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2021年07月19日07:36

  原標題: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來源:牛彈琴

  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要知道,他以前是大國領袖中第一個確診的領導人,是第一個被送進醫院的領導人,也是第一個被送進ICU搶救的領導人,現在,他又是第一個再度被密接隔離的大國領導人。

  反正有了以前鬼門關的經曆,他的每一次,都是首次。

  更讓人哭笑不得是,就在他自我隔離期間,根據他的命令,英國全面解封了。管什麼病毒,我們英國該咋樣咋樣。

  他,就是56歲的英國首相約翰遜。

  請注意,約翰遜這次是密接。接觸的,是上任還不到三週的英國衛生大臣賈維德。

  故事,似乎要從前衛生大臣漢考克說起。漢考克因為辦公室桃色事件,不久前萬般無奈辭職了。

  光頭的賈維德趕緊頂上,哪知道上任還沒三週,他突然感覺有點眩暈無力,於是去做了檢測。一測,陽性!

  英國衛生大臣,確診了。

  怎麼感染的,我們不知道。

  但哪些人是密接呢?

  按照BBC的報導,賈維德感到不舒服前幾小時,他去了趟唐寧街10號,跟首相約翰遜、財政大臣蘇納克等有過會晤,他還在衛生部辦公室出現過,三次去了英國下議院。

  哦,他還去養老院看望過老人,

  也就是說,不算社會人士,至少半個英國內閣,包括約翰遜本人,現在都是密接。

  密接,那就要立刻隔離。英國國民保健署(NHS)會通過APP,向密接者發出通知,要求他們自我隔離。

  根據NHS的定義,與確診者1-2米距離內,共處超過15分鍾的人,都算密接。

  不得不說,相比廣東等地的實踐,英國的標準已經夠寬鬆了。

  但即便如此,就在6月的一週,英國就有超過35萬人被通知隔離。因為突然隔離導致人手不夠,不少醫院、工廠、超市等的經營都受到嚴重衝擊。不久前倫敦地鐵有線路就因為有員工隔離而被迫停運。

  剛性的規定在前面,約翰遜和英國內閣隔離了嗎?

  英國人卻氣炸了。

  因為英國首相辦公室宣佈,雖然,收到了要求隔離的NHS的通知,但是,首相和財長獲準參加一個小規模的試驗計劃,根據該計劃,密接人員只要每天快速檢測,就可以照常出門工作。

  也就是說,約翰遜是密接不假,但該工作的時候照常去上班,不工作的時候自我隔離。

  消息一公佈,英國人居然沒有被約翰遜的勤政感動,而是一片罵聲。

  因為在不少英國人看來,這是赤裸裸的特權。

  哦, 其他英國人密接,哪怕丟了工作,哪怕沒有錢賺,都要自我隔離;輪到政府高官了,我們檢測一下就可以了,該咋樣咋樣。

  普通民眾一套標準,政府權貴一套標準。

  那病毒看不同地位的人,態度也不一樣?

  各種罵。冷凍食品連鎖Iceland的老闆沃爾克,就發推怒罵:

  可恥。幾百名Iceland的員工被迫還在自我隔離中,我們每天也可以都做快速檢測嗬。

  英國反對黨也火力全開,要求約翰遜和蘇納克說明,為什麼他們可以不用隔離,這是不是特權?

  被痛罵了157分鍾,約翰遜和蘇納克180度轉彎,宣佈:我們不參加試驗計劃了,我們隔離!馬上隔離!

  看BBC就感歎,157分鍾,英國有史以來最快的政府決策大反轉之一。

  但明明密接了,約翰遜為什麼不參照規定,立刻自我隔離呢?

  原因可能很多。

  第一,工作太重要,日理萬機,停不下來。

  第二,不當一回事,反正我都得過病了,也打過疫苗了。

  第三,可能最重要的,現在自我隔離,觀感太差了。

  因為根據約翰遜的命令,7月19日,也就是週一,對英國來說,是曆史性的時刻——英國全面解封:口罩不必戴了,社交距離也不用遵守了,夜店也可以繼續狂歡了。

  這是一個超級大膽的決定,約翰遜可以說是力排眾議。

  因為最近幾天,英國每天新增確診都超過了5萬例,又恢復到了以前最嚴重時候的水平。

  一天5萬例,這是什麼規模?反正,我們中國人不敢想。

  但英國就是要解封。約翰遜的解釋是:英國已經有三分之二人接種疫苗。在天氣轉冷和學校假期到來前,現在是放鬆限製的正確時機,英國人必須學會與疫苗共存。

  什麼意思?

  折騰了一年多後,英國人還是要實施“群體免疫”了!

  但看了一下英國和世界輿論的反應,一致的態度是,約翰遜是在進行一場“豪賭”。

  英格蘭首席醫學官就警告,一旦徹底放開,英國的感染率,可能達到“相當可怕”的水平。

  哪怕是接種了疫苗,但疫苗也不是100%起作用。衛生大臣賈維德還接種了兩劑阿斯利康疫苗呢,不照樣中招了?

  科學家們非常焦慮。

  就在7月初,針對英國擬議的解封,100多位科學家在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上發表公開信,批評英國政府的這項決定,“既危險又不成熟”。

  道理很簡單,英國政府你是想通過群體免疫,來結束這次疫情,但這需要足夠高的疫苗接種率,在7月19日前,英國的接種率不會太高,那放寬限製,意味著很多人將會被感染,意味著更多的死亡。

  美國免疫學家哈茲爾廷警告: “我曾經寫過,我認為群體免疫的策略,事實上是謀殺行為。” 他指出,以群體免疫為目標,意味著明知會導致成千上萬人死亡還推行政策。

  《柳葉刀》公開信發表時,122名科學家聯署,現在,已有1400名科學家簽名。

  對全世界來說,英國的決定,可能還會導致一個更災難性的後果。倫敦大學醫學院臨床運營研究部主任帕格爾就說:今年夏天,不排除出現新的變種病毒。

  在她看來,在英國發現的病毒變種,最終會傳到世界各地。事實上,阿爾法病毒就是一例,而且,“我很肯定,我們催化了歐洲和北美的德爾塔疫情”。

  但約翰遜不管不顧,我就是要放開。

  放開,肯定有人死,我會被罵;但不放開,經濟一塌糊塗,我還會被罵。

  確實,在這個兩難問題上,很多政治家都有掙紮,但像約翰遜去過鬼門關的,還這樣固執,確實也不多見。

  但萬萬沒想到,就在全面解封前夕,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英國衛生大臣確診了,英國首相作為密接還被隔離了。

  外國人會怎麼看英國?

  這是一個不祥之兆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