賽中。中新社記者 杜洋 攝

  女排精神

  中新體育:陳指導,在您看來現在這一屆中國女排和之前您帶的那一批女排以及老女排,這三撥女排有什麼區別?

  陳忠和:沒有可比性的,真的沒有可比性的。因為當時袁偉民帶的是從無到有,衝出亞洲走向世界,那個年代應該是起步階段。

  後來消沉了十幾年,中國人雖然是沒有拿到冠軍,但是曆代的一些教練也是在默默地耕耘,也是在為女排而奮鬥。

  然後因為種種原因,到了我這一代,主要也是在傳承老女排的一些東西。在傳承的過程當中,比如說一些技術有一些革新什麼的,還是有一些變化。

  郎平(做主教練的)這一屆體現得更突出一些,特別是在人才方面,正好湧現出一批優質的球員,然後再經過復合型團隊的一些理念培養,造就了這麼一批好的運動員。

  資料圖:陳忠和與球迷。

  中新體育:很多人在提到女排時都會說到女排精神,女排精神在您執教的這段時間中,有什麼體現?

  陳忠和:我經常講啊,我說你們真正要體現女排精神,必須每一個人做好每一天,這個是最實實在在的。一年365天,做好10天可以,做好100天有難度,做好365天難上加難。

  每天做好,我覺得是真的非常難的一件事情,因為人畢竟有惰性,她是人不是神。但是當你在最困難的時候,當你在疲勞的時候,你能不能再往前走一步,這個就是精神支柱,這個就是女排精神。

  再一個就是,你碰到困難能不能不服輸?剛剛組隊的時候,有時候輸波,我說我們球可以輸,我們精神不能輸,你們都給我笑著走出去。

  陳忠和。

  女排的未來

  中新體育:您有沒有觀察過近些年來,女排這個項目在基層發展得怎麼樣?

  陳忠和:我覺得我們基層開展還不夠,是比較薄弱的,現在跟日本、南韓、美國都還是有差距的。他們(這幾個國家)業餘打球的球員比我們要多得多,從人口的比例來看,也相差很多倍。

  不過我們在塔尖上抓得還是非常好,從整個投資、包括國家的重視程度還是非常好。(作者 王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