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兩幼童墜亡生父被捕:謀害子女 枉披人皮

2021年07月18日18:37

  原標題:枉披人皮

  來源:南風窗

  作者|向由

  這在最初被認為是一場意外,而現在,如果再看那時的畫面,人們只能感歎張波的演技。

  去年11月2日,一對姐弟高空墜亡,雪雪2歲,洋洋1歲。鄰居們記得那天下午3點時,只聽見砰的一聲,尋聲找去,只看見姐弟倆摔在了小區綠化帶上。

  他們的父親張波,在家中似是渾然不知,還是7樓的鄰居高喊:“哪家的娃兒掉下來了”,他才從15樓匆匆跑下。

重慶幼兒墜亡現場視頻
重慶幼兒墜亡現場視頻

  當場,沒有人懷疑這位父親的傷心,有鄰居高聲質問、怪他沒看著孩子,他就無力地坐在地上,不顧人拉扯地放聲痛哭。他潦草地穿著睡衣,腳上只有一隻拖鞋。

  鄰居們記得,張波似乎很自責,往身旁的柱子上撞,臉上撞出來一道口子。他看起來悲痛欲絕,令人不忍心質問。

  但很快,張波的演技被戳穿了。一個月後,2020年11月11日,張波因涉嫌故意殺人,被重慶市公安局南岸區分局刑事拘留。

  張波演出的鬧劇結束了,留給陳美霖難以癒合的餘生。她是墜亡姐弟的母親、張波的前妻,7月16日,陳美霖告訴南風窗記者:“我現在只想為我的兩個孩子討回公道”。

  “第三者”的視頻

  令陳美霖無法理解的,不過是一條古訓,“虎毒尚且不食子,他怎麼下得去手?”

  兩個孩子帶給她的,曾經是無盡的快樂,現在看來甚至有些盲目。在她的抖音個人賬號上,姐弟墜亡之前,她在最近發佈的視頻里說:“這輩子生娃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我就想做個特別拽的、走路帶風、事業有成、想買就買、誰都羨慕的美少女”。

陳美霖在2020年10月18日發佈的抖音視頻
陳美霖在2020年10月18日發佈的抖音視頻

  這條視頻發佈時間是2020年10月18日,兩個星期後,悲劇就發生了。

  事發的當時,她正在開車,張波母親打電話給她說,“娃兒從樓上摔下去了”,這句話讓她沒有了真實感,她甚至闖了紅燈,邊哭邊趕往醫院。

  但是一切再也來不及,姐姐雪雪已經去世。有親曆者回憶這一幕,說道:“我在醫院搶救室,看到了孩子媽媽抱著小女孩,看了又看,親了又親,我都快要哭了。孩子外婆在外面哭得很傷心,唉,心疼”。

  弟弟洋洋住進了ICU,遍身插著粗細管子。陳美霖說,她喊著她的孩子,“我回來了,我來認你回家”,她急切地祈禱幸運眷顧,然而,洋洋最終在淩晨時去世。

雪雪和洋洋(圖源:陳美霖的抖音)
雪雪和洋洋(圖源:陳美霖的抖音)

  事發的另一個在場者,她的前夫張波,在醫院里只是沉默不言。

  陳美霖說,她當時不停地打他、質問他,但在此時,張波沒有了在人前的悲傷。事後想起來,陳美霖說,那個時候的張波表面沉默、內心裡是害怕和慌張。

  當時的她,沒有往“故意殺人”的方向想。

  雖然她沒把前夫想太壞,但在當時,網絡已經有質疑的聲音。有網友建議她:“告他(張波)蓄意謀殺”,還有網友表示,不相信兩個孩子無緣無故掉下去,一定有原因,一定要徹查。

  事發一個月後,11月4日,陳美霖還在社交媒體說:“麻煩各位不清楚情況的,不要在網上亂說、亂報導,等事情調查清楚,我會給大家一個從頭到尾的事實。謝謝!”

  最終的事實,在警方偵查過程中浮出水面。

  陳美霖想不到,她的兩個可愛孩子,竟然成為前夫婚外情的犧牲品。據陳美霖提供的起訴書顯示,在她與張波婚姻存續期間,張波隱瞞自己的婚姻狀況,與另一女子葉誠塵開始交往。

  儘管後來,葉誠塵瞭解到張波的婚姻,但她繼續和張波交往。

  2020年2月,張波與陳美霖離婚。葉誠塵不接受張波與前妻的孩子,同在這個月,兩人在他們的老家——重慶市長壽區見面時,開始商量殺死張波的孩子。據起訴書,兩人當時就商定,採取意外高空墜落的辦法,殺死雪雪和洋洋。

起訴書
起訴書

  據起訴書,2020年6月,葉誠塵通過微信,多次催促張波作案。

  起訴書還提到,張波和葉誠塵一度分手,後在2020年9月才和好。和好之後,他們仍然共謀將兩個孩子殺死。

  姐弟倆的墜亡事件中,始終是張波、葉誠塵兩人共謀。陳美霖告訴封面新聞,她從警方處瞭解到,就在張波作案的當天,張波和葉誠塵都通著視頻,“(葉誠塵)割腕,血都流出來了,然後張波就嚇到了,電話一丟,抱起兩個娃娃,腳一抬就下去了”。

  唯一一次的獨處

  從目前公開的信息上看,張波殺死自己的孩子,無論是作案對象、作案動機、作案手段,都是異常的惡劣,擊潰了任何意義上的底線。

  作案動機方面,事實上,兩個孩子的撫養權都判歸了陳美霖。但在張波和葉誠塵的計劃中,對兩個孩子卻非殺不可,這完全異於常人。

  據起訴書,陳美霖在2020年2月與張波協議離婚,約定女兒雪雪歸陳美霖撫養,兒子洋洋在6歲前歸張波撫養、6歲後歸陳美霖撫養。

  陳美霖解釋說,家中照看孩子的力量有限,沒辦法兼顧兩個孩子。於是,雙方約定,洋洋先由張波母親照看,此後轉由陳美霖撫養。

陳美霖的父母與孩子的合照
陳美霖的父母與孩子的合照

  據起訴書,雙方約定,張波要支付兩個孩子的撫養費共計80萬,分8年分期支付。但陳美霖告訴紅星新聞,直到事發時,張波僅支付了3萬元。

  洋洋出生於2019年1月,事發時,他將滿2歲。

  按照約定,張波一方還需照看洋洋4年多時間。即便是葉誠塵不願意等這時間,張波也可以採用協商的方式。據陳美霖說,雖然洋洋是住在張波家裡,但她每個週末都前往探望,相比之下,洋洋跟她在一起的時間更多,孩子也對她親。

  然而,張波和葉誠塵兩人,從最初商定的就是殺害兩個孩子,企圖將責任“一了百了”。

  再到作案過程,則是張波、葉誠塵兩人的精心佈局。

葉誠塵與張波
葉誠塵與張波

  兩人先是“試手”了一次。據起訴書,2020年10月,張波和葉誠塵就商定,以買衣服的理由、將雪雪接到家中作案。但是這一次,陳美霖自始至終在場,沒有作案的機會,張波只好作罷。

  到了正式作案,2020年11月1日,張波要雪雪在家中留宿,陳美霖因有事離開。不過,張波的母親一直在現場,他仍沒有找到機會。

  據起訴書,張波當晚驅車到了長壽區,再次與葉誠塵見面,次日上午驅返。

  他一直等待時機。終於在當天下午,張波母親有事外出。

  或許,這是在離婚之後,這個父親與一雙兒女唯一的一次獨處時刻。

  但他抱著兩個幼童的腿,走到了次臥的飄窗處……

  惡魔的偽裝

  在眾多的選擇中,張波選擇了毫不必要、且滅絕人倫的做法,在作案時刻他的內心想法是什麼,目前無從探究。

  但是,就像事發當天他的表現一樣,張波試圖將自己的陰暗在人前偽裝起來。

  至少在陳美霖面前,他的偽裝成功了。很難說是他的演技精湛,還是“當局者迷”的規律作祟,陳美霖回憶起來,曾經的張波是“人很聰明,上進心強”的樣子。

雪雪和洋洋(圖源:陳美霖的抖音)
雪雪和洋洋(圖源:陳美霖的抖音)

  2017年上半年,通過朋友的組局,兩個人開始接觸。此後,張波展開對陳美霖的猛烈追求,張波人比較瘦,善於捯飭自己,身高有一米八。追求期間,張波對陳美霖溫柔貼心,讓她接受了這段關係。

  很快,在2017年8月,陳美霖和張波結婚。

  此前陳美霖意外懷孕,在猶豫的時候,張波告訴她,不管她要不要這個孩子,他都尊重陳美霖。如果選擇留下孩子,他就和陳美霖結婚。

  這些都讓陳美霖覺得,他是個有責任感的男人。

  旁人卻不看好這段關係。張波出身重慶區縣的農村,小學文化,當時是在一家小貸公司上班。據紅星新聞報導,陳美霖的父親說,張波在婚前一天提出想開公司。婚後,張波自稱辦不了信用卡,就用陳美霖的信用卡做投資。

  生意做起來後,在陳美霖看來,張波的性情大變樣了。

  有了應酬後,張波開始夜夜晚歸,做事很不務實。張波原生家庭並不富裕,但他卻對陳美霖說,過生日時想要古馳皮帶。陳美霖向母親借了3000元,給他買了。

  變故突如其來,終於張波告訴她:“陳美霖,我們過不下去了,離婚吧。”

(圖源:封面新聞)
(圖源:封面新聞)

  這時是離婚前不久,張波給出的理由是,“你要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而我要的是大富大貴,你和我不是一路人。”

  在陳美霖拍下的自述視頻中,她哽嚥回憶著這段往事,她沒有對張波死心,為了挽回他,甚至對他下跪了3次。張波終於將偽裝撕裂,出言不遜地說:“趕緊離婚,我現在多跟你待一秒都感到噁心”。

  事實上,在這段婚姻的後期,張波已經和葉誠塵戀愛,他還將微信主頁設置成了第三者的照片。對陳美霖來說,張波曾經的溫柔貼心,轉眼就成了一場幻覺。

  只是她永遠想不到,在這個偽裝之下,真相是多麼深不見底。

  姐弟墜亡事件過去了8個月時間,陳美霖告訴南風窗記者,在最開始,她總感到孩子並沒有離開,她還常常夢見他們。經過了大半年,現在的她決定面對事實,首先要做的,是在法庭上給孩子們討個公道。

  “悲傷並沒有用,現在的我必須走出來,重新開始生活”,陳美霖說。

  她的確很努力,在抖音的個人賬號上,她開始發一些自勵的視頻,重新化好妝容、打扮精緻,不再重複地展露悲傷。6月19日,她上傳了一桌豐盛的美食,配文是說:“今日的開心,媽媽想與你們分享。我的兩個天使寶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