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開車時腦中突然湧現各種幻象,警方介入牽出一起販毒案

2021年07月16日19:14

原標題:男子開車時腦中突然湧現各種幻象,警方介入牽出一起販毒案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圖片來源:攝圖網)

2020年6月的一天深夜,江蘇省江陰市華士鎮發生了一起奇怪的交通事故。駕駛員顧軍開車行駛到陸東大街時,在沒有其他車輛行人幹擾的情況下,車輛突然失去控制,狂奔一段路後,撞上了路邊綠化帶。

趕到現場處理事故的交警隊民警勘查後認為,

這不是一起正常的交通事故,顧軍有吸毒駕駛車的嫌疑。

隨後,此案移交刑警隊。

開車前吃了幾十粒藥

顧軍承認自己開車前吃了幾十粒複方曲馬多片,由於食用藥物過量,他的精神特別亢奮、睡不著覺,產生了各種幻覺。

為了讓自己從亢奮中平靜下來,能睡著覺,他又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藥。

誰料卻適得其反,在兩種藥物的影響下,他精神恍惚,產生各種幻象,在神誌不清的情況下,他駕車離家,走到半路便發生事故。

複方曲馬多屬於嚴格控制配給的藥物,正規的醫藥部門對複方曲馬多的使用和配置非常謹慎。通常情況下,普通患者手裡不會有太多這種藥物,顧軍卻能一次性服用幾十粒,而且民警初步調查發現顧軍手頭還有大量的複方曲馬多,是誰給提供了這麼多的複方曲馬多呢?

民警順著線索深挖,竟然發現了一個龐大的販賣複方曲馬多的網絡。

在顧軍身邊,聚攏著一群服用複方曲馬多的人。這些人約有40多人,都是江陰本地人,分佈在華士區、華西區、周莊鎮多地,部分人存在販賣複方曲馬多以販養吸的行為。

進一步調查發現,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上家——河北省唐山市的秦強、王梅夫婦。江陰這40多人的複方曲馬多全部是從秦強夫婦手裡購買的。

秦強的藥又是從哪兒來的呢?給他供貨的人是河北省保定市一家醫藥公司的業務員郭浩,郭浩長期、大量給秦強提供複方曲馬多。這種私自供應複方曲馬多的行為是非法的。

追查中,警方獲悉了一條信息,秦強夫婦將於2020年6月6日淩晨去保定進貨。專案組立即部署集中收網行動。

此次行動,警方在江蘇、廣東、河北、遼寧、內蒙古等地抓獲犯罪嫌疑人434名,被採取強製措施的42人,接受治安處罰者392名,警方繳獲複方曲馬多等國家列管禁麻藥品的各類處方藥5500餘瓶,共計23萬餘粒。

據江陰市檢察院第二檢察部主任盧晗介紹,

複方曲馬多片屬於處方類鎮痛藥物,主要成分為鹽酸曲馬多,與其他輔助成分屬物理合成,與國家第二類精神管製藥品鹽酸曲馬多藥理相同,長期超劑量服用,會帶來興奮、愉悅的感受,具有成癮性。販賣複方曲馬多給涉毒人員屬於販賣新型毒品。

當前國內非法製販和吸食、注射曲馬多活動屢禁不止。不法分子正是看準了用藥需求量大的市場現狀,找準了含曲馬多複方製劑管理級別偏低的“軟肋”,瞄準了藥品流通等環節的漏洞。

從服用到販賣

秦強原本是一家造型店的職員,妻子王梅是一家美容店的老闆,夫妻倆有個3歲的孩子,原本日子過得挺滋潤。

有一段時間,因為家裡出現一些問題,秦強精神壓力大、精神狀況下降,隨後身體上逐漸出現了各種不適症狀,頭痛、坐骨神經痛不斷,他去診所就醫,醫生建議,吃點複方曲馬多片,疼痛可以緩解。

秦強剛開始是按照醫生囑咐的正常劑量服用,後來慢慢地越吃越多,一天口服十幾粒、幾十粒,對藥物產生了嚴重的依賴性,漸漸失控。

複方曲馬多片在藥店的零售價是35元左右一盒,秦強超量服用後,增加的藥費令家庭經濟壓力陡然增大。秦強對藥物的依賴性,也讓他不再滿足於到各藥店零售點分頭零散購買。

於是,他輾轉聯繫上某醫藥公司業務員郭浩開始大劑量購買,截至案發,秦強共從郭浩處購得複方曲馬多2萬餘片。

這麼多藥,他自己服用的當然只是一小部分,大多數都販賣出去賺錢了。

販賣這些藥物,秦強、王梅夫婦是通過網絡聯繫買家,他們在網絡群、網店、貼吧等發佈複方曲馬多的相關廣告,通過快遞郵寄或者現場交付的形式,將藥物分銷各地。

他們也很清楚自己販賣的是國家監管的藥品,是非法行為,為了掩人耳目,他們通過二手交易平台虛擬鏈接進行買賣,比如把網購鏈接做成口紅產品或者寵物糧食等。在用快遞物流發貨的時候,把藥品的外包裝去掉,甚至拆掉原包裝,找人重新包裝,對藥品進行偽裝,或者以化妝品、普通藥的名目走快遞物流。

銷售中,秦強逐漸發展出不少下線。快遞員韓磊就是秦強的一名下線,2019年4月,他從網上小廣告看到秦強發佈的販賣藥物信息,覺得這是個賺錢門道,於是找到朋友楊毅,商量一起販賣複方曲馬多片。韓磊負責保存貨物和發貨,楊毅負責找貨源和買家。每個月楊毅給韓磊3000元報酬,送他10板的藥量。

為了順利郵寄,楊毅將藥品包裝盒拆掉,裝進維生素B盒子內,然後發貨。偵查機關抓獲二人時,在二人藏匿涉案物品地點查獲了包裝好、準備銷售的複方曲馬多3000餘片。

這個販毒網絡層層分級,多環勾連,在販賣過程中層層加價。進價20多元一盒的複方曲馬多片,一度被加價到200多元。

2021年1月14日,這起江蘇省首例販賣“複方曲馬多片”案宣判,秦強、韓磊、楊毅等10餘名被告人因販賣毒品罪,分別被江陰市法院判處二年九個月至七年三個月不等有期徒刑。

截斷複方曲馬多販賣鏈條

2019年至今,江陰市檢察院院共辦理向吸毒人員大量販賣複方曲馬多片案件20件20人。檢察官分析發現,處方藥複方曲馬多片非法流出、網絡購買、快遞發貨、形成販吸圈是服用群體擴大的四大因素,亟須高度重視。

首先,要警惕醫銷人員做上家,二道販子採購的現象。

複方曲馬多片是處方藥須由有處方權的執業醫師或者執業助理開出處方後才能到醫院或者藥店購買,且正規途徑購買量受限。為了能滿足濫用和販賣需要,擺脫正規購買渠道限製,一些“二道販子”從醫藥生產公司相關人員處入手,以實現大量購買目的。

相關職能部門要加強藥品分銷環節的監管,嚴格落實監管職責,開展經常性檢查,一旦發現此類現象的苗頭,應嚴厲打擊,限製此類購買渠道。

其次,限製網絡平台購買渠道。

當下,依託一些網絡交易平台以及網絡交友平台,吸食群體能輕易找到購買複方曲馬多片的鏈接或群組。

針對此類現象,各網絡平台應嚴格加強自我監管,同時,網絡監管部門應加強網絡平台的監控和管理,限製網絡平台購買渠道。

再次,建議將複方曲馬多片納入禁止郵寄範疇。

根據《禁止寄遞物品管理規定》,“非正當用途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禁止郵寄”。而複方曲馬多片屬於非精神藥品類處方藥,不屬於禁止郵寄範疇。

販賣人員為了在郵寄時不引起快遞人員警覺,往往會在外包裝上做偽裝,很容易躲過檢查。快遞公司即便發現是藥品,也缺乏對藥品的甄別能力,無法進行實質性把關。

因此,物流行業要履行自我職責,加強對從業人員的禁毒教育,從物流環節阻斷複方曲馬多片的異常流通。

最後,加強對青少年群體的教育和禁毒宣傳,幫助其樹立正確的價值觀。

江陰市部分鄉鎮陸續形成以青年群體為主的販吸圈,被告人年齡均在35週歲以下,且混跡在販吸圈多年。他們多是通過朋友介紹接觸違禁藥物,在獵奇心驅使下,在不清楚該藥成分、副作用等情況下嚐試,感受到和毒品相似的興奮感而欲罷不能,逐漸大劑量服用,最後服用成癮、以販養吸,走上販毒的道路。

各管理部門,特別是教育、禁毒部門應根據青少年的心理特點,有針對性地向青少年宣傳濫用藥品的危害,告誡其藥品不能被當做毒品的替代物,幫助青少年樹立正確的價值觀。

辦案人員說,目前因為相關法律、規定尚不完善、明確,複方曲馬多案件的辦理在司法實務中還存在一定爭議。辦案人員建議,

相關部門針對以含曲馬多複方製劑為代表的醫用藥物非法販售和濫用問題,明確提升含曲馬多複方製劑的管製級別,以更有力地打擊相關犯罪。

(文中涉案人員均為化名)

本文為《方圓》雜誌原創稿件,轉載時請在醒目位置標明作者,並註明來源:方圓(ID:fangyuanmagazine)。

編輯丨肖玲燕 王麗 設計丨劉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