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脂減肥又現慘劇 誰在助推容貌焦慮?

2021年07月18日16:08

  原標題:吸脂減肥又現慘劇,誰在助推容貌焦慮?

  “留下多少皮脂厚度才能保證皮膚不壞死?這是避免併發症發生的最關鍵因素。”

  作者:彭寧鈴

  近日,一次吸脂手術,奪走了一個33歲的年輕生命,再度將醫美整容安全問題推到風口浪尖。

  是誰在助推所謂的容貌焦慮?醫美糾紛幾何式倍增的背後,行業亂像到底何時能休?

杭州市衛健委關於華顏醫療美容醫院醫療事故初步調查情況的通報
杭州市衛健委關於華顏醫療美容醫院醫療事故初步調查情況的通報

  又一悲劇:33歲杭州女子吸脂感染去世

  因為“小冉”的朋友發佈的一則網帖,“網紅小冉吸脂感染去世”登上網絡熱搜,引起大量討論。

  按照杭州市衛健委15日的通報,5月2日,戴某某到華顏醫療美容醫院接受抽脂等醫美手術,術後出現感染性休克,後經綠城醫院、浙二醫院全力救治,最終於7月13日死亡。

  據通報,經杭州市醫學會組織專家評估,這是一起醫療事故,華顏醫療美容醫院存在術前缺乏認識、術中操作不當、術後觀察處理不及時等過錯,與患者死亡存在因果關係,承擔全部責任,並已作出賠償。

  同時,西湖區衛健局對涉事醫院做出警告和罰款的處罰,責成其停業整改,對負有責任的醫務人員將做出進一步處理。

  近年來,隨著人們的形象追求提升,醫美行業可謂發展迅速。

  根據企查查數據,目前我國現存“醫療美容醫院”共0.94萬家。2020年是註冊量的高峰期,新增2324家;而今年上半年就新增2360家,同比增長177.2%。

  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檢索“醫療美容”,共顯示近1.8萬份文書。從2014年開始,相關糾紛增長幅度較大。

  追求美麗的同時,可能風險也伴隨而來。在裁判文書網檢索關鍵詞“醫療美容”,從2005年至今,共出現近1.8萬份文書,其中人身損害賠償近1300份。

  從增勢上,2014年的糾紛文書達到507份,此後一直增長幅度較大,到2020年,已達5800餘份。

  而關於吸脂,裁判文書網上第一個案例出現在2005年。此外,據報導,在2003年3月,哈爾濱27歲的白領姚雲在一家醫院做了吸脂手術,18小時後不幸逝世。也有媒體稱,這是中國首例因吸脂手術致人死亡而引發的官司。

  此後直到如今,裁判文書網上關於吸脂的糾紛共計480餘份,呈逐年上升狀態。

  今年3月,海南一名34歲的女子欲將大腿脂肪吸出填充到面部,不幸倒在手術台。同樣是在3月,杭州市江干區衛生健康局通報的一起案例中,女子在醫療機構做“腰腹環吸+黃金微雕”手術,全身麻醉,術後1.5小時意識喪失、呼吸停止。

今年3月,杭州一女子於醫美機構抽脂後呼吸停止,當事人被送往醫院。邵逸夫醫院供圖
今年3月,杭州一女子於醫美機構抽脂後呼吸停止,當事人被送往醫院。邵逸夫醫院供圖

  “錯過最佳治療時間”

  此次“網紅小冉”事故發生後,有感染科醫生認為,這應該是由於醫療器械等汙染造成的菌血症,出現菌血症後,患者往往會出現多個器官轉移性感染,且症狀較為急性,應當立即針對感染菌治療。

  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副主任醫師解芳告訴中新網,一般來說,單純吸脂手術感染的發生率較低。杭州此次手術除了吸脂之外,同時還做了自體脂肪填充胸部。

  專家分析,從身體吸出來的自體脂肪,一般需要在體外進行分離純化後才能用於填充。自體脂肪在體外處理的過程中,對手術室的無菌環境要求非常高,對參與手術的所有醫務工作者的無菌操作原則要求也非常高。任何一個環節出問題都有可能造成風險。

  16日,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醫療美容科醫生唐亮在微博發文稱,在7月14日杭州市衛健委關於此事件的專項調查中,提到了“壞死性筋膜炎”。

  此前,關於“壞死性筋膜炎”的科普還上了熱搜。

  微博認證為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普外科醫生的曾醫生表示:壞死性筋膜炎是非常危險的疾病,深部的軟組織感染,累及肌肉筋膜,可以沿著筋膜快速擴散,治療的原則是早期發現,儘早手術,儘早抗生素治療。

  據此前媒體報導,5月2日晚手術後至5月4日淩晨5點,小冉一直喊痛,並伴有氣短心悸等症狀,但這些症狀並未引起醫護人員重視,只是給小冉口服、肛塞鎮痛藥,其間小冉一度疼痛到休克。是小冉自己打了120叫來救護車,才被送往了杭州綠城心血管病醫院。

  其後,ICU醫生打來電話表示,由於送往醫院不及時,小冉已經錯過最佳治療時間。

資料圖:杭州某公立醫院醫療美容科門診排隊叫號顯示屏。王迎 攝
資料圖:杭州某公立醫院醫療美容科門診排隊叫號顯示屏。王迎 攝

  “如果是在大型公立醫院,因ICU一般就在手術室隔壁,會相對及時地處理問題,可能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唐亮在接受中新網採訪時表示,現實中,確實存在民營機構處理意外時,除了距離,機構還會權衡消費者是否到了送去ICU的嚴重程度,是否會對機構造成影響。“如果遇到知識體系有欠缺的醫生,評估出現錯誤,就會造成不可逆的結果。”

  唐亮認為,抽脂術並非併發症率極高或死亡率極高的手術,在合理範圍內做合理操作,總體來說相對安全。現實中,一些醫生認為患者還清醒,或許存在僥倖心理。此外,還要看涉事醫院如何規定,醫生有時並不能“一個人說了算”。

  除了壞死性筋膜炎,醫生還表示,脂肪栓塞也是吸脂手術中最嚴重的併發症之一。

  “當脂肪在吸收的過程中被破壞,進入血液,隨後隨著血流栓塞其他的部位,比如肺栓塞,就會導致死亡。”唐亮說,這是小概率事件,但一旦發生,就難以逆轉。

醫美app上的抽脂廣告。
醫美app上的抽脂廣告。

  脂肪,吸得越多越好?

  提到吸脂,人們似乎總會直接等同於減肥。一些醫美機構門前張貼著身材苗條的女孩照片作為宣傳,不少醫美app的封面宣傳也顯示著“漫畫腿”“全身瘦”,似乎在暗示人們,做一次吸脂手術,便能達到夢想的身材。

  “吸脂完全不等於減肥,而是局部塑形。”解芳向中新網介紹,一般採用的負壓吸脂,是利用負壓將脂肪吸出體內。“脂肪密度很低,就算吸幾千毫升,也只能減掉很少的體重。但吸完脂以後,局部體型的確能讓人看起來苗條。”

  中新網在北京多家醫美機構諮詢吸脂,有諮詢人員表示,身高160cm、體重50kg的消費者可以一次性吸掉3000ml的大腿脂肪,也有身材較胖的人一次性吸取6000ml或者更多。

  根據2009年原衛生部辦公廳印發的《醫療美容項目分級管理目錄》,依據手術難度和複雜程度以及可能出現的醫療意外和風險大小,將美容外科項目分為四級。

  其中,吸脂量小於1000ml屬於一級手術,吸脂量在1000ml~2000ml之間屬於二級手術,吸脂量在2000ml~5000ml之間屬於三級手術。三級手術操作過程較複雜,技術難度和風險較大。

  “理論上,一次性吸脂應不超過5000ml。”解芳表示,抽吸過多的脂肪,可能導致酸堿平衡及電解質紊亂,低體溫,血紅蛋白降低等情況,因此,吸脂一定要結合自身情況,遵循適量原則。

  不過唐亮提到,5000ml的最高標準是指導標準,並非絕對的標準。每個人身體情況不同,過於肥胖的人,超過5000ml的情況也並非絕對不安全。

  唐亮同時表示,現實中,有不少醫生會標榜自己最大的吸脂量,而顧客也會陷入“用量衡量”的思維。

  在他接受的諮詢中,50%以上的諮詢者會要求吸乾脂肪,很少有人單純地提出要求健美的線條,或者塑造出好看的肌肉輪廓。當告知其科學抽脂量時,部分理性顧客會聽取建議,但也有人轉身離開,選擇了能接受自己抽脂量的醫生。

  “吸脂量最關鍵的不是吸取多少,而是‘留下多少’。”唐亮說,“留下多少皮脂厚度才能保證皮膚不壞死?這是避免併發症發生的最關鍵因素。”

  在唐亮看來,適當塑形不是錯,但“極致的要求”可能會挑戰到醫療的極限,導致不可逆的後果。而這種要求也許是社會畸形審美所導致,同時也在反向倒逼機構瘋狂競爭。“誰能吸更多,我就到誰那裡去”。

3月,成都市打擊“非法醫療美容”專項整治行動現場。圖為成都市衛生計生監督執法支隊工作人員檢查一美容店。王鵬 攝
3月,成都市打擊“非法醫療美容”專項整治行動現場。圖為成都市衛生計生監督執法支隊工作人員檢查一美容店。王鵬 攝

  模糊的風險提示

  值得一提的是,吸脂手術具有許多禁忌症。但中新網在採訪中發現,一些機構並不會主動告知相關事項,甚至會淡化相應的風險。

  比如,有消費者自身存在貧血,諮詢人員事先並未主動問起,得知後也只告訴消費者,稍作調整便可進行手術。

  “貧血是絕對不能做抽脂手術的。”解芳對此表示,在吸脂的過程中會有一定量的出血,醫學上對血紅蛋白的正常範圍有指標,如不滿足正常範圍,絕對不能做手術。

  解芳介紹,在術前談話中,應該詢問患者的身體異常狀況,同時要做各種術前檢查。

  對於患有心血管疾病,消化及呼吸系統等慢性疾病患者;慢性傳染病的發病者;短時間內有妊娠需求或在妊娠期內的女性人群;月經期的女性人群;以及凝血功能不好的人群;長期服用激素或抗凝藥物且在服藥期間內的人群,不應做吸脂手術。此外,身體發育還沒有成熟的青少年,也不建議做吸脂手術。

  吸脂過程中,除了上臂、面部小部位吸脂,腰腹部吸脂、大腿吸脂等大面積吸脂一般要在全麻或局麻加鎮靜下進行,因此,術前檢查需包括術前血全套(血常規+感染各項+生化+凝血+免疫)、胸片CT、尿常規、心電圖的檢查。

資料圖:醫生進行手術。
資料圖:醫生進行手術。

  該怪容貌焦慮麼?

  操作層面之外,此次事故發生後,容貌焦慮也成為大家的討論點。不少網友疑問:這麼美這麼瘦,為什麼還要去吸脂?別再渲染容貌焦慮了!

  這是容貌焦慮麼?微博認證為上海粉熊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新媒體運營總監的“粉熊”是一名有著156萬粉絲的大V。在她的微博里,每天都有不少關於整容諮詢、經驗分享的投稿:割雙眼皮、吸脂、隆鼻……

  5年前,“粉熊”曾在微博表示:傳遞去正規醫院的方向,引導自然的審美價值觀,是我一向的理念。

  事故後,她告訴中新網,選擇整容變得更美並沒有錯,醫療本身存在風險概率,我們要做的應該是引導大家如何正確選擇機構和醫生,沒必要用容貌焦慮製造恐慌。

  與此同時,“粉熊”也提到了擔憂,“當各種資本介入以及非醫美領域的‘達人’對市場進行引導,形成醫美快消時,伴隨著紅人醫美的新模式,流量業績至上、啟用一些成本比較低的、經驗不足的轉行醫生對他們進行打造和包裝,也會為最後的各種問題埋下隱患。反之,真正在慢慢積攢口碑和實力的傳統品牌機構、醫生的市場份額卻在被擠壓。”

  在近日浙江省消費者保護委員會發佈的2021年上半年受理投訴情況中,根據統計,醫療美容服務正在消費者集中投訴的範圍內。

  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浙江省消保委共受理美容服務類投訴363件,投訴反映的問題就包含機構虛假宣傳、無法達到預期效果、誘導貸款美容等方面。

  此前,浙江省消保委調查發現,浙江多地存在企業實際控製人為同一人,並且頻繁註冊、註銷公司的情況。同時,此類公司利用短視頻平台、貼吧論壇等渠道發佈虛假廣告,誇大美容效果,分享虛假個人經曆,實際提供的商品和服務與宣傳承諾內容不符,嚴重損害消費者權益。

  專業醫生多次提示,吸脂一定要選擇正規大醫院,做之前需充分瞭解其適應症和禁忌症。

  對醫生來說,也不應在一次手術中做過大範圍或過大面積的抽脂,即便患者有需要,也應該酌情分次或分多部位進行操作。

  “就像此次事件,如果不是抽了這麼多部位,即便個別部位有局灶性壞死或感染,以現代醫療水平來看,也不會導致如此嚴重的結果。”唐亮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